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熟悉的陌生人 阅读至69%

最熟悉的陌生人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040字 更新时间:2021-04-03 23:20

干净整洁的落地大玻璃窗前,一个身穿黑色暗纹银花衬衫,梳着分头,抹着发胶,带着墨镜和劳力士手表的男士,正在慢慢搅动着手里的咖啡勺。

大厅里,播放着沉静舒缓的钢琴曲。

这是云阳市,最高档的咖啡馆。

一杯咖啡,动辄一两百元。

韩潮站在门外,看了半天,好奇自己的母亲韩若琳潦倒病榻许久,怎么还会由这样的朋友,来这种高档消费场所。

“叮铃!”

韩潮推开门,门上,悬挂的日式樱花风铃,发出清脆动人的声音。

“您好,请问……”

服务生微笑着上前来迎客,可是,当他看到韩潮一身破洞牛仔衣裤的打扮,脸上的笑容,便呆在那里。

“怎么?穿牛仔服,不可以进来么?”

“不不不……”

服务生为自己的失态局促,“请问您几位?”

“我找人!”

说着,韩潮径直往里走。

店内,客人并不多。

韩潮四下里打量着,自觉让他的视线,停留在那位黑衣男士的身上。

男士似乎也感觉到来自韩潮的疑惑目光,放下咖啡杯,而后,缓缓摘下眼镜。

四目相对,一眼万年。

同样的精致凤眸,同样的梦幻睫羽,一个多了一份沧桑和深邃,一份,有着青涩和清澈。

韩真扶着桌子,站起来。

“你是……”

“我妈是韩若琳。”

“就是你约我妈妈见面的?”

韩潮看着对面,和自己五官,几乎百分之八十相似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站着。

其实,看到他的那一刻,韩潮就猜到他是谁。

“我……”

韩真有点激动。

韩潮看到他捏着墨镜的手,微微颤抖。

“坐吧,坐下说话。”

韩真伸了伸手,脸上表情微妙,不知是无措还是微笑。

韩潮走过去,坐在他对面。

可是,他的手,插在裤兜里,也是骨节发白。

“请问,喝点什么?”

服务员看着两个人申请不对,试探着小声询问。

“来杯南山!”

韩真知道,这个牌子的咖啡连锁店,这个品种的咖啡是比较好喝的,不涩微苦,回甘,还有果香味。

忽然,他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太过自我和武断了。

他连忙补充,“对不起,你喜欢喝咖啡么?如果不喜欢,他们家还有热巧克,还有……”

韩真话没说完,韩潮便道,“来杯柠檬水。”

服务员看着意兴阑珊的韩真,点头退了下去。

“你找我妈,有事么?”

韩真感受到来自韩潮的不屑和敌意,明了他心中对这段关系的认知。

“你妈妈呢?她怎么没来?”

韩潮皱眉,“有事就说吧,没事,我要走了。”

韩潮看着韩真几十秒,韩真没有回复,韩潮站起来就要走,却被韩真叫住。

“你叫什么名字?”

韩潮背对着他,冷道,“有必要知道么?”

“有必要,你的身体里,流着我的血。”

韩潮闻听,心中顿时怒火燃烧。

“呵!”

“怎么?你是来讨债的?”

“要我把这身血肉还给你么?”

韩真笑了,“你当你是哪吒?削肉还母,削骨还父?”

“我没有父亲,我只有母亲!”韩潮紧接着丢出一句。

韩真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你还是个孩子,你不懂,你妈妈在哪?我想和她谈谈。”

“对不起,我妈没这个闲空!”说完

韩潮头也不回的走了。

空留韩真黑着脸,坐在那里,还有端着柠檬水的服务员,一脸愣。

这边,盐慈音收拾好衣服和行礼,打算去看一眼外婆。

她要去更远的地方,舍不得。

此刻,院子里,已经是青藤掩映,夏意更深。

“妈,我来吧!”

