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爷爷,你认识闵杏吗? 阅读至96%

姜爷爷,你认识闵杏吗?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3515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1:02

李衣衣醒来,听说安仁和吴三已经离开之后顿时伤心了,

“他们为什么要走啊?”

赢寂说:“走得比较仓促,我也不清楚。”

“唉!”李衣衣丧丧地叹了口气,“三爷爷和二爷爷一直在山里,我还想着带他们好好出去逛逛呢。”

赢寂摸了摸李衣衣的脑袋,“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是起床还是再睡会儿?”

李衣衣说:“我睡不着了,咱们不是说今天去看姜爷爷吗?”

赢寂点头,“那你起床洗漱,我让人准备早餐。”

李衣衣点点头,掀开被子下床。

吃早饭的时候才知道李耳和李舞回了学校,李衣衣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学校去?”

赢寂说:“随时可以。”

想到学校李衣衣就想到徐阳来,她问,“徐阳也回学校了吗?”

赢寂正在给李衣衣剥虾吃,闻言抬头看着她问,“怎么突然想到徐阳了?”

李衣衣说:“徐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应该很难过吧?”

赢寂说:“不用担心他,他是他们徐家最幸福的一个人了。”

生在徐家,跟生在地狱差不多,说徐阳是最幸福的一个没一点儿错,徐阳一直被徐文峰保护着,从不过问徐家的斗争。

赢寂又说了一句,“而且杀人的又不是他,网友不会指责他。”

李衣衣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就没再多问。

吃过早饭两人来到姜家,这次是坐的车进去的,就是防止慕新元起疑心。

李衣衣给姜致远检查一番,又施针治疗,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李衣衣说:“姜爷爷现在的身体看上去好多了,应该很快就能恢复健康。”

兰芝高兴得两眼泛红,拉着李衣衣的手说:“衣衣,真是谢谢你了。”

李衣衣笑着说:“不用跟我客气,姜爷爷是赢寂的爷爷,也是我爷爷。”

兰芝心里喜欢李衣衣,就拉着她去聊天了。

姜致远的气色也好了很多,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对赢寂说:

“衣衣是个好姑娘,你一定要好好对她啊!”

“我知道。”

姜致远又说:“按说这次衣衣的家人过来,我应该去陪同的,可是我现在这个状态,要是被慕新元看到了,他肯定起疑心,在他心里,怕是我都快死了!”

赢寂说:“你的情况衣衣都跟三爷爷和二爷爷解释过了,他们表示理解,而且不急这一次,还有机会见到。”

姜致远点头。

赢寂问,“姜爷爷,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闵杏的人?”

姜致远闻言愣了一下,“你……认识她?”

赢寂实话实说,“她是衣衣的奶奶,是把衣衣养大的人。”

姜致远闻言更加吃惊,“原来如此!难怪她的医术这么好!”

赢寂说:“所以您认识她?”

姜致远点头,“是认识,不过我跟她没有你爷爷跟她熟悉,我就知道她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在医学上很有天赋,是慕新元都比不了的。”

赢寂说:“那你知道她跟我爷爷,还有京爷爷,以及慕新元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姜致远若有所思,沉默了好几秒钟才说:

“关系肯定是有的,但具体的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是个很有故事的女人,算是慕新元的学妹,但是在医术上,要比慕新元还有天赋,二十年前慕新元提起她的时候,眼睛里都是光。”

赢寂问,“慕新元喜欢她?”

姜致远说:“应该是。”

赢寂又问,“我爷爷和京爷爷也喜欢她?”

姜致远愣了一下,随即笑了:

“你京爷爷我不知道,但是你爷爷肯定不会,你爷爷只喜欢你奶奶,是早就喜欢了,你可别忘了,赢家跟于家可是世交,他们算是青梅竹马。”

这点儿赢寂知道,他问,“那为什么我爷爷和京爷爷听到闽杏的消息都那么兴奋?”

姜致远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赢寂想了想,又问,“既然慕新元喜欢她,当年为什么不娶她?”

姜致远蹙着眉头说:“我也好奇,但是你知道,我年轻的时候一直在稳固军中的势力,对这些不是很关注,我只知道闽杏这个人,而且每次慕新元提起时,眼睛里都是亮光,我就知道这么多。”

赢寂点点头,突然想到慕岩,他问,“姜爷爷,你知道慕岩的奶奶是什么人吗?”

姜致远想都没想就摇摇头。

“这是慕新元的大忌,不管谁提他都会翻脸,所以就没人提了,那年他突然离京都,我们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再次回来,他就抱着慕岩,说这是他的孙子。”

赢寂:“……”

赢寂和李衣衣在江家吃了午饭才离开,下午他们又单独去学校一趟。

两人带着的口罩走在校园里,虽然没人能看到他们的脸,也认不出他们是谁,可两人的气质还是吸引了不少眼球。

李衣衣给李耳和李舞打了电话,知道她们现在在宿舍,她要去宿舍找她们。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李衣衣对赢寂说:“男士止步,你在外面等我吧,我把奶茶和吃的给他们送过去我就出来。”

赢寂点点头,想了想还是对李衣衣说:

“你告诉她们,距离徐文峰远点儿,徐文峰那个人没有他们想得那么简单。”

李衣衣好奇,“二姐跟他有交集?”

