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丹剧的理由(一) 阅读至43%

爱丹剧的理由(一)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2005字 更新时间:2021-03-20 23:04

“很好!”梅峰拍了拍盐慈音的肩膀,示意她坐下。

那一年,盐水明还是个少年,却酷爱古筝。

只可惜,那样特殊的年代,别说搞艺术,就算是想看看闲书都会被诟病。

盐水明在学校里,胆战心惊的学着,可是,回家后,却苦于没有琴可以练习。

直到,远方的祖母去世,让他回去奔丧。

没想到,与世隔绝的山村里,竟然掩藏着一颗有着千年树龄的海桐。

只可惜,那个年代的人,被各种信仰所左右,对真善美,早就失去了初心。

他们叫嚣着,要清楚一切封建故旧,居然,将怨气撒到这颗树木上。

一夜之间,满树繁花零落成泥。

盐水明送祖母上山,看到了倒在路边的树。

祖母曾说,海桐成林,年比过千。

这树,足足有成年人一抱的粗狂。

盐水明心疼逝去的祖母,也心疼倒在路边的芳华。

于是,在那波人闹完了,离开后,悄悄将这颗海桐拖回家中,想要挽救他的生命。

可是,村长说,不要给他们惹事,不能种。

盐水明无奈,守着它一夜,决定将它做成了自己心爱之物,一直陪伴自己。

三个月的浸泡,打磨,防腐蒸煮。

盐水明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老宅里,终于,将这架古筝做好了模子,却没有琴弦。

最终,是老村长,剪下来自己家白马的马尾,让盐水明做成了琴弦。

盐水明不敢将这架古筝带回,只是藏在甘文珏家的稻谷堆了,每每技痒,便两个人,带着这不伦不类的古筝,去没人的地方,弹上一天。

那时候,听众,是春日的风,是夏日的知了,是秋天的落叶,是冬日的瑞雪。

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特殊时期结束。

盐水明也如愿,参加了工作,来到了丹剧团,他带来了这把古筝,用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它换上了崭新的琴弦。

而那一把,村长赠予他单马尾,一直都被保存在琴包里,直到现在。

“我想说,这古筝难得,不过这海桐的花语更难地。”

“让我们所有学习丹剧,吧丹剧当做人生目标的同学和老师们,都记得,不忘初心。”

“学丹剧很苦,想要成为角就更难,而成了角以后,守住初心,那就更难了。”

“梅团长,听说,以后有大剧团来挖你,你没去?”

“对啊,听说,他们出很多钱啊!”

梅峰被几个孩子的追问逗乐了。

“是啊,很多钱。”

“我若是去了,一年的最低收入,都是丹剧团给我工资的数倍。”

“那你为什么不去?”梅峰一抬头,看韩潮抱着手臂,站在教室门前。

“这世界上,钱不是万能,但是没有钱,却万万不能!”

“很多烦恼都可以用钱解决。”

“比如,我们丹剧团的发展,要是津贴多,待遇好,我想,肯定有很多人都会来学丹剧。”

“话是不错,但是,为了钱来学和真心喜欢,那是两回事。”

“为了钱的,并不能长久的从事这份事业。”

“做人也是一样。”

“只是为了名利,哪有很多成名和赚快钱的机会。”

“而真心喜欢,比什么都难,但是也是最容易的让我们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动力。”

“并且,不可取代!”

梅峰说着,精芒的眼神,扫视过每个孩子,最终,落在韩潮的身上。

此刻,韩潮并不知道,另一双眼睛,也落在他的身上。

甘甜。

三天后,周末。

梅峰的车,徜徉在乡间小道上。

春意渐深,四周,油菜花盛开,车窗打开,花香萦绕。

“师兄,我们这是多久没来了?”

“嗯,大约有几个月了吧!”

“就从上次,你准备招生开始。”

“这些日子,事情太多了。”

梅峰说着,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韩潮和盐慈音。

韩潮看着窗外,一言不发,到是盐慈音,看着窗外的景色,很开心。

小姑娘,都是喜欢花的吧,就好像当初自己的小妹那样。

眼前的花海,让梅峰的思绪飞得很远,直到停车,他都没再说话。

“哎呀,终于到了。”

姜一飞第一个跳下车,轻车熟路的,朝前跑去。

这里,离前面的村庄,还有一段距离,只隐约看到村庄的炊烟。

青砖黑瓦,墙体透露出经年陈旧的沧桑。

青苔在江南的雾气里,越发青翠欲滴。

“走吧!”梅峰招呼韩潮和盐慈音。

庄院很大,抬头就是牌匾和门楼,进去了,就是天井。

天井里,一个水池,已经看不出垒砌它的砖块的颜色。

水雾弥散开,被风吹进来,又在屋檐下,凝结成水滴,“地咚地咚”的,落入水池里。

“呀,还漂亮的锦鲤。”

盐慈音低头一看。

清澈的水中,颜色鲜亮的锦鲤,正绕着刚刚拔芽的水莲,游来游去,好不自在。

而水池的后面,是一个屏山,上面,砖雕着祥云,祥云中间,却不是什么吉祥字,而是一个大大的“音”字。

“刚才,进门的牌匾上,绕梁三日。”

“梅老师,这是什么音乐世家的老宅子么?”

“我觉得,更像一个园林或者什么民间博物馆。”盐慈音插话。

“哈哈哈,谁这么高评价我的房子,真是三生有幸啊!”

一个声音十分响亮却爽朗。

一听,就知道,这位是练过声乐或者戏剧的行家老手。

三人放眼望去,姜一飞正搀扶着一位老人站在天井里。

老人须眉皆白,却面色红润,额头,更是一点抬头纹都没有,锃光瓦亮,好像老寿星一样。

而他身上,穿着对襟的白色唐装,手里并没有拄拐杖,只是,他的眼神看着不远处的屏山,并没看向韩潮他们。

韩潮有些惊讶。

“爷爷!”梅峰喊了一句。

“啊,峰儿,听说,你今天给我带了两个小客人来啊!”

“是!”梅峰笑着,转身看向韩潮和盐慈音。

“哎呀,快把人叫过来,去屋里坐。”

老人家伸出手,却停在半空,梅峰一把握住。

原来,老人的眼睛……看不见!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