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沧海难为水 阅读至45%

曾经沧海难为水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2138字 更新时间:2021-03-21 22:11

白菜娘的大嗓门,把众人吓了一跳。

韩潮和盐慈音,都惊讶她的态度。

倒是梅爷爷并不在乎,笑着,摸索着,往桌子边去。

“来来来,大家一起吃!”

“听我拉哭丧调,都该饿了。”

韩潮赶忙上前,扶着梅爷爷。

姜一飞和梅峰笑着,帮白菜娘摆菜,他们好像对这一切,司空见惯。

“孩子,你多吃点!”

“我看你吃的很少!”

韩潮正打算把筷子放下来。

却被梅爷爷一句话,打断。

“爷爷,你看得见么?”梅峰笑。

“哎,他吃饭的声音,我总听得到。”

“孩子,是不是没胃口啊?”

“呃……不是的!”

“我……”韩潮看了看大家,“我最近在练基本功,我怕吃多了,发胖!”

“哈哈哈……”

“吃饱了,才有力气练!”

“梅峰啊,你可不能这样刻薄你的学生啊!”

“哈哈,我爷爷,我不敢刻薄学生,只不过,韩潮情况特殊。”

“嗯!”

梅爷爷没再说什么,好像对梅峰嘴里的情况特殊,已经知道。

饭后,韩潮在书房里,翻着书籍。

“怎么样,这些书,你喜欢哪样的?”

韩潮回头,竟是白菜娘提着拖把进来。

“大娘,你要打扫卫生?我帮你!”

韩潮觉得被人在打扫,自己不干活,好像不太好意思。

“没事,我们不喜欢来虚的。”

“你若是觉得不好意思,就坐着,陪我聊聊天啊!”

“好!”韩潮见识过她的性子,想来,也没必要太过客套,显得虚伪。

“你梅老师让你考丹剧团,你是不是不太乐意?”

“没……”韩潮捏着手里的书。

“哎,要我,我也不喜欢。”

“啊?”

韩潮惊讶。

“本来就是啊!”

“剧团又小,环境又艰苦,而且,唱戏啊,苦的要死!”

“前几辈子的人,唱戏的,我可是见得多,看得多!”

“梅峰他父母,可都是死在舞台上的。”

“什么?”

韩潮惊讶。

“真的!”白菜娘撑着腰,指着拖把柄休息。

“他爸是学黄梅戏的,他妈也是。”

“黄梅戏,还是大剧种呢!”

“而且,他们俩可都是唱成了角!”

“那为什么……”

韩潮欲追问,却觉得不大合适。

“嗯,这都是命啊!半点不由人的!”

“他爸人红是非多了。”

“”被一个阴险耍手段的同行污蔑他耍流氓啊!”

“”那时候,法制也没现在这么健全啊!”

“找不到明确的有力证据!”

“他爸就被判劳改了!”

“被开除,名声也臭了!”

“别看他爸唱戏,却是个硬骨头。他从不承认自己是流氓啊,在劳改的地方,抵抗绝食,还不断的唱戏,几天几夜,最后,吐了几口血,身体就垮了,进了医院,没几天,人就没了。””

“他妈妈也受不了刺激,没两天,跟着他爸走了。”

“我还记得,最后一出戏,她是唱的‘哭长城’啊!”

白菜娘说着,眼里似乎有泪光,但是,她很快的擦了擦,也不知道是擦汗还是擦泪。

“梅峰啊,和他妹,那时候,才一个七岁,一个四岁。”

白菜娘波澜不惊,低着头,弯着腰,使劲的擦着青砖地面。

“那后来呢?”

“梅老师怎么学了丹剧没学黄梅戏?”

白菜娘直起腰,指了指不远处。

“为了他妹!”

书架上,韩潮没注意,很多书的中间,竟然有一个小女孩的照片。

那姑娘,一双大眼睛,机灵可爱,而且,梳着两个麻花辫子,约莫十来岁的模样。

“梅峰一开始,可是不想学任何戏的。”

“他爷的眼睛,也是那时候为了他爸瞎的。”

“去上访的时候,路上遇到小流氓,他们说,拉二胡的都是瞎子,瞎子才能出名,于是,给他眼睛里,撒了石灰,踩断了他的二胡……”

“梅峰那时候,发誓,一辈子不学戏剧,不然,就天打雷劈。”

“可是,后来老天爷不长眼,梅峰没有被天打雷劈,但是梅子,病了。”

“梅子的病,治不好了,临走前,拉着梅峰,让他要继承爹妈的衣钵!”

“梅峰倒是答应了,可是,他发现,梅子不是学习黄梅戏,而是一直在学习丹剧,啷当调。”

“而且,这丫头,还挺有天分的,竟然吧啷当调和戏剧结合起来,那时候,丹剧团才刚筹备好,丹剧并没有现在这么成熟,连唱段,都是东拼西凑,在村里采风得来的。”

“所以,梅老师,就从事了丹剧团?”

“也没有!”

“那时候,梅峰啊,看不上丹剧团,觉得,小,管理也不善,没啥发展前景。”

“他那时候,刚大学毕业,在文化局的,后来,才调到丹剧团的。”

“那为什么又去了?”

“嗯,因为阿来他儿子。”

“阿来?就是那个聋哑的……”

“嗯,就是他!”

白菜娘停下手里的活,又拿起抹布,去擦书柜。

她始终背对着韩潮,说话的语气,也是波澜不惊,好像在一个很多年前俗套的说了很多遍的老故事。

“他儿子当时是丹剧团的!”

“家里穷,没出路,一开始不过是走街串巷的小商贩!卖货郎啊!”

“就是你们在电视剧里,看的那种挑着担子,走村穿巷的!”

白菜娘比划了一下,继续干活。

“一开始,不过是中央为了保存民间文化,不遗失。”

“阿来的儿子被他们选中,将我们阳市的啷当调发扬传承下去,请他去做客座老师。”

“当时,还录了很多的啷当调民歌片段呢,黑白的,我看过的!”

“哎,很帅的一个人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命不好!”

“四十岁不到,就是肝癌么!”

“那时候,治疗癌症,是没什么办法的!”

“说是累出来的,人没多久,就没了!”

“然后……”

白菜娘笑了,“然后,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滴,和梅子一样,想到要找梅峰,让他帮助完成遗愿。”

“哎,我们家梅峰,就是为了别人的理想,踏上了这条路。”

“换做我,我是不肯的!”

“每次唱戏,还不想起冤死的爹妈,还有病死的妹子,那不是唱一次,就哭一次!”

白菜娘终于打扫的差不多了,她拎起水桶,就要出去!

“哎,年轻人,我给你说,你最好,不要唱戏!”

“唱戏太苦了,而且,吃力不讨好的!”

说着,白菜娘笑了,那慈祥的模样,盛开的白菊花。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