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长易 阅读至8%

何长易

书名: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44字 更新时间:2018-09-20 09:00

宁瑞成将腰间的长萧往别人怀中一扔,胸有成竹地对傅思滢道:“思滢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表妹救回来!”

音落,“噗通”,一头扎入湖中。

傅思滢装似惊慌紧张地坐在船边紧盯着宁瑞成救人,实则目光冰凉,恨不得这二人立刻双双溺死!

一个是骗她毁她的白蛇精,一个是摧残芸芷的畜生,傅思滢真想一把抢过船夫手中的竹竿,将这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拍沉湖底。

宁瑞成奋力游到卫兰灵的身边,将卫兰灵托住。卫兰灵死死抱在宁瑞成的身上,像一棵水草般将宁瑞成缠绕。

如此紧密的相拥,自然会让宁瑞成感受到柔软玲珑的女子身线。只是眼下实在不是心思荡漾的好时候,宁瑞成抱住卫兰灵,拼尽全力向船游去。

浑身湿透的卫兰灵被众人拉上船后,惊得浑身颤抖,还不忘记回头关心自己的救命恩人。

“宁世子,您快上来!”

卫兰灵向船下伸出柔若无骨的手。宁瑞成嫌卫兰灵体弱无力,但又不便拒绝卫兰灵的好意,于是就一手拉住卫兰灵,一手拉住同伴,像一只乌龟般被拉上船。

二人都成了落汤鸡,很狼狈。卫兰灵感恩戴德地向宁瑞成行礼,哭得梨花带雨:“多谢世子,兰灵愿以身相许来报答世子的救命大恩!”

一语出,四座惊。尤其是宁瑞成,惊得连姿态不再风流倜傥都不顾了。

他一开始就是担心惹上这种事情,才不愿意下水救人,若不是傅思滢可怜相求,凭他的身份,哪里会亲自下水去救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

“不不不,不必不必!”宁瑞成果断拒绝,“是你表姐开口求了本世子,你要谢,还是谢你表姐为好。”

卫兰灵有些心急:“表姐要谢,宁世子也得谢!”

眼看宁瑞成要生出恼色,傅思滢笑着开口道:“报恩之事以后再说,你们俩还是快快登岸更换衣衫才行。”

有了傅思滢解围,宁瑞成急急赞同,匆匆告别。

“思滢,你今日可是欠下我一个大恩情,日后我再讨还!”

傅思滢懒懒点头。

眼看宁瑞成离去,卫兰灵忍不住上前要追:“宁世……”

傅思滢一下将卫兰灵死死拉住,恨铁不成钢般地训道:“还要不要脸面,没一点矜持!”

卫兰灵一惊,怯怯转身看向傅思滢:“表姐,我……”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了这份恩情,往后总会有报恩的机会,你现在的表现真是孟浪!”

被傅思滢如此一骂,卫兰灵只能强压心思。自从来到傅家,她实在是吃够了寄人篱下的苦头,所以才会如此心急地想要重攀高枝,导致一时犯下急躁的错误。

“行了,看你这一身狼狈的,登岸回府。”

卫兰灵一低头,见自己的衣衫全部都贴在身上,将身形勾勒得一览无余,后知后觉方才被那群公子少爷看了个完全,顿时大感羞耻。

更为羞耻的是,船上的姑娘们并没有披风等物可以给卫兰灵包住身体,所以卫兰灵从登岸到走向马车,一直得注意遮掩身形,以免被旁人再看到。

察觉卫兰灵的难堪,傅思滢浅浅地勾起嘴角。

“宁世子难般自持风度的人,肯下水狼狈地救你,可见对你的观感不错。日后再见他,你可千万不能再像方才那样不顾矜持、没有分寸。”

卫兰灵连声道是。心中对于傅思滢说宁世子对她观感不错,难免生出暗喜和期待。

登上马车时,傅思滢低声对卫兰灵道:“今天做得不错,日后你若是能攀上宁世子这根高枝,我傅家还得多依仗你呢。”

卫兰灵赶忙道“不敢”。

傅思滢轻笑:“风水轮流转,有什么不敢的。”

看卫兰灵忐忑地垂下头,她浅笑着登上马车。

她也就是借着卫兰灵人生地不熟的,才敢肆意诓骗。其实,宁瑞成在这天子脚下,也就是算个臭虫!一个纨绔子弟,平日里拈花惹草、为非作歹,旁人奈他不何,因为他也就是敢欺负欺负平民百姓。若要和宗室或世家的真正贵子相比,宁瑞成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不过,这种垃圾配卫兰灵倒是绰绰有余,还算是卫兰灵祖上积福呢!

