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团队 阅读至65%

临时团队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233字 更新时间:2021-03-31 23:37

听见吴雄彪说自己是刺头,韩潮真是哭笑不得。

“我怎么带你?”

“你这么胖!”

“爬墙,我都怕你给拽下来!”

韩潮撇撇嘴,吴雄彪听他这么说,心里更难过了。

一张小嘴撅着,两只眼睛,竟然眼泪汪汪的看着韩潮。

韩潮一开始没发现,不经意一低头,看到吴雄彪这幅德行看着自己,顿时后背一紧。

“你干嘛?”

“你可别哭!我不吃这一套!”

可是,尽管韩潮这样说,吴雄彪的眼泪还是不受控的流下来了。

“你都多大了,你还哭鼻子?”

“什么啊,不能组团就不能参加第三场考核,那么还怎么进丹剧团啊,前面的两场比赛也是白费了”说着吴雄彪哭的更凶。

逐渐的,有人路过教室,看到吴雄彪坐在地上哭,而韩潮站在一边,无比尴尬。

“喂,你别哭了!”

韩潮踢了踢吴雄彪的腿,谁知,吴雄彪哭得更大声。

“喂。你再哭,信不信我打歪你的鼻子,打掉你的门牙!”韩潮蹲在吴雄彪面前,“你看到了没,这是什么?”

吴雄彪停住了哭泣,眼泪汪汪的看着韩潮,无辜道,“沙包大的拳头!”

韩潮闻言,差点没笑喷,却还是强忍住了。

“嗯,所以,你在再哭,我就真的打你!”

韩潮说着,都感觉自己小了几岁,变得低幼了。

韩潮摇摇头,叹了口气,挨着吴雄彪坐下。

“你说的,也确是是个问题。”

“就算我跟你一组,那也只是两个人啊!”

“嗯,而且我不会唱戏的,我只会采编。”

一句话,更是堵得韩潮又想打他。

“你打算怎么办?”

韩潮叹气,“不知道。”

“哎,你可以再找个人啊!”

“比如你那个弹古筝的女朋友啊!”

“什么?”

吴雄彪脸上挂着眼泪,因为他用手摸来摸去的,一张大胖脸已经成了大花猫,他无辜的看着韩潮,道,“全局团都知道了啊,就是那个谈海桐筝的女孩子。”

“上次,你英雄救美,后来,还送她回宿舍,现在丹剧团的考生都知道啊!”

“难道不是么?”吴雄彪说着,不知道怎么地,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象鼻酥,剥掉了包装纸,放进嘴巴里。

“哎,我这里还有,你吃么?”吴雄彪又从另一个口袋里变出来一个象鼻酥,韩潮无语了。

这家伙,看着是个高中生的样子,这生活习惯,这心性,标准是个发育不良的低幼儿啊!

“韩潮,我给你剥!”

“不必,你自己吃吧!”

“吃的你长到二百斤!”

吴雄彪一愣,随即道,“那我还要努力,我现在才一百七十斤。”

韩潮彻底石化,不想和他说话了。

果然,不多时,第三场考核开始。

考场是一个大舞台,就好像农村赶集一样的场面。

诸多考生聚在台下,还真像吴雄彪说的那样,三人一组,而有的,是同一个地方来的,竟然有四人一组,五人一组的。

此刻,只有韩潮和吴雄彪是两个人傻子一样坐在一起。

“哎呀,你能不能别吃了!”

韩潮拍掉了身上的饼干屑。

自打进了考场,吴雄彪就一直在吃,而他身前的那个背包,就好像机器猫的百宝箱一样,一会儿掏出一个不同品种的零食。

“不行,我只有不停的吃,才有勇气和灵感创作。”

吴雄彪笑得好像一个孩子。

韩潮叹了口气。

自己这也是时运不济,怎么和这个家伙在一个组。

韩潮四下里观望,忽然对上一双清澈温润的眸子。

不远处,邹牧云正在和几个团队商议着什么,别人都一副紧张的表情,却只有邹牧云,风轻云淡,脸上看不出半点的顾虑。

邹牧云朝韩潮点点头,韩潮也痞痞一笑。

“韩潮,你那个女朋友呢?”

“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只是朋友。”

“哦,那她人呢?”

“我没叫她,她乐器的考核已经结束了!”

“啊?”吴雄彪咬着火腿肠,张大了嘴巴了。

“那我们怎么办啊?”

