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骂咧咧 阅读至20%

骂骂咧咧

书名: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3字 更新时间:2018-09-27 23:58

蛇是从哪儿来的?

众人面面相觑。

见无人知道,傅宰相勃然大怒:“这么多蛇难道是从天而降?谁负责看守此处花园!”

有一瘦弱小厮站出,忐忑而惊惧:“是、是小人。”

“你是如何当值的!”

“老爷,小人一早还来检查过,确定花园没有脏秽,实、实在不知这些蛇都是从哪里来的!”

“废物!”

傅思滢站在一旁,对于小厮的一脸委屈和冤枉心有同情。正当傅宰相对打扫花园的小厮问责处罚时,忽的从远处传来口音极重的骂骂咧咧。

“狗生的东西,欺负我们孤女寡母,良心被老鼠啃了!天谴打不死你们这群臭狗屎、王八蛋!良心泡在粪桶里,畜生不如的贼养子!”

污言秽语太过难听,众人扭头一看,见是小李氏的生母王氏正气势冲冲地而来。

王氏笔直地冲到傅思滢面前,先是恶狠狠瞪傅思滢几眼,然而二话不说伸出手,直接将傅思滢身旁的晴音给揪住衣领!

“又贼又贱的死丫头,你胸膛里的心黑得像臭狗屎一样,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王氏对晴音又打又骂,“让你祸害我家闺女,我打死你个害人精!匪骨头!”

王氏刚打两下,就被傅思滢一脚踹在肚皮上。王氏惨叫一声,很是夸张地翻倒在地,顿时开始大声嚎哭:“杀人啦!宰相家的千金杀人啦!用蛇害我家的女娃,还要杀人灭口,谁来讲理啊!”

王氏就是一个可以在街头巷尾随意撒泼的泼妇。虽然此处是在傅府,王氏的嚎哭并不会引来能够讲理的人,可这么多下人看着,稍微有个嘴碎的学出去,傅府和傅思滢的名声可就完了。

不知小李氏的生母竟是这么一个泼货,傅宰相头大如斗,急忙喝斥下人去将王氏搀扶起来。

“王老妪,你这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王氏手脚挣扎地避开傅府下人的搀扶,不让任何人靠近:“老娘说的什么你们傅家人心里清楚!一群表里不一的东西!”

傅思滢目光冰冷,将受惊的晴音拉到身后护住:“表里不一?哪里表里不一,你说清楚。”

“呵!”王氏抬头朝傅思滢吐一口唾沫,“我呸!你以为你那点小聪明小手段能瞒得天衣无缝?这些蛇不就是你让你的丫头从外面买回来的?我告诉你,老娘都看见了!就是你这个黑心肝的丫头将一篓子蛇从外面带回来的!”

“哦,是吗?”傅思滢扭头看向晴音,见晴音瞬间苍白了脸,悠悠又看向王氏,“你都看见了?”

“当然!老娘亲眼看着这贼女将蛇篓背回来。当时没有多想,没想到你们是拿来害我的女儿和孙女的!”王氏又朝傅思滢吐几口唾沫,“呸,你就是倒瓤儿的冬瓜,一肚子坏水,存心要害死人!”

刚音刚落,傅思滢还未反应,她身后的晴音忍不住出口委屈地道:“我没有存心要害人!”

“贼女子,老娘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王氏气吼吼骂一句,又要上前来厮打晴音。晴音惊慌地喊:“这些蛇是用……”

话未说完,傅思滢扭头一个眼神,将晴音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语给吓回嗓子眼。

王氏耳尖,听到晴音的话,立刻扯着嗓子喊问:“是用来做什么的,你说啊!这些蛇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晴音虽不明白为何大小姐不让她继续说,可根据大小姐的眼色,她便噤声不语。

见之,认为晴音是做贼心虚,王氏更有底气地转头向傅宰相哭诉:“青天大老爷在上,我祖孙们三个孤苦无依,到底是犯了什么孽,要遭人这么狠心作践!”

傅宰相惊疑的眼神不断地在傅思滢、晴音和王氏、小李氏与卫兰灵这两拨人之前移动。

自王氏凶巴巴地赶来说亲眼看见晴音将蛇带入傅府后,卫兰灵与小李氏更是受惊不安,抱头痛哭。

卫兰灵这回学聪明了,“噗通”一声向傅宰相跪下,哭着只说:“姨父,卫兰灵相信此事与表姐无关,可事情从得有个因果缘由!到底是谁将这么多蛇送进花园,有何居心,您总得要查个一清二楚啊!”

傅宰相皱紧眉头:“此事自然要查个清楚。晴音,王老妪说是你将蛇带入府的,你可承认?”

“奴婢……奴婢……”晴音去看傅思滢的眼色。

一见晴音目光漂移,傅宰相立刻加重语气:“还不快如实招来!”

