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儿戏 阅读至17%

不可儿戏

书名: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35字 更新时间:2018-09-25 09:02

小李氏携卫兰灵和王氏来到傅家以后,并没有与傅宰相进行私密接触的机会。毕竟小李氏初来乍到,摸不清楚情况,不会有胆子将卫兰灵是傅宰相亲生女儿的真相说出。

而傅宰相也很避嫌,对于卫兰灵和小李氏的情况甚少过问,全由夫人李氏一手安排。

这些情况傅思滢都是看在眼中的,所以在询问过何婆子后,更加确定父亲如今对小李氏还很是陌生。

看着府中下人们忙忙碌碌搬抬热水,风风火火地打扫客房,傅思滢摩挲着指节,心事重重。

既然时机尚佳,她就更得抓住机会,防患于未然才行!

过了一会儿,何婆子来寻傅思滢,说:“大小姐,夫人说卫夫人和表小姐到府中多日了,想在今晚为二位设接风宴,让老奴来告知大小姐今晚来瑞华院用膳。”

“我不去!”傅思滢摆手,不假思索地说,“你给我母亲回话,让她将接风宴改在三天以后。等我放心了,再谈给卫夫人和表小姐接风的事情。”

“是。”

李氏听完何婆子的重复后,,沉默了好一会儿。

三天以后,正是之前傅宰相与天福寺僧人约定好给府中作法的日子。天福寺的僧人说那天是一年中阳气最足的一天,任何邪魔污秽都会被光明吞噬驱散,作法最是合适。

思忖许久,李氏点头:“那就改在三天①后吧。滢滢放心,我也好放心。”

……

傍晚时分,傅宰相归府,归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寻傅思滢。李氏叹气说请不来女儿。傅宰相问明缘由后,也没说什么,直到临睡前,亲自到了傅思滢的小院,要与她小谈。

傅宰相一脸的担忧和关爱:“思滢,你果真不抗拒与慕王的婚事?”

傅思滢不知道父亲在朝中都遇到了什么,如实答道:“与我无妨。”

“怎么能说无妨?”傅宰相皱眉,“这可是事关你一辈子的大事,你千万不可当儿戏!”

“女儿晓得的,”傅思滢给父亲倒一杯茶水推去,“爹爹怎么一回家就问我这事,您可是在外遇到了什么?”

见傅思滢问起,傅宰相深深叹气。大大灌下一口茶,神情复杂地说:“爹知道慕王不是良人,可现在慕王的权势太大,又整日里紧盯世家,爹也忧心会被慕王盯上。你若能忍下这门亲事最好,若是忍不下,最好早日告诉爹,趁现在亲事还只是初初定下,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不要等到骑虎难下之时硬要跳下虎背,那就晚了!”

听父亲这样的担忧和急躁,傅思滢猜想父亲定然是在今日上朝时被同僚冷嘲热讽过,比如被说是“卖女求荣”之类的。

于是傅思滢轻笑着说:“爹放心,哪怕连慕王都忍不下这门亲事,女儿也能忍下!”

似乎是觉得傅思滢说的不是真心话,傅宰相愁眉不展,目光复杂满含愧疚:“思滢,是爹无能,委屈你了。皇上会为慕王与你定下这门婚事,全然是利用咱们傅家,所以慕王对你并无半丝感情,甚至……”

甚至是还对她充满恶意。

最后的话不忍心说出口,傅宰相沉重叹气。傅思滢知道父亲的叹气并不仅仅是为了她,也是为了傅家迷惘的未来。

想了想,她语气柔和地规劝道:“爹,您有没有想过支持皇上推行新政?”

“支持皇上推行新政?”傅宰相一惊,想也不想地连连摇头,“不,不行,爹、爹和本家是同根之树,怎能背叛本家。”

“呵,同根之树?”傅思滢摇头,“您想错了,您是新生蓬勃之树,而本家不过是将死之树。您既然贵为宰相,就不该以私心来决断朝事政务,而是该以黎民百姓的得失来决定处事态度!”

未想傅思滢会突然说出如此一番大道理,傅宰相显得有些怔怔。

傅思滢又道:“您能够走上如今的位置,靠的是什么,难道是本家的支持?”

见父亲摇头,傅思滢冷笑:“本家巴不得打压您呢,哪里会支持您。所以您靠的绝不是本家这种世家的力量,而是先皇的信任和重用,而是您善待百姓的仁政!既然靠的是黎民百姓,您又怎么会在拥有权势后,扭头去选择捍卫世家的迂腐和无能?恕女儿大逆不道地说一句,您这才是忘本!”

