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法之日 阅读至13%

作法之日

书名:残凰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1字 更新时间:2018-09-25 23:57

因为楚子期的突然出现,傅思滢一连三日都心思难安。

原来漠苍岚口中的朝廷钦犯就是他。

平安候府安置在临城,她与楚子期也仅是世家间的相识,并不是很熟悉。可因为类似的痛苦经历,她原谅了楚子期之前害她受苦以及想要杀她的心思。

趁父亲归府尚未歇息,傅思滢走入父亲的书房,向父亲询问起平安候府的事情。

“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傅宰相很不解。

傅思滢面色凝重:“我只是突然想到连候府那般门户都能在一夕之间被覆灭,不由得畏惧这股风波还会造成多少的家破人亡。”

因为那晚被傅思滢规劝了一番,傅宰相这几日也很心事纠结。听到傅思滢的感慨,他未立即回应,以为傅思滢今日前来是为了给他敲响警钟,让他尽快改变立场的。

沉默好一会儿后,傅宰相才说:“思滢,朝堂和官场的关系太过错综复杂,有时不是爹爹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傅思滢微怔,晓得父亲的力不从心,她无话可说。

“好了,你不要思虑太多,好歹爹还能撑住这个家。明日爹休沐,也正巧是与天福寺约定作法的日子,你早些回屋休息。等晌午,你本家的二叔和三叔会来府上做客,八成要见你,你也要做好准备。”傅宰相叮嘱道。

听到本家的两位叔叔要来,傅思滢不由得嗤笑一声:“闻风而动,本家也就这点本事了。”

“思滢!”傅宰相板起面孔,“不得无礼,明日见了本家人,你也不得言行肆意!”

傅思滢忍下不服:“知道了。”

哼,若是不让她高兴,她才不会在乎谁的脸面!

……

又是艳阳日。晴空万里,一片云都没有,太阳光明晃晃地照射下来,逼得人眼眶发紧。

傅思滢站在屋檐下,远远看着中庭里僧人穿梭,将做法用的器具摆得是满满当当,什么梵钟金鼓、石磬钲鼓,应有尽有。

晴音在一旁悄声感慨:“阵势真大。”

傅思滢悠悠挥着美人扇,对此话不予否认。是啊,阵势真大,可见父亲的心事之重。

眼见卫兰灵和小李氏自远处露出身影,傅思滢以扇掩唇,低声问晴音:“我让你去做的事情,都办妥了吗?”

晴音点头:“都办妥了。奴婢将您带回来的药材混入了给表小姐养身体的药中,如今伺候表小姐的云见并不晓得,只知道熬药。大小姐放心,奴婢做得谨慎,也有注意避开旁人。”

“好,她吃几天了?”

“今早儿是第三天服药。”

“有看到效果吗?”

“有,昨日还听云见说表小姐在做月事带,已经用上了。”

对于结果很满意,傅思滢微微挑眉:“好。等会儿看我的眼色,时机到了,该做什么不用我再重复吧?”

“奴婢省的!”

傅家的庭院中点燃起佛香。很快,烟雾缭绕,香烟熏缠。傅思滢闻着这股气息,看着向她走来的卫兰灵,渐渐沉静下面庞,把玩着圆扇柄上挂着的流苏,神情莫名。

这次不把卫兰灵是妖孽的罪名给扣死,她就不姓傅!

卫兰灵有些神色忐忑地走到傅思滢面前:“见过表姐。”

“嗯。”

见傅思滢不愿意搭理自己,卫兰灵显得很是尴尬,但仍然努力亲近:“姨母说我与母亲也该参与这场法事,于是我和母亲就来了。”

“嗯。”傅思滢把玩着圆扇,看向庭院,根本不将卫兰灵收入视野中片息。

卫兰灵见自己说了几句却只能得到傅思滢极为敷衍的应声,难堪不已,便不再说话,呆呆站在傅思滢的身边。这股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憋屈,难以言喻。

不过一会儿,李氏带着小李氏走来。小李氏干巴巴地对傅思滢笑了笑。

李氏满含深意地对傅思滢说:“希望今日作法之后,咱们家能有一个新的开始。”

傅思滢眼神复杂地与母亲对视,久久,才道:“会的。”

前世母亲在临死的前一年里,就开始吃斋念佛。她一直以为母亲是为了向佛祖祈求一点寿命,如今想来,终于理解母亲是心中郁结难抒,才不得不借助佛意求缓解内心的怨怒。

傅思滢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父亲是如何一边为母亲焦心寻医,一边又在背地里和小李氏温存谈情的。

父亲他……真的是一个伪君子吗?