赢寂没多说,只道,“有点儿吧。”

李衣衣点点头,“我知道了,我去了就告诉二姐和五姐。”

李衣衣去了看李耳和李舞,李耳和李舞本来不在一个宿舍,因为李衣衣来了,李耳就去了李舞的宿舍。

李舞看见李衣衣心里并不是很高兴,不过也没表现出来,而且看到李衣衣带来的礼物,又很兴奋。

李衣衣传话,“二姐,赢寂说徐文峰没你们想得那么简单,让你们离他远点儿。”

李舞闻言直接撇嘴,她以为李衣衣说在说她要进演艺圈这事儿,心里很不服气,嘴上也没说什么。

倒是李耳,闻言愣了一下,随即问,“他怎么了?”

李衣衣说:“反正应该不是个好人,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李耳:“……”

李衣衣从学校离开以后,又和赢寂一起去逛街了,这些天在家憋坏了,她要放风。

在商场里,趁着李衣衣去卫生间的功夫,元前对赢寂说:

“少爷,发现有狗仔偷拍。”

赢寂说:“我看看都拍了什么。”

元前把对方的摄像机拿过来,赢寂盯着看了会儿,对元前说:

“把关于我们去姜家的删除,其余的全部发出去。”

“啊?”元前愣了一下。

赢寂问,“你有问题?”

元前摇头,“没有。”

然后赶紧拿着摄像机离开了。

几分钟后网上就炸锅了,满屏都是赢寂和李衣衣手拉手的画面。

【酸了酸了!我已经变成柠檬精了!】

【请问我造了什么孽啊,硬要我吃下这波狗粮!】

逛完商场回去的路上,赢寂刷着手机,唇角笑意明显。

元前开着车都在怀疑人生,爱情可是真有魔力,竟然能让他家爷变得这么高调!

以前从不会在公众面前露脸,现在倒好,呵呵……

一家欢喜一家忧,赢寂和李衣衣从阴郁中走出来,走向了阳光,而徐家,则正处在昏暗中。

冬季的夜晚,更加寒冷。

徐文峰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露台上抽烟,身形寂寞。

徐阳拿了件外套给他披上,“哥。”

徐文峰看着徐阳笑笑,“怎么还没睡?”

徐阳说:“睡不着,我听管家说现在外面全是记者,还有很多骂街的人,明天爷爷的葬礼我们怎么办?”

徐文峰说:“我来想办法,你不用操心这些。”

“哥。”徐阳喊了一声,嘴唇动了动,似是有话要说。

徐文峰问,“怎么了?”

徐阳说:“你相信是爷爷杀了他们吗?”

徐文峰蹙眉,“为什么会这么问?”

徐阳说:“我只是有点儿不敢相信。”

徐文峰叹了口气,抬起一只手放在徐阳肩膀上,“这件事儿都过去了,你不要想这些,你只要做你想做的就行了。”

话落他又说:“最近不太平,为了你的安全,我想送你出国,那边的学校和住处我都帮你安排好了。”

“我不去,我……”

“我知道你不想去,你喜欢的姑娘还在这边,哥答应你,不会让你去太久,最多半年,等爷爷这事儿缓过去,我就把你接回来。”

徐阳:“……那你呢?我走了你怎么办?”

徐文峰笑着说:“我当然是好好经营咱们家的企业啊,难是难了点,但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对了,我打算把徐家变成程家,你怎么看?”

徐阳吃惊,“徐家其他人会愿意吗?”

徐文峰说:“现在我是徐家的一家之主,他们就算是有意见,也没资格反驳我。而且改姓也是为了徐家的发展,爷爷做出这事儿,已经成了的全民公敌,我们要是不改姓氏,以后就不能在京都发展!

还有你的姓氏,你到国外以后就叫程阳,身份证和护照我都给你准备好了,明天一早就走。”

徐阳闻言愣住了,“我不用参加爷爷的葬礼吗?”

徐文峰说:“不用,这只是个形式而已,不重要。”

徐阳还要说什么,徐文峰说:

“你如果强行要参加,会打乱我的计划,阳阳,最近发生的事儿有点儿多,大伯二伯他们对我本来就有意见,我要想办法去应对他们,还要想办法去对付外面那些记者,你在这儿,我还要分心照顾你。”

“我不用你照顾,我长大了哥!”

徐文峰笑笑,“是长大了,想你小的时候刚到我膝盖上方高,现在都快比我高了!”

话落他又长出一口气,“听哥的话好不好?”

徐阳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点点头,“哥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徐文峰又拍了拍徐阳的肩膀,劝他回去睡觉去了。

他一个人站在露台上继续抽烟,他的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徐昆死了,也不是因为他要收拾这些烂摊子,是因为这次竟然没能把赢家搞垮!

准确地来说是他忽视了一点儿,他没想到赢寂竟然在其他地方有自己的产业。

因为这件事儿,赢家旗下所有的企业都破产了,可是赢寂竟然能在短时间内注入这么多资金,这绝对不是一年两年能攒得够的!

换句话说,他低估了赢寂的实力!

徐文峰又抽了口香烟,眉头紧紧蹙着,想到了什么,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一个人不管他有多强大,一旦有了软肋,都能解决!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给李耳发了一条消息:

【睡了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