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乱想 阅读至12%

胡思乱想

书名:残凰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9字 更新时间:2018-09-23 09:40

摩挲着手中玉佩,发现是块十分稀罕的血玉,傅思滢忍住砸玉的冲动,将玉收好。

等漠苍岚走后,她迟钝地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回礼便回礼罢,为什么还要再拿走她的海棠红玉簪?已经拿走狐狸精的那么多东西当做定情信物,还不满足?!

腹诽着,一转头,就看见卫兰灵怔怔目送漠苍岚离去,一脸无法回神的惊艳表情。

顿时,傅思滢暗道坏了事。

她有意撮合卫兰灵和宁瑞成互相祸害,不料今日就被卫兰灵见到了漠苍岚!虽说漠苍岚同样是个祸害,与卫兰灵相配可称毒蝎配毒蛇,但漠苍岚权势太大,若是真与卫兰灵互生情愫,卫兰灵有了靠山岂不是要翻天?

如此一想,傅思滢对皇上赐下的这桩婚事愈发满意。

只要她在中间拦着,任由漠苍岚和卫兰灵两人日后再山盟海誓,卫兰灵终究是别想咸鱼翻身!

她就是偏偏要将卫兰灵和宁瑞成凑在一起,不能叫这群畜牲有半点好过!

虽然卫兰灵初次见到慕王就被慕王的谪仙之姿大大地震慑到,但有傅宰相和李氏不断地哀声怨气在,卫兰灵还是大概能得知慕王此人的阴狠和可怕。

可这种感知毕竟虚薄。在卫兰灵看来,慕王位高权重、相貌俊美,就算是做事手段狠辣也不失为大丈夫气概。傅思滢能与慕王定下亲事,该要欢天喜地了。

见姨夫姨母如此忧心忡忡,卫兰灵真想毛遂自荐!第一次,生出对自己出身卑微、地位低贱的恼火。

皇上的赐婚圣旨一下,整个傅府的气氛都变得格外不同。严肃了什么,高傲了不少,可也阴云密布了不少。

傅大小姐的身份更加尊贵,自然会使傅府在皇城中的地位水涨船高,可毕竟是与慕王定亲,这桩婚事对于傅家人来说是忧大过喜。

待一夜人各异梦后,一大早,李氏就听下人说了客房闹跳蚤的事情。

卫兰灵和小李氏双双不断瘙痒地来见李氏,李氏非常诧异:“这怎么好端端地闹了跳蚤?兰灵过来,让姨母看看。”

说着,李氏将卫兰灵的衣袖挽起。入眼便是密集的红疙瘩,每一个红疙瘩都类似圆形,中心还有一个比针眼更细小的叮咬痕迹,这一看就是跳蚤造成的。

“呀!“没想到情况如此严重,李氏吓了一大跳,“怎么会这么多?”

卫兰灵难受得一脸难忍痛苦,诉苦道:“两条胳膊和两条腿上都是,就连脖子上也有!”

压下衣领露出脖颈,只见细长的脖颈上也有五六个红疙瘩!

李氏惊得脸色一变,急忙吩咐下人去将客房细细打扫一遍,被褥用具和地面都要拿开水冲烫!

闹出这么大动静,傅思滢当然得知。她转头看向晴音,见晴音神色愧疚不安,便宽慰道;“不用担心,此事与你无关。”

晴音神情为难,又不好对傅思滢说什么。

傅思滢又说:“只要我不倒下,往后你为我做的任何恶事,都一定不会与你有关。”

这话说得很沉重,晴音微微蹙眉露出不解,想了想,说:“奴婢愿意为小姐做事,也就愿意为小姐承担后果。奴婢只是担心自己会粗心马虎、做事不周密,若是牵连到小姐就不好了。”

闻言,傅思滢摇头:“放心吧,没事的。”

等傅思滢去寻李氏的时候,李氏刚刚检查过卫兰灵身上的叮咬,又在检查小李氏的身体。小李氏与卫兰灵的情况类似,但比卫兰灵的情况要轻许多。

李氏猜测道:“想来是兰灵染了跳蚤,你又从她那里染了一些。”

卫兰灵好生委屈和丢脸:“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染上跳蚤,我昨天除了跟随表姐表妹去湖上游船外,哪里也没去。”

而且之后卫兰灵还落了水,这是李氏清楚的事。

李氏正想再说,余光注意到傅思滢正站在房门口,未加思索便道:“思滢,你身上有没有被虫子叮咬?你表妹的屋子里闹了跳蚤,你回去让晴音给你检查一下床铺。要是哪里不干净,让下人也一起冲烫打扫一遍,以防万一。”

傅思滢表情淡淡地跨过门槛:“我昨日并没有与表妹多做接触,好端端的,从哪里染跳蚤。”

见傅思滢没有被叮咬,李氏也就没多说,吩咐下人去做事后,让丫头拿来涂抹清凉的膏体给卫兰灵和小李氏。

看二人几乎要将全身都涂遍清凉膏,甚至边涂抹边忍不住地抓挠,李氏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从哪里染上的跳蚤?”

