决赛(一) 阅读至97%

决赛(一)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261字 更新时间:2021-04-28 23:39

陶凡三人组,打好了饭,四下张望,好像真的在找位置。

“切,装的好像真的一样。”

吴雄彪自打上次和沪剧团的打架以后,胆子大了很多。不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胖子了。

人的天性一旦打开,那还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果然,陶凡三人组,端着饭盘朝韩潮这边来。

“去去去!”

“我们老大要坐,你没看到么?”

王康驱赶坐在韩潮对面的小学员。

小学员纷纷好像避猫鼠一样,端起盘子,给陶凡他们让了座位。

但是此次唯一不同的,竟然有小学员站起来,对韩潮道,“韩潮,我们就坐在那边。”

意思是你需要帮忙,叫一声。

“谢谢,我知道。”

韩潮点点头。

惊讶的倒是陶凡他们。

小学员朝陶凡他们甩了几个白眼,终于都走了。

“呵呵,看不出来,你现在,深得人心。”

“有你撑腰,小把戏都敢在我面前狐假虎威了。”

韩潮笑笑,“邪不压正!”

“切!”

陶凡不高兴,“啪”一下子将饭盆丢在桌上,菜汤溅了一点出来。邹牧云不紧不慢的掏出纸巾,将桌子擦干净。

陶凡看了邹牧云一眼,满眼鄙夷。

“你小子会装,你身边的人,都会装。”

韩潮笑笑,“你找我什么事,开门见山。”

“我……”

可在陶凡开口之前,韩潮认真道,“这些天,这些事,我谢谢你!”

“这是我诚意的。”

陶凡一愣,脸色也没有刚才那么难看了。

“嗯,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我老大一向恩怨分明,不像有些人。”

“用不着你来夸!”

吴雄彪翻了个白眼。

韩潮夹了一块肉,放进吴雄彪的碗里。

吴雄彪明白他的意思,低头,认真吃起饭来。

“好了,下面,你说吧。”

韩潮顺手拿起桌上的热水壶,一次性杯子,给吴雄彪和邹牧云加满了水。

最后,他拿起陶凡的杯子,给陶凡加,然后,放到了陶凡的眼前。

陶凡垂眸一看,那水,只加到了杯子的三分之二。

这是倒茶的规矩。

加满了,那就是催促客人走,送客的意思。

如今,韩潮只是给自己加到三分之二,那就是敬客,慢慢谈的意思。

陶凡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韩潮,自打你进学校,咱们好像就不对路。”

“闹来闹去,也怪没意思的。”

“那你想怎么样?”

吴雄彪接话。

“快吃!”

韩潮再次给他夹肉。

“你进入了决赛,我们也进了。”

“恩恩怨怨,不如,趁着决赛,做个了断。”

“如何了断?”

韩潮挑眉。

“决赛,是五进三的。”

“不是六个么?”

邹牧云挑眉。

“沪剧那丫的,因为和你们打架,现在找校长说情,取消了参加决赛的资格了,只让他们留校。”

“原来如此。”

“五进三,然后呢,接着说。”

“如果我们输了,你们赢了,我陶凡保证,不会再找你们的茬。”

“你们说话算数么?”

陶凡瞥向吴雄彪。

虽然吴雄彪不再害怕,但是,陶凡那架势,看得他,还是有点心虚。

“专业上,你都胜过了我,我还有什么资格找茬。”

“可还有种可能啊。”

“那就是我们都进入了决赛。”

“那这样,又怎么说呢?”

“再说,这好像有点不公平。”

“都进入决赛,那可以看名次。”

“谁排在前面,算谁赢!”

陶凡点点头,继续道,“你说,怎么个不公平法?”

“第一,这涉及到剧种问题。”

“得了第一,第二,未必是我们唱的不好,那些评委老师,不还是会考虑剧种,我们的丹剧,本身就是小剧种,我们吃亏。”

“说实在的,那些老师除了我们自己,谁看重丹剧的,而你们京剧就不同了,国粹!”

“除非你们唱得太烂了,不然,谁敢不让你们京剧上啊!”

“再者……”

韩潮接话,“再者,我韩潮,从未找过你们的茬。”

“赌一个莫须有的事情,是不是有点说不通!”

陶凡皱眉。

“老大,他好像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啊!”

