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再起 阅读至70%

风波再起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044字 更新时间:2021-04-04 23:02

“韩潮!”

盐慈音走近,轻轻唤了一声。

韩潮一惊,他想要把手里的烟扔掉,可是,因为慌乱,扔在自己的裤腿上,差点将裤腿烧着,他手忙脚乱的去拍,结果,仍然燃烧的烟头又烫了手指。

“啊!”

“韩潮,你没事吧?”

盐慈音去拉他的手。

“没……没事!”

韩潮尴尬的挠挠头,回避盐慈音的手。

“你怎么……”盐慈音想说,可是,又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他肯定是在为母亲发愁。

去上学,母亲没人照顾,不去上学,那将来怎么办,学业怎么办,好不容易考上的丹剧团啊!

“韩潮,我们去找梅老师和姜老师想个办法吧!”

韩潮黯然,“其实,也没什么难办的。”

“我妈离不开医院,在云阳,有熟悉的医生和护工,去广陵,就要从新开始张罗。”

“就算梅老师和姜老师在广陵也有熟人,他们不嫌麻烦也能帮我安排,可是,我妈的身体恐怕是经不起换地方的折腾。”

“我只是……只是难过和我妈相处的最后时光,还不能全心全意的陪着她。”

盐慈音无言以对,不过,这确实很残忍,但是也很无奈。

而此刻,丹剧团办公室,梅峰迎来了以为不速之客。

韩真一袭黑色风衣,高大挺拔的站在办公室门口。

“请问,哪位是梅团长?”

“请问您是?”

梅峰站起来。

韩真摘下墨镜,梅峰看到他的眉眼,心里忽然有种无法言喻的危机感。

“梅团长,请借一步说话,我冒昧前来,但是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情。”

“请进吧,这是我个人的办公室,没有其他的人来。”

韩真略微犹豫,还是大长腿一迈。

他走路的姿势,梅峰看在眼里。

看来,是同行,甚至,这个人的功底,胜过自己。

“您好,我叫韩真。”

韩真朝梅峰伸出手,“我是韩潮的亲生父亲。”

梅峰一惊,却还是伸出手,“你好。”

韩真收回手,掀起风衣,仪态潇洒的坐下,“我今天来,是有件事要和梅团长报备。”

“您请说。”

“韩潮报考了的丹剧团,并且,通过了你们的考核。”

“是的。”

“韩潮,我想将他带去国外发展。”

“可是,韩潮已经是我们丹剧团的正式学员,下周……”

韩真说着,目光如水的看着梅峰,“他的天分,不应该被埋没在这个小县城,不应该用来传承这个只有几十年历史的地方小剧种上。”

韩真说着,一双精致的凤眸和梅峰对视着。

两个人眼中的情绪,风云变幻。

“这个问题,首先,作为丹剧团的领导,我们是不会随便放弃一个有天赋有毅力学习丹剧的孩子,其次,韩潮已经是成年人,他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即便是作为家长,也不能左右他的人生吧!”

“还有……”

韩真正要反驳,却被梅峰接二连三的陈述打断。

“我觉得,从私人感情出发,韩潮的情况,我们也是知道的。”

“您作为一个从未出现过的亲生父亲,想要决定韩潮的去留,最好,还是要问一问韩若琳女士。”

“好吧,我也不想和你们做太多无为的争辩。”

韩真站起来,欲离开,可是,他犹豫了,片刻,他转过头,“梅团长,不知道,韩……韩若琳,她现在在哪?”

梅峰被他问住,惊诧的挑眉,看着他。

一个多小时后,梅峰的车,听在人民医院的停车场。

“她剩的时间不多了。”

“你去看看他吧。”

“也许,这是最后的见面,也是最后的道别。”

韩真的脸色被硕大的太阳镜遮着,看不清楚,只是,他下车的时候,没了刚进办公室那种不可一世的傲然,迈向住院部的步伐,也格外沉重。

梅峰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

电梯门开了。

住院部人来人往,十分忙碌。

走廊过道里走住着暂时没有病房的病患,消毒水的味道和腐朽的各种气味,充斥着鼻腔。

韩真不自觉的掩住了鼻子。

“阿姨,您别担心,韩潮和我们好多人一起去广陵学校的,我们都会帮助他。”

“帮助我?”

