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与子 阅读至2%

母与子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2581字 更新时间:2021-03-02 20:15

韩潮一惊,“嚯”一下子抬头。

韩若琳拎着一袋子垃圾,穿着拖鞋和厚厚的睡裤,站在二楼到一楼的中间层。

韩潮有些忐忑,他不知道韩若琳是什么时候下来的。

刚才,他做的那些事,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

“你今天这么早就下学了?”韩若琳审视着儿子的脸。

韩潮眼神闪烁。

上复读班,是韩若琳的意思。

韩潮明白,即便参加高考,他也没钱去读大学。所以,当韩若琳提出来让他复读的时候,他是抗拒的。

韩若琳说,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学是一定要上的。

哪怕是把这栋唯一的老破小的住宅给卖了。

可是,韩潮担心的,不是房子卖不出去,也不是助学贷款能不能批,而是,他走了,谁来照顾母亲。

上次去医院,医生说,韩若琳的情况,不太乐观。

“嗯!正月里。老师……就早点结束回家。”

韩潮边说,边挠头,掩饰心虚。

他不喜欢撒谎,可是,最近这一年多,他撒了好多谎。

韩若琳没再说什么。

母子俩就这样站着。

“我去丢吧!”韩潮从韩若琳的手里抢过垃圾袋,就冲了出去。

等韩潮丢完垃圾回来,韩若琳才艰难的爬了五六阶。

韩若琳自打生病后,身体极其虚弱。最近这半年,更是难得下楼。一层楼梯,都要歇三四次。

幸好,韩家住在二楼。

房子房龄老,差不多有二十多年了。

是韩若琳单位的内部房,她花了全部的积蓄买下来的。

这些年,韩若琳就和儿子在这六十多平米的小房子里相依为命。

小时候,韩潮很顽皮,整栋楼都可以听见他高亢甜润的笑声。

大家都说这孩子继承了韩若琳音乐细胞,有把好嗓子,将来能成为歌唱家。

韩潮自己也很争气,在学校年年三好,他的梦想,就是靠近上海戏剧学院,研究音乐史。

可是,命运作弄人,一切都在一夜之间,彻底改变了。

“妈,你歇会儿吧,我去做饭。”

韩潮将母亲安置在阳台上晒太阳,转身进了厨房。

此刻,正值中午。

家家户户都在做饭。

空气里,飘荡着饭菜的香味。

韩若琳坐在阳台上晒太阳。

眯着眼睛,看厨房里忙碌的儿子。

韩潮很瘦,侧颜的棱角分明。

他做事时,十分专注,乌黑明亮的眼睛,一丝不苟。

随着菜刀的律动,一根根均匀的菜丝,出现在砧板上。

韩潮自小孝顺听话,十岁就会自己煎鸡蛋。尤其是这近一年,家里的家务活几乎都是韩潮在做。

相对于同龄的孩子,韩潮懂事的让人心疼。

“小潮,等过了正月,去把头发绞了。”

韩若琳有气无力的说着。

韩潮闻听,点点头,“嗯,知道了。”

其实,他也不喜欢留长发,可是,他去唱孝子,他不想被人看清他的脸,这也是他留长发的一个小心思。

“妈,记得先把饭前的药吃了。”

“医生说,一顿都不能少,不然,影响效果。”

韩若琳闻言,苦笑笑,“哎,贵死人的劳什子,吃它们做什么!”

“吃了也不会好,还不如留着钱给你上学。”

韩若琳虽这样说,韩朝还是把药拿了过来。

四五种颜色的药,韩若琳仰头,一把吃了,眉头都没皱一下。

韩潮立在一边,看着她喝水。

韩若琳的额发,枯黄、发干,宛如风中摇曳的秋草。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泛着异样的白。

这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韩若琳都躺在医院冰冷的病床上,听着无情的仪器声,看着惨白的天花板。

那时候,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见见阳光。

韩潮收回视线,不经意间,扫到客厅墙壁上挂着的老照片。

那是母亲年轻的时候。

照片里,她头发乌黑,眼睛发亮,怀抱着刚满三周岁的自己,坐在一大丛绣球花中间。

韩潮抿了抿唇,轻叹了口气,接过茶杯,进了厨房。

“妈!吃饭了!”