“再说吧!”韩潮低头,再次拍掉了身上的零食屑。

“哎,我来了!”忽然,一个甜润 的声音。

韩潮回头看到盐慈音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们。

“呀,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吴雄彪将拿火腿肠的手,在裤子上擦了擦,伸过去,“你好,我叫吴雄彪。”

“你好,我叫盐慈音!”

“哎呀,你的名字真好听。”

“是么?你的名字听起来也很与野性的力度啊!”两个人隔着韩潮,你一言我一语的,完全忽视了韩潮。

韩潮撇开他们俩,坐到一边。

“哎,你要不要吃糖,我这里有跳跳糖,口香糖,棒棒糖,还有奶糖……”吴雄彪如数家珍,将口袋里的小零食都拿出来给盐慈音。

这个场面壮观啊,引得周围的考生都聚集过来。

“咳咳……”忽然,舞台上想起了喇叭。

台上,拿着话筒讲话的,真是吴雄彪的爷爷,吴发财团长。

“请大家都各归各位坐好了!”

吴团长不怒自威,大家都赶忙坐回原位,有的人手里,还真拿了吴雄彪的零食。

人群散去,吴发财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吴雄彪,此刻吴雄彪嘴里还叼着果丹皮。

吴发财脸色一黑,可是,当他看到坐在吴雄彪一旁的韩潮他的脸色就更加不好了。

“吴团,时间差不多了。”身后,有人提醒,吴发财极不情愿的拿起开幕词宣读。

“下面,是我们此次考核的最后一轮”

“大家以抓阄的方式,从这个盒子里,抽取此次比赛的主题。”

“拿到主题后,大家有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而后,大家按照准考证的顺序,上台表演。”

“我们评委老师,会根据,大家在编曲,舞台表演,唱功,基本功,表现的主题等多个方面,进行打分。”

“下面,我来介绍本轮考核的评委老师。”

吴发财起身,走到嘉宾席。

“这位是市文化局副局长……”

吴发财介绍着,台下的人,有的小声议论,有的则侧耳倾听。

“韩潮,你知道这次抽取的主题都有什么么?”

盐慈音小声凑过来说,可她的嘴巴里,还吃着泡泡糖。

韩潮拧眉,“我不知道啊!”

“梅老师也没提前告诉过你?”

韩潮摇摇头。

“好吧!”

“你牛!”多少人在考试前都是到处打听消息的,没想到,韩潮这么稳!

韩潮拿到的考证号是十七号。

前面,陆续拿到主题考生都举在一起商量内容。

“哎,这个主题好空,怎么编啊!”

“哎呀,我最不擅长写作文的,何况还是命题作文啊!”

“哎呀,怎么办,只有二十分钟的啊!”

盐慈音看众人愁眉苦脸,而韩潮也从舞台上下来。

“韩潮,你抽到的是什么?”

韩潮将纸条塞进盐慈音的手里,“你们自己看!”

盐慈音定睛一看,展开的粉色小纸条上写着:初心。

“哇,这肯定是我爷爷出的。”

“他最喜欢这种假大空的主题。”

“还不如来点接地气的主题呢!”

“那现在你有想法么?”

吴雄彪摇头,“没有啥想法,我没什么初心的!”

韩潮坐过来,“吴雄彪,你想不想吃肯德基全家桶?”

“当然啊!”

“我妈为了让我减肥,已经好几年不让我吃了,我上次偷吃,还是半年前了。”

“你既然会写戏剧剧本,还会编曲,你是不是会弹乐器?”

“嗯,会,吉他算的吧!”

吴雄彪还是那个无辜的样子。

“嗯,这次编本子,我有主意的。”

“你负责弹吉他给我们伴奏,而我和盐慈音本色出演就行了!”

“啥?我?我不行的!”

“不用怕,你就顺着吉他的调和节奏,将台词唱出来,谐音,伴音那一块,有我呢!”

“可是……我可……”韩潮看向盐慈音,“这次我成不成,就看你了!”

“你还欠我这么多钱,欠我这么多人情,可不能这时候坑我啊!”

“半路掉链子,我和你绝交!”韩潮忍着笑,看着盐慈音。

“那……那好吧!”

盐慈音决定豁出去了。

“韩潮,吉他还能伴奏唱戏?”

“怎么不能?只要是乐器都可以!”

韩潮笃定的看着舞台之上,那里罗勒和梅峰都坐在上面。

韩潮:很快,我也会坐在那上面的!