“是我帮助你,还是你帮助我?”

韩潮的声音,明显带着戏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是不想在韩若琳面前表现出来任何的不安和有心事的。

包括白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好好好,你帮助我。”

“阿姨,你看,韩潮这么厉害,都是他欺负别人,没人敢欺负他的。”

盐慈音坐在韩若琳床前,拉着韩若琳有说有笑,韩潮便斜签着,坐在床沿上,陪着他妈。

有了盐慈音的到来,病房的气氛,明显很温馨很活跃。

韩真就这样看着。

病床上,韩若琳形容枯槁,双眼塌陷,完全没有了当初的身材,瘦弱的身体,连笑容都是那么的勉强,好像要用尽全身的力气。

韩真别过脸去。

他这辈子,都是追求完美和成功的。

当初,韩若琳是那样的明艳动人,充满生命力。

以至于,韩真这么多年在国外,每每午夜梦回,想起的,都是韩若琳那双灿若星河的眼睛,还有她当初牵着自己的手,拿着五块钱的棉花糖,在阳光里奔跑的样子。

韩真从没想过,有一天,韩若琳,会变成这个模样。

此刻,韩若琳似乎感觉到异样,她迷离着眼睛,从熙攘的人群中间探看出来。

当她看到病房外,那一抹高大伟岸的背影,她手里,盐慈音递过来的水杯,翩然落地。

“妈!”韩潮惊呼,同时顺着韩若琳的视线看到了病房外的人。

母子俩同时僵在那里,看的盐慈音一头雾水。

“若琳……”

韩真走到病床前。

这一声呼唤,恍若隔世,韩若琳差点没能支撑住跌下床来。

“阿姨!”盐慈音扶着韩若琳。

可是,当她看到韩真的眉眼的时候,也是心中一惊,下意识的看向韩潮。

“你还好么?”

韩真说出这几个字,又觉得很无趣。

被自己抛弃,独自抚养儿子十八年,现在身患重病,将不久于人世,这样,能算好么?

自己这样的问候,是戳别人痛处还是给自己找台阶下。

“你……”

“你坐吧!”韩若琳稳住心神,指了指病床边的椅子。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韩潮下逐客令,声音大的,旁边的病友都纷纷回头张望。

韩真有些尴尬,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韩潮,你带盐同学出去走走,顺便……顺便给妈妈买点水果回来。”

“我突然很想吃柚子!”

“妈!”

韩潮不想让韩若琳和韩真见面。

“快去!”

“咳咳咳……”

“你是不是连妈妈的话都不听了!”

韩若琳知道,人民医院附近没有水果摊子,唯一的超市也是卖各种营养品。

韩潮若要找到刚上市的柚子,必定要跑出去很远。

这很远,够她和韩真说一会儿话。

当然,离开这么多年,还有什么可说的!

相信,不需要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了。

“韩潮,我们去吧,让阿姨单独呆一会儿!”

盐慈音劝着,韩潮一跺脚,便对韩真道,“我妈身体不好,请你尊重病人,那些话该说,那些话不该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说完,韩潮气呼呼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盐慈音担忧的看一眼韩若琳,转身,去追韩潮。

病房里,瞬间安静下来。

韩若琳想支棱起身体,去将阻隔病房的帘子拉上,可是,她努力了几次都没能抓住那摇摆不定的帘子。

忽然,一双手,握住了帘子,也从韩若琳枯瘦的手边,轻轻划过。

时隔十九年,皮肤相近的接触,韩若琳,冷若冰霜的手,韩真冷若冰霜,毫无波澜的眸子……

“嗤!”

