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开除 阅读至91%

被开除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278字 更新时间:2021-04-22 22:35

“你们怎么来了?”

陶凡对韩潮还是很防备,毕竟,上次,被教训得不轻。

“你别紧张!”

韩潮还是含着习惯性的痞笑。

他看着陶凡身边,警惕的几个人,尤其是王康和赵景,顿时觉得好笑。

这校霸还是校霸么!

“我们是来谢谢你的。”

韩潮说着,不等陶凡他们邀请,边自顾自去找椅子。

他走到王康面前,伸手去拿王康身边的椅子,王康一惊,吓得赶忙举起手,一副要打架的架势。

可是,当韩潮的手,错过他的身侧,落在椅子背上。

王康尴尬极了。

韩潮笑笑,将椅子拉过去,让给邹牧云。

其他人看着王康这幅草木皆兵胆寒的架势,都不屑的摇头。

“我……我以为他又要动手呢!”

王康还解释一句。

大家更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了。

这不是越描越黑么。

你心虚,行动表现出来了,就捏住鼻子别再来一次了,结果他还要补充一句。

真是个二楞子。

陶凡更是满脸嫌弃。

王康还没从这个被鄙视的懊恼中回过神,韩潮又抽了一张椅子,自顾自的在陶凡面前坐下来。

“你不要谢我了!”

“我也是实话实说。”陶凡也有些不好意思。

他从没想过,会和韩潮面对面坐着说话。

“那你为什么一开始没说,后来才去说?”

“是良心发现还是心虚?”

“你才心虚!”

陶凡被韩潮戳中要害,心里更加虚。

“你这是来道谢?”

“那我已经收到你的诚意了,你可以走了!”

陶凡不愿再和韩潮多说,看着他满脸的笑,他心里就不舒服,总觉得,这小子,笑容背后,不知道怀的什么鬼心思。

“我还不想走呢!”

韩潮故意逗陶凡。

他知道,这家伙,也就是嘴硬心软的人吧,不然,他可以完全吧这件事隐藏起来,不需要去说什么,看着自己倒霉就行了。

他此刻去说了,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哼!”陶凡冷笑,“韩潮,别得意了。”

“我虽然做了该做的事情,你能从派出所出来,但是,还有其他的事情等着你呢!”

陶凡刚说完,赵景就一股脑闯进来。

“老大,老大,丹剧团那小子要被开除了!”

赵景上气不接下气,看样子,是跑过来的,

他刚撞进宿舍门,就被眼前的一群人惊住,尤其是看到他传的八卦新闻的主角,正好以整暇的看着自己,顿时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Gina。

他还退出去,看了看宿舍门头。

“得了,别看了,没错!”

“人家丹剧团的,是来道谢的。”

“别给我丢人了,快点滚进来。”

陶凡的话,赵景听见,摸着脑袋进去却和王康一样,防备着韩潮,不知道该往哪里站。

“你刚才说什么?”

赵景支吾着,看向韩潮,“那个……那个教导处刚出了通知,在开会,说是,要准备开除他!”

说着,赵景伸手一指韩潮。

果然,和张瘪三说的一样。

陶凡心中忐忑,看向韩潮。

韩潮却波澜不惊,好像这事与他无关似的。

“喂,那帮老家伙,要开除你,你还坐在这里?”

“我是来道谢的,一码归一码。”

说着,韩潮站起来,“陶凡,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谢了!”

陶凡也不感动,也不生气,冷冷一笑,摆摆手。

意思,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韩潮!”

邹牧云脸上倒是有些担忧。

他不是没想到这一层。虽然帮你韩潮脱了身,可是,真凶还没找到,学校未必会留下韩潮这样的惹祸精。

果然,他们想让韩潮走。

况且,丹剧团这样的小剧团,惹得起。

若是其他大剧团的,大概他们就不会了吧。

王秃瓢和校长,陶凡觉得,自己还是了解的。

只是,张瘪三昨晚怎么能说得这么笃定。

看样子,那也是奇人。

对了,张瘪三……

如果自己现在说出真凶是张瘪三,事情会怎么样?

韩潮留下?

自己有必要这么做么?

自己又不是什么圣人!韩潮本来就是自己的对头,留下他,和自己添堵?

那既然不会帮他澄清说出张瘪三,那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纠结,心里不痛快什么呢!

