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校霸(一) 阅读至74%

真正的校霸(一)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4042字 更新时间:2021-04-08 22:53

韩潮拉着盐慈音,走到楼梯口,迎面,陶凡和赵景正站在那里。

见到韩潮毫发无伤的立在自己面前,陶凡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而后很快消失不见。

“喲!”

“这甜蜜蜜的节奏,要去哪儿啊?”

“我刚派人去找你,你没看见?”

陶凡扶着两侧的扶梯,明显是不想放韩潮两人下楼。

韩潮悄无声息的掩住盐慈音,笑道,“人没看见,哈巴狗看到一条,不过,已经被我一脚踢开了。”

“我还是那句话。”

“好狗不挡路,我还要和同学一起去吃饭呢,请让一让!”

韩潮拉着盐慈音往下走,却被陶凡高大的身体挡住。

韩潮换了个方向,可他仍旧不依不饶。

韩潮抬起头,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赵景上来,用拇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老大想和你切磋切磋。”

“你老大?”

“广陵允许拉帮结派的?”

“是你表舅特许你的?”

陶凡没想到,这个初来乍到的新生,还知道自己的背景关系。

“呵呵,你知道也好,没必要那我表舅来压我。”

韩潮冷笑。

全校都敬畏陶凡,难道不是因为他表舅是教导主任么?

“你笑什么?”

陶凡皱眉。

自打见到这个叫韩潮的家伙,他就好像特别爱笑。

可是,他的笑容,总让自己觉得很不舒服。

这种来自骨子里的逼视,让陶凡想起来就恼火。

以至于,多年以后,陶凡和韩潮聚会,仍旧不喜欢这小子的笑意。时常在酒桌上较劲,想要喝到他笑不出来,可是,每次都是他自己先喝得滚到桌子底下了。

“我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打架的。”

“我没兴趣和你切磋,请让让!”

说着,韩潮伸出一把推开陶凡。

“你!”赵景想要动手。

却被伸到鼻尖上的拳头震慑住。

赵景浑身一僵,不可思议的看向韩潮。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出的拳?

自己怎么连看都没看清楚……

赵景不甘心,仍要动作,却不想,韩潮伸手,“啪”一下,拳头变成了巴掌,拍在他的脸上。

“你!”赵景气极,想要动真格的,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腿不能动。

低头一看,竟被韩潮的一条腿,死死的卡住。

这样的腿力,他一个练了十几年武生的人,都敌不过。

赵景冷汗直冒,旁边,陶凡将一切看在眼里,也是震惊不已。

见赵景和陶凡都没再继续动手,韩潮的手掌,缓捏住,一根手指指着赵景的鼻尖,摇了摇,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而后,韩潮缓缓扯开抵住赵景的腿。

赵景瞬间觉得自己的膝盖生疼。

赵景气不过,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韩潮的对手,只能咬着后槽牙,看着韩潮戴着盐慈音缓步下楼。

“韩潮,咱们不打架斗殴,咱们比篮球怎么样?”

陶凡不甘心,对着楼下高喊。

“没兴趣!”楼下,传来韩潮的声音。

那声线,空灵,醇厚,高昂。

陶凡捏紧了拳,“别这么不男人,让你身边的小妹妹怎么看?”

“难道你不敢啊?”

原本在扶手上移动的手,忽然停住。

陶凡只觉得有戏,这家伙终于肯接招了。

可是,楼梯间,韩潮的头探出来,看着陶凡,笑道,“是不是男人,不是你说了算的。”

“你又不是女人!”

“就算你变女人,我也看不上你!”

“哈哈哈……”

楼梯间,一二年级的艺术学员都知道校霸陶凡要招新生的茬,都来看热闹。

刚才,韩潮和赵景的对峙,大家都看在眼里。

如今,陶凡又被韩潮当众奚落,只恨得咬断了牙根。

他自打进入广陵艺术学校,何时遇到过这样的羞辱。

陶凡一跃,坐上了楼梯扶手,连续下滑了两层,在韩潮迈出教学楼前,拦住了韩潮和盐慈音的去路。

“韩潮,这么不给面子?”

“不敢比,那就认输,谁不是男人!”

韩潮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嗤笑一声,“无聊!”