等到天福寺的僧人将法具都准备妥当后,良辰也至,转眼间,铙钹响,铃摇板敲,铜锣起,木鱼阵阵,傅家宅院笼罩在嗡嗡声诵经声中。

傅思滢和家人站在边上,虔心祈福。

等到一段诵经结束,主持法事的老僧转首看向李氏,点头示意。

见状,李氏立刻推拉傅思滢上前,示意傅思滢跪坐到老僧面前的蒲团上。

傅思滢淡定平静地乖乖跪坐在老僧面前,合掌道了句“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老僧面无喜怒惊忧,“听闻女施主惊梦,恐梦境成真,家生变故。今日老衲便为女施主诵一番‘炽盛光佛顶真言’,亦称‘消灾吉祥神咒’。常念此经,待一百八十遍甚至一千遍,于国于家皆可祛除灾祸障难、迎接吉祥。”

“多谢大师。”

诵经开始。

傅宰相和李氏也带着芸芷和容辰齐齐跪坐于其他的蒲团上,一起听经。

卫兰灵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问母亲:“表姐做了什么噩梦?”

小李氏同样不解地摇头:“不晓得。咱们也跪下听经吧。”

众人非常虔诚地沐浴在天福寺大师父的诵咒声中,嗅闻着佛烟,心气越来越平和,一时间,倒真有种佛光普照、不惧邪佞作祟的安心无畏感。

短短的一段祝福经结束,高僧开始吩咐其他僧人去傅家大大小小的屋子角落里驱邪诵经。然而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冯管家就变了脸色地从后院跑出,匆匆到傅宰相耳边说了些话。

傅思滢看到父亲脸上的神情在一瞬间变成惊诧错愕。

傅宰相都来不及向李氏解释,赶忙跟随冯管家跑去后院查看情况。

见之,傅思滢装似漫不经心地在母亲耳边问:“爹爹为何大惊失色?今天如此神圣,又能发生什么事?”

李氏蹙紧双眉,看了傅思滢一眼,摇头表示不知。

几人在前院等了不过一刻钟后,就有下人惊慌失色地来请李氏去傅宰相那里。

李氏一瞧,心知是大事,于是立即请天福寺的僧人们都去享用已经准备好的素斋。等将外人都安置妥当,才脚不沾地地去寻傅宰相。

傅思滢和芸芷容辰紧随其后。卫兰灵想了想,也拉小李氏跟上。

往后院走是去的小花园方向。道路两旁绿意浓厚,本该令人心情舒畅的,可不等傅思滢等人见到傅宰相,就听到傅宰相震怒暴喝的咒骂:“你们的眼睛都是瞎的吗,这都看不见!?”

傅宰相是出了名的温文尔雅,很少会对下人如此严厉。而等傅思滢几人赶忙走到傅宰相身边,顺着傅宰相的视线看过去,顿时个个目瞪口呆。

傅容辰反应得最快,直接上前几步挡在李氏和傅思滢、傅芸芷的面前:“快后退!”

傅芸芷失声大叫:“啊啊,蛇!有蛇!”

尖叫着,跳扑近傅思滢得到怀里。傅思滢轻轻拍抚芸芷的肩膀安慰:“没事没事。”

是啊,是蛇。青的白的,缠绕在一起,游走在小花园里,密密麻麻,格外恐怖。

这一院子的蛇,带给人的惊悚和恐惧无以能比。

为了迎接天福寺的高僧作法,这几日,傅府上上下下被打扫得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这么多蛇会是从哪里出现的!

傅宰相急怒地指使下人快去将蛇都捕捉光。而当一个下人鼓足勇气用棍子挑起一条蛇时,惊讶地发现这只是普通的无毒蛇,而且蛇嘴里的尖牙都已经被拔掉了!

傅宰相一脸猜疑,“花园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多蛇,还都是被拔过牙的?”

还偏偏都是青白二色。

下意识的,傅宰相转头看向卫兰灵和小李氏。这一眼,让卫兰灵心中猛猛一惊。她想起初来傅府时,傅思滢送给她和母亲的两身衣裳,就正是一白一青!而眼下两种颜色的蛇,也是一白一青!

卫兰灵恍然意识到,青蛇和白蛇对于傅家的特殊以及……对于她和母亲的特殊!

这其中一定有很关键的真相,她必须知道才行。

正在下人们慌乱捕蛇、傅宰相掩护着家人快点离开此处时,异变突生!

“嗖”地一下,卫兰灵感受到有一个阴凉滑湿的东西从她的脚旁一擦而过。

卫兰灵脚步一顿,不等她敢细想是什么东西时,只听从身后传来傅家下人们的惊呼声。与此同时,那个阴凉滑湿的东西就顺着她的裤腿开始慢慢地往上爬。

“啊!”卫兰灵尖叫一声,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跃而起。

“蛇!蛇!有……”

她求救地一转头,就看到小花园里的蛇……都、都在向她涌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