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洞 阅读至14%

老鼠洞

书名:残凰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18字 更新时间:2018-09-29 08:52

难道做蛇羹真的不是傅思滢一时想起的说辞?

傅宰相又向厨子问,“为何会突然做蛇羹,可是大小姐吩咐你的?”

厨子点头:“是大小姐吩咐的。大小姐说前几日在街上有看到卖蛇人,就与那人定下了蛇,让今早送来。今日厨房忙于准备斋饭,无人得空,还是由大小姐身边的晴音去将蛇给搬到厨房的。”

傅宰相瞧晴音一眼,语气莫名:“你倒是胆子大得很,还敢一个人去搬蛇篓。”

晴音唇瓣轻抿:“既然是大小姐要的东西,奴婢自然能做就做。况且蛇篓严密,奴婢看不到蛇,也就谈不上害怕。”

傅思滢轻哼:“此事与晴音胆子大不大,有关系吗?”

傅宰相闻言,闷叹一下,又问厨子:“既然是送到了厨房,蛇又怎么会跑到花园里?你们都没人看管这一篓子的蛇?”

“是小人疏忽!小人那会儿正忙着做事,无暇顾及,见蛇篓严实,就让晴音把蛇篓放在了院墙角落。谁料……”

厨子一脸苦哈哈地将手中空空的蛇篓一翻,向傅宰相亮出蛇篓底边的破损:“谁料老鼠将蛇篓给啃坏了!小人猜测是蛇跑出后闻到花香,就顺着墙角的洞进了园子!”

众人凑近一看,见蛇篓底部果然有老鼠啃成的破洞。

眼见情况转变,王氏赶忙撒泼,不依不饶地质疑:“说的都是些狗屁话!老鼠见了蛇,跑都来不及,还给它们啃篓子?你这厨子也是黑心眼的狗东西,和你家大小姐合起伙来欺负人!”

厨子十分委屈:“老爷,小人说的都是实话,小人也实在不知能和大小姐合什么伙。”

随后,傅宰相带众人去小花园背后的厨房院子查看了现场,发现院角果然有老鼠洞,还有几条单独游走的蛇。下人顺着老鼠洞一刨,便见老鼠洞的确是通到小花园的。

厨子怯怯地说:“其实,老鼠并不怕蛇,遇到冬眠的蛇,老鼠也是会吃蛇的。院里的老鼠不知蛇篓里装的是蛇,啃破篓子后再跑,自然是引蛇入洞了。”

老鼠洞里一片狼藉,有老鼠的尸体,也有蛇的尸体。虽场面吓人,却也证明了一件事,蛇会出现在小花园的确是巧合!

事已至此,已基本真相大白。傅宰相顾忌不久会有客登门,急急吩咐下人将府中所有的狼藉打扫干净,尤其是那一条条的死蛇。

身上再无半点嫌疑的傅思滢,冷笑着看向王氏和卫兰灵:“蛇群顺着老鼠洞去了花园,此事与我可有半点干系?我是管得了天还是管得了地呀,能让老鼠给蛇领路,埋伏在花园里等着害你们?再者说,谁让你们去花园的?”

她的讥讽令卫兰灵死死垂头,无颜应对。谁能想到会发生这么巧合的事!

傅思滢轻嗤一声:“早知道你们这么希望我害你们,我就不让那卖蛇人将蛇牙全拔掉了。做什么蛇羹啊,嗯?”

就算是无毒蛇,如果没有拔掉蛇的尖牙,按照刚才蛇群缠绕卫兰灵的架势,保准能将卫兰灵咬成筛子!

卫兰灵吓得脸色苍白。

而这时,不知是之前的跑动太剧烈还是受惊所致,卫兰灵身下的出血太多超出月事带的承受,经血顺着腿流下,在鞋袜处缓缓渗出了一片血迹。

老妪王氏一瞥见卫兰灵的脚踝处有血,未经多想,张口就喊:“我的乖孙女受伤了!快叫郎中!”

卫兰灵莫名所以,刚想说没有受伤,顺着王老妪所指低头一看,这才察觉自己出了大丑!

“我没有受伤!”

“血都流出来了,还没有受伤?”王老妪张牙舞爪地叫喊,“宰相夫人不给我们请郎中呦!眼睁睁看着我们死!”

“姥姥你快别说了!”卫兰灵又要顾及自己的丑态,又要阻止王老妪的叫嚷,十分难堪。

最后还是小李氏将王老妪拉扯住低声说了几句,王老妪才安静下来。而暂时在卫氏母女身边伺候的侍女云见,也将表小姐正逢月事低语告知给李氏。

一听原来是卫兰灵来了身上,李氏分毫不给卫兰灵留颜面,立即当着众人的面儿怒道:“你正逢月事,一身的血腥气味,难怪会引得蛇群凑近!这如何能迁怒给旁人?!”

卫兰灵大臊:“我、我!”

