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是你吃太多 阅读至7%

真相是你吃太多

书名:残凰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10字 更新时间:2018-09-14 06:05

“什么?”李氏一懵。

傅思滢同样一怔,以为是自己耳朵听错了,瞪向晴音:“你说什么?”

晴音嗫嚅着:“表小姐还没等跑到地方,就、就出了大恭……”

话音刚落,李氏被惊得后退半步,傅思滢急忙扶住母亲。

李氏匆忙问:“现在人呢?”

“还在溷轩呢。”

“快,快去给表姑娘烧水备衣,再让人请郎中来。”

晴音领命而去。

瞧着府中下人都在窃窃私语,傅思滢心头十分解气。她只是想令卫兰灵好生腹泻一番,受受身体之苦,千算万算也不会算到卫兰灵竟会出如此大丑。

真是人虽不如天算。

她倒要看看,卫兰灵日后还有何脸面见人!

卫兰灵和小李氏双双肚腹不适,自然会令李氏生疑。小李氏的状况很轻,去了一趟溷轩而已,卫兰灵却几乎是到了不能离开溷轩的地步。

好不容易战事稍歇,卫兰灵一从溷轩出来,便顾不得身上味道古怪,“扑通”一声在李氏面前跪下,哭得极为狼狈可怜。

“姨母,您要为外甥女做主啊!”

李氏一头雾水:“这怎么说?”

“有人在我的茶水里下药!”说罢,卫兰灵大哭不止。

她自幼心思聪颖,从未在人前出过丑。初到傅府时,在傅府门前发生的新衣之事,尚且能说是一场误会,算不得是她出丑,可今日在一众大家夫人小姐面前发生的巨大尴尬,用丢尽脸面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更何况,更何况她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没忍住!

卫兰灵难堪地想要钻进地缝里:“自打吃了表姐房中的瓜果和茶水,我与母亲就双双不适。可姨母您与其他人就没事,这难道不能说明是我与母亲吃的茶点有问题吗?”

一听卫兰灵说是有人下药,李氏哪敢掉以轻心。立即命下人去将卫兰灵和小李氏之前吃的东西端来,然而,东西已经吃完了。

“东西是表姐不想吃,由晴音端来的,”卫兰灵哽咽道,“晴音说怕被表姐发现,特意叮嘱让我们吃完。”

李氏一听,立刻命人去传大小姐和晴音。

傅思滢得知母亲命她过去,满是不以为意。等到母亲第二次命人来唤,才磨磨蹭蹭地带晴音而去。

小李氏和卫兰灵住在傅府的客房。傅思滢到时,郎中正一同到。

李氏先是严厉地看傅思滢一眼,再转头请郎中去给卫兰灵看看情况。

郎中询问卫兰灵吃了什么,出恭出得虚脱的卫兰灵回答只是吃了些葡萄、喝了些茶水。

郎中很惊奇:“怎会如此严重?”

闻言,卫兰灵双眼含泪地望向李氏。

李氏顿时转身,一巴掌重重拍向桌案,向傅思滢质问道:“说,那茶水是怎么回事!”

傅思滢佯装不解:“什么怎么回事?”

“你让晴音给兰灵和你姨母送去的瓜果茶点,是不是被你下了药?”

傅思滢大惊,不可置信地看向母亲:“下药?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卫兰灵闹了肚子,你就怀疑我在她的吃食里下药?”

面对一脸气愤的傅思滢,优柔寡断的李氏也很纠结:“同样的东西,娘和你二婶婶她们都没事,为何就兰灵与你姨母吃了有事?况且若是没有你的允准,你不要的东西,晴音敢给别人送去?”

知女莫若母,李氏此话说得不错。没有傅思滢的允许,就是给晴音十个胆子,晴音也不敢将傅思滢不想吃的瓜果之物送给卫氏母女。

傅思滢撇嘴,面对母亲的盛怒,心情很矛盾。母亲对她的了解,令她感慨;可母亲再一次因为卫兰灵的几句话就怀疑她耍手段,更令她难过和气愤。

傅思滢意识到,要治好母亲耳根子软的毛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将身后的晴音往母亲面前一推,傅思滢道:“既然母亲怀疑我下药,那就好好审审晴音。总不至于我连两条胳膊都不能动弹,还能亲手给她二人下药吧?”

被推出来的晴音一头雾水,很是惊慌迷茫,“咚”地跪下:“夫人,奴婢没有下药!奴婢怎么敢下药呢?”

晴音是自小在傅府长大的奴婢,李氏清楚其秉性。但还未说话,就听躺在榻上一副半死不活模样的卫兰灵气若游丝地道:“你若是没有下药,我如何会成这副惨样?晴音,我本以为你是好心人,可……”

卫兰灵掩面而泣。

李氏又急又怒,对晴音说了狠话:“晴音,你若是不说实话,傅府你是留不住了!”

