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人才 阅读至16%

稀缺人才

书名:残凰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4字 更新时间:2018-10-01 23:54

瞬间,傅思滢被众人瞩目,她一僵,急急伸出手指向前方要进慕王府的郎俊松:“我和前面那个人是一起的!”

“自报家门!”重复此话时,府兵眼中露出杀气,几个府兵立刻将傅思滢围起,瞬间就可将她拿下。

傅思滢嘴硬:“我要是有家门,还来给慕王当门客?不过是一个寻常女子!”

听到傅思滢也是来应选门客的,府兵目露怀疑:“你可有引荐信?”

“慕名而来!”傅思滢说得信誓旦旦,“大昌的年轻俊杰谁人不想给慕王做门客?我虽是女子,但也有几分本事想要入慕王爷的青眼!”

唔?

女子说这种话,很有自荐枕席的嫌疑啊。

府兵看向傅思滢的目光当即带上某种轻蔑的打量。

郎俊松站在台阶上转身道:“这位姑娘说得有理,慕王爷既要网罗天下人才,就不会区分男女。”

他对引他入府的慕王府人说:“何不准这位姑娘一起应选?”

引路之人想了想,点头应下。为确保不是一个大胆的女刺客,还特意唤了两名府兵跟在傅思滢的身后进行监督看管。

傅思滢也不介意,好歹是成功隐藏下身份,虽然……应选女门客更吸引旁人注意!

傅思滢与郎俊松一起进入慕王府。

郎俊松悄悄说了句:“姑娘果然勇气可嘉。”

傅思滢斜他一眼,轻哼一声,没多言语。

一入慕王府,便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震慑之气,叫人慎慎不敢大喘气。十步一卫,且有时时巡逻士兵,防守之严密可见一斑。

傅思滢与郎俊松皆非胆小之人,进入慕王府后,自顾左右查看观赏,毫不客气。引路之人将他二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中。

不过一会儿,傅思滢就被带入一座人满为患却并不嘈杂的院子。院子里人头攒动,傅思滢个子矮,隐约能看到众人围着的中央有人在高谈阔论。

正想询问,就听引路之人说:“二位,这里就是应选之地。我带二位去报个姓名。等会儿喊到二人的姓名时,二位便去前方高台应对问答。”

郎俊松拱手:“多谢。”

引路下人带着傅思滢和郎俊松去报了名。一见有女子前来,登记姓名的人上下打量傅思滢一番,笑了笑,说:“在下奉告姑娘一句,这里不是能肆意玩闹的地方,轻易进得来,不一定能轻易出去。一旦上台,答不出个是非所以,下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闻言,傅思滢喉咙一哽,差点犯怂说出“那我还是先走了”。

显然,有人诚心来应选,就有看慕王爷不顺眼的故意来捣乱。捣乱一多,慕王府针对这种行为就会有严厉的打击和惩罚。傅思滢撞矛尖上了。

见傅思滢没有立即应答,慕王府的下人笑:“看来姑娘信心不足。”

说罢,竟对旁人说:“请这位姑娘到一旁问明身份。”

唯独怕暴露身份的傅思滢精神一凛,立刻道:“谁说我信心不足,我只是在想该如何一鸣惊人。废话少说,记上吧,我姓好!”

说完,一把拉扯过郎俊松的衣袖,将人往人群中推。全力推搡郎俊松,郎俊松只能无奈地在前方开路。

等到藏入人群中,傅思滢才感到些许安全。

呼,不过是慕王府一个普通的下人,就能有那般笑里藏刀的气势,慕王府还真是藏龙卧虎。

想到此处,傅思滢再看一眼身前的郎俊松。连郎俊松此人都来应选慕王府的门客,慕王府的实力还真是深不可测。

傅思滢特别想知道郎俊松此番到底有没有应选成功。

如果成功了,他怎么会在接下来的数年都默默无闻?难道以他的才能还得不到慕王的重用?

而如果未成功,他又去了何处,才会在日后出现在何长易的身旁,成为何长易的左膀右臂?

她是恨何长易,但不会恨及牵连。犹记得前世郎俊松帮她甚多,为她母亲争得追封,全力帮她追查欺辱过芸芷的恶人,就连最后都宁愿冒着为何长易所不喜的风险强硬回击北夏王。

她与郎俊松亦算挚友。

等终于挤到最前面站定,郎俊松低声问:“姑娘姓好?好姑娘?”

傅思滢轻咳一下:“嗯。”

郎俊松语带笑意的长长“哦”了一声,摆明了是不相信。

二人面前的高台上不断有人上台对答做解。这高台是设立在一栋小楼前的,旁有几位评选老者坐着。应选之人所回答的问题大都是这几位老者所给,也有从小楼里传出来的纸条。

纸条?

