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庙里青衣人 阅读至4%

土地庙里青衣人

书名: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18字 更新时间:2018-09-08 21:13

卫兰灵她们到家两日了,傅思滢没给过她们半点好脸色。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冷哼一声,傅思滢对李氏道:“娘的心还真大,我可比不了。我的心眼比针尖还小。”

说完,朝卫兰灵翻一个白眼,扭头离开。

莫名又被刺一回,卫兰灵脸色红白交加,看起来甚是可怜。

“这孩子,”李氏无可奈何,干巴巴地道,“妹妹和兰灵别放在心上,等再过几日她气消,就好了。”

忽然,卫兰灵往地上一跪,向李氏央求道:“还望姨母能为兰灵和表姐寻个解除误会的时机。兰灵自小无兄弟姐妹,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表姐,实在不愿因为此事就与表姐生分!”

李氏赶忙将卫兰灵从地上搀扶起:“姨母晓得。”

……

傅家马车穿街过市,最终在仙锦衣庒前停下。

傅思滢跳下马车,打发自家马车回府:“不用跟着了,过会儿我自行回府。”

车夫有些犹豫:“小人还是候着大小姐吧。”

“让你走!”傅思滢略显烦躁。

车夫不敢触大小姐的怒火,赶忙应是离去。

傅思滢刚一进入衣庄铺子,就被眼尖的掌柜迎上。

进入后堂,掌柜赔笑着悄声道:“那日小人没坏了您的安排吧?”

“没有,做得很好。”傅思滢拿出一锭银子,干脆地拍在掌柜面前。

看着掌柜开心地拿过银子,傅思滢“哎”了一声。

掌柜抬头,顿见前一息还神色愉悦的傅大小姐,已变成满脸冰霜和威胁。

傅思滢冷漠地问:“掌柜,那四身衣裳我可一件没要,所以你觉得这银子……是我买什么的银子?”

这话让掌柜后背乍起一片冷汗:“小、小人知道,小人知道!是封口银、封口银!”

点头,傅思滢脸色稍缓,斜倚扶手,慢悠悠地说:“知道就行。你要清楚此事只有你我知晓,所以一旦有风声走漏,我肯定要找你的麻烦。”

“小姐放心。小人会把这件事情,这辈子都烂在肚子里!”

“那就好,姑且信你。”

说罢,蓦然想及之前父亲看她的深邃目光,傅思滢眼神一暗,道:“若是日后有人问起此事,哪怕是我父亲,你也把嘴给我闭嘴!说了该说的,一切风平浪静;说了不该说的,我顶多是遭几句训斥,而你……”

被傅思滢冷厉的目光一劈,衣庄掌柜连连保证:“小人明白!小人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此事就是小人衣庄里的丫头将客人的衣裳搞混,没别的!”

“算是个聪明人。”

叮嘱过掌柜,傅思滢走出衣庄,看着铺外长街,随意问道:“这城中的乞丐平时都在哪儿歇息?”

“城南有座废弃的土地庙,算是个能遮阳挡雨的地方。”

“多谢。”

得到掌柜的指点,傅思滢戴上帷帽离去。

衣庄掌柜满心惊怕地送走傅思滢,抬袖便擦下一把冷汗。这银子可太不好赚,嘴巴把不住门,项上人头就是岌岌可危啊。

傅思滢穿梭于市井中,很快就来到城南废弃的土地庙。

只是似乎来得不巧,小小的土地庙里不见一个乞丐,都出去讨饭了。

皱紧眉头踏入肮脏污秽的庙中,傅思滢左右看看,不敢下手。

她本意是想从乞丐身上讨要一些跳蚤虱子,可绝没打算自己下手去捉!这里脏污不堪,若是一个不慎让她自己染上跳蚤虱子,那就可笑了。

正当傅思滢打算放弃时,忽然,帷帽的纱帘上落了一滴……红色的水?

傅思滢一怔。

嗯?破庙的红漆掉色了?

不对,外面没下雨,从哪儿来的水?

总不会是在房梁上筑窝的鸟儿在排泄吧?

被猜测惊到,傅思滢急急抬手在纱帘外一抹,收手一看,只见手指尖上的水迹赫然是……

血?!

瞬间,意识到什么,傅思滢浑身僵硬,只觉有利刃就悬在头顶上方,随时落下。

她想速速离去,然而已经迟了,有一把森凉的长剑已逼在脖颈旁。

长剑的主人之前一直藏身在房梁上,就因为一滴血落下被傅思滢察觉,所以才会现身要灭口。

“谁?”

“什么人?”

傅思滢和背后之人同时开口。

听出对方是个声音沙哑的男子,傅思滢更为谨慎。她用以防身的匕首就在袖中。只是对方显然是个武功高手,她没机会抽取匕首。

“姑娘为何会独自一人前来这座破庙?”

