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爸爸一年前的小三2 阅读至4%

见到爸爸一年前的小三2

书名:步履不停 作者:梦春秋 本章字数:2798字 更新时间:2021-11-27 16:15

余念想到那个画面都脑梗!

一年前余念刚上高一不久。

班里的男生女神有些已经明里暗里的谈起了恋爱,比初中时候更加大胆张扬,似乎一夜之间,每个少男少女心里都有一个暗恋对象。

一些痞气的男同学也会偷偷谈论女生的身材,甚至直接取外号。

害羞内向的余念在来大姨妈的时候,还会满脸通红的拿着卫生巾奔向学校厕所。

余念的内衣换了款式,也开始偷偷去买班里女生讨论的洗面奶。

但要用更强大的意志刻意屏蔽那些暗自发酵的情绪,一心扑在学习上。

她得好好学习,她和弟弟在南京读书的开销比在老家多太多了。

虽然当时只有16岁,有些东西还是懵懵懂懂,但是对于男女关系的暧昧,余念还是敏感至极。

余念一下就猜到了其中的猫腻。

震惊、悲愤、恶心!

各种情绪交织下的余念最终假装没看到花园里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身影,默默从公共厕所后面的一条路绕回了家。

他们怎么能这样?!

爸爸怎么会和谢阿姨?!

余念和弟弟余小觉从小就很迷柯南,余念发现了这个秘密,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就连妈妈和弟弟都不知道,她不能声张。

她得破案!

当天晚上,余念又找了个借口用余有量的手机。

余念当时还没有手机,一是不怎么需要,二是她当时不想让爸妈多花钱给自己买手机。

最入门的手机也得快一千元,这一千元给弟弟余小觉订牛奶能喝好几个月,余小觉的个子长得太慢了。

余念记得当时借手机很顺利,可能余有量并不认为16岁的女儿有做侦探的潜力。

大人潜意识里永远把孩子当成小孩子,即使余念当时的个子已经早早超过妈妈。

余念留意着爸爸把手机拿给她时候的表情,似乎有那么一丝提防。

但余有量还是轻敌了。

他的通话记录很干净,谢娇丽的号码并没有备注,客客气气的11位数字,但每天和这11位数字见缝插针的聊天,甚至一聊聊一个小时,很不对劲的。

余念看完通话记录先去翻了短信。

原本她对短信不抱希望,现在谁还用短信啊。

可没想到,还真的被她翻到了!

爸爸和谢娇丽的来往短信也删的差不多了,但余念还是“不小心”找到了那些肉麻短信。

短信内容不连贯,很显然现在留下的,是爸爸有意保留下来的。

保留?保存?收藏??

啧啧啧,受不了!

余念想到眼前这些短信是爸爸精心挑选,反复欣赏,并悉心保存的就有些反胃。

一把年纪了,还搞得挺浪漫。

余念并没有发现自己在查找这些“破案线索”时,是脱离了女孩和女儿的身份的。

此时,她变成了一个机敏的,甚至有些刻薄的女人。

余念往下一条条翻着。

他们只用名字最后一个字称呼对方,爸爸称呼她为“丽”。

然后是一大堆老土的情话。

老土的,肉麻的,恶心的。

和余念记忆里的斯文和善的爸爸完全联系不到一块去的词汇。

石锤了!

破案了!

16岁的侦探首战告捷!

然后她最敬爱最引以为豪的爸爸,重重的从神坛上跌落下来。

再也回不去了。

………

谢娇丽今天穿着粉色的衬衫,头发梳成马尾,看起来很精神。

让她看起来更精神的是旁边的中年男人,一样和她穿着粉色衬衫。

应该是她的新男朋友吧,或者老公?

快四十岁的年纪,还穿这种质感廉价的情侣装!

余念心底是有些鄙夷的。

她讨厌这种靠着绵软体态和撒娇谄媚勾起男人情欲的女性。

不夸张的说,谢娇丽影响了一个青春期女孩的气质改变和对审美倾向。

余念从一开始的讨厌谢娇丽,转变为讨厌所有沾有“谢娇丽”气质的人。

谢娇丽今年也该37了吧,余念记得她只比妈妈梅秀琳小一岁。同样是农村出身,但是谢娇丽已经完全脱掉了农村人的土气和胆怯。

明明和妈妈只相差一岁,站在已经发福又疏于打扮保养的妈妈旁边,看起来两人像整整差了快十岁!

