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若琳的病(二) 阅读至26%

韩若琳的病(二)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2816字 更新时间:2021-03-12 23:54

韩潮奔出丹剧团。

可是,这里是阳市城北,三环开外。

路上,车都很少见。

韩潮着急的左顾右盼,实在拦不到一辆车,韩潮正准备咬牙往回跑。

忽然,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嗤”一声刹车,停在韩潮面前。

窗户降下来。

“韩潮,快上车!”

开车的,是梅峰。

刚才,大家都去追韩潮,却只有他提前跑去车库,发动了汽车。

“谢谢!”韩潮跳上车。

“出什么事了?”

“我妈可能在家晕倒了。”

“最近她的眩晕加剧。”

姜一飞一听,“那我打120.”

“等我们赶到家再打,耽误事!”

说着,姜一飞拨通了电话。

果不其然。

等韩潮打开家门的那一刹那。

韩若琳正躺在客厅的地板上。

120急救人员见状,赶忙拨开众人,冲进去,将韩若琳一番检查。

“她有什么基础病么?”

医生一边给韩若琳检查心跳呼吸血压脉搏,一边询问韩潮。

“尿毒症,其他暂时没发现。”

医生听了听韩若琳的心跳,摘掉了听诊器。

“血压85的,60,心跳迟缓。”

“担架!”

两个男护士,拿着担架,将韩若琳抬下楼。

“直系家属来一个。”

医生看着身后的一群人。

“我去!”

“韩潮,你做救护车,我们开车跟在后面的!”梅峰拍拍韩潮示意。

韩潮点头,赶忙跟着一种医护人员下了楼。

很快,120走街串巷,到了医院。

一阵风风火火的推送,韩若琳被送进了急诊室。

韩潮焦急的扒着玻璃窗看着。

急诊室里,韩若琳被很快的接上各种管子和药物点滴。

心脏监视和血压检测,也上了。

整个过程,韩若琳都毫无反应,憔悴惨白的闭着眼睛。

“韩潮。怎么样了?”

梅峰停好车,着急赶来,气息也有些不稳。

“还在里面……”

韩潮只扒着玻璃,目不转睛。

一会儿,医生从急诊室出来。

“韩若琳家属。”

“我是!”

韩潮赶忙凑过去。

医生看了看韩潮,“你成年了么?”

“不管成不成年,只有我一个直系亲属。”

医生皱眉,:那好吧,这是病危通知书,你签一下。”

韩潮接过单子,上面抬头,赫然写着“病危通知书”

“我妈到底怎么样了?”

“不太乐观,肾功能急剧下降,原先还有40%的,现在,恐怕只能长期在医院,用透析仪维持着,不能出院。”

医生说完,韩潮身子一软。

“韩潮!”盐慈音眼含泪花,梅峰一把扶住韩潮。

“那医生,下面,我们要做些什么?”

“去办住院手续,把住院押金交了,等她过了危险期,就转到重症病房去。”

“万一……”

医生看了看韩潮,对梅峰道,“凡事都有个概率,风险是存在,也有可能,病人出不了ICU,那……”

“所以,你们还是先把病危通知签了。”

说完,医生便进去了。

韩潮缓缓蹲下来,抱着头。

“韩潮,你要挺住。”

“你要是垮了,你妈怎么办!”

梅峰蹲下来,“钱的事情,我们会想办法的。”

“你先给妈妈办手续。”

梅峰说完,便对盐慈音道,“你陪着他,我去车里拿包。”

“嗯!”盐慈音担忧的点点头。

“韩潮,韩潮!”

是姜一飞的声音。

梅峰回头,刚好对上姜一飞。

“哎,我……我拿了卡!”姜一飞将自己的好几张卡都卡包里拿出来。

刚才,她是紧赶慢赶的,折回去拿卡包了。

“情况怎么样了?”姜一飞抓住两人询问。梅峰摇了摇头,示意地上蹲着的韩潮。

姜一飞一僵。

梅峰将韩潮掉落的病危通知书,递给姜一飞。

“韩潮!”梅峰上前,“我们去办手续,老师陪你去!”

