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感谢你吗?苦难 阅读至37%

应该感谢你吗?苦难

书名:步履不停 作者:梦春秋 本章字数:2335字 更新时间:2021-11-15 15:35

然后年轻的女孩子们又很快找到了状态。

“刚说到哪里了?对了!余念你要重写一封吗?”

“对啊,余念说说嘛~”

“还有丁老师到底有没有看到那封信啊?真的好奇!”

余念在黑暗里,再次想到病床上的爸爸。

如果现在是白天,且旁边有面镜子的话,余念一定会看到现在自己自然状态下的愁苦表情,不自觉的,最真实的表情。

感谢此刻的黑暗。

“你们小声点……别把宿管阿姨招来了。”

余念小声的嘘了一声,语气里完全没有表情里的愁苦。

可以伪装的声音和情绪。

“快说!余念的性子真的好慢,急死人了!”

黑暗中,余念都能想到唐糖说这句时脸上佯装嗔怒的表情。

“丁老师肯定——看了。”

不看不可能知道是她写的,据李洋说他当时趴在方轻桓的教室窗户上招摇着那封情书,只说是他们班的女生给他的,并没有指名道姓说是自己。丁老师关心自己班里的学生,把情书当场收走后肯定看了……

“啊!”

众人哀嚎,替余念哀嚎。

“他喊我过去,也没有说什么,就让我好好学习。还有我是不准备再重新写了,因为我并不喜欢他,最多就是欣赏。”

余念坦荡荡的说出自己对同龄异性的感觉。

欣赏他冷静话不多,也心疼他的隐忍。

当然,也喜欢他那种风格的长相。

但重重罗列下来,余念可以清醒的说这些都不是爱情。

她并没有想和方轻桓发展成男女朋友的想法,一点也没有。

“余念,你变了……”

“我也感觉!”

“你是不是害怕方轻桓拒绝啊,放心,你长得这么好看,性格又温柔,男孩子肯定会喜欢你这种的!”

“不是不是,你们难道不感觉——余念变了吗?”

“有一点点,变得成熟了!”

余念把被子拉过来,盖过脑袋。

“快睡吧,明天第一节课是丁老师的课!”

众人还是最怕老丁的,虽然意犹未尽,但只能悻悻然准备睡觉。

余念在黑暗里眨巴着眼睛,眼神是深邃沉重的,嘴角却也往上扬起。

是要说谢谢你吗?

苦难。

但是,我偏不!

我,我们凭什么要感谢苦难呢……

第二天正常学习,努力学习。

不浪费一分一秒的宝贵时间,好好学习。

甚至上丁老师的数学课时还举手问了一个没听明白的地方,丁老师听完余念的提问又略显亢奋的细细讲了一遍。

余念从丁老师的眼睛里看到了高一时他发现自己的样子,欣赏又欣喜。

完全听明白之后,余念突然又想到第二种计算方法。

丁老师有些激动的让她到黑板上写出来。

“余念,你是这个!”

再回到座位的时候,同桌李洋竖起一个大拇指。

一上午都沉浸在学习的快乐里,可下午快放学的时候还是收到了噩耗——自己和小觉的检测结果出来了,都不符合。

余念是下课的时候偷偷查询的,结果不会出错。

两个人都不符合,余念是真的没想到。

更晚一点的时候又收到了爸爸的微信,小姑余倩芳的化验结果也出来了。

同样不符合。

是爸爸发的微信。

言简意赅说了结果,其他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似乎在每个人的意料之中。

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幸运眷顾的人。

余念没有第一时间回复那条微信,等放学铃声响起之后,才发觉距离收到微信已经过了快二十分钟。

不回复了吧。

余念指尖在对话框里停顿了好久,最终不知道说些什么。

去医院吧。

今天的晚自习本身也是请假的。

“我家里有点事,和丁老师请过假的,来不及去食堂吃饭了。可能最近下午请假的时候有点多。”

放学的时候,下铺的褚青青和往常一样来找余念一块去吃饭。

“那你晚上还回宿舍吗?”

褚青青看余念收拾的书包的动作很急,忍不住语速也快了点。

“不回了。我先走了哈~”

余念拉好书包拉链,挥手告别后就快步往外跑。

刚跑出教室门,迎面就撞了人。

撞的人比她要高大,高很多。

“对不起!”

余念连忙道歉,抬头却见是方轻桓。

方轻桓竟然穿了校服,头发好像特意去染了黑,浅蓝色的眼白很是干净,整体看起来变化不小,还真的像一个好学生。

“我先走了!”

不等方轻桓开口,余念就继续脚上的步伐。

随后走出教室的褚青青忙帮室友解围,“她家里好像出了事,所以有点着急。”

方轻桓没说话,追随着女孩越跑越远的身影。

当地铁关门提示灯亮起的时候,余念千钧一发是跳了进去。

差点要被门夹住。

离开学校又是另一种心情,另一种身份。

如果手里能有份满分试卷就好了,最近怎么没有考试啊,为什么自己拿不出任何好消息告诉爸妈呢。

马不停蹄的到了医院,却把梅秀琳和余有量吓了一跳。

“小念,你怎么来了?!”

妈妈正好从卫生间里出来,刚洗过的头发用厚毛巾包着。

医院病房里的热水是限时的,洗漱都比较早,早一点也不至于排队。

余念看妈妈脖子上还有一缕遗漏的湿法,伸手帮她塞到了毛巾里。

“我和班主任请假的,说最近要搬家收拾东西,一周请了三个晚自习。”

“那不耽误上课吧?”

梅秀琳确实不放心余小觉一个人在家收拾东西,男孩子总没有女孩子细致。可是又担心余念的请假会影响学习。

“没事,晚自习不上课。”

余念说着放下书包就往病床上看,爸爸也正好看过去。

彼此眼神里都有安慰。

苦涩的安慰。

梅秀琳站过来,只微微叹气。

“邵医生说是正常现象,兄弟姐妹不符合正常。”

然后又是更久的沉默。

梅秀琳收拾洗澡后换下的衣物放在一起,准备明天找个时间一块洗。因为现在这个时间继续占用卫生间不太方便。

余念没有什么事可做,干巴巴的站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书包里的一个东西。

她把书包拉链拉开,取出了里面一个指甲钳。

又往爸爸的指甲上看过去,好在,上次感觉有些长的指甲爸爸还没有修剪。

“俺爸……你指甲有点长了,我给你剪指甲。”

拿出工具,蹲下,拉过爸爸的手,一气呵成的动作。

却被余有量轻轻抽回手。

“不用,我自己剪。”

如果强行修剪会不会让爸爸觉得自己没有用了?

还是把指甲剪留下来吧。

敏感的人,总是想得更多。

但爸爸平静的表情里似乎只藏着点点感动。

如何和得了重病的至亲相处,确实也要看一定的心理方面的书。

余念意识抽离,只希望自己少一点敏感,好好的陪伴爸爸。

回到家的时候,还不算晚。

余念今天在医院一共只呆了十五分钟就被梅秀琳催了三次。

“明天还要上学,快走吧!门关好,明天一定好好吃早饭!”

可回到家,除了弟弟外,门口还站了两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步履不停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