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才艺比赛(三) 阅读至80%

校园才艺比赛(三)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304字 更新时间:2021-04-13 22:51

“什么?”

“邱楠让你们参加校园才艺比赛?”

饭桌上,梅峰的眼睛,瞪得好像铜铃。

吴雄彪正埋头吃着锅包肉,也只有他无动于衷。

“梅老师,这是不是很难的?”盐慈音和韩潮坐在梅峰对面。

梅峰实在不放心这几个孩子,刚送完开学,就又来探望。

按道理,家长只能一个月来探望一次的。

梅峰比家长还操心。

“当然了。”

“广陵艺校可是华东地区,数一数二的戏剧学校。”

“这里不说卧虎藏龙,好歹都是各个剧种的尖子生在这里。”

“你们几个……”

梅峰看向他们。

吴雄彪,十足的吃货,除了胖,不会唱,只能写。

邹牧云,虽然是海归,可是人家以前是学西洋乐的,而且,貌似很内敛,和其他的人格格不入。

盐慈音,学伴奏的,可是,艺术学校,压根就不缺会弹乐器的能人。

至于韩潮……

梅峰的眼睛,停留在韩潮的身上。

韩潮正慢条斯理的吃着一颗菜,可他吞到一半,就吞不下去了。

“你别看我了!”

“我可是一路被胁迫到现在。”

说着,韩潮喝了口水,看向看了一眼盐慈音。

盐慈音赶忙低下头去喝汤。

梅峰不知道这半个月发生的事情,只是担心这几个人的组合,如何能参加比赛。

“这个才艺比赛,可是通往北京大舞台的钥匙。”

“能抓住机会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看来,需要给你再强化一下了。”

“宁可做过,不要错过。”

“啊?”

“又要集训啊?”

“梅老师,我们在广陵,怎么集训啊?”

“难不成,你天天来给我们补课啊?”

梅峰笑着摇摇头,“我也想啊,但是我只能偶尔来,其实,有个人,就能帮你们的!”

“谁呀?”

三个人异口同声,邹牧云端着茶杯的手也顿了顿。

“过两天,你们就知道了。”

“我去安排一下,希望可以马到成功!”

说完,梅峰微微一笑,众人却心里没底。

两天后,广陵放月假。

韩若琳去世了,韩潮基本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吴雄彪不想回去被唠叨。

邹牧云,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回去。

韩潮陪盐慈音给外婆打完电话寄完东西,两个人肩并肩往阶梯教室走。

梅峰约了他们,今天在阶梯教室见“神秘老师”。

“韩潮,你说,梅老师会请谁来呀?”

“你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啦!”

两个人边说边走,忽然,韩潮一把拽住盐慈音。

盐慈音一惊。

“怎么了?”

韩潮的视线,冷冽的盯着她身后。

盐慈音回头,看到陶凡三人组立在身后。

盐慈音一凛,下意识的往韩潮身边靠了靠。

陶凡察觉到盐慈音的小动作,冷笑。

韩潮不理会,拉着盐慈音就要走过去。

“韩潮!”

陶凡喊。

韩潮没理睬,继续往前走。

“听说你也参加了才艺比赛。”

“呵呵,我可告诉你广陵的才艺比赛,可不是你们丹剧团!”

“上回,打篮球,我错算了你。”

“这次,咱们动真格的!”

“舞台上见!”

“就是,可别预赛都进不了啊!”

“哎,对,要是预赛进不了,不如回家卖红薯吧!”

“哈哈哈!”

王康和赵景一唱一和,讽刺挖苦。

韩潮原本都上了口,可是,他忽然停住,紧接着,他下楼来。

陶凡三人组,见他下来,皆是一愣。

尤其是被韩潮打过的王康,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韩潮捕捉到这细节,冷冷一笑。

“不劳你们费心。”

“我一定会把你们踩在脚下!”

说完,韩潮做了个挑衅的动作,而后带着盐慈音上楼去了。

“韩潮,我们还要在广陵三年呢。”

“和陶凡他们闹的太僵了,对你不好吧!”

盐慈音其实不想韩潮搭理他们,他们说那些,不就是激将法么!

“怕什么!”

韩潮拉着盐慈音走到阶梯教室门口。

吴雄彪已经在那里吸着棒棒冰,桌子上一堆吃的,脚下的袋子里,还有一堆包装纸。

而邹牧云将到他们来,依旧是那样的风轻云淡,微微点头。

“胖子,梅老师还没来?”

“没呢!”

