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端倪 阅读至90%

发现端倪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140字 更新时间:2021-04-21 23:24

这一日,已经是晚饭后七八点钟的功夫。

可是,江南的初夏夜晚,来得迟,此刻,太阳才下去没多久,天际还遗留着大片的鱼肚白和淡红色的红云。

风,已经没了凉意,而是让人烦躁亦或犯困的熏风。

杨柳树,纹丝不动,低低的垂着垂柳丝,毫无生趣,就好像此刻蹲坐在路沿石上的陶凡。

“哎!”

陶凡叹了口气,将手里的香烟放在脚底下,狠狠的踩灭,好像那香烟蒂和他有仇似的。

此刻,他已经是满头心思了。

顾不上偷偷抽烟。

明目张胆的抽,也改变不了他现在的烦闷。

转头,皱着眉,看着身边,那逐渐要陷入黑暗里的教学楼,陶凡再次叹了口气。

算了,明天就去派出所吧,这是跑不掉的。

今天晚上,再让他做一晚上清白的好人吧。

说实在的,在陶凡自己的定义里,自己是算得上好人。打架斗殴不过是小年轻人都会干的事情啊。

好胜心罢了。

如今,表舅让他去做这件事,陶凡反而觉得,这是在他这十几年的短暂人生里,浓墨重彩的画上了一个大大的污点。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吱呀——”

忽然,一个干涸刺耳的开门声,打断了陶凡的思绪。

他转头去看。

四下里,都已经陷入黑暗,路灯还没有亮起。

他定睛看了半天,才发现,这声音,侍从教学楼的一楼拐角的管理室发出来的。

那教室,是平日里,后勤部门的人,用来堆放教具的。

此刻,门半开着,留着一道黑缝,好像要吃人的妖怪,张着大嘴一样。

陶凡正打算站起来,走进看个究竟。

却见,一个背影,缓缓从那门里,退出来。

一半肩高一半肩低,走路就好像在飘动,是前脚掌着地……

陶凡瞬间僵住。

这背影,怎么这么眼熟?

陶凡的脑子里,翻江倒海着搜索记忆。

忽然,他回想的画面,定格住。

同样是夜晚,同样是这样的姿势,只是陶凡看的角度不同。上次在楼顶,这次,是平视。

对,没错,好像就是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个背影。

难道这么巧……

正说着,那个身影一回头,也看到了正盯着自己的陶凡。

“是你?”

“这位同学,怎么是你,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管理仓库的张瘪三。

陶凡认识的。

怎么会是他?

他管理仓库,却破坏里面的道具,难道不怕引火烧身?

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他和韩潮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去给韩潮挖坑呢?

陶凡看着张瘪三那张看起来狰狞却老实巴交的脸,脑子里乱的很。

“这位同学,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呃……我,我姓陶!”

“哦!”张瘪三看看他,忽然看到他脚下的香烟头,零零散散的五六个。

陶凡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脚下的烟头,赶忙变换了一个姿势,用脚踩住。可是太多了,还是有几个,露在外面。

“我……我有点心烦。”

“陶同学,唱戏,要保护嗓子。”

“你抽这么多,很伤嗓子的。”

“有唱戏的机会,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要好好珍惜才对。”

“是……我会注意的。”

“那你不要……”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再说,我告诉谁去?”

“我不过,是个看仓库的临时工。”

说这话的时候,张瘪三的眼神却变得明亮起来。

陶凡觉得,好生奇怪。

这时候,不应该是失落或者绝望的感觉么?为什么从这张瘪三的眼中,自己看到的,却是凌厉之色。

“你怎么称呼?”

陶凡决定试探一下。

“嗨,大家都叫我张瘪三,难道你不知道?”

“不,那是外号,多不好听啊,我觉得,还是叫名字比较尊重。”

张瘪三看向陶凡,眼睛里的惊喜和诧异,转瞬即逝。

“我这样的人,谈得上什么尊重呢!”