一顿忙活后,韩潮将三菜一汤端上桌子。

还在正月里,别人家都还在忙着走亲戚。

可是韩家门口罗雀,已经很多年了。

“这么多,吃不完,浪费了。”韩若琳看着桌上的饭菜。

“不多啊。”

“过年,才吃三菜一汤。”

也是,别人家过年,大鱼大肉,摆满了桌子。

自打韩若琳生病后,他们母子就很少吃鱼肉了,一个是经济不允许,还有,韩若琳的身体不能吃大荤,所以,韩潮几乎不烧荤菜,最多就是青椒肉丝。

以前,韩若琳是小学代课老师,工资还可以。

可是后面,她病了,不仅没了工作,还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嗯,那吃吧!”韩若琳坐下,拿起筷子,就给韩潮夹了两条肉丝。

韩潮微愣,还是将肉片放回韩若琳的碗里。

“你吃吧,小肉丝,没关系。”

“你上补习班,也辛苦,早出晚归的。”

“真是需要能量和营养的时候。”

“是我拖累了你,连肉都没得吃……”

韩潮拨着饭米粒的手,微僵。

每次母亲说这样的话题,韩潮都觉得心口堵得慌。

韩潮不想母亲这样自责。

还有,若是让母亲知道,自己为了挣钱,去干的那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样。

他心里很乱。

“今年补习班,你要好好努力。”

“过了年,离高考也没几个月了。”

“你不是要考上海戏剧学院的?”

韩潮将一口白饭塞进嘴里,“嗯!”

“那就好好考。一定能上的。”

“钱什么的,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

韩若琳说的时候,一直盯着韩潮的眼睛。

可是韩潮不敢回望母亲,一直看着手里的饭碗。

一顿饭,母子俩,各怀心事。

饭后,韩潮收拾好碗筷,照例回房间去看书。

韩若琳在屋子里,慢慢的来回走走。

透析,早已经将她的身体折腾的虚弱不堪。

每天,只能在屋子里稍微走走算是消食锻炼。

韩潮的门开着一条缝。

韩若琳透过门缝,看到韩潮趴在书桌边的背影。

干瘦的背,拖了外套,穿着毛衣,都能看到凸起肩胛骨。

韩若琳想了想,还是轻轻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虽然是老房子,可是,韩家的两个房间都朝南。

阳光和风都从窗户里争先恐后的闯进来。

韩若琳轻轻的管好窗,只剩阳光落在桌上。

韩若琳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子。

韩若琳死死握紧。

那里面,是五十颗安眠药,她偷偷存的。

她想过,若是自己成了孩子的拖累,那么这一瓶药,就是送给自己最后的礼物。

想了想,韩若琳又将那药放回原来的位置。

她在等,等韩潮考上大学的那一天。

其实当初,考上大学,做一个真正的歌唱家,何尝不是她的梦想。

只可惜,造化弄人,很多事都由不得自己。

歌唱的梦想,只怕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实现了。那么就把这个梦想,留给韩潮吧。

韩若琳再次踱着步子,来到韩潮的门外。

当初,那个人,丢下自己和肚子里的韩潮,不也是为了所谓的梦想么!

只不过,他的梦想,在国外,而自己的梦想,就在梦里吧。

忽然,楼上,穿了一阵嘈杂的打骂声。

“书书书!”

“大过年的,老子满眼都是书。”

“难怪老子打一场牌就要输一场。”

“这几天,老子都快输惨了。”

说话的男声很暴躁。

紧接着,就传来女人的哭泣。

韩潮皱眉。

太阳城小区虽然是市中心,却是老破小,价格便宜,因此,住户也是鱼龙混杂,还有很多素质很差的租房客。

听着声音,不太熟,估计又是新搬来的租客。

此刻,楼上还传来打砸东西的声音。

韩潮郁闷,翻出来耳机,塞好,打开收录机,听音乐,将音量开到最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