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得亏 阅读至5%

吃不得亏

书名: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7字 更新时间:2018-09-12 08:44

傅思滢坐着,两只脚应该都掩在裙子下面,那汤药是怎么溅到鞋子上的?

再一联想卫兰灵所说的“不知踢到了什么”,真相是什么,大家立刻就心中有数。

定然是傅思滢故意伸出脚,去绊了卫兰灵!

就连李氏都看向傅思滢露出了不赞同的表情。再怎么说,也不应该在客人面前玩弄这种小把戏。实在是丢脸。

傅芳蕊立即笑道:“药是黑的,有的人呐心也是黑的。小家子气。”

卫兰灵脸色一变,慌忙摇头:“不、不是,我不是故意的!”

大家都知道傅芳蕊此话是在说傅思滢。因为本家看不上傅宰相府上,所以总是用“小家子气”和“拿不上台面”来奚落。但卫兰灵不知,她还以为是众人没有听出她话中的真意,认为是她故意将药给打翻的。

这让冷眼瞧戏的傅思滢心中发笑。没想到傅芳蕊也能歪打正着,替她刺挠一回人。

傅思滢的确是有意出脚绊倒卫兰灵,哪料卫兰灵这个贱人和她想到一块去了。不等她踢到卫兰灵,卫兰灵就自己假摔打翻了药碗,来了一桩苦肉计。

可怜傅思滢没有及时收回脚,就落得了这么一个“罪证”。

不过不管傅思滢有没有及时回脚,这个罪证都逃不掉。因为卫兰灵手里的碗片存留着一点汤药,就等着往她的鞋上泼呢!

瞧着眼前蹲下的卫兰灵委屈得直哭,傅思滢抬脚,踢向卫兰灵的手腕,将卫兰灵手中的碗片残碎给踢翻。

不顾当众给人难堪,更为直白地表露出厌恶:“你是故意的吧?”

卫兰灵以为洗不清嫌疑,急得面红耳赤,还欲辩解,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傅二夫人的女儿傅芳薇声色淡淡地开了口。

“卫姑娘快起来吧,没人怪你。”

卫兰灵一怔,扭头看向这位虽然样貌不如傅思滢明艳动人,可清冷气质别具一格的傅家本家小姐,一时有些思绪混乱。

傅芳薇见卫兰灵一双湿润的眼眸显得何其茫然无辜,不由得心生怜悯之情,伸手碰了碰傅芳蕊。

于是方才出言讥讽的傅芳蕊又道:“对,我说的可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

目光直直地看向傅思滢,所指之人是谁,再明显不过。

卫兰灵擦掉泪水,在小李氏的搀扶下起身。她怯懦地道:“是我不小心摔倒的,和思滢表姐无关。”

这话自然无人会信。

傅思滢也不做“狡辩”,只满是不耐烦地轰赶卫兰灵:“到一旁呆着去,别给我添堵。”

闻言,卫兰灵强忍哽咽,从怀中掏出几副膏药,双手给傅思滢送上:“表姐,听闻你左胳膊脱臼,这些膏药活血化瘀很是管用,你试试。”

傅思滢瞥都不瞥,只道:“没看见我没手接吗?”

卫兰灵一怔,反应过来,赶忙将膏药向侍女晴音递去。

晴音先是看看大小姐的脸色,然后才接下膏药。

送出膏药后,卫兰灵垂头捂嘴,转身要和小李氏到一旁角落的桌椅处坐下。谁料刚走两步,忽听脚下“呲”的一声擦响。

卫兰灵尚未来得及反应,便一脚踩上不知从哪儿飞来的碎碗片,脚下一滑,仰面向后倒去!

“啊!”

“咚”“咚”两声响,卫兰灵和想要拉住她的小李氏双双倒地。

由于下人还没有来得及收拾撒了一地的碎碗药汁,所以摔倒的二人直接按了一手的汤药,连衣裳也被染脏。卫兰灵更是手掌心被瓷片划破一道口子,鲜血立即流出。

屋内众人齐齐目瞪口呆。

李氏大惊,连忙命下人将二人搀扶起,训斥道:“你们这些丫头都是木头吗,还等着主人家再伤到?快点收拾!”

傅思滢凉凉地说:“我看表妹的腿脚不甚便利啊,动不动就会摔倒。”

闻言,卫兰灵泫然欲泣。李氏警告地瞪傅思滢一眼,让她闭嘴少说话。

正巧因为傅思滢受伤,这屋里有的是治伤的药,卫兰灵与小李氏也顾不得衣装不洁,赶忙坐到角落里去涂药。

傅思滢给晴音使个了眼色,故作感慨地说:“看来这活血化瘀的膏药对于表妹来说果然是重礼。晴音,还回去吧,这可是我表妹的日常必需之物,礼太重,我受不起的。”

晴音面色尴尬地将才收下的膏药送还到卫兰灵的面前。卫兰灵死抿着唇,颤抖地伸出手收回。

不知是不是看卫兰灵太可怜,一向少言寡语的傅芳薇竟忽而说道:“思滢姐姐还真是吃不得亏。”

