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踪(二) 阅读至16%

跟踪(二)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2273字 更新时间:2021-03-08 22:21

“喂,邹老师么?”

“我……我坐的公交车半路坏了,我可能要迟到一会儿,我给您请个假。”

“哦,那好,你自己多加小心,尽早来学校。”

挂断了电话,盐慈音吐了吐舌头。

自己还从来没这样逃课,还带撒谎的。

韩潮啊韩潮,看在你接二连三扮我的份上,我觉得应该像姜老师说的那样,拉你去丹剧团,而不是那样的一个补习班。

那个补习班里,都是王琪那样的小混子。

盐慈音心里想着,又从花丛后面探出头去,看到韩潮走的有点远了,她加快脚步追上去。

走街串巷,拐弯抹角。

跟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韩潮走进了一栋居民楼。

居民楼外,摆着很多花圈。

盐慈音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韩潮真是传说里那样,唱孝子?

盐慈音吞了吞口水,又猫着腰,靠近一点,躲在一个巨大的花圈旁边。

里面,有哀乐飘出来。

“怎么才来!”

“刚刚好,没迟到。”

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满眼的不高兴。

他扎着麻衣,应该是真的孝子吧。

盐慈音躲的位置,刚好只能看到这男人,却看不到他对面的人。

盐慈音正要再往前挪一点,却见已经披麻戴孝的韩潮快步走出来。

盐慈音大惊,赶忙往后一躲。

韩潮举着三支香,拜了拜,而后,就开始做准备工作。

他果真在唱孝子。

盐慈音忽然觉得心里堵得慌。

自己虽说是跟着母亲寄人篱下,可好歹,还能正常的生活和上学,而他呢,竟然为了生计,做这种工作,盐慈音之前从未想过,一个和自己同龄的人,会有如此残酷却真实的遭遇。

“哎,我给你打个预防针。”

横肉男追了出来。

“我爸是少数民族,兴不同的哭法。”

“什么哭法?”

韩潮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醇厚悠长。

横肉男看了韩潮一眼,将他上下打量个遍,冷笑,“一会儿,我们做,你配合就行了。”

说完,横肉男便进去了。

韩潮皱着眉,站在原地。

盐慈音看到,他的手,没有包纱布。

医生说,不能碰水,只怕他也没找做。

今早,他还买了带辣椒的粢饭团……

这人,怎么这样不知爱惜自己。这是在自暴自弃么?!

不一会儿,刺耳的三乐唢呐就响起来,打断了盐慈音的思路。

“爹呀……”

“你怎地如此命途多舛,撒手西去……”

“叫儿等如何不心痛……”

几声哀嚎,带着戏腔,尾音悠长缭绕。

韩潮跪在门前的稻草蒲团上。

盐慈音闻听,心口一窒。

那个毫不犹豫徒手就握刀子的男生,那个缝伤口不打麻药的男生,那个说话时桀骜的好像王一样的男生,竟然为了钱,为了活下去,跪在这样。

而且,为了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奉献自己的眼泪和声音。

他是到底有多难……

盐慈音忽然想起寒潮给自己的那个钱包。

那里面的钱,是不是都是他屈辱尊严换来的?

盐慈音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堵着一团棉花,很轻却很难受,难受的让她呼吸都感觉到疼痛。

韩潮唱得婉转哀怨,感染力很强,逐渐的,就有女眷跟着哭起来。

盐慈音小心的探出头,看着韩潮的侧颜。

他的头发很长,遮住了半边脸,看不清他的眉眼,但是他的肩头,在抽动。

“哎,卖力点,我婶子哭得都比你大声!”

横肉男叉着腰,站在韩潮身后,好像监工。

又好像,这里去世的人,和他毫无关系。

盐慈音咬着牙,她真想冲出去,拉着韩潮就走。

“好了,下面,我们家要打孝子。”

“你配合吧!”

韩潮刚刚唱完一段,正要起身,横肉男就走过来。

紧接着,他身后过来几个戴孝的中年男子。

他们手里都拿着扁担。

“你们要干嘛?”

“我们老家的风俗,要打孝子。”

“打了孝子,孝子越惨,我爸才走的越有面子。”

说完,不等韩潮反对,横肉男一抬手,“叔几个,别客气,为了我爸,使劲打。”

“善后,有我呢!”

“好嘞!”

几个人一阵答应,随即为首的,抡起扁担,就朝韩潮砸过去。

韩潮一个激灵,扬手便接住了。

“我只负责哭灵。可不替挨打!”

“哼!”

“小子,你是孝子,孝子在我们那,就得有这出。”

“我不干!”韩潮丢开扁担,开始解身上的衣服。

“呵!”

“你不干,也不成!”

“如今,这是吉时,错过了吉时,你怎么赔?”

“孝子不见红,不利子孙后代,你配得起么!”一旁,轮扁担的中年男子补充一句。

“他就是孝子啊!你们打他不就好了!”边说,韩潮又开始解头上的麻布。

“你不做,不仅要赔偿我,之前哭灵的钱,你也别想要。”

“而且,你以后,也别想在阳市再混这白事场子了。”

横肉男不痛不痒的说着,脸上带着讽刺和威胁的笑意。

韩潮皱眉。

这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人。

自己不当孝子,逼着别人当,还连带威逼恐吓的。

“我不是吓大的!”

“这事,你们事先没说,这不怪我!”

“我只负责哭,不负责替打!”

“我也不算坏了行规!”

“你以为,我要你几个哭灵钱,你就能随便欺负人?!”

说完,韩潮便将身上的麻衣解了下来,丢在地上。

横肉男一看,冷道,“此刻,可由不得你!”

说完,他一比划,几个人冲上来,将韩潮团团围住。

“给我下手,别错了吉时!”

几根扁担,齐齐的朝韩潮挥了下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哐当”一声巨响。

众人回头,竟看到摆成一排的几十个花圈,就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去。

而盐慈音,正站在花圈的顶头,闪烁着大眼睛,看着众人。

“你这扫把星,竟然推倒我家出殡的花圈……”横肉男说着,就伸手来抓盐慈音。

盐慈音一闪,跑开了,站到了韩潮身边。

“你们这种歪风旧俗,是不合理的!”

“人家哭完了孝子,就该让人家走!”

“你们这种歪风邪气……我……我报警!”

横肉男恍然,冷笑道,“哼!原来你们俩是一伙的?”

“诚心来砸场子的,是不是!”

“你报警啊!你报警之前,我先收拾了你!”

说着横肉男拿过亲戚手里的扁担,就砸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韩潮捡起地上的烧火棍,一扬一挡,而后一挑,竟将男子手里的扁担,挑飞出去。

“你!”横肉男大怒,“哥几个,今天,给我抓住这小子,往死里打,为我爹出殡添彩!”

“打坏了,算我的!”

众人闻听,便都来抓韩潮和盐慈音。

韩潮见状,一脚踢翻了眼前的火盆阻挡众人,而后,在尘埃里,拉起盐慈音,拔腿就跑。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