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警兆 阅读至3%

天意警兆

书名: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2字 更新时间:2018-09-11 09:05

在卫兰灵的哭诉后,一直站在小李氏和卫兰灵身后没有吭声的老妪王氏,再也忍不住,上前就指着傅思滢的破口大骂。

“好哇,你个黑了心肝的毒丫头,容不得人就明说,用不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就说嘛,平白无故地送衣裳,原来是假好心!”

王氏是小李氏的生母,与李氏不合。此番前来投奔李氏,王氏一直忍气吞声,直到现在终于忍不住,露出泼辣的原形。

看着这毫无仪态的老妪,傅思滢牙齿一磨,忍下怒意。

有了王氏助阵,卫兰灵愈发哭得身体直抖。

可怜兮兮地磕头在地,如同受了六月飞雪的冤屈:“还望姨父和姨母明鉴!”

小李氏心疼地蹲下身扶住女儿的肩膀,望向傅宰相和嫡姐,同样是簌簌落泪。

听到卫兰灵如此痛心真挚的询问,傅宰相和李氏齐齐以惊疑的目光看向傅思滢。

李氏紧紧握住傅思滢的手,声音微抖:“滢滢,你可不敢以此事害人呐。”

傅宰相则眉头深拧,厉声质问道:“你与你姨母表妹从未见过,哪里来得好心给她们做衣裳?”

面对父亲和母亲双双失望质问的目光,傅思滢哭得喘不上气。

“我没好心?”伸手直指卫兰灵的鼻尖,以极为盛气凌人的口吻骂道:“此事与我何干?我好心送衣,没想到,倒落得个里外不是人!”

面对仍不改口的傅思滢,卫兰灵气得咬牙。想起什么,赶忙回头看去,看到侍女晴音后,急忙指认。

“姨父姨母,这侍女是表姐下令陪我们前去衣庄的,您二位可以问她,我与母亲绝无半句谎言!”

顿时成为众人注目的侍女晴音,慌张又茫然地跪下,结巴应是:“是、是大小姐让奴婢陪、陪卫夫人和表小姐去衣庄换衣的。”

晴音不懂,为何大小姐会做出一个如此拙劣的害人戏码。

听到晴音回话,傅宰相和李氏看向傅思滢,俱是惊愕,就连芸芷和容辰也都被吓到。

面对所有人指责定罪的目光,傅思滢甩开芸芷的搀扶,上前一步。

“这衣裳不是我给她们定做的!”她痛心疾首,“爹和娘宁愿信两个刚到府的外人,也不信我?”

眼看父亲和母亲目露迟疑和茫然,傅思滢陡然转向跪倒在地的卫兰灵,上前便揪住卫兰灵的青丝,重重拉扯!

同时还颤抖着愤骂道:“我这就撕了这两个害人精!”

一时间,卫兰灵惨叫声起,小李氏惊呼,傅家人慌乱要拖走傅思滢,傅家门前乱成一团。

就在这时,从巷口驶进来一辆马车。马车停在傅府门前,从马车上跳下一个抱着包袱的蓝衣男人。

等人到了近前,李氏才注意到来人是衣庄的掌柜。

李氏急忙喝令众人安静。

看到府门前一片混乱的傅家,衣庄掌柜一头雾水。快步走到跟前,连连冲傅家人鞠躬哈腰。

“小人见过宰相大人,见过傅夫人。”

李氏恼声问:“你来做什么?”

衣庄掌柜将怀中的包袱献上,解释道:“之前大小姐在衣庄定了两身青色的女子衣装。约莫半个时辰前,大小姐的侍女领着一位妇人和一位小姐去衣庄更换了新衣。”

说到这里,掌柜面露尴尬和愧色:“只是衣庄里的管衣丫头是新来的,一时手忙脚乱,竟将其它客人定做的衣裳给送去了。小人手中的,才是大小姐之前定做下的衣装。”

说罢,将手中包袱给李氏送上。

李氏大惊,急忙接过包袱。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整齐地叠着两身青色衣装,颜色淡雅,花纹朴素,而且款式大方,没有半点不妥。

攥着衣服,李氏又惊又悔地看向傅思滢:“滢滢……”

傅思滢看向母亲,再看向那两身青色新衣,气得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已。

她再转头,就见面前的小李氏一脸惊诧,卫兰灵则是满脸的不敢相信。

“哼!放开!”

傅思滢挣开小李氏抓在她胳膊上的手,推了卫兰灵一下,借力起身。

直直站起时,手上还没放掉卫兰灵的头发。借着整理衣摆,故意重重一扯,扯得卫兰灵捂头痛呼。

傅思滢可恨卫兰灵的头皮够结实,没让她直接扯下一片来。

她从母亲手中拿过两身青衣,伸到父亲面前,再伸到小李氏和卫兰灵面前,愤愤道:“这才是我给你二人定做的衣裳!”