韩潮缓缓抬起头,却已经是泪流满面。

“梅老师,如果我妈不在了,那这世界上,就剩我一个人了……”

梅峰一听,心头一酸,姜一飞已经忍不住带着盐慈音撇过脸去,摘下眼镜,拭泪。

梅峰将失魂落魄的韩潮揽过来,拥住。

“傻孩子,你还有我们啊,再说,你妈妈不会有事的。”

韩潮倔强的忍住了眼泪,使劲点点头。

是夜,韩若琳已经在急救室呆了十个小时。

“韩潮,已经下半夜了。”

“你去休息会儿吧。”盐慈音上前劝。

韩潮摇摇头,回望这急诊室里的母亲。

“哎,慈音,你也等到现在,你家里……”姜一飞后知后觉。

盐慈音一阵心虚。

“怎么了?”

“她离家出走了,姜老师,你带她走吧,给她安置个地方休息。”

韩潮转过身,坐在椅子上,“她不好意思说。”

姜一飞看向盐慈音,“他说的,都是真的?”

盐慈音点点头。

“这到底怎么回事?”姜一飞的声音有些大。

梅峰上前,提醒她。

姜一飞这才松了松,“好吧,你先跟我回家。”

姜一飞看了看韩潮,知道他没有说话的欲望,便对梅峰道,“师哥,辛苦你在这里陪着吧。”

“明早我再过来,顺便给你带东西。”

梅峰点点头。

“韩潮……”盐慈音还想说什么,却被姜一飞拉着走了。

“走吧,你现在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的。”

“你先给我说说,你自己是怎么回事!”

姜一飞的声音,在走廊里,越来越远。

“韩潮,你去我车里躺一会儿吧?”

“我在这里守着。”

“有事,我喊你!”

韩潮摇摇头,“不,梅老师,我可以的。”

“我妈生病,我经常熬夜陪她。”

“倒是你,为我忙了一下午到现在,你先回去休息吧。”

梅峰见状,也不在劝说,收起了车钥匙,陪韩潮一起坐着。

韩潮时而站起来看韩若琳,时而坐着,就是不说话。

梅峰觉得,这孩子,有着异于常人的坚韧和勇气。

他仿佛又产生了一点错觉,好想和自己做在一起的,不是韩潮,而是当年的自己。

“韩潮,喝点水。”梅峰给韩潮递过去一杯热水,而后,在韩潮身边坐下。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当初,我也觉得,我在世界上,只有自己了,但是你看我现在,不是也活的挺好的。”

韩潮挑眉看向梅峰。

“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去世了。”

“而我妈妈,在我大一的时候,也走了。”

梅峰说的淡然,韩潮却凝着他。

“你知道么?”梅峰转动着手里的一次性纸杯,“我当初的专业,可不是丹剧,是黄梅戏。”

“那你怎么?”

梅峰笑笑,“你也觉得奇怪吧。”

“黄梅戏是大剧种,黄梅戏团都是出国家级戏剧演员的。”

“按理说,在那里能有更好的发展。”

“而丹剧团,不过是个地方戏剧剧种,而且,还是县级的。”

“出了我们阳市,只怕是没人能听得懂呢。”

“这倒是,虽然,我没听过丹剧,但是,我看过相关的介绍资料,说是,丹剧以我们地方的方言为基础发音的。”

“是啊!”

“这是特色,也是瓶颈。”

“学丹剧,先学方言,不会方言的不行。”

“而本地……”梅峰摇了摇头,“学艺的人,需要勤奋刻苦,十分自律,而有这份自律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学霸。”

“你说,那个学霸不想考清华北大,会放弃高考来丹剧团呢?”

韩潮点头,“所以,丹剧团人气不高。”

“我看,那波小学员,明显比大学院少很多。”

梅峰微微一笑,“你真是细心。”

韩潮有些不好意思。

“那是第三批学员,和第四批,我们为了能招到人,已经去小学了。”

“但是说实话,好苗子少,真心热爱丹剧的,也少,基本上都是听了父母的话,想某个有编制的工作罢了。”

“人之常情。”韩潮点头,“这不,我妈就是没有编制,看病都看不起。”

梅峰叹气,“是啊。”

“那你为什么来丹剧团的?”

梅峰笑笑,“因为一个老先生。”

“老先生?”

见韩潮的神情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紧绷,梅峰也放心不少,“等你妈妈好起来,我带你去见他。”

韩潮点点头,“梅老师,这次,你们替我们妈妈掏的医疗费,我会给你们写个借条。”

“我会尽快存到钱,还给你和姜老师的。”

梅峰看他说的一本正经,停顿了片刻,认真道,“韩潮,来丹剧团吧?”

“你需要。”

“我们需要。”

“你妈妈也需要。”

韩潮凝着梅峰,半天没说出来话……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