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才艺大赛(一) 阅读至78%

校园才艺大赛(一)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076字 更新时间:2021-04-11 21:45

“哇塞!”

“韩潮,有女生送你爱心巧克力啊!”

“哇,哎,上面还写着iloveyou啊!”

吴雄彪叹了口气,“去去去,看什么看,韩潮送给我了!”

他坐下来,打开盒子,拿出一块,丢进嘴巴里。

“哎,韩潮,我对你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你这才来一个月不到啊,不对,是半个月,居然有女生给你示好啊!”

“哎,我这辈子,就是吃点巧克力,甜甜嘴,弥补心里的苦吧……”

韩潮低着头,玩完了手机游戏,推了他的脑袋一把,“吃你的吧,这么多巧克力,还不堵不上你的嘴!”

说完,韩潮站起来要走,却看到前面一排,盐慈音的视线,从那盒巧克力上收回去,悻悻的表情,落在韩潮的眼里。

韩潮走过去,一把拉住盐慈音。

“你干嘛?

“带你去换药!”

韩潮不由分说,拉起盐慈音,在众人注目礼般的眼神里,走出了教室。

“哎,那个叫盐慈音的女孩子,和韩潮关系很好么?”

“他们是什么关系啊?”

“哎,刚才送巧克力的,可不是别人,是越剧团的刘欣啊!”

“是么?就是那儿越剧团的明日之花?我看长相很一般啊!”

“哎,这你就不知道了。”

“我们唱戏的,什么时候缺过美人啊!”

“对,缺的是技术,专业技术!”

“听说,她可是越剧世家出身,她奶奶是越剧国家一级演员啊!”

“这算什么,你知道么?那个京剧的踩跷,那可是男旦快要失传的技巧啊,刘欣十二岁,夹在扫把,就能走完三公里呢!”

“真的啊,太牛了!”

“我夹个枕头都能掉了,走不了两百米!”

“哎,踩跷,那太疼了,比跳芭蕾舞还惨啊!”

“可不是,就这点,她都可以做非遗传人了。”

“也不知道那个弹古筝的丫头,拿什么和刘欣比呦!”

“她给韩潮送巧克力,韩潮转手送人,还拉着那个盐慈音招摇过市,你看吧,有好戏了!”

“哇,我感觉到宫斗剧的气息了!”

“哈哈哈,别扯了,快走,老师一会儿来了。”

众人的议论,走廊里,吴雄彪和邹牧云,听得清楚。

邹牧云转身,就要回教室。

“邹牧云!”

吴雄彪叫住他,“盐慈音和我老大,真是那么一回事?”

“我不知道啊!”

邹牧云笑笑。

“他们都这么说,我怎么感觉也有一点啊!”

“哎,不过,我老大和盐丫头,也是挺登对的!”

吴雄彪嚼着巧克力,憨憨的傻笑。

邹牧云转头,挑眉看着吴雄彪,“广陵不允许学员早恋,你是要韩潮被开除么?”

吴雄彪噎住,没再说话,抱着巧克力,进了教室。

医务室外,韩潮和盐慈音并肩走了出来。

“韩潮,那个巧克力好吃么?”

韩潮一愣,看向盐慈音,轻描淡写道,“我没吃!不知道!”

“你不是也看见了么?还明知故问啊!”

韩潮笑得玩味,盐慈音撇撇嘴,“人家好心好意的跑到教室来给你送巧克力,你不动心啊!”

“动心什么?”

“思想太活,可不是好事!”

“我什么都没学成呢!难道就想被广陵文艺开除啊!”

盐慈音偷笑。

看来,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怎么?我说被开除,你这么开心?”

盐慈音敛起笑容,“没有,我只是替那个女生可惜了!”

“哦?可惜?”

“我其实还是挺喜欢吃巧克力的。”

“只是,梅老师不是说,太甜的,不能吃么,齁嗓子!”

“啊?”盐慈音转头,看着韩潮,“你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拒绝她的巧克力?”

“那如果不为了保护嗓子,你就要接受了啊?”

韩潮微微一笑,却没回答。

“喂,你给我站住!”

盐慈音追上去。

“哎,你说清楚啊?”

“你要我说清楚什么啊?”

韩潮边走边和盐慈音打太极。

韩潮就喜欢看她干着急的样子。

“你对那个女生的态度啊!”