说完,韩潮拉着盐慈音便走,将陶凡当做一个无理取闹的傻子,留在原地。

陶凡真想出手。

可是他记得,表舅曾警告他,这个月,二年级有艺术联考,别给他惹事,否则,就取消他的考试资格。

考试资格……这关系到陶凡以后的戏剧人生。

他曾答应过他哥,一定会把京剧学出来。

“老大,这小子软硬不吃,现在该怎么办?”

陶凡皱眉。

而此刻,操场上,正有一年级的新学员,在打篮球,喝彩声此起彼伏的,很是热闹。

陶凡看操场,眯着眼睛,看到一个肥肥的身影。

“那么胖还在打球?”

“这是丹剧团送来的新学员?”

“他们就没落到这种地步了?连这么胖的也要?”

“哎,老大,你不知道啊!”

“这个胖子,是丹剧团团长的孙子,不学唱戏,学编导的。”

“还不是想近水楼台塞进来混工作的!”

“写戏谁不会!”

赵景满脸不在乎,却不想,陶凡一口啐在他脸上。

“啊呸!”

“你会么?”

“我……我不会……”

赵景蜷缩着脑袋。

他最怕写作文,每次写作文,熬不到一百字肯定睡着。

“老大……”王康这时候才气喘吁吁的从楼上跑下来。

刚才,他被韩潮收拾的,半天起来不来。

“老大,韩潮那小子呢?”

陶凡不说话,黑着脸。

“哎,你还说!你死到哪里去了?”

“我……我受了点伤。”

“什么,你也着了那小子的道?”

“你也……”王康和赵景面面相觑。

“那小子,死活不接招,没办法啊!”

“不然,老大肯定能收拾他!”

“奶奶的,让他猖狂的。”

“只要他想动手,咱们肯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行了,闭嘴吧!”陶凡烦躁得很。

此刻,操场上,又爆发一阵哄笑。

是吴雄彪,抢球不成,跌坐在地上,裤子还撕开了。

“那小子是丹剧团的人,那一群,都是啊!”

“哦?”

陶凡眼神一亮。

此刻,校门外的小吃店里,韩潮正在认真的吃着饭。

盐慈音偷看他几眼,夹了几根土豆丝放进嘴里。

“专心吃饭,我脸上有什么消食开胃的东西么?”

韩潮低着头,给盐慈音加了一块酸菜鱼。

“我是担心你。”

“我们刚来,就惹到那种人,我怕他们不甘心,再找你麻烦。”

“怕什么!”

“他们不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

韩潮看向盐慈音,无奈的笑了笑,好像,盐慈音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而他却是个耄耋老者了。

“是六只眼睛,三个鼻子,六个拳头。”

“双手难敌四拳么?”

盐慈音放下筷子,十分严肃认真。

韩潮摇了摇头,将她的筷子拿起来,塞进她的手里。

“把你的心放进肚子里,我打架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知道!”盐慈音苦口婆心,“我知道你很能打,可是,现在不是打不打得赢的问题,而是,你刚来广陵艺校,你不能因为打架被退学或者被处分啊!”

韩潮给盐慈音倒水,“你知道,我也知道,他们也知道。”

“你没看,他们也没动手的勇气么?”

“我听说,二年级马上就要联考的。”

盐慈音一愣。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这家伙,不是几乎这几天都在打瞌睡,他怎么知道二年级要联考的……

“他们不敢动手,就想激将法,逼我动手啊!”

“我可没那么傻!”

“快吃吧,都凉了,吃完了,回去午休!”

韩潮催促盐慈音,盐慈音叹了口气,只能继续吃,毕竟她也没什么好办法。

实在不行,他们要是动手,盐慈音就想过了,要冲在前面,让他们打了自己,而不是韩潮,这样,他们就是欺负新生,而且是女生,韩潮最多就是还手自卫,这样子,锅就不会落到韩潮的头上了。

盐慈音一边吃着饭,一边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时不时偷看韩潮几眼。

这家伙,绑了自己这么多次,这次,也可以说,是因为自己才闹出这件事的,不能让韩潮再背锅了。

吃饭的时候,韩潮穿的校服里面,衣襟缝隙里,盐慈音看到那个放着韩若琳和韩潮合照的项链坠。

韩潮的妈妈刚走了,他一无所有,不能让他再出事。

忐忑的吃过午饭,盐慈音和韩潮并肩而行。

初夏的江南,已经十分炎热。

知了开始在树梢上聒噪,午休时间会持续到下午两点半。

很多学员都选择在教室里看书或者看电视新闻,因为,文化课考试有时政这一块。

此刻,慵懒的气氛充斥着教学楼,而操场上,却是另一番景象。

“喂,你们都滚开,我们老大要打球的!”