说完一顿,想到什么,立刻看向晴音:“晴音,你昨天是从哪里给表小姐买回来的新衣裳,会不会是新衣裳不干净?”

话音一落,卫兰灵和小李氏立刻双双停下动作,忐忑不安地看向晴音,同时用隐晦的目光看向傅思滢。

被夫人点名,晴音以为暴露,吓得脸色瞬间一白。在听到夫人只是怀疑新衣裳有问题后,晴音也迟迟无法定神。

“是、是仙锦衣庄。夫人,奴婢买的是新衣裳,不、不会有跳蚤的!”

李氏本不过是随口一问,毕竟若是仙锦衣庄的新衣有跳蚤,那仙锦衣庄是自砸招牌,别想在皇城中再存活下去!可没想到晴音如此惊慌,实在是可疑。

刚想质问晴音,李氏忽然嘴唇一紧,眼神收敛地去看傅思滢的脸色。未料想,这一看,正正和傅思滢的眼神对上!

李氏霎时一惊,只觉得女儿的目光似笑非笑、似讽非讽,冷怒交加。这目光让李氏心中一痛,哪里再敢对晴音有所质问。

而瞧母亲被吓到,不打算如此轻易让母亲避开的傅思滢轻轻一笑:“娘,您想说什么?”

鉴于之前的经验和教训,李氏当即连连摇头:“没什么!”说得很是果断坚决。

傅思滢轻笑出声:“呵呵,母女连心,我知道您想说什么。”

李氏坚决摇头,紧张地抓住傅思滢的手,急急道:“娘什么也没想,娘就是在想跳蚤是从哪里染上的,和你没关系,你别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傅思滢垂下眼眸,浅浅勾唇,“依我看,不是我胡思乱想,是您别胡思乱想才对吧?”

她起身,温柔地将手从母亲的抓握中抽离:“卫兰灵昨日随我出府游湖时,言语不当惹怒了胡家二小姐,可是被胡二小姐好一番拉扯推搡。等我赶到时,她已经倒地不起。”

“您与其想些阴谋诡计的可能,不如单纯地想想是不是表妹从草地里染到的跳蚤。跳蚤藏在她的头发里,就连她落水都没能被淹死,直到被带回咱们家,”说罢,傅思滢轻轻在母亲的手背上拍拍,露出柔和的笑意,“没事的话,女儿先退下了。”

尽管她表现得如此和善宽容有耐性,却无端让人感觉到她的愤怒。

李氏害怕地想要重新握住傅思滢,哪料被傅思滢避开。

“滢滢!”

傅思滢理也不理地走了,并不在乎卫兰灵会不会在她走后借着丑事已被知晓,就破罐子破摔,大肆向母亲诉苦。

她知道母亲素来耳根子软、性情柔和,总认为哪怕是自家人委屈一点,也不要让客人受委屈。这一生,她就是要好好改改母亲的软脾气,省得母亲再重蹈覆辙!

走出房屋刚两步,傅思滢忽地脚步一顿,回头看母亲的屋子一眼,想了想,悄悄将母亲身旁的何婆子招到一边偷偷问话。

“何婆子,最近我爹和我娘的关系还好吧?”

傅思滢突然这样询问,让何婆子摸不着头脑:“好着呀,大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傅思滢摇头:“我的意思是……嗯……”

她眸光不定地瞧着何婆子,支吾了好一会儿,才尽可能含蓄地问:“夫妻和谐之事可还和谐?”

何婆子一怔,反应过来傅思滢的意思后,惊得连连要捂傅思滢的嘴。

“好我的大小姐,您怎么什么事儿都敢问?这也是您一个未出阁的小姐能问的?”说着,何婆子一顿,“不对,您怎么能知道这种事儿!”

傅思滢急急摆手:“您想到哪儿了!我不过是想打探一下我还有没有弟弟妹妹的可能,您、您看您都说了些什么!”

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大小姐,何婆子忙不迭笑着给傅思滢赔不是:“是老奴想岔了,污了大小姐的耳,您全当没听见,忘了吧!”

“我自然会当做没听见!”傅思滢羞恼地撇嘴,“你快说嘛,我爹和我娘最近的关系可还好?”

“老爷和夫人的感情一直深厚,只是最近府中出的事儿有些多,老爷和夫人心事重重,每晚都要说上好一会儿担忧的话,哪还有闲心去想别的。”

说罢,何婆子调侃:“您怎么想要弟弟妹妹了?”

傅思滢敷衍道:“芸芷和容辰只比我小一两岁,逗着没意思。行了,没事,你忙去吧。”

打发走何婆子,傅思滢心中的紧张担忧并未减少。她需要防着小李氏与父亲有所接触才是。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