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魂 阅读至2%

回魂

书名:残凰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4014字 更新时间:2018-09-03 10:05

晨曦淡淡,一抹稀薄的光亮穿透窗纸,落在精致美丽的少女闺房。

静谧安心,睡意浓浓。

忽然,房中响起一道渗着血的咒骂。

“何、长……易,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听到声音,一个圆脸粉嫩的丫头迷糊睁眼。一听原来是睡在身旁的姐姐正在说着十分可怕的话,顿时吓得清醒,睡意全无。

抬手就去摇晃姐姐的身体:“姐姐,醒醒,你快醒醒。姐姐!”

姐姐?!

傅思滢倏地大怔双眼,胸膛起伏,呼吸急促,双目僵直地盯着头顶床幔,眼神没有焦点。

姐姐?什么姐姐?

她好像听到芸芷的声音了。

她好久都没有听到过了。那样甜美讨喜的唤她,唤她“姐姐”,让她落泪。

她好想,好想去摸一摸那丫头的脸颊,去……

眼眶中蓄积的泪水刚要溢出流下,突然,一个发髻微乱、瞪大双眼满含担忧的小圆脸进入视线。

“姐姐,你做噩梦了吗?是不是好可怕?你一直在说什么‘不得好死’的,吓到我了。”

这张稚嫩可爱的面孔令傅思滢的视线瞬间聚焦,盯着眼前的妹妹,她傻了一般愣住。

这是梦吗?

这样活泼可爱的芸芷,竟然就在她眼前,触手可及。

“姐姐姐姐?”傅芸芷用小肉手在傅思滢眼前摇摆,嘴巴像是竹筒倒豆子一样速速蹦话,“你醒了吗,被吓到了吗,噩梦好可怕是不是?哦哦,不怕不怕了,都是梦里的,是假的。姐姐快回魂啦!”

傅思滢呆呆地伸出手,摸上傅芸芷的脸。

嫩嫩的,软软的,一掐,就会得到痛呼声:“啊,疼!姐姐你干嘛掐我的脸啦。”

傅思滢的手被妹妹握住,一瞬间,泪水决堤。

喃喃呜咽:“芸芷……”

“嗯?”傅芸芷委屈地哼哼一声,见姐姐竟莫名其妙地哭了,好生惊慌,“姐姐你怎么哭了,我还没有哭呢。”

不等小丫头抱怨的话说完,傅思滢伸出双手,狠狠将这丫头抱入怀中!

哭音高呼:“芸芷!”

梦仙啊,别让她苏醒,她愿就此沉沦!

傅思滢紧紧抱住妹妹,嚎啕大哭。

就在傅芸芷束手无措、完全不知道姐姐发的这是什么魔怔时,听得房门被人推开,转头一看是侍女晴音进来,急唤:“晴音,快去找我娘来,姐姐被噩梦惊到了!”

侍女晴音赶忙飞奔离去。

不过一会儿,傅夫人李氏匆匆赶到。一进屋,就见两个女儿都在床上,只是大女儿紧抱着小女儿玩命大哭,把小芸芷憋得是小脸通红。

李氏慌忙上前,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傅思滢的胳膊拉开:“怎么了这是,吓得失魂了不成?”

话音未落,才解救了小芸芷,李氏又落入傅思滢的拥抱。

傅思滢泪眼模糊地盯着李氏,将李氏紧紧揽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娘!娘!”

“娘在啊,娘在!”

从没有见大女儿这么哭过,李氏心疼死了,急得满头大汗,连连在傅思滢的脸上拍打,“回魂呀,滢滢,别吓娘!”

紧紧抱住母亲,傅思滢大力摇头:“已经回魂了!真的回魂了!”

这不是梦,这一定不是梦。娘亲和妹妹都太温暖、太真实。

是芸芷将她迷失的魂魄召回家,将她从可怕的梦靥中救了出来!

大哭特哭的傅思滢不过一会儿,就哭得心痛无力,几近晕厥过去,可是把李氏吓得不轻,急忙让下人去请郎中。

今日偷摸逃课未去学堂的傅容辰听到长姐惊梦,忍不住现身安慰。李氏没心思责怪儿子,一扭头,却见傅思滢定定盯着傅容辰。

李氏急忙将儿子往长女跟前推:“快,快去让你长姐抱一抱!”

傅容辰嫩脸一红:“抱、抱一抱、抱我做什么!”

