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只有慕新元能回答! 阅读至99%

这个问题,只有慕新元能回答!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3020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0:51

第二天清晨,赢寂起床之后元前汇报说:

“少爷,还是没找到慕新元的下落。”

赢寂蹙眉,“那就继续找。”

接下来两三天,慕新元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三天后,慕岩也着急了,亲自找到赢寂问,“阿寂,爷爷已经失联三天了,你说他会不会出事儿?我是不是应该报警?”

赢寂坐在书桌前看着慕岩,沉默了几秒钟后说:“我不认为他是出事儿了。”

慕岩不理解,“什么意思?”

赢寂点了根香烟,想了想说:“你了解他吗?”

慕岩更糊涂了,“什么我了解他吗?他是我爷爷,我当然了解他。”

赢寂问,“那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慕岩说:“人才!有能力,有本事,平日里虽然不善言谈,但做的每件事儿都很有意义。”

赢寂沉默。

几秒钟后他问,“那你认为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慕岩笑着说:“当然是好人啊。”

话落意识到什么,他突然蹙着眉头说:“阿寂,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赢寂掀着眼皮子看向慕岩,足足看了好几秒钟之后才说:“他和姜爷爷之间的事儿你知道吗?”

慕岩:“姜爷爷?他们不是老交情了?”

赢寂又问,“你给姜爷爷看过病吗?”

慕岩摇摇头,“姜爷爷的病一直都是爷爷在看,我就没注意过,不过我看过姜爷爷的病例,怎么了?”

赢寂口气淡淡,“姜爷爷一直没病。”

慕岩闻言眸子顿时睁大好几分,“姜爷爷没病?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都有隐疾吗?”

赢寂说:“有隐疾是被人故意说的,不见得他真有病。”

慕岩:“……”

都是聪明人,慕岩很快就意识到了赢寂在说什么,他说:“姜爷爷这病不只是爷爷看了,其他人也看过,都说姜爷爷有病,京都人都知道。”

赢寂说:“这点儿之前我也想不明白,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慕新元是医疗界的权威,违背了他的意思就有可能被人说成是庸医,有些人因为这个不敢说实话,怕说了被人说成学识浅薄。

还有些人是受到了威胁,我让人去找过之前给姜爷爷看过病的人,他们有的是自己不敢说姜爷爷没病,有的则是受到了威胁或者是引诱才撒谎。”

慕岩闻言更加震惊了,完全不敢相信,他怔怔地盯着赢寂看了好半天才说,

“所以,你的意思是姜爷爷没病,我爷爷故意说他有病?”

赢寂很肯定的点头,“嗯。”

慕岩还是不敢相信,“为什么?理由呢?他们可是老朋友了,我爷爷为什么要害姜爷爷?”

赢寂说:“这个问题,怕是只有他亲自出来回答了。”

慕岩的呼吸都有几分乱了,他跌坐在椅子上,蹙着眉头沉思。

过了许久才抬起头问赢寂,“你怀疑我吗?”

赢寂知道慕岩在说什么,就说:“没有。”

慕岩问,“为什么?他可是我亲爷爷,如果他有害人之心,很可能我就是帮凶!”

赢寂说:“因为我们是兄弟,我相信你。”

慕岩:“……”

他在赢家待了许久才离开,走之前他对赢寂说:“如果我发现爷爷的踪迹,我会告诉你。”

赢寂‘嗯’了一声,“谢了。”

慕岩,“不用客气,我们是兄弟。”

“……”

慕岩离开以后,元前问赢寂,“少爷,还要不要在慕家安排人手?”

赢寂说:“不用,把之前那些人都撤回来吧,阿岩自己能处理好。”

家周围没有人监视,慕新元回家的可能性还会大一些。

元前犹豫,“可是……慕少爷是个感性的人,万一慕新元回去,慕少爷不告诉我们怎么办?”

赢寂想都没想就说:“不会。”

他很相信慕岩。

元前又说:“好,我这就让他们撤回来。”

赢寂又在书房处理了一会儿工作李衣衣才起床,昨天晚上两人折腾到大半夜,她今天就起得晚了些。

一看到赢寂她就问,“有慕新元的消息了吗?”

赢寂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李衣衣皱眉。

赢寂说:“他不可能这辈子都不露面,我们慢慢等着。”

李衣衣说:“不能再等了,我把你这些年的发病情况都看了一遍,我觉得你这病不像是先天的,倒像是人为。”

这个问题之前赢寂也想到过,所以闻言他并不意外。

只不过是以前每次想起时他都会问自己,是什么人要害他?