说罢,将衣服一甩,直接甩到衣庄掌柜的脚下:“这衣裳我不要了,你拿走烧掉,银子我照付!”

衣庄掌柜忐忑地捡起衣服,看了看傅家人的脸色,喃喃应是。

李氏极为不悦地道:“仙锦衣庄是皇城最大的衣庄,怎么会犯下如此荒谬的错误?”

“小人知错,小人日后一定好生管理伙计丫头!”

众人被这荒唐的一出闹得身心烦闷,李氏催促衣庄掌柜快走。

掌柜满是为难地低声道:“小人斗胆,傅夫人,这位夫人和小姐身上穿着的是其他客人定好的衣裳,客人也快取衣了,所以能不能、能不能……”

不等李氏说话,傅思滢狠狠撂下一句:“穿这种衣服,别想进我傅家的门!”

说罢,甩头进府。

芸芷和容辰急急追去,傅宰相心烦意乱地嘱咐李氏安置,也入府去。

看着无措又委屈的庶妹和外甥女,李氏深深叹口气,命下人将二人搀扶起来。

“妹妹,兰灵,今日这事太过荒唐。只是家中避讳蛇,所以也容不得你们入府换衣。委屈一下,在那马车里将这衣裳换下来吧。”

对此,小李氏和卫兰灵又能有何言,只能忍着泪应是。

二人进入马车,脱下才穿到身上没超过半个时辰的新衣,换上来时的素色麻衣。等再从马车里出来时,身上那仅凭新衣撑起的一点点贵气,全然消散,只剩下阴郁的忧愁苦闷。

随着新衣裳一起脱下的,还有颜面和尊严。

卫兰灵羞愤不已,落泪连连。

傅思滢回府后直接跑入卧房,将房门紧锁,不顾芸芷和容辰在外安慰。

直到傅宰相和李氏双双赶来,连连在房外央求后,傅思滢才红着眼睛将房门打开。

一进门,李氏就将傅思滢紧紧抱住:“滢滢,是娘错了,娘不该怀疑你!”

鉴于方才对女儿的怀疑,傅宰相有些难以面对女儿,跟着道:“爹也错了,滢滢原谅爹这一回,再没有下次了。”

傅思滢抿唇,面色愤然:“那母女二人不过是哭一哭、求一求,说得真情实意一些,就被你们全然信任。一眨眼,我就成了恶人!”

李氏愧疚不已,但也为难:“此事全是因为那衣庄的糊涂,你姨母和表妹也的确是实话实说。”

“难道我说了假话?”傅思滢挣开母亲的拥抱,“凭什么同样是实话,你们就相信她,不相信我、你们的亲女儿?”

霎时,傅宰相和李氏无言以对。

傅思滢怨恼地后退:“有一有二还有三,这种事情以后会层出不穷!”

被女儿用这样疏远的目光以对,李氏的心痛得只抽:“不会了不会了,娘和你爹以后绝对相信你!相信咱们自家人!”

傅宰相连声附和:“对,对!爹向你保证,以后绝对相信咱们自家人!”

傅思滢怒气不减,冷笑道:“我相信爹和娘此时的保证,但我不相信日后会被毒蛇精蛊惑的爹和娘。”

重提毒蛇精,初经波折的傅家人很是后惊后怕。

傅容辰出言无忌,疑惑道:“好端端的,别人的衣裳就能被她二人穿在身上,还独独就是一黑一白,蛇鳞暗纹。”

傅宰相深深叹气,深深看了傅思滢一眼,说:“这种荒唐事实在是太巧,若非人为,那就是天意警兆。”

只是现在人已经被接入家中,要再想将人送出家门,定然棘手。

李氏后悔不迭:“没进家门就生出这么一桩事,以后怕是……”

“都别多想,先安然处之,”思虑半晌,傅宰相道,“很快天福寺的僧人就会来做法,到时候好好驱驱邪晦。”

傅思滢抬眼在家人的脸上扫视一遍,对于家人的担心忧虑很愧疚,但更满意家人已对小李氏和卫兰灵心生戒备。

未雨绸缪,方可逢凶化吉。

……

这日天色不错,有微风吹拂。

看见一道人影向院外走去,晴音赶忙追去:“大小姐您要去哪儿,奴婢陪您。”

傅思滢脚步不停,冷淡地瞥眼晴音:“不用。”

晴音满脸受伤。

自蛇鳞纹新衣一事后,傅思滢就对晴音颇为冷淡。倒不是彻底不喜了晴音,而是单纯想给晴音一个教训。

这丫头也太不知变通了。该维护主子的时候,当下人的就该晓得怎么说谎!

从庭院穿过时,见到母亲与小李氏、卫兰灵在檐下闲坐。

本欲不做理会、目不斜视地走过,谁料又被母亲唤住:“滢滢。”

傅思滢停下脚步,横眼看去。

小李氏和卫兰灵一见她看来,顿时双双露出拘谨忐忑之态,面露讨好的怯笑。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