“什么态度?”

盐慈音察觉韩潮这是故意在恶搞自己,便道,“嗯,你要是想接受人家,那好办啊,我去告诉她,下次不要送巧克力,应该送养嗓子的东西,你就高兴了!”

“是么?”

“你在生气啊?”

韩潮凑上来,盯着盐慈音的眉眼。

“我……我为什么要生气?!”

盐慈音赶忙掩饰自己的慌乱。

“小丫头片子,口是心非,小心说谎变匹诺曹!”

“哈哈哈!”

“我才没有!”盐慈音急了,去追韩潮,两个人一番打闹,到了教室门口。

“你们上课迟到了!”

班主任邱老师,是个严肃却直率的性子,这一切也都表现在她的外貌长相上。

若不是她是个小个子,可能还不足一米五,依照他这个性格,韩潮他们肯定会以为,她和姜一飞是亲姐妹。

同样的说话语气,同样的办事风格,连眉眼都长得有五分相似。

还真是面由心生。

“韩潮陪我去医务室的。”盐慈音小声解释。

“哦,原来如此,那快回去入座吧!”

邱楠很喜欢盐慈音。艺术学校,除了学艺的好苗子,学霸更是稀少。

韩潮和盐慈音一前一后回到座位,却还是引得众人瞩目。

“今天,我要给大家说个大事情。”

“我们广陵文化艺术学校,都是来自各大剧种的学员委培的。”

“虽然杂,但是也是八仙过海,各有神通的。”

“我们广陵学校呢,也就此,组办过很多届,才艺汇报演出大会。”

“说白了,很多剧种的唱段和基本功都是相通的。”

“所以,为了激励大家学习戏剧文化的兴趣和决心啊,我们学校,这一年一度的比拼大赛,又要来了。”

“每次都是比完了,就放暑假!”

“这次也不例外。”

“老师,我们这刚来学习的,也要参加么?那也比不过高年级的呀!”

有低年龄的学员提出异议。

比如,遇到陶凡三人组那样的对手,他们是比不过的呀!

“虽然,我们是一年级的新生,可是,这戏剧基本功和才艺方面,大家应该都是从小的童子功啊!”

“而且,我们是和同年级的比试,等年级总分第一名出来,才会给其他的年级的打擂的,放心吧!”

邱楠说完,整个教室里都是议论声。

韩潮趴在桌上,没什么反应。

盐慈音轻轻敲了一下课桌。

韩潮抬起头,往前倾身。

“哎,你参加吗?”

“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怎么过丹剧团考核的。”

也是,韩潮没有童子功的,他只是拼天赋的。

“班里都是能人,我是不会闲的。”韩潮说完,身子往后一仰,而后一条腿勾住课桌,将椅子变成了摇椅,两只手抱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摇起来。

韩潮坐在最后,后面没人了,这个角落,就是他的私人空间,自得其乐。

“老大!”

吴雄彪扔过来一个纸团,正好扔在韩潮的怀里。

韩潮转头。

“老大,你不参加,多没劲啊!”

韩潮不理会他,拿起书将头埋进去,准备睡觉。

“邹牧云同学作为我们的班长,请统计一下参加的人员。”

“希望大家踊跃报名!”

班级里一时间,都在议论这个事情。

“哎,我可是听说。赢得才艺比拼,是可以有奖学金的呀!”

“嗨,何止奖学金啊!还能参加省级汇演,我听我爸说,广陵最辉煌的战绩,是前年的那批学员,一路过关斩将,杀到了北京的春节晚会啊!”

“这么厉害?那可都是大神才能上的呀!”

“可不是!”

“广陵创办有这个路子,只可惜,最近几届,就没人能去了啊!”

听到这些,邹牧云风轻云淡的写着报名的名单,倒是吴雄彪眼睛一亮。

他赶忙丢下东西,凑到韩潮跟前。

“老大,听到没,能上春晚啊!”

“那又怎么样!”韩潮百无聊赖的没一点精气神,若不是他在说话,别人肯定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哇,那可是全国最大的舞台,能上那个,还愁以后每个好前程么?”

