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爸爸谈话2 阅读至33%

和爸爸谈话2

书名:步履不停 作者:梦春秋 本章字数:2017字 更新时间:2021-11-08 14:27

余念的鼻腔泛着酸,她知道爸爸已经倾尽所能,可他还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

“俺爸,你当时和谢阿姨……你是真的喜欢她了吗?”

还是聊聊谢阿姨吧,余念主动把话题转到她身上。

今天的谈话并不是爸爸的自省批判会。

余有量听罢有一瞬间的沉默,那件事应该好好和女儿说说了。

他的声音更轻更低。

余念突然觉得不需看爸爸现在气色状态,只要听他的声音,就知道他已经孱弱,生命力再慢慢逝去。

明明他才39岁。

说吧,都说出来吧。

俺爸,你所有想说的都说出来吧。

“小念,你也知道你妈不识字,而且好多道理说不通。当然我不是嫌弃你妈……但是你谢阿姨是能懂我的。”

余有量眼尾下垂,娓娓道来。

“三年前,现在说得三年半了,你沈叔叔想买车,找我借点钱。当时我正好有,你应该也记得,那时候咱们家钱都是你妈理好包好放冰箱下来,隔一段时间再去存银行。他跟我上楼去拿,电梯来了里面有个人推着电瓶车从负一楼上来的。沈齐说让他先上,我们再等等,我看里面还有空,进去了也把他喊起来了……”

那时候安全意识还没有现在这么强,老破小的小区物业也不怎么管理电瓶车上下电梯。

意外就是在那天发生的,电瓶车发生爆炸。

“这也不能怪你。谁也不想发生这种事。”

余念知道沈叔叔是因为电瓶车爆炸抢救无效身亡,爸爸的左胳膊和腿也留下来很大一片伤疤。

这是意外。

那个推电瓶车上电梯的人据说也很惨,半身不遂,一辈子卧床。

他本身就是聋哑人,四十多岁还没娶媳妇,家里只有一个吃养老金的老母亲。

虽然是南京人,是城市人,但日子不一定有蔬菜粮食自由的农村人过得有底气。

沈叔叔去世后,那家也没有推卸责任,卖了老房子把钱赔给了谢阿姨,实在也是可怜人,谢阿姨想哭想闹也没有去处,最终也就算了。

余念把几年前所知的努力和爸爸叙述的结合在一起。

拼接成一个完整的更客观的真实事件。

说实话,那时候余念对谢阿姨心底是有些敬意的。

听说,她还把赔偿金还了2万块给那个老母亲。

那个被老母亲卖掉的房子,如果住到现在已经拆迁了,原本那一对母子晚年生活能过得比较富足,只能说世事无常。

“小念,电梯里面开始冒烟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是咋回事,还以为是谁家油烟机坏了。我当时在走神,想着咱家冰箱下面有多少钱,是两万七还是两万八……如果我早一点感觉不对,随便按下最近的电梯,也许我们都能跑出去!”

余有量像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很多话。

余念已经很久没有听到爸爸一下子能说这么多话,思绪连贯里隐隐含着涌动的情绪。

“爆炸太突然了,就算你当时第一时间发现可能也来不及啊……”

余念劝慰。

以前她不知道,重大意外之后大人的心理也会带来一定程度的损伤。

她一直以为大人是所向无敌的,很难受到伤害。

可上一秒还活生生的人,自己昏迷醒来之后,沈叔叔突然死了,大人也难易承受吧。

只是大人善于伪装,还要苦生活,没多少精力感怀。

“小念,其实还有一件事,可能你会怪我懦弱,我没有和别人说过。”

余有量直直的盯着余念。

余念看到爸爸的眼白有些发黄浑浊,看起来疲惫苍老,老了不下五六岁。

爸爸隐瞒了什么?

爆炸之前的事?

“当时我离电瓶更近,沈齐把我往里推了点,把我护在里面……”

余有量的声音越说越轻,宽大的病号服衬得他更加单薄。

余念有一瞬间甚至害怕爸爸会突然跌倒。

他应该经常能想到那天的场景吧。

好友下意识的举动,把更多生的希望留给了自己。

沈叔叔的离世在爸爸心中,可能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原因。

所以他一直愧疚,把这种愧疚转移到谢阿姨身上。

余念和余有量不知道的事,这些不需要隐瞒,警察也能从伤痕上检验出来。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任何错。

这种隐瞒只是穷人下意识的自保行为——害怕自己说出这些,需要在一定人道主义上赔偿死者家属。

当时两个孩子的开销太大了,维修电视的收入也越来越低,他害怕,他不敢。

“俺爸,这不是你的错。”

余念都能理解了,不需要爸爸多做半句的解释。

“那你后来对谢阿姨?”

如何是从愧疚报恩转变成爱情了呢?

是爱情吗,如果那真的能称得上是爱情。

“住得近,一开始也是适当照料一下,换个灯泡或者修个水龙头。”爸爸不自然的抿了一下嘴角,又继续说,“后来就是qq上多说几句,发的说说也会互相评论一下。我和你妈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但是在她那里,感觉她懂我。她自己也说,一开始只觉得我是一个简单的蓝领维修工,就是个工人,后来觉得我还有点文采,会写点诗……”

余念以为自己能完全心平气和去听爸爸诉说这件事,可听到这里,心底还是忍不住带了点嘲讽。

谢娇丽对爸爸到底有几分真心她不知道,可是和男人拉近距离的手段却有一手。

爸爸骨子里的浪漫感性,正好被她捕捉到了。

她以解语花的姿态,轻轻松松俘获了爸爸的心。

说到爸爸的诗,余念不想打击爸爸,那根本算不上诗,不押韵,也没什么美感,打油诗罢了。

可人到中年的男人,还真的就吃这一套。

余念又想起之前偷看到的肉麻短信,还是无法把那些土味情话和爸爸联系到一起。

简直割裂。

发那种短信的爸爸,对余念来说,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爸爸。

“然后呢?”

余念压下自己的情绪,示意爸爸继续往下说。

爸爸没说之前她很想知道,说了又不想听,余念感觉自己很矛盾。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步履不停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