吴雄彪嘴里含着冰块,咬得嘎嘎响。

“哎,你们都在啊!”

声音清亮,众人回头,是班主任邱楠。

“邱老师!”盐慈音总是懂礼貌的。

“嗯,坐下吧!”

“邱老师今天放假啊,你还要训话啊?”

吴雄彪看着邱楠的架势,好像要准备上课。

“你们不是太差劲了么。”

“我来给你们补补课!”

“啥?”

四个人面面相觑。

“邱老师就是我请来给你们补课的救兵呀!”

梅峰从外面进来,拎着很多饮料和水果。

“邱老师?”

“怎么?我不行么?”

“梅干菜,你看看,你的学员,多瞧不起人啊!”

“噗!”

大家听见邱楠叫梅峰的称呼,都惊讶。

“哎,注意影响,不要叫外号。”

“嗨,怕什么!”

“他们迟早会知道,你就是梅干菜!”

梅峰无奈的一摊手。

“好了,言归正传。”

“基本功呢,需要恶补的!”

“尤其是韩潮!”

“角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从现在开始到比赛开始为止,你每天都得来练功房找我,下学后练习三个小时。”

“邹牧云!”

“你也是!”

“其他的,盐慈音和吴雄彪,这次,按照你们选的曲目,可以伴奏客串。”

“谢天谢地!”吴雄彪松了口气,“果然,不唱戏是对的。”

“邱老师,这样能行么?”

韩潮挑眉,满脸无奈。

自打决定唱戏,好像这样的事情,次数越来越多。

而他自己,总是感觉被人在推着走。

“好了,别废话了。”

“宁可做过,莫错过。”

“我今天,先给你说一下书本知识。”

“而后,在下周三之前,要选定你们的比赛曲目。”

邱楠放开资料。

“一般说来,作个京剧演员,都要进行基本功也就是“幼功”的训练,熟练地掌握‘四功五法’,不然在台上就会‘露怯’。”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台上的一招一式,行走坐卧,都与‘基本功’根基深浅相关,我只结合对“旦行”的要求和要领谈以下几.点。”

“首先是‘手’。”

“所谓‘手之舞之’。手是舞蹈节奏和造型美的重要条件。手无论静态造型、小的比划、大的挥舞,都要在美的条件下显出曲、顺、刚、柔。”

“旦行手的造型是兰花指。手指、手脆要练得柔软、和泛。用时根据人物年龄、性格、情境、造型,手分阴阳,兰花指开大、开小有别,出手欲前先后,欲左先右,青衣多饰中青年妇女,一般说来动势要稳,花开要盛,花旦、花衫多为少女、少妇,花开较小,动势柔软俏丽,刀马、武旦要在刚健脆利上下功夫。”

“‘云手’虽与练手有关,但重在身段,要以脊推为轴,手分阴阳,眼随手转,两手皆如兰花初绽(不攥拳)齐乳取平,到嘴下边分开“云手”是身段根基。”

“‘旦行’无论文、武、老,少,翻身、舞袖、卧鱼、望月等,都从‘云手’化出。演员台上不会灵活准确用手,如鸟失翅,舞蹈性就大为减色。”

“其次,是眼。”

“眼,是灵魂之窗。人物在不同情境和相互关系中,喜、怒、哀、乐、惊、恐、羞、怨、恨等复杂的思想感情,都需眼光传神。”

“演员不会用眼传情,戏就散神一半,要练得眼会说话。行动坐卧,以眼领神,身形相随。”

“眼睛上、下、左、右,快、慢转动,以及各种表情神态,要‘以镜为师’,时常练习,方能用时呼之即出,自然流露。正因眼可传神、传情、所以不能滥用,要灌注人物灵魂,发人物灵魂之语。”

“再说青衣。”

“青衣饰演人物多稳重端庄、贤慧淑静、不苟言笑,所以多用醒目、羞眼、或惊、恐、悲、怨;花旦用眼繁多,以喜、媚、羞、柔取胜;更常随情感跳动,伴以音乐节奏耍动眼球,对人心灵情感给予夸张表现。”

“身段动作、舞姿塑象美与不美,活与不活,眼睛能否传神、传情,极为重要。步,是舞蹈的基础。是于人物性格、行动最富于特征的表现。”

“台步要领在腰、在腿。腰板要挺,腰椎要直,步大步小要稳、要轻、要快,切忌弯腰、折腿、甩跨,一走三晃,必然难看。训练要严格要求。”

“我小时学台步,是腿夹着答帚、铜钱、纸钱,两腿并拢从慢到快练走台步,花旦、武旦、刀马旦要练‘跷功’。”

“哇,那多疼的啊!”吴雄彪嘴巴里叼着薯片。

“呵呵,练功,能不疼?”