说着说着,傅思滢的语气中不由地带上了些许“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父亲选择维护世家的利益,自然是与皇上和慕王站在对立面。而皇上和慕王为了冲破世家的垄断和腐朽,是将父亲选为突破口的!为了分离父亲与世家,慕王会制造无数矛盾和误会,害得父亲苦不堪言。

若不是后来慕王突然病死,傅家的下场,傅思滢随便一想都知道会有多惨。父亲如此固执,凭慕王的狠戾性情,一定会在利用完父亲后过河拆桥,将父亲弃如敝履。

傅思滢的劝说很令傅宰相震惊。他沉默着思索良久后,抬头深深看了傅思滢一眼。

缓缓地,道:“滢滢,你能这样想,为父很欣慰。只是……哎,为父需要好好想一想。”

说罢,傅宰相起身欲要离去。

在傅宰相即将跨出门槛时,傅思滢补充道:“爹爹不要忘记,您现在在世家眼中已经和慕王是一伙了!”

傅宰相脚步一顿,未回头,步伐沉重地走了。

晴音送走傅宰相,向傅思滢道了晚安。傅思滢盯着紧闭的房门,不由得陷入对前尘往事的回忆中。

不得不承认,皇上和慕王所推行的新政是有利于民的。只是慕王死得早,皇上没有了慕王这把利剑,便再也劈不开拦路荆棘。皇上的魄力欠缺,只能眼睁睁看着新政施展受阻。

到后来……

何长易称帝登基,所推行的政令大都是当今皇上推行的新政改良后的,效果备受百姓爱戴,这足以说明皇上的新政正确。摆明了是让何长易捡了便宜。

无论是从私心还是大爱,傅思滢都希望父亲能与前世的态度发生不同。

她正想着,忽的不知从哪儿飘来一阵风,“嗖”地一下,将屋里的灯烛吹灭。

眼前一黑的傅思滢稍微一愣,没放在心上。正想等视线稍缓再去点燃蜡烛,突然,一片寒凉的冷硬铁器突兀地贴上她的脖颈,激起她一身冷汗!

傅思滢浑身僵硬,身体仿若变成岩石。

“谁?”

“我。”

一道低沉略带沙哑的男子声音在傅思滢的身后幽幽响起。

头脑一时发乱的傅思滢正想再问“你是谁”,只听身后男子说道:“傅思滢,不过是数日未见,你竟然成了慕王妃!哈,真是可笑。”

数日不见?

傅思滢陡然明白过来,站在她身后威胁她的男子,正是那日在土地庙挟持过她的青衣人!

“是你!”傅思滢急急思索对策,“你来找我做什么?”

话音刚落,未料想青衣人竟将手中的刀剑更贴近傅思滢的脖颈,让傅思滢在顷刻间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自然是来找你报仇!”

傅思滢当即驳斥:“笑话!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你找我报什么仇?你的仇人不是慕王吗?难不成杀不得慕王,就来偷袭我一个弱女子好一逞英雄?”

她说这话自然是激将法。可这次激将法并没有起作用。青衣人将剑刃轻轻在傅思滢的脖颈上划动。

“本来,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势恢复得如何,毕竟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可方才听到你对你父亲的一番话,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你和慕王是一伙人。”

青衣人凑到傅思滢的耳边,语气森森地道:“一丘之貉,怪不得你能成为慕王妃。”

没想到是自己劝说父亲的话被青衣人听到,傅思滢手指微动,不以为然地说:“怎么,我说得有错吗?皇上的新政有利于民,我父亲身为宰相,自然该心系民生,拥护皇上推行新政有哪里不对?”

她说完,久久没有听到青衣人给予回应。

而趁着这个时候,傅思滢悄无声息地将匕首从袖子里抽出来。

呼吸缓缓间,猛地挥出匕首向身后扎去!

她的举动在青衣人的眼中分毫不惧威胁。青衣人闪身躲过后,重重向傅思滢的手腕劈下一掌。

“啪”的一下,傅思滢吃痛松手,匕首“咣”的一声掉落在地,在这宁静的夜里分外响亮。

可惜,傅思滢并没有让晴音守夜的习惯,所以匕首落地并没有为她向外报警。

就在匕首落地的同一时,傅思滢的嘴巴也被青衣人死死捂住,几乎要将她捂闷窒息。

“唔!唔!”傅思滢挣扎不已,重重向身后击出胳膊肘。

青衣人一时不察,被傅思滢打中一下,闷哼一声后,有了防备,一手捂住傅思滢的嘴,一手将傅思滢的两条胳膊背到身后,紧紧锢住。

傅思滢急得张嘴就玩青衣人的手上咬!

“嘶——”青衣人倒吸一口冷气,骂道,“傅思滢,你果真是属狗的!从小到大就没变过!”

把牙根咬得发疼的傅思滢一怔,缓缓松开嘴:“你到底是谁?”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来支持作者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