盐慈音正想掏出钥匙开门,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心里一惊,转身要走,可是,门打开了。

“慈音!”唐云芳端着水盆和痰盂,站在门前。

这是老屋子,没有家用厕所,所以,家里都是用痰盂,然后,去公厕倒掉。

以前,每天早上,都是盐慈音去做这件事的。

“你……进来再说。”唐云芳看到盐慈音,很是高兴,赶忙将她迎进去。

盐慈音咬着唇,没叫她。

“哎呀,我们音音来了。”

外婆还是那么大嗓门,很精神的坐在秋椅上。

“婆婆,我来告诉你个好消息的。”

盐慈音说着,偷瞟一眼,正在里屋整理床铺,准备将落地风扇拿出来扇风的唐云芳。

“哦?什么好消息?”

“我考上丹剧团了,明天,我就要去广陵艺术学校学习了。”

“呀,太好了!”外婆对里屋的唐云芳道,“你听见了哇?我们音音真有出息,一下子就考上了。”

“哎呀,你爸爸在天上,也该笑了。”

外婆很高兴,说着说着,眼中,竟有了泪花。

里屋的唐云芳却是僵在那里。

“婆婆,广陵学校回云阳,要三个多小时的。

“我恐怕一个月,只能回来看您一次,你要多保重自己。”

“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的。”

“好好好,好孩子,你好好的去学习,外婆在家,肯定好好的保重。”

“等你毕业了,登台表演,外婆还要去看的。”

“婆婆……”盐慈音腻歪在外婆的怀中。

一旁,唐云芳默默的找着东西。

“婆婆,这是我给你的。”

盐慈音拿出一个红色的压岁钱包,但是那红色的边缘,已经被磨得翻了白,破了。

“这么多钱,你哪来的?”

“是我平时节约下来的,还有给小学生做家教的时候,赚了点,存的。”

“那你自己拿着,外婆不要!”

“不,外婆,我不能在家里孝顺你,你拿着钱,备用,或者买点好吃的!”

“那你去学校也要用钱啊!”

“不用的,我们有津贴发,还食宿都是丹剧团承担的。”

“婆婆,你放心,这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挣来的,不靠任何,而且,是干净钱。”

说着,盐慈音咬了咬牙,她没勇气看唐云芳现在的神情。

“婆婆,我在学校也不花钱,上课,休息,忙不过来的,我还能把津贴存下来,拿回来孝敬您!”

“傻孩子,外婆啦老了,吃不多,穿不了,要那么多钱干嘛!”

“你留着,自己花,你需要营养,要多买好吃的吃,你这么年轻,要穿好看的衣服呀!”

“不!”盐慈音一把拉住外婆,“我记得,是谁养大我,我记得,是谁收留我,我记得外婆对我的好,我不是我外婆的孩子,外婆其实没有义务养我,可我不会忘记,我在这个院子,和外婆一起生活的那几年。”

唐玉芳在里屋,静静的听着,默默的收拾着手里的东西。

她知道,盐慈音这些话都是说给她听的。

盐慈音心里,怨恨她。

“云芳,你老窝在里面干嘛呢!”

“音音这么早过来,还没吃早饭,我们一起吃吧!”

“你不是做了白米粥的!”

“哎,好!”

唐云芳答应着,将手里的东西都一件件塞进一个背包里,而后去了厨房。

吃完早饭,盐慈音便和外婆告别出来。

“慈音!”

忽然身后的声音,叫住她。

盐慈音不悦的站住脚,看着地面。

唐云芳走过来,还没说话,盐慈音便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进丹剧团,但是我想去,而且,我已经考上了。”

唐云芳轻叹,“不是,我叫你,是给你这个。”

唐玉芳递上手里的背包。

那是外婆的一个刺绣包,老式帆布的,藏蓝色的底子上,有很多玫粉色的五瓣梅花。

“这是什么?”

“这里面,是一些你的衣服,还有一双新鞋子。嗯,对了,还有这个!”

唐云芳说着,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张卡,塞到盐慈音的手里。

“这又是什么?你给我钱?”盐慈音看着那银行卡,转而塞回唐云芳手里,“我不要,我有钱用。”

“我以后都不要你的钱,还有,我欠你老公的钱,我存到钱,立马还给他!”

“我不欠你们的!”