“没变成畸形就不错了!”邱楠自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片刻走神。而后,她正色道,“‘跷功’就过去来说,是表现缠足女人,建国后为澄清舞台形象,废除掉了。”

“但练台步仍可使用,它的确见功奏效。绑上“跷”,腰自然挺拨,腿直用力,练走、跑、站、转,中心贯注,肢体自然舞动,优美好看。如去掉“跷”走在台上,会如身生双翼,更觉轻快利落、俊秀俏丽。”

“欧美人在生活中没有缠足现象,芭蕾却用脚尖行走。因为艺术离不开美,脚尖走能增加妇女体形、姿态、造型之美。我们似可不必讳疾忌医,把“跷功”全废。有志者练练“跷功”有好处。”

邱楠说起来滔滔不绝,梅峰笑着,好像子啊听报告,而后,递过去一瓶水。

“喝口水喘喘气,免得你说这么快,他们都不记得了。”

邱楠接过水,喝了几口,“哎,这点东西都记不住,还学什么戏,我们那时候,哪里有师父这样教,都是偷学呢!”

“偷学被发现,还要挨打的,好不好!”

“真是慈母多败儿!”

邱楠一撅嘴吧,韩潮笑了,这表情,韩潮总觉得很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像谁。

“咱们接着说。”

“步伐种类很多,但人物年龄性格不同,却各有特征可寻。人是按照“美的规律”进行创造的。”

“我们先辈从自然万物吸取素材,创造出不同人物年龄性格特征的台步,如青衣稳重端庄,项强腰挺,目不斜视,节奏缓慢,神态自如,有‘孔雀步’之美,花旦多为丫头少女,年轻活泼,爽朗俊俏,左顾右盼,身头微晃,步履娇健,则有‘鸡步’之称,闺门旦多为小家碧玉,少女、少妇,娴静灵活,活泼俊推,静中见动,扰如“鸽步”,玩笑旦,多为丫头妓女,聪明伶俐,风流爽快,又蹦又跳,活泼轻浮,步似“麻雀”,刀马、武旦多为英雄豪杰,讲究工架风姿,稳健磁实,婷婷玉立,疾如风雪,静如处女,身姿造型多从“凤凰”找谱,彩旦多为丑婆老鸨,摇头晃脑,浑身贱肉,可与‘鸭步’相比,老旦步履沉重,如有负重,可称‘牛步’。这些,都是以形取神,正如磋步似‘水上飘’,鬼步如‘风摆柳’。要善于掌握节奏、韵味,非全模拟鸟兽之行。”

秋楠说起这些,如数家珍,听得韩潮等入了迷,却只有邹牧云,依旧是那副表情,手指不紧不慢的转着笔。

“然后是‘打’!”

“打,有手打和刀枪棍棒对打等。打练全身肢体随合,不僵不板,手到,眼到,身随。上步、撤步,大小步位于转身快慢很有关系。无论手或刀枪对打,要稳、准、狠,帅、脆、美,既有生活之真,又有艺术之美。”

“身段、做表,是把‘基本功’统一协调起来,用于表现具体的生活内容和人物行动。比如《贵妃醉酒》中杨玉环赏花卧鱼、《西厢记》红娘莺莺赏花扑蝶等身段、做表是否优美、准确,对人物理解的程度和基本功的根底深浅,隐瞒不住,都会在这里得到直接的显见。”

“唱、念、自然要求字正腔圆,音色醉美,传神传情,声情并茂。”

“青衣主唱,花旦、刀马主白。唱念不但要扩大口腔共鸣,气发丹田,花旦更要在嘴皮上下功夫,念白清脆,快如流水,宇如炒豆,又脆又响。”

“总之,各‘行当’都有不同的要求和要领,演员要刻苦锻炼,用时才能得心应手。常说:台下几年功,台上几分钟,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

邱楠还要继续说,却忽然被邹牧云举手打断。

“邱老师,你说的这些,都是京剧的知识。”

“现在我们学的是丹剧,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这……”

“邹牧云你能尊重下老师么?”

“这些,跟我们丹剧很多都是相通的,好不好?”吴雄彪停下嘴巴里的东西。

邹牧云淡笑,“邱老师,据我所知,您也是学小剧种的?”

一句话,邱楠的脸色变得极不好看……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