“夫人!”晴音大惊,回头看向傅思滢求助。

李氏又呵斥道:“看她做什么!我让你说实话!”

傅思滢一边点头,一边旋身往旁边的椅子里一靠,冷笑道:“对啊,看我做什么?我娘要听实话!”

李氏瞧傅思滢一眼,对于傅思滢丝毫不怵的模样感到很心痛。令李氏焦急的自然不是为卫兰灵讨回公道,而是怕自己的女儿变成个心狠手辣的毒妇!

一旁的卫兰灵哭意稍歇,视线中指缝间穿过,看到坐在椅上的傅思滢态度轻佻,不由地眼神怨恨。

苦无援助的晴音哭着道:“夫人,奴婢不敢说假话,奴婢真的没有下药!所有的东西都是众目睽睽之下从偏房端来的,沏茶洗葡萄也都是由别的丫头做的,奴婢全程没碰手。只是最后亲手给卫夫人和表小姐端了过去,可那是在屋里,奴婢哪有机会下药啊。”

听得晴音没有立即吐露她之前的吩咐,而是解释了一堆无作案机会,傅思滢略有欣慰。

晴音这丫头总算是学聪明,知道尽量保护主子了。

只是李氏不是轻易好糊弄的,晴音也拖延不了两句。

“我问你,你为什么胆敢将大小姐不吃的葡萄,给表小姐端过去?”李氏一针见血。

“我、我只是看表小姐受了委屈,所以才……”

话未说完,李氏用扇子柄重重敲响晴音的额头:“还不说实话!”

晴音被猛猛一吓,再也坚持不住,哭着道:“大小姐见卫夫人和表小姐有心前来探望,感慨这几日冷落了她二位,可又拉不下脸面去和好,这才嘱咐奴婢给她二位多准备一些瓜果茶水奉上!”

屋内骤然一静。李氏神情古怪地瞥傅思滢一眼,又逼问晴音道:“然后命你偷偷在茶水里下药?”

晴音慌得连连摆手:“没有!绝没有下药!”

见李氏一直怀疑下药,哪怕是晴音也不由得又急又气:“夫人,您为何一定要强迫奴婢承认下药?奴婢没有做过那种事,大小姐也从来没有说过那种话!那些葡萄和茶水都是干干净净的,与您和本家夫人小姐们吃的毫无差别!”

李氏一怔,看着神情羞愤的晴音,霎时间无话。

晴音感到莫大的屈辱:“您就是将奴婢赶出傅府,奴婢也绝不会承认没做过的事。”

见母亲神情怔怔,傅思滢在一旁凉凉地道:“怎么,娘亲审问人就是先断定有罪,然后再逼迫下人承认有罪?”

“我……”李氏倏地看向傅思滢,摇头,“娘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傅思滢神色淡漠,“我没有命晴音给她们俩下药,出乎您的预料?”

“思滢!”李氏悔不当初。

傅思滢起身,走向卫兰灵。卫兰灵两眼通红,满是害怕地看向她。

傅思滢笑:“怕什么,我连抬胳膊都费劲,不会打你的。”

闻言,卫兰灵更是畏惧得缩起脖子。

一直没说话的小李氏软着声音,上前拉住傅思滢:“思滢,兰灵是痛得失神了,才会胡思乱想、疑神疑鬼。你原谅她啊。”

傅思滢觑一眼小李氏,避开小李氏挽过来的手。

“她痛得失神了,就污蔑我给她下药?”

卫兰灵委委屈屈地小声道:“一屋子的人,只有我与母亲起了动静,吃食又是从表姐那里送过来的……”

傅思滢狠狠翻出一个白眼。

这时,坐在一旁颇为尴尬的郎中问道:“不知这位夫人和小姐吃了多少葡萄?”

卫兰灵答:“一大盏。”

“喝的是什么茶水?”

“蜂蜜青茶。”

郎中恍然大悟:“这就怪不得。若是葡萄吃得多,再喝些水,本就容易闹肚子,更何况喝的还是加了蜂蜜的青茶,那就更润肠通便。一时起了这么大的动静,也是情有可原。”

郎中的话令卫兰灵傻掉:“嗯?”

郎中解释道:“是在下疏忽,未想到这茬。寻常人家吃葡萄不过是数颗,到不了能闹肚子的地步,相府自然非寻常人家能比。”

听到郎中的话,只听有一个之前同样在屋子里伺候的丫头说:“夫人,奴婢当时就在卫夫人和表小姐的身旁候着。那一大盏葡萄数量的确很多,而且、而且大都是由表小姐吃了,卫夫人吃得少些、喝得多些。”

闻言,李氏哑然,未想到竟会是这种原因。卫家未曾有过这种经历,是以卫兰灵不知痢疾的厉害,只能想着是被下药。

李氏霎时间看向傅思滢,神情万分愧疚。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