说着,盐慈音转身就要走。

“慈音!”唐云芳一把拉住盐慈音,将那卡塞过来,“这不是我的钱,是你爸爸留下来的。”

“他曾说,存钱给你上大学的,还有,里面还有你爸爸车祸的补偿款!”

盐慈音僵住。

原以为,爸爸的补偿款,早就被唐云芳花了,或者,被她那个不成器的丈夫挥霍掉了,没想到,母亲居然还替她保存了下来。

“你没用么?”

“我怎么会用这笔钱……”

“还有,我和他……”说着,唐云芳纠结了一下,“我现在和你外婆住了。”

盐慈音一愣。

怪不得母亲会这么一大早在外婆的家里,还有,刚才,屋子里,确实是两个床铺的。

“你们……”

“我会照顾好外婆的,你放心吧。”

“那个家,我不会再回去了。”

“我……我和他离婚了。”

“什么?”盐慈音一惊。

“你真的……”

“嗯,你说得对,这些年,我让你吃苦就算了,偏偏还找这样的一个人来给你受委屈。”

说着,唐云芳有些失落,眼眶也是红红的,但是,她很快就醒了神.

“不过现在好了,你考上了了丹剧团,有了自己的事业规划。”

“你比妈妈好,你要好好的生活学习工作,自己要坚强,别像妈妈这样没出息,总觉得孤单,自打你爸爸去世后,我更加害怕……”

盐慈音心中一沉。

她明白,这是母亲的性格使然。

很多人,都不会坚强,甚至软弱,无法改变。

同样,一个人在家里看书,有的人觉得快乐,清净,有的人觉得孤独害怕,这是不同的心境。

自己其实也不懂母亲的苦,总觉得母亲软弱没出息,偏生还招了这样三观不正,素质极差的男人。

可是,盐慈音没经历过婚姻,也没在社会上被别人当做寡妇歧视过,她不知道一个丧偶女人,独自带着孩子在社会上生存,是多么艰辛和无奈。

她一味的要求母亲坚强,是否也是强人所难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去吧!”

“明天,我要上班,就不能去送你了!”

“你还在那个饭店上班么?”

盐慈音忽然开始关心自己,唐云芳似乎从乌云密布里,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不了,我在超市找了份理货员的工作。”

“洗碗,整天泡在水里,我的手疼得厉害,受不了。”

“而且,我换了地方,那个人,不会去找我的麻烦。”

“超市半天班,六个小时,还能回家来照顾你外婆。”

“而且,超市里,同事多,客人也多,我能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我觉得很充实,很快乐,脑子里就不会去想那些让人不开心的是往事。”

“嗯,也好!”

“我放假的时候,会回来看你们的!”

“我走了!”

说完,盐慈音接过唐云芳手里的背包,转身便走了。

唐云芳微愣。

刚才,盐慈音说的,是“你们”。

唐云芳内心,欣喜若狂,她想招呼盐慈音,可是,深深的长满青苔的巷子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已。

盐慈音坐在公交车上,望着银行卡发呆了半天,而后将它藏好,顺手打开了背包。

只见,一件件崭新的衣服,放在里面。

米黄色的新衬衫,桃粉色的卡通断袖,新的牛仔裤,还有白球鞋。

盐慈音翻了翻,竟然都是她穿的尺寸。

这些都是母亲早就去准备的么?

刚才,她在屋子里收拾半天,难道说,她早就准备着给自己这些新衣服去新学校,而不是反对自己去丹剧团?

盐慈音深叹了口气。

谈不上原谅,也再恨不起来。

只是,只是心里越发沉重起来。

盐慈音掏出手机,给韩潮打了条短信。

“韩潮,你在医院么?我去看看阿姨。”

韩潮此刻正气鼓鼓的走在路上。

忽然手机振动,他掏出来一看,是盐慈音。

“我在路上,还没到医院,我在医院后面的绿地公园等你!”

半个小时后,盐慈音背着包,来到绿地公园。

这里是医院散心的一块地方,很多病人在这里透气,也有家属在这商量事情。

绿地的最东边角落,是吸烟区,盐慈音看到自己熟悉的那个身影,正站在吸烟区里,手里,捏着一支烟……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