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王 阅读至4%

慕王

书名: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5字 更新时间:2018-09-04 17:24

傅思滢顺之望去。只见那道抽打容辰的极长马鞭,正是眼前这辆漆黑马车的车夫所持。

车夫不仅毫无歉意,反而态度极为恶劣:“磨磨叽叽的,像条虫子在地上蠕动。不走就让开,不要耽误我家主人赶路!”

骑乌龟骑蜗牛就算了,现在竟又被人羞辱为虫子蠕动,傅容辰气得是俊脸通红。

面色带怒的傅思滢冷静地打量对方的马车和车夫的衣着,将弟弟向下车的家人推去。

家中今日外出上香,虽车马简单,未有几个奴仆跟随,可马车的制式明摆着,绝非明眼人能忽视的。

敢无视当朝一品大员的身份,且如此粗鲁无礼,来人得何等尊贵?

傅思滢心中有一猜测。

她盯着车夫,忽而一笑,语气讥讽而轻佻地问:“你家主人如此匆忙赶路,是急着要去投胎吗?”

“你!”车夫大惊,哪能想到会得傅思滢如此挑衅,扬起马鞭便做出威胁之举,“大胆,你可知我家主人是何身份,竟敢口吐咒骂。”

一见车夫依然张狂,傅思滢皱起双眉。

如果说车夫之前敢毫不犹豫地用马鞭去抽容辰,是因为误将容辰当作随车护卫,那她可是从马车上下来的,仅凭容貌衣着,谁能不识她为主子身份?

车夫如此目中无人,其背后的主子除了那位,还能有谁?

想到那人,一把无名之火就蹿上心头,简直能令傅思滢怒不可遏。

她刚要再说话,被父亲一把拉到身后。

傅宰相面容沉怒,望向对方。对方的马车不是朝中规定的品阶制式,让傅宰相无法确定对方的身份高低。

可他乃堂堂宰相,儿女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欺辱,这如何能容忍?

“老夫傅青,敢问尊驾何人?”

音落,不消几息,只见对面漆黑高大的马车车门被缓缓拉开。

傅思滢骤然感到浑身发冷,像是地狱之门在面前打开,有一股阴冷血腥的邪风暗涌而出。

一道沙沉喑哑的声音森森响起:“原来,是宰相大人。”

很低,很平,犹如苍穹落下的一道惊雷正劈山顶枯木,发焦的枯木在山风中磨砺出骇人之音。

有一男子从暗中显出面目。他的眉眼极黑,如画师手中的浓墨重点,面色却甚是苍白,就连唇瓣都是浅淡的粉粉血色。

白玉染血,寒雪遇梅,恰似芝兰玉树化为人形踏入俗世,散着高贵,冒着冷意和疏离,让人望之即心生难以靠近之感。

一见此男子,傅宰相立刻大变脸色,躬身行礼:“老臣拜见慕王!”

傅思滢倏地紧起双目,死盯这位从来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诡异慕王。

不出她的所料,果然是他!

前世今生,敢在皇城脚下无视一切、我行我素的人,除了慕王,再无其他。

想及她在前世临死前曾听卫兰灵提到过慕王,傅思滢连带着对慕王也恨屋及乌!

连慕王的一个小小车夫都敢肆意行凶、狐假虎威,这种暴怒狂妄的血腥之人,也配称为“仙人之姿”?

容姿再是俊美不凡,也不过是张鬼画皮。

卫兰灵在多年之后还能记得这个早死鬼,甚至所作所为有给慕王报仇的意味,可见卫兰灵对慕王用情至深。

真没想到,慕王竟会和卫兰灵有龌龊私情,他的品味还真是与何长易一样奇臭无比!

注意到慕王在这炎炎夏日身裹深灰大氅,且面无血色,傅思滢勾起一抹冷笑。

果然是急着去投胎的。要她和这种人定亲?

注意到傅思滢看向他不惧反笑,漠苍岚也浅浅勾起唇角。但嘴角扬起的弧度并没有给他的面容增添笑意,反而是让他显得更为冷峻。

他的双目狭长微紧,看着傅思滢的眼神像花豹盯向猎物时充满阴鸷冷血。

一听夫君说是慕王爷,李氏匆匆带着儿女给慕王下跪行礼。

傅思滢被扯了几下袖子,却纹丝不动。

傅宰相慌忙请罪:“小女规矩欠缺、言行粗鄙,望慕王恕罪!”

“无妨,”漠苍岚瞧着傅思滢,幽幽道,“上前来,让本王瞧瞧。”

李氏惊诧慕王怎会提出如此唐突的要求,正想说不妥,却被夫君拦下。

傅宰相转头,焦急地示意傅思滢上前去。

傅思滢一动不动。她知慕王的这个要求其实并不失礼,但前提得是赐婚圣旨已下。

于是傅思滢展颜一笑,音声娇娇道:“还望慕王爷见谅,臣女不是牲畜,不会看见什么都想要凑近闻闻、嗅嗅。”

她色如夏花绚烂,说出的话却饱含厌恶和挑衅,目光带刺。

“放肆!”傅宰相大骇,当即怒声训斥傅思滢,“满口胡话,还不快给慕王下跪赔罪!”