“生活在社会底层,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随波逐流。”

“要家世没家世,要能力没能力,甚至,运气都是最差的。”

“所以,我这样的人,和瘪三没啥区别。”

陶凡听他说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毕竟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他经历的社会和人生,并不比张瘪三丰富多少。

“你若是觉得当面这么叫我很尴尬,那就直接叫我老张吧!”

“我比你大个几岁!”

“哈哈,大几岁,就要叫老张。”

陶凡不是直男本色。

但是,很快,他就没了笑意。

他看着张瘪三的侧颜,那道疤痕,十分狰狞。

张瘪三察觉到陶凡看着自己的脸,尴尬的伸手摸了摸。

“怎么,很吓人吧?”

“白天还好,晚上,没点心理准备,看到了,很多人都害怕。”

“甚至,还有人被我吓坏,问我是人是鬼的呢!”

“没!”

“我又不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

陶凡总是在大家面前充老大的。

“我只是好奇,你为啥会受这么重的伤。”

“受了伤,既然这么不方便,你有没有考虑去整容的?”

“整容?”

张瘪三看着陶凡,然后大声笑起来,“哈哈哈……”

“你笑什么呀?”

“我要是有钱整容,也不会落到毁容的地步呀!”

“……”陶凡瞬间明白了。

“那你干嘛不去找个工资高点的工作,就算辛苦点也没关系啊,你存到钱,把这个疤痕去掉了,自然就能重新开生活。”

“总不能,一辈子都这样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里……”

“而且……”

陶凡脑海里,忽然火花四射。

对,会不会,是因为他这样的遭遇,所以,心理扭曲,所以他才做出那样的事情?

如果这个推测是真的,那我们学校岂不是有一个定时炸弹?

他这次坑了韩潮,那下一次,会是谁?

陶凡越想越害怕。

“而且什么?”张瘪三打断了陶凡的思绪。

“而且……呃……而且你还年轻,这仓库管理员哪能干一辈子,不如干点什么你擅长喜欢的事情呢。”

“就好比我,我喜欢唱戏,我就算学习成绩差,被人当学渣,可我还是喜欢唱,一心要来这里学唱戏。”

陶凡赶忙岔开话题,不想引起张瘪三的注意。

“哎,我记得,政治学上有句话。”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所谓上层建筑,我的理解,就是人的喜好,人的理性。”

“精神世界。”

“没有经济基础,那边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谈什么理想和爱好,都是空话。”

“呃……也……也对!”

陶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是唱京剧的?”

“啊?”

“嗯!”陶凡想着,如何能不露声色的离开。

“我也喜欢京剧。”

“这么多剧种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京剧和昆曲。”

“可惜,我这辈子都没机会学。”

“可惜,多么高雅的东西,悠久的历史,就是人生的缩影,完美的艺术,却被那些不懂它的人继承着,真是暴殄天物。”

说着,张瘪三的眼睛里,又闪出刚才那种暴戾的光。

陶凡此刻,已经十分笃定。

他的作案动机,大约就是因爱生恨。

自己不能唱戏,因戏疯魔,无法认同别人,更不允许别人对戏剧的轻视和亵渎,或者就是因为这次才艺大赛,韩潮太多耀眼,才刺激了他作出这样的举动……

一切仿佛都迎刃而解了。

“那个,你管理仓库,前几天出事,你没受到牵连吧?”

陶凡问完,紧张的盯着对方。

张瘪三眼神悠远的看这远处,不知道在看什么,远处是一片漆黑,路灯昏暗。

“嗯,只是说,管理不严格,罚了点奖金。”

“哎,这事也连累你了。”

“也不知道警察那边,查的怎么样了。到现在还没得定论。”

“嗯,可惜了那位唱孝子的小伙子,嗓子可是真的好。”

说这话时,张瘪三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伤感和愤怒,他好像并不在乎那点奖金。

他不是很缺钱的么……

“也不一定,查清楚了,他自然会回来的。”

“而且,这次,预赛,他还上了榜呢。”

陶凡补充说道。

张瘪三垂下头,笑了笑,“恐怕没你想的这么简单,他即便不被追究责任,估计,在广陵也是呆不下去了。”

张瘪三说完,意犹未尽的看向陶凡,陶凡满脸茫然。

他今天被表舅逼着去澄清,现在遇到张瘪三,他又说这样的话,陶凡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怎么遇到的人,都怪了,还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

但是,事实证明,张瘪三是对的。

陶凡在第二天一大早去派出所,补充了口供后,警察那边算是排除了韩潮的作案嫌疑,很快,韩潮就回了学校。

可是,他不知道,此刻,为了他的去留问题,会议室里,已经炸开了锅。

“王主任,韩潮已经洗脱嫌疑,为什么要开除他?”