陶凡的心里,正在发生天人斗争。

可是,韩潮和邹牧云已经走远。

“老大,那孝子走了。”

“老大,你想什么呢!”

“老大,那小子要滚蛋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看什么看!”

“他滚不滚蛋,和你们有关系?你们能多长块肉?”

闻言,赵景和王康面面相觑。

“老大,你这是怎么了?”

“他上次害得我们这么惨,你还帮他出面作证。”

“现在,他要被开除了,你还不高兴了?”

陶凡看着韩潮离去的方向,皱眉不语。

此刻,韩潮回到宿舍,梅峰和姜一飞都在等着他,还有满宿舍的小学员。见他回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站起来。

“韩潮……”

梅峰欲言又止。

没想到,这次,虽然尽了力吧韩潮从派出所弄出来,可是依旧无法改变广陵文艺不想留他的决定。

真凶没找到,丹剧团也无力说什么。

“梅老师,我都知道了。”

“没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韩潮笑着对着小学员们打哈哈。

大家却还是一脸凝重。

“没关系,咱们先回去,学校答应,不是开除,是咱们自动退学的。”

“若是找到真凶了,我们还能再来学习。”姜一飞安慰着。

好不容易一路走来,走到今天,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闹心的事情。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再说,又不止广陵艺校一家,我们想学,在哪里都可以学。”

“丹剧团,我和梅老师,还是能争取做得主的。”

韩潮摇摇头,“我没事,梅老师。”

“只是,我还不能走!”

“怎么?”

大家都看向韩潮,生怕他有什么情绪。

韩潮走到床位前,盐慈音已经将他的衣物收拾好。

韩潮看看旁边,吴雄彪的位置,竟然已经空了。

“胖子呢?”

“他家里来,先接回去了,说是,想想办法再说。”

“他和你的事情,估计要一起办。”

“韩潮,胖子有他爷爷,你放心。”

“其实,只要你的事情一解决,他的问题,就是小事。”

邹牧云走过去,关上宿舍门。

“你刚才说,你不走,是有什么想法么?”

“是,我想即便不让我留在广陵艺校,我也要查清楚这件事。”

“我留不留也不是他们说了算,是我说了算。”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

“那你下一步……”

“陶凡不是去作证,说,看到有个黑影在我之前进入仓库的,所以,证明有第二个人存在,有可能是那个人弄坏了道具陷害我。”

“在我看来,是一定的。”

“那人就是凶手。”

“所以,即便要走,我也要查清楚再走!”

“而且我觉得……”

“你觉得陶凡是突破口?”

韩潮看向邹牧云,一副,你懂我的样子。

“他刚才的神色,你也看到了。”

“他绝对还有没说出来的事情。”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他肯去派出所为我作证,说明,那个人,并不是他要包庇的人。”

“可能是个与他没无关紧要的人。”

“我于他而言,也是个无关紧要的,甚至有点让他讨厌的。”

“你分析的很对,但是,他能为你说句公道话,还算是有点良心啊!”

“那么,下面,你继续打感情牌,让他为你说出真相不就好了?”

姜一飞的话,成功逗乐了邹牧云和梅峰。

“姜老师,你忘了,我们去文化局举报他和王主任的……”

姜一飞恍然大悟。

“瞧我这脑袋!”

“那么意思是,我们还得给他们甥舅俩下点猛料,他才会说出隐情呢?”

“老是这套,未必管用!”

“那怎么办?”

“我看,陶凡那个人,也不是很讨厌到底。”

“我反正要走了,不如,请他吃个饭,打打感情牌,未必没用。”

“再不济,我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众人凑过来。

韩潮乖戾一笑,“等着瞧。”

果不其然,在临天黑的时候,陶凡被韩潮堵在宿舍楼下。

“你还想干嘛?”

王康还是很警惕。

上次,被韩潮踢的经历,实在太印象深刻。

“没什么,这不,我要滚蛋了。”

“临了,请你们吃个饭,冤家宜解不宜结!”

“不必了!”陶凡说着,就要走。

却再次被韩潮堵住去路。

“是不必,还是不敢?”

面对韩潮的挑衅,陶凡皱了皱眉。

半个小时后,四个人,已经坐在大排档里。

桌上,花生米,小龙虾,皮蛋豆腐,下酒菜。

“哐哐!”