“这也太不讲理了,是我们先来的,怎么就不能打,要给你让路?”

说话的,是吴雄彪。

此刻,他一张肥脸,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气的,通红到耳根。

“讲先来后到是吧?”

“那我们是二年级的,我们先来这个学校的,你们才是一年级,是后来的。”

“所以,篮球场必须让个我们没毛病吧!”

“你!”吴雄彪气的不行。

“哎,胖,别和他们吵,他们是广陵一霸!”

“霸什么霸!”吴雄彪一把甩开后面拉扯他的其他学员。

“老子在云阳,被人欺负,到了这里,还要受冤枉气啊!”

“呵呵,对,你这样的,受了气,就只能憋着!”

“你看你,胖的跟个猪一样,还好意思到艺校来?”

“得了,你爷那点本事,也就是让你在丹剧团那种蹩脚地方逞能,来这里,不好使了!”

赵景抱着手臂,说的起劲,“我们老大要打球,你们这群小瘪三,还不快让开,真碍眼!”

“就是,也不知道校长怎么想的,这种小剧种的野路子,怎么能往学校里带!”

“咱们大京剧还不够给他撑面子么!”

“你!”

吴雄彪气极。

他虽然胖,他虽然没什么大的能力,可是,他决不允许别人拉踩丹剧。

“小剧种怎么了?”

“有本事,就比一比,看谁孬!”

“哈哈哈,就你这样的,也配和我们比?”说着,王康就上手来推吴雄彪。

吴雄彪身子胖,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崴了脚。

而他手里的篮球,滴溜溜一路,滚到了篮球场的边缘。

“吴雄彪,你没事吧?”

一旁的学员,赶忙上去搀扶他,却不想,篮球又原路,滴溜溜的滚回来了。

吴雄彪定睛一看,大喜道,“韩潮!”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韩潮拎着一瓶矿泉水,一手插兜,立在篮球场边的树荫里。

听见吴雄彪叫他,韩潮朝他摆摆手。而后,慵懒的拉着路子,坐在旁边的路沿石上,一副看戏的表情。

“韩潮,他们都爬到咱们头上拉屎了,你管不管!”

“你可是我们的丹剧团的扛把子啊!”

吴雄彪一句扛把子,韩潮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这丹剧团的新秀应该是邹牧云吧!

什么时候轮到他这个打野的了。

“呵呵,你们丹剧团都是孬种啊!”

“什么扛把子!”

“打个篮球都不敢应战!”

陶凡说着冷笑起来。

韩潮依旧坐在操场边,喝着水,不答话,完全忽视陶凡的冷嘲热讽。

“韩潮!”吴雄彪跺脚。

“好,你不来,我来!”

吴雄彪一骨碌爬起来,梗着脑袋,走到陶凡面前,却足足比他矮了大半个头。

“我和你比!”

“谁赢了,谁就有篮球场的使用权,以后,每天中午,只许赢的人来打球。”

“而且,输的的那方,要接受赢的一方提出来的任何形式的道歉。”

“吴雄彪!”学员们都来拉。

对方可是广陵三人组,校霸,而且他们是学京剧的高年级,身材高大,体力惊人,基本功扎实。

再看吴雄彪,一身赘肉。

无论哪方面,都不像能赢的吧!

简直鸡蛋碰石头。

“好!”

“没想到,丹剧团,一群怂货里,还有个傻子有点骨气呢!”

“我们答应!”

“说,怎么比吧!”

“让你提比赛方式!”

“免得别人说我仗势欺人!”

陶凡边说边看向韩潮,可是韩潮压根没看他,继续玩着手机,喝着矿泉水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