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才艺比赛(二) 阅读至79%

校园才艺比赛(二)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290字 更新时间:2021-04-12 22:43

“你放开!”盐慈音大喊。

对方却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捏着盐慈音的手越收越紧。

盐慈音挣扎,抬脚就要踢那女孩的膝盖,可是,被旁边的人阻止。

“小心,她要使黑手。”

另一个女孩,一把扯住盐慈音的腿。

盐慈音被扯,重心不稳,眼看就要摔倒。

忽然,她灵机一动,干脆朝那黑高个女孩倒过去。

而她身后,是刚才的洗手池。

“啊——”

盐慈音的体重,女孩子再强大也难以支撑。

那女孩的后背,重重的磕在洗手池的边缘上。

见人都被撂倒,盐慈音理了理头发,转身,死盯着唐菲。

“你想干嘛?”

唐菲唱花旦,手里不会功夫,她又是纤弱的狠,从来都是动口不动手,嘴巴损点,刷点小心机罢了。

刚才看盐慈音动手,她要是和盐慈音动手,吃亏的,肯定是她自己无疑。

“你叫唐菲啊?”

“你这么看我不顺眼,不如,我们练练!”

“谁输了,就当众认个错,以后离韩潮远点,怎么样?”

说着,盐慈音就开始撸袖子,一步步的逼近。

“啊——我不要!”

没想到,唐菲抱着脑袋,一溜烟跑出了厕所。

盐慈音一愣,随即啐道,“窝囊废!”

盐慈音转向剩下的三个人,“那你们呢?怎么说?”

“你们的主子跑了,你们要带替她过招啊?”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赶忙站起来,灰溜溜的走了。

临走到门口,还不忘停下来,理好了仪容再走。

“切!奇葩真多!”

盐慈音一甩手,忽然触到刚才被捏疼的地方,悻悻不已。

“韩潮那丫的,还成了香饽饽了!”

此刻,韩潮趴在桌上,“啊切”打了个喷嚏。

“哎,老大,你感冒了?”

“要注意龙体啊!”

吴雄彪凑过来,嘴巴里嚼着牛肉干,态度狗腿。

“哎,吃点?补补啊!”

韩潮摇摇头,看他那样,连说话 的欲望都没有。

“老大!”

吴雄彪一把勾住韩潮的肩膀,将凳子移过来。

韩潮、盐慈音、邹牧云、吴雄彪等,几个年龄偏大,个子高的学员,都是坐在班级的最后两排的,前面,都是十三四岁,甚至更小的小学生学员。

吴雄彪坐在韩潮的旁边,只隔着一个过道,伸手就能摸到韩潮的课桌。

“别叫我老大。”

“为啥?”

韩潮转头,眯着凤眸,一字一句道,“我哪里老?我哪里大?”

吴雄彪僵住。

“呃……”

“答不上来,就不要叫我老大。”

韩潮埋下头去继续打瞌睡。

“哎,春困秋乏夏打盹,冬天三日睡不醒!”

“老……”吴雄彪正要开口,却被韩潮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韩潮,你不考虑参加点活动?”

“什么?”

“吃我可没兴趣。”

“不是!”吴雄彪努努嘴,方向是朝着邹牧云的。

“咱们丹剧团就这么菜?好像没几个人报名的啊!”

韩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邹牧云身边,仍旧有报名的人,络绎不绝。

“没兴趣!”

“我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

“光大丹剧,轮不到我吧,我也力不从心!”

说完,韩潮低下头去,想继续睡。

此刻,盐慈音从外面气鼓鼓带回来了。

“哎,盐慈音,你报名么?”

吴雄彪又迎上去问她,完全没看出来盐慈音此刻心情不好。

“不参加!”

“我又不想出风头。”

“我也不想出了风头,成为校草,整天被女生示爱!”

“要去你去!”

盐慈音揉着酸疼的肩膀,坐下来,黑着脸,看也没看韩潮和吴雄彪。

“这都是怎么了?”

“吃了炸药了么!”

“谁吃炸药了?”

“你才吃炸药!”

盐慈音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想起那几个女生的话,她就觉得满肚子都是火气。

她喷完无辜的吴雄彪,侧眸瞥了一眼韩潮。

“韩潮,以后,再有女生让我给你带东西,带小作文,我可不干!”

韩潮揉了揉额头,“我怎么你了?”

“这有莫名其妙的拉踩我,虽然我韩潮不喝女人计较,可你这么说,我可不干呀!”

