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不作死就不会不死! 阅读至99%

人啊,不作死就不会不死!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3367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3:17

赢寂就知道不会是他,徐少东这个人,嘴巴硬,骨子里爱死了任菲。

“赶紧来医院一趟吧,有人给任菲下药,如果不是我们赶到,她就被人糟蹋了。”

赢寂说完就挂了电话。

徐少东是在十分钟后赶到医院的,他急匆匆地跑进病房,看着脸色煞白的任菲,他眉头紧蹙。

“怎么回事儿?”

任菲听见他的声音,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

她看着他,就像是看着杀父仇人,净白的眼眶瞬间爬满了红血丝:

“滚——滚——畜生!”

徐少东不明白就里,“你冲我吼什么?!”

任菲哭了,放声痛哭,“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你滚!”

徐少东刚要说什么,李衣衣‘噌’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气冲冲地瞪着徐少东,指着门口的方向,

“现在,立刻,马上,滚出病房!”

徐少东刚要发飙,赢寂突然站出来了,他看着李衣衣温柔地说:

“衣宝,别生气,你陪着任菲,这个人交给我。”

他说完拎着徐少东的衣领拎出去了。

病房外,徐少东很懵逼,“我做错什么了?”

赢寂抽了根香烟含进嘴里,睨着他说:“作够了没有?”

徐少东蹙眉,“你什么意思?”

赢寂说:“喜欢人家就直说,没必要互相伤害,现在好了,你成功把自己作死了!”

徐少东还是不明白,“赢寂,到底怎么回事儿?”

赢寂说:“你问我?这一切不都是你作出来的?”

徐少东眉头紧蹙,“你先别说我,谁伤害了她?”

赢寂说:“元前去查了,是今天晚上和你们在一个包厢喝酒的几个老男人,他们欺负任菲的时候口口声声说那药是你下的!”

徐少东闻言眸子瞬间瞪大了好几分,

“我他么的有那么恶心吗?!别说对她,对其他女人我也做不出来这事儿!”

他说着就往病房走,“我去跟她解释清楚!”

赢寂说:“你现在说了她会信?想想自从分手以后你都是怎么对她的!”

徐少东:“……”

他脸色难看,可还是去了病房。

任菲已经不哭了。

李衣衣看见徐少东进来就要动粗,任菲却说:“衣衣,我想单独跟他聊聊。”

李衣衣不放心地看向任菲。

任菲看着李衣衣笑笑,“你就在外面,我肯定不会出事儿。”

李衣衣这才点点头,又给了徐少东一个警告的眼神才离开病房。

李衣衣走了以后,任菲问徐少东,“有事儿?”

徐少东的脸色并不好看,他看着任菲又心疼又内疚,“不是我!”

任菲顶着红眼眶笑笑,“是不是你,都无所谓了。”

徐少东眉心一紧,“你什么意思?”

任菲说:“没什么意思,就是累了,不想陪徐少玩了,你给个痛快话吧,我要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徐少东从任菲眼中看到了冷漠,他很了解她,那是她看陌生人的目光。

他体内的火气噌噌地往上蹿,“你不相信我?”

任菲很肯定地说:“对,我不相信你。”

“草!”徐少东抓狂,“我说了不是我干的,我没让人给你下药!”

任菲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明显就是不相信徐少东的话。

徐少东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任菲唇角嘲讽的意味儿更足了,“那在你心里我又是什么样的人?”

徐少东闻言一愣。

任菲很平静地说:“徐少东,我真的累了,求求你别再找我的麻烦了,以前爱上你是我的错,现在我们也两清了,放过我吧。”

这话任菲以前也说过,但是口气和以往很不一样,这次她是认认真真的。

徐少东瞪大了眼睛看着任菲,“所以你认为,我会给你下药让别人欺负你?!”

任菲不言语,像是在默认。

徐少东说:“我他么的有多爱你你不知道吗?”

任菲闻言呼吸也乱了,她的分贝高了几分,“你爱我?你哪里表现出爱我了?”

徐少东说:“如果我不爱你我为什么会这么耿耿于怀?我是因为太在意才会太生气,才会伤害你!”

“呵!”任菲冷嘲,“好一个太在意才会伤害,爱我就要伤害我?!而且,徐少东,我并不是因为你伤害了我这么多年才对你死心,是因为你不相信我。”

“我……”

任菲:“我有多爱你你知道吗?你要是知道就不会不相信我!”

徐少东:“……”

任菲又很认真很认真地说:“徐少东,我们虽然分手好几年了,但是今天算是彻底结束了,以后桥是桥,路是路,你和我,再无瓜葛!”

徐少东:“……”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病房的,脑子里都是任菲这句话。

李衣衣再次进了病房,赢寂在病房门口看着徐少东。

徐少东从病房里出来以后什么也不说,两分钟后,他突然抬起巴掌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然后绝望地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晚上,李衣衣要在医院陪着任菲,任菲说:“衣衣,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李衣衣说:“可是我很担心你。”

经纪人杨姐把李衣衣拉出病房,小声说:

“李小姐,你先回去吧,我会在这儿陪着她,你不了解她,她和徐少之间发生了太多,现在好了,心彻底死了!