傅思滢看着走到近前的弟弟,鼻子更为酸痛,伸出手向傅容辰的脸摸去。

那颗血淋淋的头颅还在脑海中,当摸到少年光洁干净的温暖面颊,傅思滢仰头一哽。

悔不该没听弟弟的劝说,悔不该让弟弟跟随何长易那个畜生出生入死,悔不该让弟弟为她奔走、痛丢性命!

悲从中来,傅思滢长呼哀啸:“容辰,长姐对不起你——”

说罢,气息供应不上,傅思滢眼前一黑,满脸是泪地昏晕过去。

看到长女的胳膊像面条一样垂落,李氏差点也被惊得昏倒。

“滢滢!”

……

好在无事。

郎中开了几副安神的药,顺便也给自己开出一副。一听傅宰相的大小姐突然晕死,郎中被吓得飞奔赶来,一经问诊,才发现原来傅大小姐是被噩梦给惊到了。

“好好休息安神,没事的。”

能被噩梦惊成这样,傅大小姐也真够厉害。

郎中走后,李氏和一儿一女寸步不离地守在屋里。

傅思滢幽幽醒来,看见这三人还在,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做梦而是重生,不由得再次落泪。

只是这次的泪水是喜极而泣。

李氏一见长女又要哭,连忙柔声安慰,让小芸芷去端药。

一边给傅思滢喂药,一边哄着:“乖,没事的。家里人都好好的,你只是做了一个梦。”

傅思滢吞下苦涩的药,落泪点头。

这时,屋外传来傅宰相的焦急之声:“夫人,滢滢怎么了!?”

本在宫中办公的傅宰相一听府中传信,说是大小姐不好了,哪里还有心公务,忙不迭请假归府。

见是夫君归来,李氏转头就对儿子说:“快去拦住你爹,别让你长姐看到后又是哭得心力交瘁。”

闻言,傅容辰起身就要去拦。

而傅思滢眼疾手快,一把伸手抓住容辰,面目平静地冲他摇头。

“无事,我想见爹爹。”

她的话语很轻,说完缓缓垂下眉目,掩盖住自己眼眸中的万千情绪。

娘亲以为她见到爹爹也会大哭一场,殊不知,她根本不会哭出来。

她不仅不会哭出来,恐怕还会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和怨恨,做出不孝举动!

余光看向屏风后移动的那道身影,傅思滢掩在被下的手狠狠攥起。

她不想见,也得见。

看今日的动静,尚且没有小李氏和卫兰灵的身影,可见这二人还没有来投奔她家。

她得未雨绸缪,做好防备才可。

等傅宰相走近时,傅思滢再抬头,便又是泪眼蒙蒙的可怜模样。

“爹!”

一见平日里娇纵跋扈的长女如此脆弱,傅宰相吆呼一声“可怜娇娇”,大步上前坐在床边,上下打量。

“半日不见,这是怎么了!”

傅思滢不语,只看着傅宰相,眼睛也不眨地落泪。李氏给夫君解释了一遍,哀愁叹气:“定然是做了和家中有关的噩梦。”

闻言,傅宰相担忧地看着傅思滢,想问又不敢问。

等到爹爹积累了足够的担忧后,傅思滢问:“今日是何月何日?”

“七月初三。”

傅思滢暗自想了一下,父亲和母亲此时应该还没有收到小李氏想要前来投奔的书信。

便道:“女儿实不相瞒,昨晚梦到家中有妖孽闯入,闹得府宅不安,惹得家破人亡。无论是娘亲还是芸芷容辰、还有我,都惨遭妖孽毒手!”

“妖孽?!”傅宰相与李氏惊得互看一眼,彼此惶惶,“什么妖孽?”

傅思滢眯起双目,状似畏怯不愿回忆,其实掩藏眼眸恨意:“是一黑一白两条毒蛇精。黑的年长些,心机颇深,谎话连篇;白的年幼点,惯会装无辜,实在最是心狠手辣。”

听得此话,傅宰相和李氏、小芸芷、容辰齐齐倒吸冷气。

两条毒蛇精?

“毒蛇?”小芸芷吓得白了脸,忙扑进母亲怀中,“还是成了精的!”

傅思滢不愿惊到妹妹,又不得不继续说下去。她看向父亲,露出满面痛苦:“那两条毒蛇精最是折磨父亲,将父亲残害得人不人、鬼不鬼,把父亲变成了她们的傀儡魔物!”

这让好奇自己在女儿梦中是何遭遇的傅宰相,顿时脸色大变,浑身紧绷。

“妖孽入家,这、这可怎么办?”