陶凡狠狠的瞪了一眼赵景,赵景赶忙吃饭,不再说话。

陶凡想了想,便道,“若是你们丹剧团的名次,能在我们之上,那么,我陶凡起誓,一,我们不再欺负丹剧团的学员,第二,我陶凡也不是那不知道该好歹的人。”

“你在专业上,真的能胜过我,我心服口服,我和你韩潮交个朋友,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也不要分谁高谁低,大家是好朋友,你看怎么样?”

韩潮挑眉,看向陶凡。

这么多次,韩潮还没真正认真的看陶凡。

他是国字脸,真的很合适唱京剧。若是扮上,那是十分有气派的武生了。

陶凡的眼睛里,闪着清澈的光,虽然平时严肃凶恶的感觉,此刻,他的态度,是真诚的。

“好,一言为定。”

“好,一言为定。”

陶凡朝韩潮伸出手。

韩潮看着,竟觉得陶凡白长了这么大的个子,竟然还做这些小孩子喜欢的事情。

击掌为盟。

陶凡和韩潮击掌为盟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学校。

大家都是对这件事,议论纷纷。

“哎,你们说,到底是谁会赢。”

“切!这还用说!”

“陶凡可是京剧啊,韩潮再厉害,也不过是丹剧。”

“出了这个省,谁知道丹剧?”

“话是这样说,可是,韩潮的能力不差,还有两个有力的帮手。”

“这只不过是小规模的比赛,又不是全国性质的剧种比拼。”

“韩潮只要征服评委,赢了这次就好了。”

时间,在大家的议论声里,过得飞快。

没多久,决赛就开始了。

决赛这一日,正好是七月一日。

广陵已经过了梅雨季节,正式入伏。

天刚亮,太阳还在停留在地平线附近,可是,操场上,已经惹得人坐不住了。

还是和预赛一样,舞台,评委席,学员准备区。

不过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大家却好像觉得已经等待了很久。

“那个叫韩潮的,唱丹剧的孩子,今天来了吧!”

说话的,是坐在评委席正中间的金柳生。

“来了,他的事情,前几天,校方领导已经搞清楚了,领导放心。”

“金团长还想很关注这个孩子?”

罗勒很少开口的,金柳生一愣,隔着几个评委,看了一眼罗勒。

“好苗子,谁都喜欢。”

“哈哈,金团长向来选学生挑剔要求高。”

“至今为止,好像还没有收过半路出家的学员吧!”

“嗯,罗老师教声乐的,难道,对我们唱戏的,也有兴趣?”

“金团长都说了,好苗子,谁都喜欢。”

“花落谁家,也不好说啊!”

没想到,比赛还没开始,评委席上,火药味就这么重了。

夹在中间的几个评委,都缩着脑袋,不说话,此刻他们汗水直流,最好是能站起来,去别处站着。

第一个上场的,是越剧。

韩潮一干人等,站在帐篷里,听着越剧学员在舞台上的表演。

大家都不轻松。

越剧,我国第二大剧种,又被称为,流传最广泛的剧种。甚至,它已经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被称为“中国歌剧”。

越剧和京剧、黄梅戏、评剧、豫剧,合并成为中国五大戏剧种类。

越剧发祥于上海,起源于嵊州,所以,沪剧虽然和越剧是同一个根据地,但是,和越剧的影响力,是无法比拟的,因此,也就成了和丹剧一样的小剧种,艰难生存,只能在江浙一带传承,它的局限和丹剧也很相似。

那就是方言的问题。

众所周知,上海话,属于吴侬软语,吴越语系,很难懂。

而越剧,在发展的过程中,汲取了昆曲、绍剧、话剧等特色和演化,更是经历了,由男子主演到女子为主的历史性进步和演变。

越剧善于抒情,以唱为主,演员声音优美动人,表演细腻,情真意切,唯美典雅,极具江南的灵秀之气。

本来,越剧这样的大剧种,是有自己的专门培养学校的。

但是,因为这几年,越剧学校在扩大建设,因此,和广陵签订了五年的培训协议,这才有了大剧种到地方小艺校学习培训的经历。

实则,广陵艺校很多老师,都是越剧学校指派和调用过来的。

而其他的小剧种,不过是占了人家的光。

今天,只要越剧学员不会临场失误,这决赛的前三名,必定有他们无疑了。

“啪啪啪……”

前面,想起了热烈的掌声,看样子,是越剧学员表演完了。

“嗯,以十五两音定琴弦。,沿用了绍兴习惯,正宫调,很是正宗。板腔体的音乐框架也是完全继承了嫡派的感觉,唱得很好。”

金柳生指着其中一个女学员道,“你们四大女小生流派,陈佩卿派,毛佩卿派,金宝花派,高爱娟派,以及周大风创立的浙派越剧男女合演中的男调,你这属于什么呀?”