“就是啊,老大他一直趴着睡觉,没去招惹女生啊!”

盐慈音看他们一唱一和,自己也觉得自己发火有点莫名其妙。

难道自己这是在吃醋?

吃韩潮的飞醋?

那些女生不过是夸韩潮几句罢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

盐慈音看看吴雄彪,又看向满脸无辜的韩潮,顿时又羞又恼。

“哎呀,反正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完,盐慈音转过身,趴在桌上,用书本盖住脑袋。

“这到底是怎么了……”吴雄彪鬼畜的笑笑,凑到韩潮跟前,“老……韩潮,你吧盐慈音怎了?”

“我能干什么!”韩潮一摊手,“我还莫名其妙的被人一顿喷呢!”

然而,事情到了黄昏,晚饭时间,班主任邱楠把韩潮和盐慈音请到了办公室,韩潮才知道盐慈音为什么发火了。

教导主任王秃头也在办公室。

“韩潮,盐慈音,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

“二年级的同学找老师反映情况。”

“说你们俩早恋。”

“还有你……”

王秃头指向盐慈音,却叫不出她的名字。

“她就是盐慈音。”

“哦,对!”

“有同学举报你,说你在厕所,为了韩潮,争风吃醋,打伤了同学啊?”

闻言,韩潮一愣,看向盐慈音。

盐慈音低着头,憋红了脸,道,“没有的事情,我和韩潮只是同学。”

“啊对!”韩潮忽然大声说了一句,可是,那声音里,好像带着欢喜和雀跃。

“王主任,这事,不能听个别人一面之词。”

“一面之词?”王秃头不高兴了,推了推酒瓶底,黑脸道,“人家可是人证物证具在。”

“就是今天中午的事情吧?”

韩潮看向盐慈音。

难怪那时候,她回来和自己说话,明显带着气,原来,是和别人发生矛盾了。

可是,怎么看她这个小白兔的样子,除了上次对付几个流氓,装了一把,便再没见她对什么人发过飙啊!

为了自己和别人打架?

真的假的呀?

感觉到来自韩潮审视玩味的目光。

盐慈音回瞪。

“王主任,人证,那也是人嘴两张皮随便说说的。”

“你看我们盐慈音可是学霸,多文静,怎么可能打架?”邱楠帮衬盐慈音开腔。

“那物证呢?”王秃头不依不饶。

“物证?”

“什么物证?”

王秃头从盐慈音身上收回视线,看向邱楠,“人家的腿、膝盖、腰都青了!”

“这总不能是人家搭上自己,用苦肉计陷害她吧?”

“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她们要这样陷害你的?”

“眼前,高年级还有大联考的!”

王秃头说得痛心疾首。

邱楠也有些动摇了,看向盐慈音,“这是真的?”

盐慈音咬了咬唇,上前一把扯下来自己的肩膀。

只见,雪白的皮肤,那里一大块淤青,已经发紫,但是明显可以看出来,是用手指捏的。

是什么人,下这么重的手,韩潮的眼睛,眯出危险的弧度。

“我是和她们发生点矛盾。”

“我想用洗手池,可他们不让,还口口声声污蔑我们丹剧要灭绝。”

“我气不过,才和她们动了手。”

“并不是他们说的,是什么早恋,争风吃醋,为了韩潮。”

“我没想到,他们这么狠毒。”

“不过就是踢了几下,他们居然污蔑我,想让我被开除!”

盐慈音一席话,瞬间激怒里邱楠。

“这还了得!”

秋楠一拍桌子,吓得王秃头眼镜差点掉了。

“王主任,你说,是哪个班级的?”

“我倒要找她们说道说道。”

“我们广陵艺校的校风是什么,那就是各大剧种,不分贵贱不分大小,是一家!”

“如今可好,当面羞辱人家,还恶人先告状!”

王秃头是知道邱楠这个火爆脾气的。

“哎呀,她这样说,不也是一面之词么?”

“什么?那你的意思,我们盐慈音这是自己吧自己弄伤的苦肉计,陷害他们了?”

“王主任,她们又是什么关系户,你要这样偏袒的?”

“胡说,我什么时候偏袒过谁!”王秃头明显心虚。

“好啊,那既然不是,那就去评个理!”

邱楠其实也是小剧种出身,被别人嘲笑的滋味,她一路走来,可没少吃。

“哎呀,就算不是争风吃醋,不是早恋,那他们确实打架了吧!?”

“她身上的伤,你也看到了,总不会错!”

