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方风俗大融合的冬至 阅读至70%

南北方风俗大融合的冬至

书名:步履不停 作者:梦春秋 本章字数:2031字 更新时间:2021-11-22 19:45

第二天,冬至。

冬至在老家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冬天,但南京人会在这天喝鸡汤。

“俺姐,咱们去老乡鸡打包两份鸡汤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

姐弟俩吃完早饭,收拾好去医院的东西,走出小区不远处就是一家老乡鸡。

老乡鸡是一个快餐品牌,从安徽合肥发展过来的,在南京有多家直营店,因品控等多方面原因,暂未开放加盟权限。

在南京的口碑不错,最主要的,也相对卫生。

卫生干净也是余家人现在吃饭的第一标准。

姐弟俩一拍即合,到老乡鸡打包了两份鸡汤。

似乎是怕鸡汤凉得太快,两人的脚步都比以往更快了一点。

本以为到的挺早的,没想到爸爸病床旁边已经坐下一个人。

一个至少六七十岁的老奶奶。

此刻她背对着病房的门口,余念只能看到她的背影,还有她一头花白的头发。

自从余有量住院,陆陆续续来了不少探病的人。

其中有一小部分余念都不认识,这是爸爸这十年来在南京积累的关系网。

“廖阿姨,这是我女儿还有儿子。小觉小念,喊廖奶奶。”

余有量看到儿女来了,让两人喊人。

“廖奶奶。”

“廖奶奶好。”

余念和余小觉礼貌冲这位老奶奶问好。

“好~好~都是乖孩子,和你一样的和气面相。你好好养病,我也见过你了,也如愿了,也该回去了。”

廖奶奶一脸慈祥的在余念和余小觉脸上绕了一圈,然后有些踉跄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余念才发现她比之前想象中还要瘦小,背也有点佝偻。

“廖奶奶,你不多待一会?好不容易从溧水过来一趟,这么远。”

一旁站着的梅秀琳开口挽留,余念才知道这个老人家竟然一个人从溧水过来的。

溧水属于南京,但属于很偏远的一个区。

主要发展旅游业,地铁也还没开通。

溧水和高淳的南京人如果来南京市区的其他几个区,都会调侃一句“进城”。

“不了,我得走了。蹭别人的车来了,总不能让别人等。”

廖奶奶执意要走,走之前伸出那老树枝一样的手紧紧的握了一下余有量的手。

握得很近,虎口处的青筋都凸起很高。

浑浊的双眼里,已有水光溢出来。

“小余,你可得坚持住!不要走在我这个孤寡老婆子前面!”

廖奶奶终是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抬起手背抹抹眼睛走出了病房。

“廖奶奶,我送送你……”

余念忍住喉头里的哽咽,转身跟在廖奶奶身后。

“孩子,不要送了,我邻居家侄子在一楼等我。今天冬至,南京人喝鸡汤,你们那我不知道是不是吃饺子还是吃汤圆,我都带了点。回去吧!”

廖奶奶尽力挤出笑容,随后摆摆手离去。

“是恁爸前几年修电视机认识的。老伴走得早,两人就一个儿子,儿子年轻的时候喝酒喝太多,脑溢血走了,也走不少年了。恁爸第一次修电视机觉得老人可怜,没要她钱,后来每次溧水的单子都会绕过去看看……也算认识有六七年了吧?”

梅秀琳声音很轻,试图起个话头让丈夫回答,让他从刚刚的情绪里走出来。

“六年半了。”

余有量不假思索,躺在病床上的时间太漫长了,漫长到这39年的人生在脑海里来回放了好几遍。

像放电影一样。

和谁有过矛盾,和谁第一次见面在哪,和谁认识多少年。

借过谁的钱,谁借过他的钱。

小念小觉第一次说话是多大,说的是什么。

都有时间慢慢回忆,慢慢梳理。

余念没有说话,想着廖奶奶青年丧夫,中年丧子,大半辈子孤苦伶仃,也真是个可怜人。

一上午,病房里都很安静。

谁都能感受到爸爸低落的情绪。

“对了,这是在楼下的时候廖阿姨给的红包,她一定要给,说寓意好……正好小念他们过来,廖阿姨走的时候我给忘了!”

快十点的时候,梅秀琳往口袋里摸手机,突然摸到了一个纸壳,掏出来才发现是一个小红包。

妈妈有些愧疚把这件事忘了,她本来想着先收着然后等老人家走的时候再还回去的,可廖奶奶在病房里一共也只呆了不到20分钟。

“收下吧,拆开看多少钱。”

余有量说着把床头柜旁边的小本本拿了出来,但因为一只手打着点滴,他不方便拔开签字笔的笔帽。

余念赶紧上前,把笔帽拔开,然后重新把它放在了爸爸手里。

余光看到爸爸小本本上打开的那一页里密密麻麻都是名字和数字。

梅秀琳拆开数了数,怕数错了又重新数了一遍。

一共6张一百的,1张五十的,还有1张十块的。

“是660。”

在余念老家,六有顺的谐音。

660,六六大顺。

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随着妈妈话音落下,余念看到爸爸在他的小本本上一笔一划的写下:廖阿姨,660元。12.22日,冬至。

中午,一家人吃着重新加热的饺子,汤圆还有鸡汤。

过了一个南北方风俗相融合的冬至。

午后姐弟俩就窝在病房里看书,今天很冷,降温预警也不断升级。

“好像下雪了!”

余念把作业做完,抬头正好看到窗外飘落的雪花。

第一场雪来了。

小觉也趴过来看,外面天色阴沉,雪花很小,看不真切,需要眯着眼睛看才能看出确实是下雪了。

“瑞雪兆丰年啊!”

第一床的病人是东北人,但和标签里社交牛B的东北人不太一样,他几乎很少说话。

大多时候沉默的像一块大石头。

也许是南京的初雪让他想到了老家的冰天雪地。

快过年了,过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熬到了余念的18岁生日,但愿还能熬到过年。

老天,你也算待我不薄了。

回家吧,这次化疗结束就回家见见爹妈。

余有量侧过头,因为是躺着的原因,看不到外面的雪,又似乎感受到了它的到来。

“余有量!看我给你们带了啥!”

随着一声嘹亮的嗓音,一家人同时转头看向了来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步履不停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