回傅府的路上,傅思滢中途下车:“芸芷,你和兰灵二人先回府。我和晴音去给兰灵新买几身衣裳和驱寒的药。”

卫兰灵顿时有些受宠若惊:“表姐,不用了,天气热,落个水没什么。我家中还有衣服,不用置办!”她实在是对傅思滢送衣服怕了。

闻言,傅思滢笑得温和可亲,抬手在卫兰灵的手背上拍拍:“又不是什么麻烦事,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若不是我摔倒,怎会牵连你落水,表姐总得补偿你才行。”

知道落水真正原因的卫兰灵喃喃应是,并不敢借机拿乔:“多、多谢表姐。”

“呵呵,无妨,去吧。”

目送马车离去后,傅思滢便打发晴音去衣铺给卫兰灵买身款式不错的衣裳。

“奴婢之后去哪家药铺寻您呢?”晴音问。

傅思滢摇头:“不用,我买药自然比你快,咱们分头回府。”

晴音有些担忧:“上次您独自出府,就遭了慕王的难,奴婢不放心您一个人。”

一听晴音提起慕王,一瞬间,傅思滢耍弄卫兰灵的好心情全部飞走。

“我不会那么倒霉的!”她气恼地挥手,转身离去,“走了。”

“大小姐!”

傅思滢越想越气,因为漠苍岚,她吃了多少苦!不仅是受伤,还要应付外人的嘲笑和奚落,身心俱疲。按她有仇必报的性子,当然得报回来。可要怎样报仇,她还真是出手无策。

作为皇上推行新政的一把利剑,慕王执掌生杀大权,成为悬在无数世家头上的亡命刀,她父亲尚且都要惊惧慕王的权势,又何况她。

但要采用活生生等慕王病死的法子,岂不是显得她太窝囊?

傅思滢满腹心事地接连走入多家药铺,在每家药铺各买一两味药,慢慢将所有需要的药材买齐。

回府的路上,从一家酒楼前经过,偶遇一群乞丐等候在旁。

想及上次前去土地庙的目的,傅思滢上前,招唤店小二出来,给店小二扔了一块碎银。

“给这些可怜人上些好酒好菜,让他们饱吃一顿。”

店小二和乞丐们霎时惊讶,好在傅思滢并没有强求乞丐进入酒楼,所以店小二在请示掌柜后,也就接下了这桩生意。

乞丐们顿时纷纷跪倒在傅思滢的面前,千恩万谢。

“谢小姐赏饭,小姐善有善报、福寿绵延!”

傅思滢浅笑着摆摆手,道:“我也是有所图罢了。谁能给我抓几只虱子跳蚤?”

乞丐们一听,赶忙各自在身上翻找。

这时,从酒楼后门所在的小巷里走出几个乞丐。这几个乞丐每人的手中都端着两个大破碗,碗里装着满满的剩饭剩菜,显然是才得到酒楼后厨的施舍。

端着剩饭菜的乞丐刚要招呼同伴来吃,未料想被同伴着急忙慌地要求在身上抓跳蚤。

“抓什么跳蚤?”

“这位大小姐花钱让店家给咱们准备好酒好菜,作为交换,只需要咱们凑一小兜子的跳蚤虱子!”

一听有这好事,乞丐们纷纷不顾饥饿,开始在身上抓跳蚤虱子。只除了一人。

傅思滢正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等着,忽而听有乞丐叫喊道:“何长易,你快别顾着吃了,先抓跳蚤!”

霎时间,傅思滢如遭雷击,脑中一片空白。倏地立即转头,死死盯向在场唯一一个光顾着埋头苦吃而不抓跳蚤的乞丐。

她看不见那人的面目,只能瞧见他一头鸡窝似的乱发。即使如此,她也眼眶微扩,瞳孔紧缩,发直的目光渐渐透出血色。

傅思滢双手紧攥成拳,呼吸不由得急促如抖筛。半晌,她道:“何长易?好名字,如何长居易。”

听到傅思滢的话,埋头苦吃的何长易惊讶抬头,看到傅思滢时,目光闪过一丝惊艳。

“小姐说得不错,在下父母取名的确是此意。”

一张脏污而削瘦的脸映入傅思滢的眼中。如此陌生,仅有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能令她感到些许的熟悉。

他毫无形象姿态、动作粗鲁,与她所认识的何长易完全是两个人。

一时间,傅思滢忽视了周围的一切,眼中只有面前蓬头垢面的何长易。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何长易曾经当过乞丐!

以讨要酒楼的剩饭剩菜过活,衣衫褴褛、满身脏污,他是如此得狼狈、如此得低贱!

何长易的可怜并不能让傅思滢感到爽快,反而令她更为痛恨与羞耻。

这就是她前世爱了一生、让她付出了一切的男人!他何止是出身草莽,完全就是一块烂泥!

怪不得他那般有野心和胆量想要登天。原来是出身于微末,所以才心比天高;原来是一无所有,所以才敢用一切去谋得泼天富贵!

不过就是这样的男人,她竟然傻得甘愿委身,还充当垫脚石,最后落得个家毁人亡的下场!

傅思滢因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耻,无地自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