她是需要一个人静静,有些事情我们是帮不上忙的,就算是帮忙,也只能帮倒忙。”

李衣衣毕竟经历太少,她皱着眉头往病房里看了一眼,点点头。

“那好吧,我明天再来。”

李衣衣跟赢寂一起回酒店。

车上,赢寂一直闷闷不乐的,赢寂说:“别担忧了,任菲不会出事儿的。”

李衣衣皱着眉头问他,“那几个该死的老男人呢?”

赢寂说:“东子已经替她报仇了,那几个人下半生都会生不如死。”

李衣衣立马说:“不光是他,还有徐少东呢?明明最让菲菲伤心的是徐少东!”

她说完的瞪着赢寂说:“因为徐少东是你朋友,所以你包庇他,不想替菲菲出去是不是?”

赢寂看这事儿要波及到自己,赶紧说:

“没有!我对天发誓我没有!我的宗旨就是谁惹你不高兴,我让他全家不高兴!”

李衣衣嘟着小嘴说:“徐少东就惹我不高兴了,他欺负了我朋友!”

赢寂替徐少东解释说:“东子真不是那样的人,那药不是东子让人下的,他……”

李衣衣闻言立马不高兴了,“看吧,你还替他说好话!”

赢寂闻言一愣,赶紧把人搂进怀里,哄道,“衣宝我错了,你说你想怎么处置他?我照办!”

李衣衣这才扭过头来看他,“打死他!”

赢寂:“……杀人要偿命,不值得,换一种。”

李衣衣又说:“那就把他变成太监,这辈子别当男人了!”

赢寂:“……”

他搂着李衣衣说:“衣宝,其实感情上的事儿别人插不上手,东子是喜欢任菲的,任菲也喜欢东子。”

“啥?我咋没看出来?我就看出来徐少东欺负菲菲了!”

赢寂笑着说:“你不知道,其实东子经常被任菲气到吐血。”

李衣衣皱着眉头说,“我不管,菲菲把他气到吐血是他活该!他气菲菲就不行!”

赢寂:“……”

暗暗在心里对徐少东说,兄弟,只能帮你到此了,你好自为之吧!

赢寂觉得有句话用到徐少东身上特别合适,人啊,不作死就不会不死!

几天后,徐少东又找了任菲几次,每次都是伤心欲绝。

他也终于尝到了被心爱的人不信任是什么滋味儿,他也终于知道了真相,这真相还是在秦恒的墓穴中找到的,是一段保存完好的录音。

原来任菲当年都是因为他才答应的秦恒,原来自始至终任菲都没有背叛他。

任菲没有任何错,错的只有他!

最后一次找了任菲之后,他失落地一个人喝酒,差点把自己喝死,幸好赢寂主动找他,要不是送医院及时,他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可是从医院离开之后,他还是继续喝,直到接到一通电话,他才彻底清醒。

“配型成功了?很好!你告诉他,只要他今天能赶过来做手术,条件随便他提!”

他挂了电话没多久,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听闻对方同意的消息,徐少东整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可随即他又蹙了眉头。

他问,“对方是什么人?”

电话那边的人说:“不知道,不过想要您名下的全部财产,的确是有点儿狮子大开口了。”

徐少东蹙着眉头又问,“确定他能救人?”

“能!”

徐少东不再犹豫,“把人叫过来,我现在跟他签合同!”

“徐少,这……”

“别啰嗦!”

徐少东挂了电话,想了一会儿又给赢寂打了一通电话,叫赢寂过来。

半个小时后,助理带着两个人来到他的住处,一个是律师,一个就是那个跟任艺配型成功的男人。

徐少东看了那人的资料,是个他不认识的人。

他也不管这些,当着律师和那人的面签了财产捐赠的合同。

这些人离开以后赢寂才到,徐少东对赢寂说:“合适的骨髓我已经找到了,你别告诉任菲,就说是你找到的。”

赢寂眯着眸子问,“为什么?”

徐少东说:“她现在已经对我彻底死心了,我不想让她因为这件事儿内疚。”

任菲一心想跟他撇清楚关系,可是她又一心想救任艺,如果知道这人是徐少东找到的,她肯定会救自己弟弟,同时也会难受。

赢寂没说话,徐少东自言自语,“我亏欠她太多,不想她再难过了。”

赢寂依旧沉默,半晌之后才说:“我知道了。”

他拍了拍徐少东的肩膀,起身离开了。

任艺的手术很成功,李衣衣说任艺很快就能好起来,任菲都快高兴疯了。

徐少东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他一直在悄悄观察医院的动静,听到好消息,他能想到任菲有多开心,所以他也很开心。

千金难买她高兴!

任菲高兴,李衣衣自然也高兴,李衣衣高兴,赢寂就高兴,直到慕新元突然有了消息。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