傅思滢一动不动:“想来施舍乞丐,却未料想来错了时候。这位大侠,你我素不相识,也互未谋面,还望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饶你一命?呵,追杀我的人也与我素不相识、互未谋面,但可曾饶我?”

对方狠笑三声,不由分说,抬剑就向傅思滢的脖颈划去。

傅思滢早有防备,踉跄向旁躲开。长剑划破帷帽,长发飘扬后,露出傅思滢惊惧交加的脸。

墨眼如珠,朱唇惊启。

她匆忙拔出匕首对向面前的蒙面的青衣人。难道她就要如此荒唐地命丧于此?

正急急思索对策时,忽而听青衣人沉声道:“傅思滢?”语气难掩惊讶。

傅思滢一愣,怔怔看向青衣人:“你是谁?”

青衣人刚要抬手将脸上的面纱揭开,忽然从庙外传来铁器铮响之声。

霎时间,无数黑衣人飞入庙中,银光飞闪,剑花席卷。

青衣人抵挡数下后,又身中两剑。眼看即将被活捉,电光火石之间,青衣人将傅思滢抓在手上,挡在身前!

大喝一声:“这是傅宰相的千金!”

被紧紧钳制的傅思滢瞪大双眼,看到无数黑衣人当即停下了动作,可长剑还是柄柄对向她。

很快,庙外出现大批士兵,顷刻间,土地庙被团团包围。在一排又一排的士兵后,傅思滢看到一辆眼熟的漆黑马车缓缓出现。

那是慕王的马车。

“对不住了。”身后的青衣人在傅思滢的耳边低声道了句,就挟持住她向庙外走去。

当青衣人挟持着傅思滢从土地庙中走出后,立刻就有人将消息传入慕王的马车。

不过一会儿,慕王的马车缓缓打开,不知是不是因为马车里面太热,傅思滢感觉自己望过去的视线都发生了扭曲。

青衣人在傅思滢身后大喊:“漠苍岚,我手中此女可是傅宰相的嫡长女!”

他的喊话并没有立刻得到应答。只见慕王的马车直直向前靠近,甚至超过包围的士兵,停在最前方。

没有分毫顾忌,以极具威慑的姿态彰显存在。

这么近,已足够傅思滢和漠苍岚看到彼此。

再次见到漠苍岚,傅思滢心情诡异。她见漠苍岚窝坐在马车里,裹得像只大灰熊似的,一时间竟忘记紧张,不由得翻出白眼。

每次见他,他都是在打打杀杀。

说他草菅人命,还真是没错。

瞧到傅思滢在这种时候还能对他翻出白眼,漠苍岚低笑两声,缓缓道:“本王知道她是傅宰相之女。”

青衣人再次大喊:“放我走,我绝不会伤害此女一根毫毛!”

漠苍岚没有半点犹豫:“若是能用她的粉身碎骨换取你的束手就擒,那她早就死在乱箭之下了。”

闻言,傅思滢是又惊又俱,又怒不可遏。

她就如此可弃如敝履?

瞧着漠苍岚的淡漠神情,傅思滢恨恨咬牙,忍不住出口刺道:“这位大侠,你可知什么叫做‘一箭双雕’?看来今日你我二人要同走黄泉路了!”

上次慕王与她结下口角,他碍于形势时机所以奈她不何,这次可是个公报私仇的绝佳机会,凭慕王的性情,会放过她才是有鬼。

从傅思滢的话中听懂她与慕王有仇,青衣人顿时犯难,颇有些骑虎难下。

当察觉周围的黑衣人正悄悄呈包围之势时,青衣人手中长剑一紧,将傅思滢更往怀中扯了扯,朗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只有请傅大小姐为我挡箭了!”

说罢,拽起傅思滢便不要命地飞身而起,向外突围。

傅思滢大惊失色,在剑影飞花间大骂:“让一个弱女子替你挡箭,你还算不算是男人!”

倏地一下,借由挡在身前的傅思滢躲过一剑后,青衣人以极低的声音在傅思滢脖颈旁道:“傅思滢,今日我若能活,日后给你当牛做马!”

“你活了,我死了!”

“放心,他们不敢伤你!”

音落,又是一下扯动傅思滢挡剑。而果然,慕王手下的黑衣人没有一个敢伤傅思滢,哪怕是近在咫尺不能轻易收势,也宁愿自伤都不敢刺中她。

傅思滢被吓得闭眼又睁眼,耳边充斥着刀剑相撞的铮铮之声,一时间恍若做梦。

眼瞧青衣人挟持着傅思滢就要冲出包围,护卫向漠苍岚禀道:“主子,是否下令放箭?放箭的话,箭支无眼,傅大小姐性命不保。”

凝目望着不远处颇为碍事的傅思滢,漠苍岚微微压低双眉,不过转息就道:“拿弓来。”

护卫一怔,劝阻道:“属下愿为主子行事!”

漠苍岚未再说,仅是伸出手掌,手指微动。

见之,护卫垂目颔首,转身取来弯弓。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