“这是我们学校的决定,虽然,韩潮有可能不是凶手但是,再没有抓到真相的凶手前,他还是有嫌疑。我们不能留这样一个学员在我们广陵,所以……”

“我们会保留和丹剧团的合作,丹剧团的其他学员都照常继续学习,参加比赛,我们也不去计较之前,丹剧团的学员和沪剧团的学员打架一事了。”

“法不责众,但是,韩潮和那个带头打架的学员,叫……”

“吴雄彪!”王主任连忙给校长补充。

“对,吴雄彪!”

“他们俩,必须离开!”

“我们不会对外宣布开除,就请他们申请自动退学吧!”

校长的心思,王秃瓢果然猜的很对。

他和自己还是一条船上的。

上次,不过是借着有人举报这件事,拿自己当了回马前卒。

如今,他也不是对丹剧团没成见的,所以,丹剧团的这两个刺头,他必定不会再留下他们,一定会找各种理由,让他们离开。

“不行!”

“这没有道理!”

梅峰是被叫来商量这件事的。

可是,他态度坚决。

此刻,宿舍里,大家都在为韩潮的回归高兴。

“我就说身正不怕影子歪,韩潮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对,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竟然想坑韩潮。”

“哎,坑了韩潮,不就是坑我们丹剧团!”

“说白了,还是我们剧团小,别人欺负罢了。”

大家一句我一句的。

韩潮沉默不语,面带微笑。

他出来前,听说了,一个叫陶凡的学员来给他补充口供,他才可以出来。

那两天,他在里面,不是不担心,不是不着急,可是他没想到,最后,能把自己弄出来的,竟然是哪个和自己有过过节的校霸。

“这次,真的是陶凡去做口供的?”韩潮走到邹牧云身边。

邹牧云一贯的,八风不动,喜怒不形于色。

“嗯。”

邹牧云省略了他给梅峰出主意,釜底抽薪,而后,梅峰顶着一张脸不要,亲自去市文化局举报王秃瓢的事情。

“没想到,那家伙,还真是挺正直的。”

韩潮皱眉,“或许,我该去谢谢他。”

“可以!”邹牧云笑着,“冤家宜解不宜结!”

“我陪你去!”

邹牧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担心韩潮一个人去找陶凡,又要出点什么岔子,只是,他不知道,这次陶凡去帮韩潮,一则是良心发现,另一个,便是得知了真凶是谁,他在担心。

来到京剧团学员的宿舍,是在东边宿舍楼的三四层。

看到韩潮来到,大家都竖起眼睛,窃窃私语。

“他怎么来了?”

“他出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哎,听说,是陶凡救他的?”

在大家的议论声里,韩潮和邹牧云走出一条路,直接来到陶凡的宿舍门口。

韩潮刚要伸手敲门,宿舍门就开了。

陶凡正满脸憔悴的站在门口,好像一夜没睡。

看到韩潮举在半空中的手,陶凡下意识的往后退几步。

“你来做什么?”

韩潮见状,微微一笑,看来误会颇深。

“我来,是来谢谢你的。”

韩潮刚说了一句,没想到,陶凡就一把扯住他的衣襟,把他一下子带进了宿舍了,而后,邹牧云也被扯了进去,紧接着,宿舍门“呯”一声,关上了。

走廊里,大家都面面相觑。

“哎,会不会又打起来?”

“要不要去汇报老师啊?”

“哎,没动静啊,听听再说……”

此刻,宿舍里,三个人,原本是来道谢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气氛却变得凝重而诡异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