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丹剧的理由 阅读至44%

爱丹剧的理由

书名:我是角 作者:文踪 本章字数:2014字 更新时间:2021-03-20 23:46

“快进来吧!”

“爷爷正在捯饬好东西呢!”

“你们俩也进来,掌掌眼!”

姜一飞到哪里都是活力四射,好像一只翻飞的蝴蝶。

一行人,进了正堂主屋。

这是江南独有的屋子,不是徽派建筑那样晦涩阴郁,也不想北方建筑那样,粗狂干黄,黄沙漫天。

这是类似苏派园林的。

清澈,秀雅,通透,文艺淑女一般,小桥流水,玲珑。

正堂屋子里,摆满了东西,地上,桌上,罗汉榻上,甚至墙上,书架上,到处都是各种材料,各种颜色的二胡。

盐慈音长大了嘴巴,连一贯沉着的韩潮,也满脸惊讶。

“这里果然是博物馆……二胡博物馆啊!”

触类旁通,盐慈音生出赞叹的感觉。

梅老爷子笑了。

“哈哈哈……”

声如洪钟。

“爷爷身体真是好!”

韩潮感叹。

“你可不能叫爷爷!”

“这位,是梅老师的爷爷,论辈分,你该交太公了!”

“梅老师的爷爷?”

韩潮看向姜一飞,“亲的?”

“嗯哪!”姜一飞笑着,走到梅老爷子身边,“看不出来吧!”

“梅爷爷已经九十七岁了。

“九十七岁……”

韩潮和盐慈音不敢相信。

“来来来,快坐!”

“阿来啊!”老爷子喊了一声,出来一个中间男人。

对着老爷子,一顿比划。

“哦哦哦……”

哑巴?

韩潮挑眉。

怎么这么奇怪的。

失明的高龄老爷爷,不会说话的家人,还有这宅子,一看就是有钱的人家,梅峰怎么会去小小的丹剧团学丹剧。

“把这些都收了吧!”

“哎,爷爷,不给我们的小客人表演一段么?”

“咱们这么久没来,可不能无功而返啊!”

“哈哈哈,就你调皮!”

“我老头子眼睛都瞎了,你还让我表演,耍猴呢!”

“哪里,您要是耍猴,那整个阳市的二胡就都该丢进大运河去了!”

“哈哈哈……好好好你这小猴子,满足你!”

说着,梅爷爷对阿来道,“阿来,把其他的都收了,只留下那把老藤二胡吧!”

“再去泡点明前茶来!”

“还有,下去找白菜娘,准备一下,今天,客人要留在这里吃饭的。”

“恩恩……”那个叫阿来的中年人下去了。

不一会儿,屋子里的二胡就收拾干净了。

而且,阿来收拾的手法,极其娴熟,看样子,是老手了。

“阿来,你这么喜欢这把,要不要拉一下?”

“爷爷去厕所了。”

姜一飞看着阿来,抱着手里的一柄白玉二胡,眼神放光。

“嗯嗯嗯……”阿来赶忙摆手。

“哎,别怕,你拉给我听听,我也好久没听你拉了。”

“爷爷来了,我就说,是我在玩!”

姜一飞鼓动着阿来,阿来回头看一眼坐着的梅峰。梅峰唇边,挂着微笑,却没有表态。

阿来咬咬牙,像是鼓足了勇气,坐下来,将二胡架在腿上,下一秒,一曲“二泉映月”就如静夜里的泉水一般,徐徐而出。

铿镪顿挫,舒缓流畅。

阿来闭着眼睛,极其享受着二胡发出的柔美银色,他陶醉的表情,完全不像是个家里的仆人,倒像是,此刻,他就是交响乐团的首席,而他面对的,也不是空荡的天井,而是百千观众。

“啪啪啪……”一阵掌声。

阿来一惊,赶忙起身,小心翼翼的将二胡塞到姜一飞手里,而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蹑手蹑脚的下去了。

姜一飞抱着二胡,想笑,却忍住了。

“一飞啊,你这技术见长啊!”

“是你拉的吧?”

梅爷爷摸索着,想走进桌子,韩潮离得最近,他抢在梅峰前面,一把扶着梅爷爷,将他搀扶到桌边。

梅爷爷感觉到搀扶自己的手,是如此稚嫩,他坐下,一把握住韩潮。

“孩子,你的骨相很好啊!”

“以后,一定能成大器。”

韩潮笑,“太公,我不信这些。”

“哈哈哈……”梅爷爷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我不是封建迷信,是直觉!”

“爷爷,刚才我拉的好吧?”

姜一飞也坐下来。

“嗯,你能拉这么好,就不会在丹剧团混了。”

梅爷爷目光没有焦距,话倒是一针见血。

“哎呀,爷爷,不带这么损我的啊!”

“刚才,是阿来拉的!”姜一飞如实招认。

“太公,要不,您给我拉一段啊!”

“听了阿来的,再听听您这个大师的,抛砖引玉么!”

“好!”

梅爷爷起身,摸到桌上那摆着的老藤二胡。

“今天就不要这张老脸了,给小客人们表演一下!”

枯瘦却干净的手掌,一点点抚过去。

姜一飞将他的手,握住,而后,按在老藤二胡上。

那二胡,完全看不出什么植物,只是造型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干枯掉的老树藤,枯黄的颜色,却是油亮的,看不出琴弦拉扯过后掉下来的粉。

梅爷爷深吸一口气,只是微微垂眸,便开始动手。

韩潮在摸一个刹那,误以为,他的眼神里,透露出忧伤。

只是那样的错觉,转身即逝。

音乐声响起。

他仿佛沉浸在另一个世界。

悠扬的曲调里,左手子在琴杆子上,上下移动,仿佛,那是一场关于手指的芭蕾舞表演。而他的右手,运功的交错间,仿佛要把心中的千军万马都释放出来,又仿佛是在和不公的命运抗争。

曾有老话说:二胡一根琴杆子,顶天立地,两根琴弦,连接东西,唱完一世悲苦,笑说人生百态。

内弦如男人,沉稳雄厚;外弦如女人,高亢明亮.在阴阳的融合中演绎着天地的绝唱。

一曲毕,梅爷爷的眼神,依旧空洞,可是姜一飞沉默,梅峰的眼中,却蓄着泪光。

没人打破沉默,也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倒是白菜娘从回廊穿过来,端着热气腾腾的午饭,大喊了一声,“开饭了!”

众人这才收敛心神。

倒是白菜娘进来,看到梅爷爷抱着老藤二胡,还是无动于衷,便摇头道,“老不死的,又在哪里悲春伤秋了,还不快点来吃饭。吃饱了,您再发嗲!”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我是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