既然女儿能被这噩梦惊得几乎去了半条命,就可见这梦不是能轻易怠慢的。

傅宰相立即与李氏商量,等明日傅思滢休息好了,全家就去庙里上香祈福,顺便寻位大师解梦。

傅宰相冒出冷汗:“还得请僧人到家中做法一番才是,驱驱邪气。”

闻言,李氏有些犹豫,毕竟请僧人到家中做法的事情流传出去,肯定是要被外人议论府中生变的。

傅宰相则很坚决:“一定要做法!”

说罢,沉沉叹气。

傅思滢在旁边看到父亲一脸愁容和惊忧,心中十分明了父亲为何如此受惊。

虽然位高至宰相,可父亲的权势这两年被皇上不断削弱。满朝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的年轻俊杰,更是每每以下犯上,当朝就敢驳斥父亲。

父亲如今已是颓势难挽,所以更怕落得全盘倾覆。这也是为什么日后何长易出现,父亲会那般器重他、扶持他,更甚至在何长易表露出反意后,父亲也敢咬牙支持!

否则,仅凭她的喜欢,父亲就敢豁出大半辈子的身家性命,跟着何长易去造反送死?

呵,男子最看重的永远是自己的野心和欲望。父亲英明果断、眼光精准,为他自己搏得了一生光耀,可他知不知这其中有谁牺牲?

“滢滢,你安生歇歇,不要再想梦里的事。咱们一家五口明日去上香,家中会平安无事的。芸芷容辰,走,不要打扰你们长姐安神。”

安抚过傅思滢,李氏要带一双儿女离开,傅思滢则摇头,将芸芷留下。

与小芸芷躺在一起,紧紧搂抱着娇软的妹妹,听着这丫头连连不断的碎叨,傅思滢缓缓闭目。

脸皮和双手还能感觉到炙热的钻心之痛。她绝不会忘记教训。

小芸芷忽然怯怯地好奇问:“姐姐,你梦里还说什么河长衣不得好死,河长衣是谁?”

傅思滢用脸颊轻蹭妹妹的发顶:“是条豺狼精,和那两条毒蛇精沆瀣一气、为非作歹。”

小芸芷吓得一抖:“还有豺狼精?啊,姐姐你做的噩梦好可怕。”

“是啊,好可怕……好在,梦醒了。”

她也绝不会允许自己,重陷梦魇!

……

车轮辙辙向穹顶山驶去。坐落于穹顶山上的天福寺是皇城外香火最为鼎盛的寺庙。为了灵验,人们不怕山高路远。

傅思滢与父亲母亲、妹妹坐在马车里,她时不时就要掀开帘子去看车外独自骑着马晃荡的容辰。

一见弟弟已经超出马车两个身位,就立刻唤道:“你慢些,别骑快!”

傅容辰好生郁闷,只能放松缰绳又让马儿慢下来。

与马车平行后,忍不住抱怨道:“长姐,我是骑马诶,不是骑乌龟!”

闻言,傅思滢立刻美目一怒:“你哪怕是腾云驾雾呢,也得当成骑蜗牛!”

车内的小芸芷被逗得哈哈笑:“哈哈哈哈,容辰骑蜗牛。”

瞧着儿女们的嬉闹,李氏满脸慈笑。伸手轻抚傅思滢的长发:“滢滢长大了,知道关爱妹妹和弟弟了。”

傅思滢握住李氏的手,微微叹口气,没说话。

李氏扭头看向夫君,见夫君心不在焉、愁眉不展,便道:“夫君的眉头,从昨日到现在就没有松快过,这般担心滢滢的噩梦吗?”

傅宰相抬眼,点头,又摇头。看看李氏,又看看傅思滢,他深深叹气。

“有一事,我得告知给夫人、滢滢。皇上几日前传我问意,说是有意为慕王……”

“慕王”二字让傅思滢的眉眼一抖,刚要细听,忽闻车外传来容辰的惊呼。

“啊——”

她吓得急忙掀开帘子钻出马车,一放眼,就见容辰被一道极长的马鞭抽落坠马!

“容辰!”

车夫也惊得立即停车,傅思滢动作迅速地跳下马车,跑去搀扶弟弟。

好在容辰骑马极慢,而且临出门时所乘的马匹被傅思滢强硬地换成一匹矮小的马,否则这要是从疾驰的高头大马上栽落,非得断胳膊断腿!

傅容辰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好生愤怒地看向身后一辆漆黑古朴的巨大马车。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