傅思滢纹丝不动。她此刻满腔怒火,难以压抑。若是何长易和卫兰灵在她眼前,她都敢上前将人撕碎!仅是对慕王出口挑衅几句,已算是她理智尚存。

眼下正处于皇上向两家下询婚意的时候,她料慕王不敢拿她如何。当然,她亦是不敢再多加放肆。

果不其然,听到傅思滢的放肆冒犯之语,就连漠苍岚的车夫都怒不可遏,手中长鞭随时可出,漠苍岚则不见怒容。

“呵,”漠苍岚淡漠一笑,“果然如传闻所言,宰相大人的长女最是侍宠骄纵、飞扬跋扈。”

傅宰相连道:“老臣教导无方!”

气氛僵滞时,忽而响起细微的敲打声。傅思滢眼睛一眯,注意到是漠苍岚的手指在很有节奏地敲着身旁车木。

那一下一下,让傅思滢完全能感受到他的怒意和压抑。

呵,他不敢伤她的。若皇上知道她仅仅是因为当街拒不配合他的非礼要求,就惨遭他的毒手,他要面临的朝堂弹劾和问责,无异于雷霆雨怒。

在她看来,慕王虽体蔫心坏,但绝不是蠢货一个吧?

“请傅大小姐过来。”突然,漠苍岚轻声一语。

不用旁人反应,那车夫长鞭骤出,一下子便甩到傅思滢身上。不等她惊呼闪避,瞬间将她卷住。

长鞭一抽,傅思滢被拉身飞起,“咚”的一声,眨眼间就砸落在慕王面前硬实而炙热的车板上。

傅容辰惊呼:“长姐!”

刚要冲上去,就被傅宰相死死拉住。

摔在慕王身前,傅思滢还未喊痛,就被身下火热的铁车板烫得一骨碌翻身坐起。

“嘶——”

怎么这么热?

一抬头,惊诧看到慕王的马车里竟然有一个大火炉!

傅思滢瞠目结舌地与慕王对视。

他是个大冰块吗?啊,不,他要是冰块早就化了。可他若是火,又哪里需要这些?

一刹那间,傅思滢难免回想起在前世临死前给她造成巨大伤害的火炉。

此时眼前又有火炉,又有和卫兰灵存私情的慕王,傅思滢忍不住双眼燃怒,咬牙愤恨盯着慕王。

漠苍岚蓦然伸出手,捏住傅思滢的下巴。

他的手指修长干净、骨节分明,白得近乎透明。与她相触时,她能感到沁骨的寒凉。

不知是冷是惧,傅思滢打起一个颤。

他果然是块万年寒冰!

傅思滢的脸庞被漠苍岚左右捏转两下,她能清晰地看到漠苍岚淡漠的眼神。

他打量她、端详她,但目光毫无波动,仅仅把她当作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

傅思滢在前世从没有见过漠苍岚。她只知他性情暴虐、喜怒无常,也知他天生病体、命不久活。

今日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还如此之近。

离得越近,越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冷漠和可怕。似乎在他的眼中,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个活物。

“傅大小姐,”漠苍岚凑近,气息与傅思滢相距咫尺,“姿色不错。”

傅思滢的眉头狠狠一蹙,忍着下巴的疼痛,凝视着他,一字一句道:“慕王谬赞,彼此彼此。”

漠苍岚笑:“你该庆幸今日时机对你绝佳,也该庆幸你的身份,否则……”

说罢,他手中力度狠狠一紧,掐得傅思滢当即闷哼出来。

只一下,就让傅思滢痛得逼泪。

搓着她的下巴,漠苍岚面上再无半点笑意:“到庙里给本王去诚心祈福吧,因为本王去投胎时……”

他目如刀刃:“一定会带上你!”

音落,傅思滢的脸被他向外一推,整个人直接被推落下车!

教训过傅思滢后,慕王不再与傅家多有言语,直接起车离去。

在车轮卷起的风尘里,傅思滢被家人搀扶起。望着那犹如铁箱的马车疾驰远走,她恨恨咬牙。

任他权势滔天又如何,不过是早死鬼一个。他活不过两年,她有足够的生命跟他去耗!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李氏和芸芷容辰心疼地围住傅思滢,连声关心。

小芸芷满面惊惶:“姐姐,慕王说他投胎时要带上你!”

傅思滢甩手,不以为然:“我又不嫁给他,他凭什么带上我?”

又急又怒的傅宰相看着傅思滢,愁容更甚:“思滢你今日怎么这般狂嚣!这下可好,你入了慕王的眼,这婚事是逃不掉了!”

李氏大惊:“婚事?什么婚事!”

自然是与慕王的婚事。

发表评论 说点什么来支持作者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