他找不到这个人选。

因为如果是人为,肯定会出来对赢家提条件。

“我怀疑你这病也跟慕新元有关。”李衣衣突然说。

赢寂眯着眸子看着李衣衣,沉默了两秒钟问,“为什么有这个想法?”

李衣衣说:“隐约感觉,所以我想赶紧见到他,我要问清楚了!”

赢寂再次陷入了沉默。

如果自己这怪病真跟慕新元有关系,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慕家和赢家可是世交!

他要害姜致远,又要害他,理由呢?

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地害人,肯定是早有预谋的。

这个问题,只有慕新元能回答!

赢寂收回视线,揉了揉李衣衣的头发,“先不想这个问题了,洗漱吃早饭吧,我让人准备了你爱吃的。”

李衣衣‘嗯’了一声,刚打算去卫生间洗漱手机就响了,是任菲打来的。

李衣衣赶紧划开接听键,“喂,菲菲。”

任菲的声音很着急,“衣衣,你在家吗?”

李衣衣说:“我在,怎么了?”

任菲带着哭腔说:“你能不能去医院看看我弟弟?医生说他快不行了,我……我……我正在往京都赶。”

李衣衣闻言一愣,她是知道任菲有个生病的弟弟这件事儿的。

虽然任菲一直在河城,但是两人经常交流,对于任菲的事情,李衣衣早就知道了全部。

她赶紧说:“你先别担心,我这就过去。”

挂了任菲的电话,赢寂立马就问,“出事儿了?”

李衣衣说:“菲菲弟弟的病情又严重了,我得赶紧去医院一趟。”

赢寂也知道任菲的事儿,就说:“我陪你一起去。”

李衣衣点头,“好。”

顾不上在家吃早餐她就要往医院赶,赢寂给她带了牛奶和三明治在车上吃的。

他们赶到的医院时徐少东也在。

这些年徐少东一直在照顾任菲的弟弟,两人谈恋爱的时候徐少东说过不让任菲去拍戏,他能养得起他们,可是任菲的性子本就独立,她坚持要自己挣钱。

所以这些年天南海北的跑着拍戏,陪弟弟的时间还没有徐少东多。

两人分手以后徐少东的确做过很多刺激任菲的事儿,但是对于任艺,他一直很照顾。

“你们怎么来了?”徐少东问。

李衣衣没回答,反问,“任艺呢?”

徐少东说:“正在里面抢救。”

李衣衣闻言就往手术室里冲,小护士出来说:“你是谁?你不能进去。”

徐少东说:“让她进去,她是医生!”

小护士闻言这才让李衣衣进去。

手术室的大门关上,赢寂问徐少东,“怎么回事儿?”

徐少东神色凝重,“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骨髓,不知道还能挺多久。”

赢寂:“……”

半个多小时后李衣衣从手术室里出来,徐少东赶紧问,“怎么样了?”

李衣衣说:“病情暂时是稳定住了,但需要尽快做手术。”

徐少东没说话,脸色难看。

为了找到合适的骨髓,他没少花心思,可想要配型成功,太难了。

晚上,任菲赶到医院的时候任艺已经睡着了。

李衣衣和赢寂一直没有离开,看到任菲着急的样子李衣衣心疼地说:“别担心,病情已经稳定住了。”

任菲忍住眼泪对李衣衣说:“辛苦你了衣衣。”

李衣衣摇头,“你别跟我客气。”

任菲抽了下鼻翼,“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话落她又看着赢寂说:“辛苦寂爷了。”

赢寂平静地说:“骨髓的事儿我们都会帮忙找,你别太着急。”

任菲感动地看着赢寂点点头。

李衣衣和赢寂走了以后,任菲趴在病床旁抓住任艺的手,喃喃自语,“小艺,姐姐回来了……”

她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是姐姐没用……”

徐少东就在病房外站着,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看着任菲,看她哭红的双眼,他心疼得紧。

想走进去安慰她,可是一想到秦恒他又来气儿!

最后还是狠心离开了病房,却并没有离开医院。

为了方便照顾任艺,徐少东还让慕岩给他找了个休息室,就跟慕岩的挨着,方便他晚上不回去时住。

这一晚他都没怎么睡觉,一直在抽烟打电话。

“不要跟我说多少钱,只要能配型成功,多少钱都行!”

“对,我急需要合适的骨髓,配型成功者,只要愿意帮忙,什么条件都满足。”

“黑市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那么多医院,消息发出去了那么久,就没一个合适的?!”

“你们是不是都是废物,这点儿小事儿都办不好!”

“……”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