众人一听,纷纷恍然大悟。就是说嘛,蛇群为何只跟着表小姐,原来原因在这儿呢!

明明是自己的原因,却一个劲儿地哭诉有人故意陷害?

面对难消惊怕的卫氏母女以及依旧小声碎骂的王老妪,傅夫人李氏冷着脸命侍女带她们回房歇息。

卫兰灵泫然若泣:“姨父姨母,你们不要生气,我、我们……”

李氏再不给好脸色:“不用多说!你们自投奔我傅府后三番两次地因为意外而受到惊吓和委屈,是我傅家照顾不周。可你们不该每次都将矛头指向思滢,怀疑是她使坏!你们总问无冤无仇,思滢为什么要害你们,今天我也想问一句,既然无冤无仇,你们何必每每诋毁思滢!”

“嫡姐!”小李氏慌神,“不、不,都是误会!”

卫兰灵也全然忏悔之情地跪倒在李氏脚下:“对,都是误会!姨母,表姐,是我错了,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姨母和表姐原谅我吧,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被卫兰灵央求原谅的傅思滢睥睨着,没说话,只用余光注意着母亲的表情。

李氏对于卫兰灵梨花带雨的告罪略有动容,但大体维持住了冷脸:“别说了,等会儿府中有客,你们现在就回房歇息吧!”

说罢,令下人将卫兰灵三人强行带走。

“邪门的鬼事,这地儿肯定不干净!”

听到王老妪一边走一边骂,傅思滢望着她们的背影,微微勾唇。

忽而,察觉手掌被紧紧一握,傅思滢回头,就见李氏恼火地说:“她们有什么好看的!”

“呵呵,”傅思滢浅笑,“娘真是难得的不心软。”此时,她的心莫名很温暖。

李氏眉头紧皱:“经过今天这么一出,娘要是再心软,那就是被猪油给糊了心!太诡异了,这么严实的篓子,偏生就被老鼠咬破,让蛇顺着老鼠洞去了小花园。那么多人,又正好是你表妹一人来了身上,招蛇追缠。那群蛇怎么打都打不完,高僧一洒净,蛇群立刻死绝。”

说着,李氏微微发抖:“滢滢,你说得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姨母和表妹……咱们不得不防!”

一旁的傅宰相也沉沉点头:“天意警兆哇。”

一家人身上都是怪味混杂,过会儿还要待客,这会儿只能匆忙忙沐浴换衣。

房门一关闭,屋内只有傅思滢与晴音后,晴音再忍不住,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吓、吓死奴婢了……”

傅思滢轻笑一声,自顾更换衣物:“做得不错,没出纰漏。”

晴音摇头:“小姐,是您想得太周密了。你连往篓子底部抹香油以吸引老鼠啃食都能想到,奴婢真是、真是太惊讶了!”

傅思滢不以为然:“这不是理所应当的么?要不然怎么能让老鼠啃篓子?”

“可您怎么知道那道老鼠洞会通向小花园?”晴音好奇不已。

闻言,傅思滢笑出声:“你以为我无所不知?我可没有提前知道老鼠洞会通向小花园,只是不管它通向哪儿都无妨,并不影响。”

晴音惊叹:“您命奴婢将蛇篓放在厨房院子的老鼠洞旁,奴婢本以为您打算在厨房院子里作戏,还有些担心厨房院子人来人往的,不等闹出动静,蛇就会被众人抓住呢。”

傅思滢点头:“当然不能在厨房,但又得借着让厨房做蛇羹的借口,所以只能借助老鼠洞给那群蛇领路了。”

平缓一会儿后,晴音起身,手脚麻利地给傅思滢搬抬热水净身。

傅思滢泡在浴桶里,眯眼瞧着桶外认真服侍的晴音,忽而问:“你刚才在僧人的眼皮子底下往洒净香水里倒毒药,害怕吗?”

晴音动作一顿,看向傅思滢,缓缓点头:“害怕。那可是佛家之物。要污染洒净香水,奴婢……很怕。”

“后悔吗?”

“不后悔。”

傅思滢轻声笑:“说谎。”

晴音沉默,片息,喃喃道:“奴婢没说谎。若说后悔,那就是您后悔的话,奴婢才会跟着后悔。”

傅思滢扭头,看向神色凝重的晴音,她轻叹一下,握住晴音的手:“我只望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后悔’二字!”

“那奴婢也便能一生无悔!”

……

等傅思滢收整妥当,本家的两位叔叔已经登门片刻了。

傅思滢带着芸芷和容辰去前堂见客。

“见过二叔、三叔,”傅思滢抬眼笑道,“怎么没见二婶婶和三婶婶一起过来?”

她可是记得二婶婶在上次离开她家时,那浓浓一副巴不得与她家没半点关系的轻鄙模样。那时,傅家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惹到慕王要大难临头的处境,而如今……傅家已与慕王定下亲事,不知二婶婶作何感想?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