女学员支支吾吾不敢说,看向台下的指导老师。

老师笑笑,点头鼓励她。

“金老师,我觉得,几派各有千秋,我是……我是将其中两派的唱腔融合了一下……”

“您……”

女学员想问,是不是不合适。

“好!”

金柳生拍手,紧接着,其他的嘉宾也拍手,除了罗勒。

“能够与时俱新,开拓创新,打破桎梏,那是好事。”

“我们就是需要不仅会学,而且,要会想,有胆子有脑子能钻研的好学员。”

“如果是那种只会照着前辈的架子几首曲子唱到进棺材的那种,那大可不必了。”

“是是是!”

很多人都随声附和金柳生。

罗勒侧眸,看了他一眼,却被金柳生刚好看到。

“罗老师你说呢?”

“我是搞声乐的,我只懂我的本专业,其他的,不太了解呢!”

罗勒向来是硬骨头,也不喜欢溜须拍马的。

金柳生也不生气。

有金柳生的点评在前,后面的嘉宾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清一色都是夸赞和溢美之词。

大家纷纷打分,好几个满分十分的。

其余的,估计也是为了不能太明显,让其他剧中的学员有想法,于是,就举了9.5和9.3的牌子。

韩潮和邹牧云等听着,一旁,陶凡已经装扮好,准备上场了。

这次,他要唱的,是京剧经典选段,《狮驼岭》的大鹏鸟。

一副红黑绿黄的脸谱,画得极其精致。

这部戏,除了文戏,还有打戏,十分耗体力,也体现基本功,若是演的出色,那就是精彩绝伦的。

他看了一眼韩潮和邹牧云,隔着脸谱的调色,都能看得出,他信心满满,甚至还丢了个挑衅的眼神过来。

“哇,这花里胡哨的,是演的哪一出?”吴雄彪凑过来。

“这是大鹏!”

“大棚?”

邹牧云撇撇嘴。

“是大鹏鸟那个大鹏。”

“那这事西游记的一段啊!”

“嗯。”

“京剧,是在清朝乾隆年间,原在南方演出的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大徽班陆续进京,来自湖北的汉调艺人合作,同时接受了昆曲、秦腔的部分剧目,曲调和表演方法,又吸收了一些地方民间的曲调,通过不断的交流融合,最终形成了京剧。”

“京剧是我国影响力最广的剧种了。”

“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所以,它的唱段也特别多的。”

“西游记里面,就截取了好多,闹天宫、火云洞、斗悟空、盘丝洞、石猴出世,很多场的戏。”

“哎,听你们,这么说,哪个都是种类繁多,门派林立,博大精深的。”

“我们丹剧看样子,是一点赢面都没有了啊!”

“哎!”

吴雄彪说着,坐到一边,前面,陶凡唱得热闹,震耳欲聋的牌子和鼓点,震得人心起伏,好多人跟着起哄叫好。

韩潮拧眉,笑道,“未必啊!”

“没有优势,没有特点,看起来,好像是我们的短板,但是,我们也可以把它做成我们的优势!”

邹牧云挑眉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你看,海绵,平凡无奇的,但是,它吸水啊!”

“我们丹剧,建国后才有的,小剧种,没那么多的条条框框,而且,也是很杂的,融合了很多剧中的优点,现在,我们只要想个办法,在一场戏里面,将我们的丹剧团的特色都表现出来,大杂烩,未必不好看!”

“说不定,还耳目一新?”

“我觉得是,鲍鱼鱼翅吃多了,而且吃臭豆腐,那些老家伙,未必不会觉得不好吃呢!”

“你这是心理战术啊!”吴雄彪笑。

“这是比赛,不是比艺术悠久,舞台经济不是和田忌赛马一样,讲究战术么!”

“至于历史,文化底蕴,思想内涵,又岂是一场比赛可以体现出来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还有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