帘子被韩真拉上。

韩若琳躺靠在枕头上喘息着。

她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就连这样的拉帘子的动作,也能让她气喘好一阵子。

“韩潮他……”

韩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不提自自己和韩若琳的恩怨情仇,直接说韩潮。“这次,我回来,是因为韩潮。”

“书友去了美国,我不知道,到去年,我才知道。”

“他告诉我,我有个儿子……”

韩真说着,看向韩若琳。

“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告诉你我怀孕了,你不要走?”

“你会放弃你的理想和事业,陪着我们母子过穷困潦倒没有明天的日子?”

韩真咬了咬唇,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想吧韩潮带出国。”

韩若琳原本气得发颤的手,更是抓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了身上的被子。

“在这样的县城,学那样的小剧种,能有什么前途!”

“我回来之前,已经听说,韩潮很有天赋。”

“前天,我在机场,就看到电视台实况转播韩潮的报考现场。”

“他这么有天分,不该被埋没在这。”

“身为母亲,你怎么能让他过成这样!”

韩若琳不说话。

她只是直勾勾都盯着韩真。

韩真发现了韩若琳的异样,原本以为,韩若琳会和自己大吵大闹,但是韩若琳没有。

“若琳,你说话呀!”

韩若琳抬手,擦掉了眼角掉下来的一滴浊泪。

她仰起头尽量不让自己的眼泪再流下来。

“我认识的韩真,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吧!”

“哎,韩若琳,我和你在说孩子的未来,你这是……”

韩真有些安耐不住。

“你走吧!我不认识你!”

“韩潮也和你没关系!”

“你!”

韩真“嚯”一下站起来,“韩若琳,我告诉你,当初,我的决定是正确的的。”

“你看现在的你,你再看看我,我不想韩潮将来,活成你这样!”

“我这样?”韩若琳挑眉,不敢相信。

“是啊。”

“你若是当初,能想明白,和我一起想办法出国,或许,你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你可以在更大的舞台上实现自己的价值。”

“呵呵,你的价值,实现了么?”

韩真皱眉,“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样执迷不悟?”

“你还要祸害孩子么?”

韩若琳忽然觉得心口一阵刺痛,耳朵也开始耳鸣。

韩真在她眼前一张一合的嘴唇,在她的视线里,逐渐模糊起来。

“妈!”

韩潮和盐慈音提着水果进来,就看到韩若琳昏倒的瞬间。

“若琳!”

“韩潮!”

韩真惊慌失措,看到韩若琳晕倒,而韩潮读自己怒目而视,韩真忙道,“我……sorry,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和你妈妈说话,她就……”

“混蛋,你对我妈妈说了什么!”

韩潮一把揪住韩真的衣襟。

韩真大惊。

“韩潮,我是你爸爸,你怎能这样对我!”

“我没有爸爸,我从小就和我妈相依为命。”

“你刚才对我妈说了什么?怎么能把她气晕?”

“你到底是不是人?!”

十九岁的韩潮,已经和韩真一般高大,眼看着,韩潮将韩真逼到了门上。

“韩潮,别闹了,快叫医生!”

听盐慈音大叫,韩潮这才从愤怒里转醒,回头,看到晕倒在床上的韩若琳,已经面无血色,宛如死灰。

韩潮一把推开韩真,奔到护士台。

紧接着,护士,医生,仪器,呼啦啦站满了屋子。

韩真被推了出来。

他站在门前,整理着自己的衣冠,而韩潮,则焦急的扒住门上的窗户往里查看。

“哼!”

“真是小地方,人没素质,医生护士也没什么水准!”韩真还在嘀咕,没想到,韩潮上来 ,不由分说,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让你胡说!”

“啊——”

盐慈音一一声惊呼。

韩真已经被韩潮打倒在地,他坐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向韩潮,而后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伸手一沾,竟是满手殷虹……

“韩潮!”

“你疯了!”

“我是你父亲!”

“我没有父亲!”

“我只有母亲!”

“而我的母亲,就因为你这个混蛋,现在正在里面抢救!”

“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韩潮说着,近乎咆哮,全走廊的人,都呆愣愣的看着父子俩……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