王秃头和唐菲对父亲可是熟人,盐慈音算什么,不过是个没根没背景的小人物,王秃头誓死都是要站队的。

“哦,打架啊!”

“我正纳闷呢!”

“她们都是你说的,花旦和青衣啊,好像还有武生是吧?”

“我们盐慈音可是伴奏,弹古筝的!”

邱楠一把扯住盐慈音的手,“你看看,细皮嫩肉,手无缚鸡之力的。”

“兔子急了才咬人。”

“他们几个人,欺负我们盐慈音,还好意思来告状呀?!”

邱楠一席话,看得韩潮和盐慈音一脸懵逼,王秃头更是无话可说,站起来,赶紧夹着尾巴走了。

韩潮和盐慈音一个对视,捂着嘴想偷笑。

“你们俩,给我老实点!”

邱楠喝了口水,正色。

韩潮和盐慈音赶忙收敛起笑容,站好了。

“你们俩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点。”

“不过,现在学习为主。”

“报告老师!”

“我们学习艺术的,比一般高校生,更加应该感情丰富!”

“呵呵!”邱楠放下杯子,一巴掌给韩潮一个摸头。

韩潮疼得龇牙列,看着邱楠。

“怎么?老师还暴力是不是?”

“我可告诉你,我比你们多吃十几年的大米,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颜色的屎!”

“噗!”

一贯严肃文艺沉静的班主任,居然爆开粗口,盐慈音没憋住。

“笑什么笑!”

“你也不给我省心!”

“那些人挑衅你,你不会跑啊?白白给人打?”

“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别人都说小剧种班出孬种……啧啧!”

邱楠摇着头。

“老师,我跑了,也还手了!”

“嗯,还敢回嘴!”

“下次遇到那样不知好歹,以多欺少的,记得要把他们打趴下,自己不受伤,明白么?”

“你瞧瞧你,被人打成这样,还觉得自己特英雄是不是?”

盐慈音低下头,忍着高兴和笑,“知道了!”

“还有你!”邱楠骂完盐慈音,又开始骂韩潮。

“你知不知道,你上次打个球,得罪了王秃子?”

“噗!”

邱楠嘴巴里说出王秃子,他就忍不住。

“笑什么,给我憋回去!”

“难道他不是秃头?我有说错么?笑什么!”

“是!是秃子!”韩潮硬憋住笑意。

“你得罪了他,就霸王硬上弓了,要么被欺负死,要么出人头地吧!”

“老师,我是半路出家的,怎么出人头地?”

“屁话,谁从娘肚子里出来就是会唱戏的?”

“还不都是半路出家学的。”

“早点晚点罢了!”

“你韩潮打球学了几年?”

“呃……没几年!”

“那不就是了,打球和唱戏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门技术!”

“你能学会的打球,就不能学会唱戏?我可是听说,你是强化训练三个月,就考进丹剧团的!”

韩潮和盐慈音都没了脾气。

“好咧,别杵在这里,我看着闹心,我也不缺晾衣杆子!”韩潮和盐慈音闻言,转身就要走。

“站住!”

“我让你们现在就滚了么?”

“我说别杵着!”

韩潮和盐慈音一个对视,不知道邱楠要干什么。

“拿去,把这些背熟,看透,练好!”

“为了弥补你们对我心灵造成的创伤,这次才艺大比拼,你们得给我拿个名次回来,不然,我可是……”说着,邱楠眯着眼睛,对他们俩一个冷笑。

韩潮和盐慈音后背一凉,便点头称是,而后退了出来。

可是,办公室在四楼,他们走到二楼,就觉得不大对劲。

“韩潮,我怎么觉得,她是早有预谋的?”

韩潮摸着后脑勺,“不是吧……”

“她能预谋到你会为了我争风吃醋和别人打架?”

一句话,盐慈音差点没从楼梯上滚下去,韩潮眼疾手快,一把拉住。

“你心虚什么!”

“我哪有?我没有!”

盐慈音的脸,已经红的好像樱桃。

“没有打架?还是没争风吃醋?”

“我……”盐慈音语塞,韩潮却笑得好像狐狸。

盐慈音咬着唇,“哎呀,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再说比赛的事情!”

“你说怎么办啊?”

“这里高手如云,可不是丹剧团,她还要我们拿名名次,这也……”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实在不行,拿不到名次,就承认!”

“承认?”盐慈音没听明白。

可是,韩朝抱着脖子,笑得灿烂。

盐慈音直到对上他的眼睛,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韩潮,你无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