老板搬上来几框啤酒,放在几人面前。

王康看着二十四瓶一箱的啤酒,压了咽口水。

“老大……”王康刚要说话,就听大排档老板道,“菜还有个辣椒炒螺蛳,其他的,都齐了,你们喝,不够再叫我!”

老板说完走了。

韩潮拎起一瓶啤酒,用筷子一撬,泡沫就直接冲了出来。

韩潮将瓶子放在陶凡面前,朝他咧嘴笑了笑,而后,韩潮自己也打开一瓶,举着瓶子,和陶凡面前的那瓶子,碰了碰。

“谢了!”

“先干为敬!”

说完,韩潮也不管陶凡接不接受,直接仰着脖子,一口气,把啤酒瓶喝了个底朝天。

看着韩潮这架势,不管王康,赵景也呆了。

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能啊!

他们是学习戏剧出身,从小都是很注意生活习惯,不抽烟,不喝酒,不吃辛辣刺激。

所以,酒量基本没有。

他们三个人里面,也就陶凡在这方面叛逆些,偶尔喝个听装啤酒,透着抽两根烟,装个酷罢了。

如今,韩潮这架势……

两人看着那冒泡的啤酒瓶,心神还不定,就见陶凡举起瓶子,也仰头给自己灌上了。

“老大……”赵景担忧的看着。

其间,陶凡两次喝的太快,差点绷不住。

“砰!”

终于,陶凡鼓了满满一大口啤酒,终于放下了瓶子。

韩潮见他,是狠狠心,才将最后一口咽下去的。

心里便有些想偷着乐。

不会喝酒,酒量差,那就好办了。

多少人,败在酒上。

喝醉了,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真情流露,有人实话实说……

韩潮要的,就是他陶凡不太会喝酒。

韩潮想着,又伸手开了一瓶,摆在陶凡面前。

陶凡皱了皱眉。

而韩潮自己也开了一瓶,于是仰头一口气干完了。

“你……”

王康和赵景想劝,可是,韩潮“呯呯”两声,紧接着,开了两瓶,摆在他们面前。

“别告诉我,广陵艺校的校霸,不会喝酒啊!”

“那可真是笑死人!”

“我和你们老大,一人一箱,剩下的一箱,你们俩分了。”

“总不能都喝多了,你们俩少喝点,一会儿,好扛着你们老大回去,别都喝高了,不认路……”

“谁不认路还不一定呢!”

说完,陶凡仰起头,又开始喝。

韩潮看着他,视线移到王康和赵景身上。

“你们老大都喝了,你们俩怂了?”

王康和赵景一个对视,咬了咬牙,也开始拿去瓶子喝。

就这样,连续喝了好几瓶,菜一口没吃,此刻,陶凡说话,已经有些大舌头。

“我说孝子,我都……都喝完了,你还有什么办法和我斗?”

韩潮笑了,“斗?”

“不用了,我马上就滚蛋了。”

“你还是广陵艺校的校霸,没人和你抢了,我让给你们!”

“屁!”

“谁要你让!”

此刻,王康已经是红得好像只大虾了。

他闭着眼睛说话,手里摸着啤酒瓶,完全忘记了,他的“老大”还在旁边坐着。

“我告诉你,我……我就是校霸!”

王康这样说着,忽然“砰”一下,一头磕在桌上,而后就拉着赵景倒过去。

“喂……”

赵景也扛不住了,和王康一起,趴在大排档的靠背椅子上,云里雾里去了。

“呵呵,没想到,广陵艺校的校霸就这样,看来我不当是对的,免得掉价!”

“砰!”韩潮话刚说完,陶凡便一瓶啤酒,压在他面前。

“我才是校霸!”陶凡的脸色也是红,看韩潮的眼神都开始迷离,可是他还固守着最后的坚持。

韩潮见他这样,不动声色,拿起酒瓶,又是一拼到底。

“呵呵,其实,我还蛮喜欢你小子这股子邪劲!”

“你要是不和我们唱对台戏,我们还能成为同道中人!”

“可你身上那股子刺头的感觉,也不知道你骄傲什么,不就是唱孝子的。”

“偏偏还是得丹剧团那种鸟不拉屎的小剧团的货色。”

“你小子,这没眼光……”

说着,陶凡傻笑几下,摇摇头。

韩潮知道,自己果然没看错。

时机到了,陶凡这家伙,是个直爽无脑的性格。

平时咋呼,吓人,不过是个没心机的纸老虎。

现在喝多了,打开了话匣子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