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子 阅读至8%

狗儿子

书名:残凰毒妃 作者:粉凤凰 本章字数:3006字 更新时间:2018-09-17 09:11

胡灵静乃皇帝姑母素敏大长公主的二女儿,与皇帝是表兄妹,其长姐已入宫被封四妃之一德妃,备受皇恩,因而胡灵静也在这天子脚下风光无限。

掌掴一个卫兰灵,胡灵静根本不带怕的。

“傅思滢呢?”胡灵静冲卫兰灵怒问道。

被打懵的卫兰灵怔怔呆滞,完全傻掉。她根本想不到自己在皇城一众公子小姐们面前的初次露面,竟是如此的大受羞辱!

她不过是听从傅思滢的命令来传个话,为何打她?

场面僵持时,人群忽然让开一条道路,只见是在马车上看戏已久的傅思滢终于登场。胡灵静一见傅思滢,当即怒色更甚。

旁人的惊艳议论也传入耳中:“几日不见,傅思滢似乎娇美更甚!”

望着轻移莲步、款款而来的傅思滢,胡灵静嫉恨的几乎咬碎一口银牙:“傅思滢,你还有胆子出现!”

傅思滢直直走向胡灵静,看也不看倒在地上的卫兰灵:“我行得正坐得端,走遍天下都不怕,用得着你来质疑?”

“你为何骗我说我儿子死了?”胡灵静高扬下巴,逼近傅思滢,“你信不信我让我父亲弹劾傅宰相教女不严!”

傅思滢分毫不受威胁,且故作惊讶道:“咦?以假作真才叫‘骗’,我表妹不过是随口一说,这假的不能再假的话,你也信?难不成……”

傅思滢似笑非笑地挑眉:“你还真有一个儿子?”

瞬间,围观众人个个求知欲炸裂,齐齐盯向胡灵静。

胡灵静恼火得伸手就要往傅思滢的衣领上抓:“你少装蒜!你表妹有说是‘双喜’!”

傅思滢毫不客气地挥手将胡灵静的手重重打开,故作不懂地道:“双喜是谁?”

“是我养的狗!”胡灵静不假思索地大喊。

旁人一听,片息怔愣后,顿时个个窃笑。原来胡家小姐所谓的儿子是养的一条狗!

“什么?原来你的儿子是条狗!”傅思滢恍然大悟,抬手轻轻摆帕,“哎呀,今天真是见了稀奇,胡家二小姐有个狗儿子。”

她惊讶得杏眼圆圆,却掩饰不住狡黠与嘲笑,引得众人再也忍不住喷笑连连,轰笑一片。

傅芸芷站在傅思滢身后,笑得扑哧扑哧,狐假虎威地说:“胡二小姐瞒得真好,我也是今日才得知!”

意识到是被傅思滢勾话落了套,胡灵静一时气急,抬手就要来掐傅思滢:“我撕了你的嘴,让你再胡说八道!”

傅思滢立即错步,往一直倒地不起的卫兰灵身后一躲:“冤有头债有主,找我做什么?”

胡灵静见有卫兰灵在中间碍事所以打不到傅思滢,想着卫兰灵是傅思滢的表妹,便一脚又一脚地朝卫兰灵踢去。

一边踢一边骂:“贱人!贱人!让你胡说八道,让你造谣!”

卫兰灵大惊:“不,不!”

卫兰灵一直不起身,本是想引众人怜惜,谁料被傅思滢祸水东引,再次挨了胡家小姐的一顿揍。

见之,傅思滢露出一副大受惊吓的神色,拉着芸芷慌忙向后退去,对周围人惊呼道:“狐狸精打人了,谁来救救我表妹?”

一听是傅思滢求助,公子少爷们争相上前劝架。傅思滢则趁机离胡灵静和卫兰灵二人越来越远。

瞧到胡灵静将所有的怒火都往卫兰灵的身上撒,傅思滢心底冷笑。呵,二灵相斗,必有一伤。她就作壁上观喽。

胡灵静将狗当儿子看待的事情,也是傅思滢前世从卫兰灵的口中偶然得知。前世卫兰灵与胡灵静的关系很好,也不知这辈子有如此一番初见,这二人以后的关系还能不能好起来。

面对胡灵静的殴打,卫兰灵一开始还想咬牙硬扛,认为傅思滢若是不救她,旁人自然会说傅思滢不顾姐妹,哪想傅思滢根本不顾她的死活,嘴上在说“谁来救救我表妹”,行动上却离她越来越远!

旁人顾忌胡家小姐的家世,拉架也拉得虚势,根本拦不住。

被打得身心剧痛的卫兰灵再也忍受不住,抱住胡灵静的脚,趁机从地上爬起。至此,出门时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发丝,已经乱成了鸡窝。

卫兰灵大叫:“胡小姐手下留情,我也只是听我表姐的吩咐,绝无半点想要冒犯你的心思!”

胡灵静打人打得气喘吁吁,火气泄尽,懒得搭理卫兰灵。

“呸,贱人,蛇鼠一窝!”