眼尾看向傅思滢,满是轻视。毕竟傅思滢踢碎碗片的动作,可一点也不隐蔽。

傅思滢挑眉看向傅芳薇,笑得大气:“没人喜欢吃亏。”

显然,因为这么一出,众人的想法又变了。认为卫兰灵方才没站稳将药打翻应该是巧合,但是傅思滢的心眼小、吃不得亏,于是马上就将憋屈给讨了回来。

这倒让众人无意识地产生一个错觉,仿佛凭傅思滢的骄傲,她是不屑于耍阴的,她若要害人,就会光明正大。

待屋内收拾妥当,李氏吩咐下人重新给大小姐熬药后,尴尬地圆场:“好了好了,都是意外,无事了。来,二位弟妹吃些葡萄,芳薇芳蕊也吃些,这葡萄是从西域来的,很甜。”

之前由晴音带着侍女们奉上桌的葡萄乌黑霜白的,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备好的茶水也很香气清新。

李氏招呼着众人享用,唯独傅思滢耍脾气地道:“晴音你是不是故意气我,我这两条胳膊连动都费劲,还能吃葡萄?给我端走!”

晴音低低应是,将傅思滢面前的葡萄端走。

坐在角落已经抹完药的卫兰灵,本来是和小李氏脸色僵硬地干坐着,忽然看见晴音悄步过来,给她二人手旁的桌上端了茶水和一大盘葡萄。

卫兰灵一怔,先是赶忙谨慎地去看傅思滢,见傅思滢并没有注意晴音的行为,才又忐忑地看向晴音。

“这……”这可是才从傅思滢面前端走的葡萄。

晴音比个噤声的手势,悄声道:“卫夫人、表小姐,您二位受委屈了。吃些葡萄吧,可甜了。还有这蜂蜜青茶,清甜芳香,能舒缓情绪。”

从晴音的话语中体会到善意,卫兰灵眼圈一红,感动极了。

晴音又压低声音说:“二位最好都享用完,奴婢等会儿收走空盘子,也好不被大小姐注意。”

“好。多谢。”

“表小姐客气。”

送了葡萄和茶水后,晴音若无其事地走到门边候着。而没有人伺候所以什么也享用不成的傅思滢,像是在一门心思地活动左胳膊,压根不关心周围都发生了什么。

见之,卫兰灵立刻动作隐蔽地吃下一颗葡萄。

的确很甜,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甜的。而且过去家中也至多是买下一串葡萄给全家人享用,从来没有过一个人就能独享这么多。

众人吃着葡萄喝着茶水,聊了一会儿后,傅二夫人就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傅思滢受伤的真正原因。

李氏将傅思滢的说辞拿出来解释,傅二夫人当然不相信。不过打伤傅思滢的人是慕王这一点,毋庸置疑。

傅二夫人瞥傅思滢一眼,见傅思滢还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轻蔑地道:“大嫂,我之前就告诫过你,要约束约束思滢的脾气。瞧,这下可好,惹到了慕王,你们家往后可怎么办?”

卫兰灵吃完最后一颗葡萄,一边喝着茶,一边眼神隐晦地打量屋中每一个人的表情。意识到宰相府似乎是大祸临头,卫兰灵手指摩挲着杯子,眼中的光彩晦暗不明。

好一会儿后,李氏忧愁不已地柔声道:“这……若真是有难,还望本家不吝相助。”

话音刚落,就得到傅二夫人张氏的断然拒绝:“呵,大嫂可别强人所难,思滢那是惹恼了慕王!这种大祸,谁能帮得了她?”

屋内一时陷入安静。

众人言论中心的傅思滢依旧一直揉捏转动着左胳膊,对屋子里的言谈完全不在意。

半晌,李氏喃喃开口:“不知老夫人可有旧友能与慕王那边搭上话?替思滢求求情。这丫头天性鲁莽大胆……”

不等李氏说完,傅二夫人就表情不善地打断道:“大嫂你还不明白吗,醉翁之意不在酒!就算是思滢没有犯到慕王手上,慕王也会从别处挑刺!”

就在这时,窝坐在角落的卫兰灵突然感到肚腹之中一阵搅动,令她疼痛难忍。有心离座去如厕,但屋内正严肃紧张的气氛又让她不敢有任何的言语举动,只能默默强忍。

双手捂住肚腹,忍着忍着,冷汗就下来了。

卫兰灵正想求助于小李氏,却见小李氏也面露痛苦。瞬间,卫兰灵心惊,转头看向桌上的茶水果盏,心中掀起惊慌。

难、难不成是茶水里下了药?

可这些葡萄和茶水原本是傅思滢的啊!

卫兰灵抬头观察同样吃了葡萄、喝了茶水的傅家本家几位夫人和小姐,没有一个人同她和母亲一样遭遇不适。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归来:邪王的绝宠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