准备时间结束,考核开始,已经十来组考生从舞台上下来。

有的,唱功很好,可惜编曲和剧本都很凌乱,一看就能看出,是临时拼凑的。

而有两个组团,表现的还不错,把主题和时下的热点话题结合,临场发挥也不错,只是人多了,上场顺序,走台,有点乱。

下面一场,轮到邹牧云组。

“十六组,五人表演,主题是荣誉!”

表演开始,先上台的,是三位组员,最后,踩着鼓点出场的,是邹牧云。

邹牧云,一招一式都标准到位,赢得台下一阵喝彩。

他们组的伴奏,是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看起来文若的好像豆芽菜,没想到,擂鼓,古琴,二胡,样样精通。

“哎,你是不是对那个眼镜兄有点兴趣?”

“嗯,你认识啊?”

韩潮站在台下看着,而吴雄彪还在吃东西。

可是,他吃东西居然能注意到韩潮盯着眼镜兄。

韩潮看着他胖嘟嘟的侧脸,轻轻一笑。

人不可貌相,果然是如此的。

“他爸是音乐学院的老师,他姓王,外号就叫豆芽菜。”

“他最擅长的,是爵士乐,架子鼓,但是民乐,他也精通。”

“他现在,已经在少年宫教幼儿园的小孩子打鼓了!”说着,吴雄彪又朝嘴巴里丢了几颗挑逗,吃的嘎嘣香。

“这荣誉,堪比千斤重担,我是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

“要,则对不起天地良心,无颜见同窗挚友,可不要,那前程未卜,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唱词的邹牧云,音色醇厚准确。

若不是提前知道他的背景,也许真的以为他是个资深的戏曲达人。

“哎,你别看他是留洋的,他爷爷可是京剧一级演员,他奶奶是豫剧演员,他爸的专业都是京剧只是后来从政了!”吴雄彪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他这个底子,咱们比不了的!”

“别惊讶了!”

韩潮笑着,没想到,这次,竟然藏龙卧虎的还真不少。或许前一段,韩潮还在为考丹剧团的意义迷茫,现在,他忽然觉得,骨子里有了一股力量,在推着他前行,推着他去挑战和竞争。

或许,他骨子里就是饿好胜心很强的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韩潮,我的唱词是什么呀?快轮到我们了!”

“我没写啊,临场发挥吧!”

“啥?”盐慈音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下面,轮到十七号组团上台表演,他们的主题是初心!”报幕员报完,众人的阳光都落到韩朝这边。

韩潮伸出手,对着盐慈音,盐慈音一阵迟疑。

韩潮一个微笑,盐慈音看着那白皙的手,伸出了自己的手。

“韩潮,你打算唱什么调?”

韩潮朝吴雄彪做了个节拍的手势,吴雄彪挑眉,“哇塞,四三拍起调?要死了,厉害!”

吴雄彪兴奋极了,叼着棒棒糖,从脚边拿出一把吉他。这是他刚从宿舍借来的。

吉他,在丹剧团是属于用不着的东西,只有在宿舍里,或许有同学,也许爱好玩这个。

果然,他借到一把,只是这是把最次练习琴,不过,这好像也不妨碍他的伴奏。“耶!”吴雄彪试音结束,对韩潮道,“韩潮,什么曲子,报!”

韩潮松开盐慈音,站到了舞台的最前面,对着台下对众人,大声道,“哀乐!”

“什么?他居然要演奏哀乐?”

“搞什么啊!太乱来了吧!”

此刻嘉宾席上,梅峰也是双眉紧锁。

只有罗勒,面带微笑。

“梅老师,不要担心。”

“你们招来这个苗子还真不是盖的。”

“他是打算本色出演啊!”

“哎,话说这哀乐,我还真听着觉得亲切呢!”

梅峰闻听,神情意味不明的看向罗勒。

考完后,罗勒才明白,自己真是多此一举了,梅峰压根不担心韩潮考不过,而是担心自己这音乐学院出身的声乐老师,看了韩潮的表演后,会来挖墙脚的!

“想当初,我一颗凡心,漂泊无依。”

“想当初,我一颗诚心,无处安放。”

此刻,舞台前,盐慈音和韩潮,在吴雄彪的吉他伴奏下,将他们心酸漂泊的往事,一句句演唱出来,悠扬的曲调,真挚的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

台下,各个考生,都听得入神。

忽然,韩潮一个高调,曲风调转,他居然将自己唱孝子的那断唱词,唱了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