傅思滢盯着挂有竹帘子的小楼厅堂,不由得摩挲着手中血玉。

难不成漠苍岚就坐在里面?

不,不应该。应选门客的考试日日都有,堂堂慕王哪里那么得闲,场场都在。

她问郎俊松:“屋里不露面的是哪些人,会不会是慕王?”

郎俊松摇头:“偶尔会有不愿露面的朝中官员帮慕王筛选门客。”

“哦,原来是这样。”

只要不是慕王在,傅思滢就放心了。她若是出丑出在慕王眼前,以后还怎么绷得起气势?

别看这座小院里的人多,筛选之速极快,有的人上台仅仅是开口说了两句话,就被判定淘汰,甚少有能长篇大论的。而且由于是当场决定是否合格,不过一会儿,院子里的人就少了大半。

傅思滢回首看向身后,见刚才还需要挤着才能进来的人群,现在已经是稀疏分散,一时间感触极深。

商人是日进斗金,慕王府则是日进斗才。若是慕王不早死,以这般实力推行新政,何愁大昌亡国?

奇怪,大昌怎么就能亡国呢!

这是傅思滢哪怕亲自陪同何长易造反成功,都想不明白的事情。

终于,念到了郎俊松的名字!

“郎俊松!”

郎俊松不卑不亢,淡定走上高台。他不紧张,台下旁观的傅思滢却紧握拳手,为他紧张。

“在下郎俊松,熟读诗史文经,对刑罚律条专有研究。”

几句介绍,让一旁的评审老者很有兴趣。毕竟前来应选的门客如过江之鲫,却很少有人说自己专长何项,大都是什么治国治世的笼统大话,而专研刑法律条更是少之又少。

几位老者纷纷问了郎俊松几个问题,有关于历史上的著名案例,也有关于专门罪名的定责,郎俊松对答如流,且姿态峻拔,很有风骨。

对于律法宽紧对于官场和民生的影响,郎俊松心有沟壑。

在傅思滢逐渐放松时,只见从小楼中传出了纸条。

很快,老者代为将纸条宣读:“而今朝中律例是轻是重?”

郎俊松不假思索:“重了。世人皆知慕王爷手段凶狠,是以闻风丧胆……”

不等他答完,又有纸条传出:“大昌世家若触及律法,该如何惩戒?”

郎俊松稍有思索:“既是触及律法,自然该按律处置,不偏不倚。”

当即又有第三个纸条传出:“朝中新贵触及律法,又该如何惩戒?”

郎俊松思索得略久:“自然是与世家贵族一般,按律处置,上位者该一视同仁!”

几个问题打下来,郎俊松眉头紧锁。不等他喘口气,结果已出。

下人很平静地宣读:“郎俊松,落选。”

傅思滢定定看到郎俊松站在高台上大大一怔,似乎是完全想不到他会落选。

“下一个……”

郎俊松紧紧闭目喘气,未有多问,大步走下高台。

傅思滢迎上,语气有惋惜也有遗憾:“我看你才是勇气可嘉,你该知道你的回答与慕王的行为一点也不吻合。”

郎俊松紧皱眉:“虽这般,可……”

不等他说完,只听那喊名的下人大叫:“下一个,好姑娘!”

这称呼炸响在耳边,令傅思滢汗颜不已。全场就她一个女子,所以“好姑娘”自然只能是她。

慕王府下人伸手示意:“好姑娘请。”

院中顿时议论纷纷:“这位好姑娘是什么姑娘?”

“好姑娘会来应选慕王府的门客?”

一声声“好姑娘”钻入傅思滢的耳中,臊得她脸颊发烫。她清清嗓子,只当自己带着帷帽又不露脸,所以出丑的人就不是她。

评审老者等了一会儿,见傅思滢直愣愣站在高台上,也不做自我介绍,只能主动开口询问:“这还是老夫第一次看见有女子前来应选门客,可见姑娘胆识过人。不知姑娘读过什么书,又对哪方面擅长呢?”

傅思滢想了想:“读过《狐妖传》《月上枝头相思记》,还有《春海棠》,擅长嘛……擅长斗嘴狡辩、信口开河。”

她眼力很好地看到台下郎俊松神情惊变,十分惊愕怪异。

何止是郎俊松,整座小院都齐齐一静,人人表情古怪。

这、这是从哪里来的疯丫头?

王府下人刚做出要来带傅思滢下台的架势,傅思滢立刻沉声:“怎么,难道慕王府的门客中有我这种人才?”

王府下人动作一僵。那还真没有。

“既然是稀缺人才,几位老先生就该抓紧好好考校学问,不要耽误工夫。”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