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装修材料的甲醛还是染发膏里的苯? 阅读至7%

是装修材料的甲醛还是染发膏里的苯?

书名:步履不停 作者:梦春秋 本章字数:2310字 更新时间:2021-10-13 10:28

余小觉所说的新房,是他们暑假刚刚拿到手的房子,在禄口机场附近,虽然有些偏,但是南京新盘均价一万出头的房子已经不多了。

买的时候一万二,听说现在已经涨到一万七八了。

短短两年。

79平的小三房,面积不大,楼层也偏低层,但首付已经是余有量在南京攒了半辈子的血汗钱。

新房交付之后,余有量有空就过去看看,为了省装修的钱,水电油漆自己一点点做,忙到很晚就干脆在那边打个地铺凑合一晚。

这个夏天一如既往的炎热又漫长,但想着一对儿女能各自拥有自己的房间,余有量干劲满满。

来到南京五年,余念他们搬家了三次,搬家原因毫无例外,都是拆迁。

为了节省房租,余有量也有意找的那种城中村的房子。

长长的巷口,偏僻处还能传来阵阵尿骚味。

几家人合用一个水表,然后按人头算水费。

独立卫生间也是奢望,一般巷子深处会有一个公共厕所。同样的,卫生环境堪忧。

这里汇集着各地的外出务工人群,大多是安徽的,还有苏北的,其次还有河南的,四川的……

他们长得完全不相同,但是只要走出去,却有个奇异相似的气质。

大街上只要瞅一眼,就能分辨出他们将要拐进这些小巷,而不是巷子不远处整齐划一的小区住宅。

余念想,他们这些外来人口,某种程度上加快了这个城市拆迁的进度……

目前住的这个地方,被传拆迁至少传了不下于10年。

大家都知道这个地方一定会拆迁,只是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拆迁。

但今年突然有个准确的消息,听说真的要马上拆了。

也许是今年年底,也许是明年春天。

但愿在那之前,爸爸能康复起来。

简单洗漱后,姐弟俩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

两间房,爸妈一间,姐弟俩一间。

老家房子多,像余念这么大的女孩子早就一个人睡单间了,可是在城市里没有这个条件。

余有量在儿女的各自的小床中间,自制了一个转轴的帘子。

粉色窗帘里面,是女儿余念的床。

“姐,你睡着了吗?”

帘子外面的小床上,传来余小觉闷闷的声音。

“没。”

余念也在黑暗中望着窗帘发呆。

城市的光很亮,透进来的光线,还能隐约辨出上面的图案是只小熊。

憨态可掬。

“我查了,白血病有可能是甲醛超标引起的,咱爸夏天一直在新房那边,自己搞装修……”

余念的脑海中开始想象余有量一点点刷漆的模样。

确实有可能,新闻里得了白血病的小孩,大部分都是因为入住刚装修的新房。

“可是,水电油漆工这么多,也没见新闻说油漆工是白血病的高发人群啊。”

余念晚上也查了一些资料。

确实没看到任何新闻把水电装修工和白血病联系在一起。何况爸爸只是给自家的新房装修,不是长期接触各种装修材料。

“小觉,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染发剂?咱爸这几年一年染好几回头。”

余有量的头发从35岁就开始白了,而且先从最明显的两鬓白起。

这几年一直有染发的习惯,一年起码三四次。

“咱爸用的肯定是最便宜的染发膏……”

其实余小觉也查到了这个。

染发膏里的苯,有可能破坏人体的造血系统,从而引发白血病。

如果染发膏质量好一点,危害还小一点,可爸爸经常去的理发店一看就是剪发人均10元的小门面,爸爸肯定也不舍得用好的贵的。

姐弟俩像大人一样讨论着余有量得白血病的原因,最终都陷入沉默。

“俺姐,你不要怪咱爸,其实咱爸还是最疼你。”

长久的沉默,就在余念以为弟弟已经睡着的时候,却听见余小觉低低的声音。

…………

第二天一大早,余念起床的时候,余小觉的床上已经空着了。

叠得整整齐齐的小被子上放着蓝色条纹的枕头。

印象里余小觉是不喜欢叠被子的,他们家除了妈妈没有人有叠被子的习惯。

变化正在悄悄蔓延着。

弟弟余小觉从来不是习惯早起的人。

余念更不是。

可是这个举国欢腾的节假日,两人都在七点之前起床了。

十月一号,国庆节。除了寒暑假外,为数不多的长假日。对于普通的学生或者上班族,今天该是多么美妙的一天啊。

假期第一天,本应理所应该的放纵,可是节假日的气氛却无法感染着余家任何一个人。

余念着急找余小觉去了哪里,猜测可能去了公共厕所。

把刷牙杯拿到院子里公共的洗漱池,刚挤好牙膏,就看到余小觉提着包子豆浆回来了。

“咋起这么早?”

“睡不着。”

余小觉腼腆的笑笑,进了屋。

余念低头喝了一大口水,漱口,吐掉,然后把牙刷伸进嘴巴里,左右磨着。

刚刚她看到弟弟的眼圈还是红红的。

秋分已过,一早一晚已经有些凉意,明显感觉降温了。

余念洗漱好回到房间,又在短袖外面加了一件薄外套。

弟弟的包子豆浆已经吃了一半,余念也赶紧把自己的那份吃掉。

顾不得细嚼慢咽,余念吃完就起身收拾东西。

两三条毛巾,还有爸妈简单的换洗衣物,厚一点的外套。

昨天住院太匆忙,梅秀琳带的东西不多。

“俺姐……差不多了,到时候再看看还缺啥。”

余小觉见余念还在往袋子里塞东西,阻止了她。

已经鼓鼓囊囊的袋子,里面装的衣物,一看就不是短期的行头。

“再拿两包纸。”

余念环视了房间一圈,最终锁定在消耗品上,这个多备一点没错的。

锁好门,两人就坐公交去了鼓楼医院。

“结果出来了,你妈妈应该和你们说了吧?是急性髓系白血病,最近就要开始化疗了。化疗病人抵抗力弱,一定注意保暖,生冷的都不能吃了,水果最好也要切好烫烫再吃,另外可以多备一点补血的食材,如红豆,红枣,花生米……”

医生办公室,邵医生今天值班,刚落座就看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两个人,不知为何,越说越多。

余有量大女儿上高中,小儿子上初中,这是邵医生昨天下班前听几个护士聊的。

余念她昨天是见过的,今天又看到余念旁边的小小少年。

姐弟俩虽不是十分相像,但是眉眼和鼻子细看还是能看出他们父母的痕迹。

还有发质。

小少年又黑又亮的板寸,发质好的像假发。

皮肤更白,看上去似乎比姐姐还要漂亮秀气一点。

“那个小男孩看着真不像初中生……看着好小。”

姐弟俩走出办公室后,实习医生把电脑上余有量的信息表关掉,不无惋惜。

邵医生看着两个清瘦的背影,最终一句话也说出不来。

急性髓系白血病,死亡率高达70%以上。患者的平均生存期三个月左右。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步履不停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