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他不行 阅读至32%

说他不行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2261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1:46

不知道过了多久,赢寂终于松开了李衣衣的唇,开始在她耳边厮磨。

“今天可以吗?”

李衣衣气喘吁吁,察觉到某人的手正在不该放的位置上,她的小脸咻的一下红了透彻。

二话不说,抬起小手用力敲在了赢寂肋骨上,堪称稳、狠、准!

这一下彻底把赢寂打清醒了,也彻底给他泻了火。

他冷嘶一声,扶着老腰从李衣衣身上翻下去,微蹙着眉头抱怨:

“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

李衣衣赶紧整理好衣服,瞪他,“让你不要脸!”

赢寂很委屈,“你说不行我也没强要,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为什么非要动手?!”

李衣衣小嘴一嘟,“你自找的!”

话落还踹了赢寂一脚,凶巴巴地说:“赶紧下去,别躺我床上!”

赢寂:“……”心有余而力不足,今天这腰实在是没办法往下进展了,就算是李衣衣主动勾搭他他也不行!

特别无奈地下床,又特别无奈地离开李衣衣的房间。

因为他是就近从露台回自己房间的,所以元前和家里的佣人都看到他了。

佣人说:“这么快?元助理,咱们老板的肾是不是不好?”

元前也不知道现在赢寂和李衣衣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他也觉得有点儿快,快就快吧,重点还生龙活虎地进去,扶着腰出来,这肾脏的确是很不好啊!

佣人又说:“我认识一个朋友,治疗这方面的病特别好,要不要我给少爷要个方子回来?”

元前想了想,问他,“靠谱吗?”

佣人说:“当然靠谱了!据说吃药前三分钟,吃了药之后能做俩小时!”

元前一听也心动了,说道,“赶紧要个方子过来!”

“行行行!”

“……”

因为早晨的事情惹了李衣衣,所以吃早饭的时候李衣衣一直没给赢寂什么好脸色,虽然他一直在巴结讨好,但是李衣衣就是不理他。

不过赢寂也没忘记尤利复活这事儿,他还刻意地观察了一下李衣衣的手指,完好无损。

他便相信了元前的话,应该真是亲吻了手指才让尤利复活的。

于是晚上时,赢寂特意找了一颗被淹死的草放到花盆里,顶着月光,按照元前描述的做了一遍。

结果第二天一早,那盆草死得更透了。

赢寂不死心,晚上又做了一次实验,还是没成功。

元前说:“少爷,我觉得问题可能出在仙气儿上,你想想看,七小姐本来就跟咱们正常人不一样,也许你需要借她的仙气儿一用!”

赢寂虽然没说话,但是也在心里琢磨了许久。

晚上八点多钟,他悄悄闯进李衣衣的房间,二话不说扑上床,先亲吻了一下李衣衣的手指,然后又强行亲了她一阵,随后不言不语绷着嘴,在李衣衣的怒吼中逃离。

到了自己屋他赶紧对着水壶吹了几口气,顾名思义,这叫借仙气儿!

元前站在一旁兴奋地说:“这次肯定能行了!”

主仆二人做完这一切之后就开始盯着那盆死草看,一看就是一晚上,结果可想而知。

第二天清晨,没见草活过来,就看到两个大活人快死了!

这些天天天熬夜,没熬死已经算是奇迹!

不出意外,主仆二人一起病倒了。

元前还好,没有熬通宵,病得不算严重,倒是赢寂不行了,鼻涕横流。

元前按照赢寂的要求,悄悄叫了医生过来给他看病,然后医生走了之后他还非要让他去叫李衣衣过来。

李衣衣这些天正在生气,就因为昨天晚上赢寂偷偷钻到她房间里亲她这事儿,很气很气!

不过一听说赢寂快病死了,她还是很慌张,赶紧跑到赢寂的房间。

赢寂看见李衣衣来了,装模装样地伸出白皙的手来,“衣宝~”

声音弱的,人见犹怜。

李衣衣赶紧坐在床边,给他把脉。

赢寂说:“衣宝,我感觉自己要死了……”

“别说话!”

赢寂:“衣宝,在死之前我想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去你擅自闯进你的房间亲你,是有难言之隐的!特殊情况……”

“闭嘴!”

李衣衣安心把脉,不想听赢寂叨叨。

赢寂又说:“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希望我死了之后你能好好生活,如果有来生,再让我遇见你,我们还做夫妻!”

一旁站着的元前,“……”

他家爷这又是在崩人设的地步!

传说中的狂霸拽呢?!

而且他哪次亲人家不是强制性的,就昨天晚上?!

还有,他现在怎么这么会演,人家医生都悄悄来看过了,说了没事儿,就是普通感冒!到他这儿都快死了……

赢寂还在说:“衣宝,我有点儿冷,过来,抱抱……”

他伸手去抱李衣衣,李衣衣一巴掌打在了他手上,“老实点儿!”

这一巴掌挺狠的,元前看着赢寂都替他疼……

李衣衣把了一会儿脉,然后说:“就是普通感冒,熬夜熬得了,别那么娇气!”

她说完又写了个方子给元前,“去给他抓点药让他吃了,死不了!”

话落转身就走了,一点儿同情心都没表现出来。

元前拿着方子说:“少爷,你这演戏演过了,你……”

赢寂一个冷眼杀过去,脸色乌黑。

元前吓得赶紧说:“我……我……我去给您抓药。”

话落一溜烟地跑了,直到脱离了赢寂的视线他才猛拍胸脯,刚才被赢寂吓死了。

看到没,他家爷的人设一点儿没谱,纯粹就是对李衣衣特殊对待!

第二天,赢寂披着被子坐在床上,皱着眉头问元前,

“你没告诉李衣衣我这病又严重了吗?”

元前说:“说了啊!不光我说了,家里的其他佣人也都在暗示,可七小姐无动于衷,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睡就睡!”

不光说了,他们今天把家庭医生叫过来时就差敲锣打鼓了,目的就是吸引李衣衣的注意力,告诉她他的病又严重了,所以她肯定知道。

赢寂蹙着眉头说:“知道为什么还不过来看我?”

元前皱皱眉头,冒死说:“少爷,我觉得这些天七小姐对你的态度有点儿冷漠,可能生你气了。”

“她为什么生我的气?”

元前想了想,轻咳一声润了润嗓子说:

“少爷,这儿就咱们主仆,我说句话你别生气,七小姐是气你那个不行!”

赢寂蹙眉,“哪个?”

元前尬笑,还有几分不太好意思,“对于咱们男人来说,什么最重要?”

赢寂没听懂。

元前又说:“就是你在床上不太行!”

赢寂闻言抓着枕头砸到了元前身上,怒,“谁告诉你我不行,我很行!我不行李衣衣她能喜欢我?!”

元前怂啦着脑袋小声嘟囔,“我也没觉得七小姐有多喜欢你啊。”

“你……”赢寂抓着手机砸了过去,幸好元前躲得快。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