骂完,再重踹卫兰灵一脚后才把腿收回,转头离去。

傅思滢给晴音使个眼色,让晴音去将卫兰灵从地上搀扶起来。

眼看胡灵静气呼呼地转身又要去登船,傅思滢厉喝一声“站住”。

听到她的呼喝,胡灵静乍怒转身:“傅思滢,你有完没完!”

“没完!”傅思滢冷目上前,“你当众羞辱虐打我的表妹,还指望我忍气吞声?”

卫兰灵在晴音的搀扶下狼狈起身,一听傅思滢此言,顿时不知是该气还是该怨。

为什么丢脸出丑、挨骂挨打的人是她,而气势骄纵、找回脸面的人却是傅思滢?

卫兰灵一点也不为傅思滢替她出头而感动。在她看来,明明事情已经过去,傅思滢却揪着不放,让她在众人讥笑的目光中丢尽脸面!

面对傅思滢的秋后算账,胡灵静冷笑:“傅思滢,你已经今非昔比。我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你能奈我何?”

瞧着胡灵静一副嚣张得意的模样,傅思滢淡淡一笑:“今非昔比……”

不知是不是漠苍岚那个家伙太过可怕,现在全皇城的人都笃定她傅家要倒霉。

傅思滢盯着胡灵静得意洋洋的神情,笑意愈深。

胡灵静见傅思滢但笑不语,以为她是无话可说、强撑气势,哼笑一声转头要走,却听傅思滢道:“圣上近日对内命妇下达禁奢重简的旨意,不知大长公主府可有收到?”

胡灵静一怔,下意识低头看向身上的金银首饰。知道傅思滢是要抓住她的把柄,一时气闷。

“我身上的首饰都是我自己的,你别想往我娘头上泼脏水!”

闻言,傅思滢轻笑:“你尚未出阁,身上的什么东西不是素敏大长公主给你的?大长公主都要遵循圣旨,你敢置若罔闻?”

说罢,傅思滢姿态悠悠绕着胡灵静走了一圈,啧啧称奇:“瞧瞧这金钗银钿、玉镯翠铛,真是精美。远远看着,你跟善财童子似的。”

一听这话,胡灵静赶忙将头上的金银玉翠都拿下来,然后没好气地对傅思滢道:“你看错了,我都没戴!”

身为大长公主的女儿,胡灵静很清楚皇帝天子的威严。如果傅宰相或者在场谁家真的参大长公主府一本,皇帝为树立新旨的森严,很有可能会拿大长公主府开刀。到时候说不定还会牵连到胡灵静的长姐,德妃,甚至影响皇帝对德妃的宠爱!

牵扯如此严重,胡灵静哪里敢犯险。

见胡灵静一下子被拿捏住,傅思滢懒散地朝胡灵静伸出手:“既然这些金银玉翠都不是你的,那就当是我捡到的,拿回去给我表妹治伤了。”

“你……”

瞧傅思滢一脸的冷若冰霜,又看站在傅思滢身后的卫兰灵被她打得歪歪斜斜、站都站不稳,胡灵静知道今天不能轻易了却此事,只能破财消灾,顿时又气又憋屈。

怒视傅思滢,胡灵静将手中的金银玉石都递去,咬牙道:“好好给你的表妹治治,这些东西够买她十条命了!”

傅思滢未置可否,含笑命晴音接下财物。

卫兰灵盯着晴音抱满怀的精雅首饰,不由得忘记身上疼痛。

将身上的首饰都送出去后,胡灵静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秃毛鸡,怪异极了。她面色略微狰狞地问傅思滢:“这下再无他事了吧?”

傅思滢笑着点头:“只是还有最后一句话想要送给胡二小姐。”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胡灵静失去理智,忍不住口吐粗鄙之语。

对此嗤笑几声后,骤然,傅思滢收起笑,面目肃然地低声说:“狐狸精你给我记住,我傅家姑娘不是你想欺负就能欺负的。咱们多日未见,我给你留一些脸面。若日后再让我知道你给我妹妹难堪,我定会以十倍还之!”

说罢,她森森一勾唇:“你不是笃定慕王要治我傅家的罪吗?你说到时候我咬出来一个大长公主府的话,那会是什么情形?”

刷地一下,胡灵静脸面僵硬,盯着傅思滢似有千言万语要骂,却死死吐不出一个字。

见之,傅思滢嗤笑一声,转身离去。

傅思滢警告胡灵静时的声音比较小,除了身边的几个人能听到外,旁人只能通过胡灵静难看的脸色判断是傅思滢再一次地占据了上风。

这下,对于傅家要完的猜测消失不少。

既然傅思滢还是如此硬气,看来傅家八成是没事。

既然来到望月湖,不可能光是和胡灵静吵一架就走。傅思滢让芸芷唤几个交好的姑娘同行后,直接霸占掉胡灵静的游船。

“多谢胡二小姐为我姐妹备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残凰毒妃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