晴音被猛地一吓,当即跪地,却不再出声。见之,傅思滢冷笑一声,看向父亲:“蛇是晴音带回来的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难道晴音还能指使这么多蛇追着卫兰灵跑不成!”

傅宰相面色一紧:“思滢!晴音把蛇带入府所为何事,难道爹不应该清楚吗?”

傅思滢目光发痛,嗤笑道:“呵,所为何事?若真是所为心狠恶毒之事,那被晴音带回府的就该是剧毒之蛇!”

她笔直地看向父亲,丝毫不畏怯和闪躲,倒是逼得傅宰相心神不定起来。傅宰相怀疑今日这出戏是傅思滢陷害卫兰灵,可正如傅思滢所说,一来无人强迫蛇群追着卫兰灵,二来这群蛇全是无毒的蛇,如果此事是傅思滢所计划,似乎不太可能。

这时,李氏忽然死死上前抓住傅宰相的手,满是坚定地道:“老爷,我相信此事与滢滢无关!”

“夫人……”傅宰相怔住。

李氏双眼发红地看向傅思滢,目光沉重:“滢滢,不管你说什么,娘都相信你!”

傅思滢猛地眼瞳一震,定定看向母亲。她等这一句相信等了许久,等得好不容易!本以为在听到这句话后,她一定会欣喜满足,甚至还会有浓烈的得意,可当真正听到时她才发现,在心田蔓延的情绪是浓重而庞大的愧疚!

欺骗母亲、甚至于是耍弄母亲的惭愧不得不令她自我唾弃。

许久,傅思滢才声线微抖地回应道:“娘能信我……就好。”

李氏点头,回望傅宰相:“我愿意相信滢滢,相信自己的女儿,老爷您不愿意相信吗?”

傅思滢盯向父亲,紧张地等待着父亲的回答。

傅宰相凝视傅思滢许久,后重重吐气,与李氏相握:“我当然也愿意相信自己的女儿。”

霎时间,巨大的情绪如同排山倒海的波澜将傅思滢吞没,让她百感交集。

“好!”李氏点头,正式开始询问傅思滢,“滢滢,你现在诚实地对娘和你爹说,此事有没有你的手段在里面?”

“没有!”傅思滢斩钉截铁地回答,没有丝毫犹豫。

若她是真正的二八少女,八成会因母亲的信任而吐露实话,然而她早已不是天真单纯的少女。她获得母亲与父亲的信任如此困难,绝不会让这番信任轻易崩溃!

一听傅思滢说没有,王氏抬头又是破口大骂:“你放屁!说谎要天打五雷轰!”

傅思滢恼极了这老妪,一旋身,从芸芷的手中抽出圆扇,高抬手,直接用扇柄重重抽到王氏的脸颊上!

“再污蔑我半句,我让你这辈子再也说不成话!”

被猛抽一嘴巴的王氏惊愕地瞪着傅思滢:“你……你!”

卫兰灵扑在王氏身前,一脸悲愤地看着傅思滢:“表姐,你不能仗着我敬你信你,就这么肆意欺负人!”

“敬我信我?”仿若听到天大的笑话,傅思滢手腕一转,将扇柄不轻不重地敲在卫兰灵的额头上,“三番两次地污蔑我害你们,你们是觉得自己有多大的脸面,也配值得我害?”

说罢,傅思滢向晴音一挥手:“晴音,告诉他们,这蛇是从哪儿来的。”

晴音乖顺回话:“蛇是奴婢从府外带回来,为了给府里做蛇羹用的。”

“蛇羹?”

众人一惊,芸芷诧异问道:“姐姐想吃蛇羹了吗?可、可也用不了这么多蛇呐。”

傅思滢瞥芸芷一眼,然后看向母亲李氏,淡淡道:“不光是我吃,而是全府的人都要吃。因为我本想着在高僧作法后,家中的确会有一个新的开始,没想到……”

这话令李氏沉默,脸色也一点一点灰暗。

卫兰灵忍不下气,对于这个解释一点也不信服:“是不是只有晴音被发现带蛇回府,表姐才会突然要请全府吃蛇羹?”

见卫兰灵怀疑蛇羹是她突然编造的说辞,傅思滢勾起唇角:“表妹此话何意?我若不是早有意要请全府吃蛇羹,那我为什么让人送来这么多蛇?”

“表姐为的是什么,恐怕只有表姐一人心里有数。”卫兰灵恨恨道。

傅思滢与卫兰灵对视在一起,一人目光阴沉又带着冷笑意味,另一人则满是愤恨。

就在这时,厨房的厨子从远处呼哧呼哧跑来。一跑到傅宰相面前,就慌忙请罪:“老爷,都是小人疏忽。这些蛇是用来做蛇羹的,小人一时不察,没想到这群蛇跑出院子钻到花园来了!”

“做蛇羹?”

闻言,傅宰相惊讶地看向傅思滢一眼。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来支持作者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