38岁的妈妈看的像42岁,37岁的谢娇丽看着像32岁。

一个显得沧桑,一个故意扮嫩,这样一折算下来,可不正好像差了十岁。

余念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妈妈。

可怜的妈妈。

她原本也可以让自己显得丰盛温润性感勾人,然而她为生活所累,她把一切精力都给了这个家庭,给了两个还在读书的孩子,给了她出轨后回归家庭又刚刚查出白血病的丈夫。

“哟,这是小念吧?真成了大姑娘了!”

谢娇丽无比的亲切和自然的和余念打招呼。

余念看到窗台上有一个果篮还有一箱牛奶,应该是谢娇丽带来的。

“好久不见,阿……姨。”

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自从一年前谢娇丽搬走之后,余念不止一次的想,如果下次再遇到她,会不会用最恶毒的话,比如喊她婊子或者朝她涂的像鬼一样的脸上啐一口口水,或者就现在提起她带来的水果牛奶连同谢娇丽本人一块轰出去。

但是——余念做不到。

余念本身就不是那种攻击性很强的人,可是这一年来却把刺对准了爸爸还有自己。

余念抬起眼皮悄悄看了一眼病房里的几个大人。

立在病床一侧的妈妈,神态自然,脸上带着周到礼貌的笑。

反而只有躺在病床上的爸爸面色有抹尴尬。

“你怎么来了?”

余有量对于谢娇丽的突然出现有些惊讶。

余念能看出来,他们应该也有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余念也能听出来,爸爸特意加重的疑问语气似乎在和妻女解释——谢娇丽不是他喊过来的。

“我下午逛超市的时候遇到老钱了,老钱啊,之前你和沈齐的同事老钱,之前不都住中和桥吗。他告诉我的。”

沈齐,沈叔叔,已经过世快三年了吧。也是谢娇丽的前夫。

谢娇丽和沈叔叔在余念刚到南京的那一年,就好像在闹离婚了。

闹的挺凶,几乎那个小巷子里的人都知道。

谢娇丽人前人后毫不掩饰对沈叔叔的嫌弃,嫌弃他不修边幅,嫌弃他犹豫寡断,甚至在他想要和自己亲热的时候,一脚把他踢下床。

两口子事闹得纷纷扬扬。

沈叔叔在余念的记忆里是有些优柔寡断的老好人,比爸爸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沈叔叔,也是爸爸的同事兼好友。

余念知道故事里的当事人之一已经去世好几年,自己不该再用贬义词去形容他,可只要看到谢娇丽,这些往事自然而然涌进脑海。

余念无法控制。

余念不知道他们两人最终有没有离掉婚,沈叔叔就突发意外去世了。

谢娇丽声音脆而亮。

谈论起故人语气十分自然。

余念发现她的声音如果不是刻意的发嗲,听着确实会让人心情上扬。

至少在医院这种压抑的环境下,很需要这样的声音。

“有量啊!把心放宽,心态好了,也许真的可以不治而愈。秀琳,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谢娇丽作为探病的第一位访客,期间说了很多话。

他们说话的时候,余念借故去洗水果走开一会。

偶尔也会听听他们聊天的内容。

大部分的话题,是谢娇丽挑起话头,妈妈去接。

甚至这些话题,确实是谢娇丽有意想和妈妈攀谈,妈妈也没有丝毫敷衍的意思。

谢娇丽和她穿着情侣装的男友或是丈夫的那个男人,在病房里大概待了两三个小时才走。

“秀琳,有量,这1000元你们收着,一点心意,买买水果吃点好的。”

走之前,谢娇丽扔下十张一百元。

妈妈拗不过,也怕打扰旁边病床的老人休息,只能先收下。

“阿姨……你们慢走。”

余念想了想,终于送他们出了病房,不管怎样,她的到来是让人感激的。

谢娇丽的嘴唇嗫嚅,看了看余念,似乎想说什么,也终于没说什么。

余念回去的时候,看到爸爸朝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了什么。

一笔一划,很认真。

余念一下子就猜到了那是什么。

“俺妈,你多久没见到谢阿姨了?”

妈妈去水房打开水的时候,余念跟过去,实在不习惯单独和爸爸呆在一个空间里。

她也想知道妈妈真实的情绪。

是真的一点不恨,不怨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步履不停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