“呵呵,你不去,也有好前程的……”

“哎,你又取笑我!”吴雄彪悻悻的回到座位上,扒了一块巧克力,丢进嘴里嚼。

可是,他的眼睛,始终都没离开过邹牧云的位置。

韩潮看了一眼,转头,伏在桌上睡觉。

而后两日,韩潮就成了广陵艺校所有女生嘴巴里的谈资。他打败陶凡的事情,他拒绝刘欣的巧克力……

“哎,你们听说没,韩潮拒绝刘欣,是因为他身边那个女生,叫盐什么……”

“哎,盐慈音,弹古筝的吧!”

“嗨,她的姓氏还挺特别的,我一看就记住了,听说,全国,只有两家人姓这个姓氏呢!”

“切!什么盐,我看她是无盐女还差不多!”

“别说和黄梅戏剧团的美女比,就算我们越剧的,甚至锡剧的,她比得了么?”

“身材干瘪,样貌普通,丢到大街上,就是个路人!”

“哈哈,唐菲姐,你说话可真酸!”

“本来就是啊,一副乡下人的打扮,土了吧唧的!”

“哈哈,那是,谁能和你比呀,唐菲姐姐可是上海滩名媛,白富美!”

“哈哈!”

“我看,唐菲姐姐出面,那个韩潮,肯定乖乖就范!”

“噗通!”

一声脆响,众人一惊,回头,看向厕所的其中一个隔间。

此刻,隔间门开了,盐慈音冷着脸,从里面走出来。

“哎,就是她……”

其他女生都窃窃私语,觉得尴尬不已。

盐慈音深吸一口气,上前去洗手,可是,拧了几下,没出水,竟然是坏的。

“请让一下?”

盐慈音走到那个叫唐菲的女生跟前。

唐菲一头棕栗色大波浪卷,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极其吸睛,穿着收腰身的真丝裙,皮肤白皙,眉眼妩媚妖娆。

她压根无视盐慈音的话,对着镜子,慢条斯理的给自己画口红。

艺校的学生,是允许带妆的。

唐菲妆容精致,而她手里拿着的化妆品,都是国际大牌。

“请您让一下可以吗?”

盐慈音再次开口。

唐菲依旧不理。

盐慈音的火气也上来了。

她一下子撞开唐菲,唐菲正在描口红,被她这样一撞,鲜艳的口红在脸颊上拉上了一个大大的弧度,就好像电影里的小丑一样。

“嘻嘻……”

身旁有人捂着嘴笑。

唐菲瞬间被引燃。

她一把揪住盐慈音的头发,就把她往外拖。

“啊!”

“你疯了!”

“你放开!”盐慈音纠缠着。

可是,唐菲压根就没有理会她,只是大力的拽着她往外拖。

盐慈音低着头,看准唐菲的小腿,伸脚就踢。

“啊——”唐菲一声惨叫,松开了盐慈音。

盐慈音一把整理好自己的头发,“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唐菲捂着腿,忽然看到自己腿上的新丝袜,被盐慈音踢破了。

“哎呀,你要死了!”

“你踢破了我的袜子,你知道这袜子多少钱额?你这个乡下女人!”

“呵!”盐慈音不予理会,径直就要走。

“站着!”唐菲一咕噜爬起来一把拉住盐慈音的衣服。

“放手!”盐慈音冷着脸。

“不放!”

“你踢我,还弄破了我的袜子,我们找老师评理去!”

“你说去就去,你谁啊!”

盐慈音一把甩开唐菲的手,“姑奶奶要上课,没空奉陪!”

“想走,没那么容易!”唐菲一甩手,刚才,和她站在一起的几个女生,立马将盐慈音围住了。

“今天,你们就让这小贱!货!尝尝滋味,打得好的,我把我的香奈儿口红都送给她!”

说完,那几个女生,就朝盐慈音逼过来。

其中一个人高马大,皮肤很黑,盐慈音后来才知道,她是学京剧武生的,还有另两个,是唱青衣的。

他们伸手来抓盐慈音。

盐慈音一脚踢在其中一个的膝盖腘上,那人摔倒,另一个又上来,盐慈音眼疾手快,一把扯住她的手腕,一个过肩摔!

“啊——”

那女生发出一声惨叫。

可是,很快,黑色的阴影就笼罩了盐慈音的身前。

盐慈音抬头一看,是那个黑皮肤的高个子女生。

她冷笑一声,一把捏住盐慈音的肩头。

瞬间,拆骨般的疼痛袭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