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到访的张老板 阅读至53%

突然到访的张老板

书名:步履不停 作者:梦春秋 本章字数:2048字 更新时间:2021-11-16 16:40

愿望许下,蜡烛吹灭。

内敛沉默的一家人哪好意思在病房里唱生日歌,余小觉大力鼓了几下手掌。

掌声纷纷落落中,余念吹完蜡烛的脑袋也抬起来。

18岁终于来了。

从此之后,寒暑假可以找一些兼职补贴家用,也可以试试在网上投稿写小说。

想早点有能力挣钱!

余念恨不得有拨动时针的能力,让时间在自己身上流逝的快一点,很快高考,很快大学,然后很快进入社会。

“小念,这草莓给你,我嫌酸。”

草莓梅秀琳连尝都没尝就往余念的纸盘上拨,她怕酸,也知道女儿喜欢吃草莓。

“俺姐,我这个也给你。”

余小觉不怕酸,但非得让姐姐纸盘的蛋糕上铺满草莓。

很快,白色的蛋糕上全是红色的草莓块。

其中半个最大的草莓在奶油上摇摇晃晃,在它差点滑坡之前,余念手起叉落把它放到了嘴里。

很快一盘蛋糕余念吃到了底。

对面,余有量已经完全吃不下面前那一小块蛋糕,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头晕,他感觉有点恶心。

但是女儿的生日蛋糕,就算再勉强也得稍稍吃口。

余有量拿起叉子挑了一小口,缓缓往嘴里送,然后再往下吞咽。

软糯的甜几乎没加品尝,生硬的滑了进去。

自己的纸盘上也有两个草莓块,可因为生病,饮食他有单独的餐具,今天一起吃饭也特意准备了公筷。

家人是怕自己的免疫力低下,造成感染。

可他顾忌只是病人,会把不好的东西传染给他们。

余有量也想把自己这块蛋糕里的草莓全都给女儿,可是他没有。

“吃不下了吗?”

梅秀琳见丈夫已经把叉子放下,询问他是否需要把病床的靠背摇下来。

他看起来十分没有精神,露出的皮肤上全是筋和皮,几乎没了肉。

“嗯。”

余有量不想扫兴,可是他怕自己再不躺下去,越来越晕眩的脑袋会一下子砸在了餐桌板上。

在造成惊慌之前,还是躺下去保险一点。

梅秀琳赶忙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蛋糕,放到身后的窗台上,看了一下丈夫几乎没动的蛋糕,也准备把那个纸盘放窗台上,却被余念先一步拿过去。

“俺爸不吃,我吃了。上面还有好几块草莓呢!”

余念先吃草莓,然后再吃蛋糕,很快余有量的那份也没有浪费。

余有量躺在床上,有些疲乏的闭上了眼睛。

“咱爸看着有点累。”

吃完蛋糕,余小觉和余念两人把垃圾收拾好去热水房。

一个扔垃圾,一个洗碗。

“嗯。”

余念想到爸爸那泛黄的眼白,点了点头。

他现在的身体别说走出病房在走廊上溜达了,就连久坐都很勉强了。

正想着,却见余小觉走过来已经捋起了袖子。

“别沾手了,就这几个碗。”

余念拿胳膊肘去推他,可余小觉自顾自的去冲洗碗筷,哗啦啦冲好沥好水,摞好就往病房走。

余念只好把手洗干净,空着手跟在弟弟身后,一起往病房走。

刚转个弯,就看到对面有人提着一大堆东西往这边来。

那人两手提满了东西,甚至腰上不知道怎么绑的还挂着几个袋子,每个袋子里都是水果。

塑料袋是大红色的,分辨不出所有的水果种类。

只能大致猜出有香蕉,还有橙子苹果之类的圆形水果。

余念要不是亲眼看到从,都想象不到原来一个人身上可以拿着挂着这么多东西,这不耽误看路吗。

余小觉也看过去,眼睛里一样有疑惑。

但两人并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只看了一眼就低头往爸爸所在的病房里走。

可那人也脚步不停的往前走,相向而来。

正在余念猜测着来人不会和他们进的是同一间病房的时候,对面响起了一声嘹亮的喊声。

喊的还是自己的名字。

“呀!是小念吗?”

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游荡,荡来荡去。

习惯了在医院里轻言轻语的余念恨不得立马出声提醒不要喧哗。

再仔细看去,原来那个拿东西的“工具人”后面还有一个人。

“不认识我了吗?”

那人从“工具人”旁边从容阔步的移过来,先露出的是一张脸。

那脸型不能说是长,也不能说是方,也不能说是圆脸。

是一种余念说不出来的脸型。

额头是窄的,只露出上半张脸的话,可以说是一张偏瘦的脸,可是脸颊到下巴之间的咬肌却藏着一大块肉,圆滚滚的,有点大仓鼠的感觉。

余念这时终于记起来这人是谁了。

“大庆哥?”

张大庆,现在被老家的乡亲们称为张老板。

没有任何歧义或者调侃的意味,就是姓张的老板。

原本也是和大多数老乡一样做着装修工的工作,可这人脑子活又会说话,没几年就成了一个公司的二把手,又没几年,就自己开了家保洁公司。

听说现在小有规模,而且老家的人有不少在他那里干活。

这个张老板和余念家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在老家两个村子也不算近,属于余家村隔壁村的隔壁村再隔壁村,离了有四五里路。

按理说,余念是不会认识这个人的。

从安徽亳州来南京的老家人再多,余念也只认识一个村的或者沾亲带故的亲友。

巧的是,张老板一开始在南京租住的地方离余念一家人不远。

不仅如此,他原本也和爸爸在同一个公司,只是爸爸负责维修电视,他负责清洗油烟机或者水电安装等工作,也算是同事关系。

在老家,余念家和张老板家因为不同村不同宗族,也没有任何辈分上的关系。

后来七拐八绕的知道,张老板的一个远方表妹嫁给了余念村里的一个小伙。

这样算下来,也算是和余念平辈。

张大庆比小堂哥大几岁,但是他出社会早,看着显得世故圆滑一些,余念猜不出准确的年龄,可能二十六七,也可能二十七八,反正最多不到三十岁。

“大庆哥,你是来看俺爸的吗?”

余念按照之前的称呼,喊他哥。

但是对于他此刻住院在血液科的住院部还是很奇怪的。

“憨,我不来看俺叔,看谁?!”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步履不停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