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说,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 阅读至61%

自己说,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2226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2:47

赢寂到医院时,慕新元也刚到,两人一起坐专梯去检查室。

电梯里,赢寂想到了姜致远的病,就问慕新元:

“慕爷爷,我姜爷爷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慕新元问,“怎么突然提到你姜爷爷了?”

赢寂说:“昨天跟我爷爷聊天的时候聊到他了,就想问问。”

慕新元也没多想,只说:

“还是老样子,能想的办法我都想了,但是效果不太理想。”

赢寂问,“他是真的有隐疾吗?”

慕新元闻言看向赢寂,“怎么了?你在怀疑什么?”

赢寂赶紧说:“没有,我一直都很相信慕爷爷的医术。”

慕新元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他说:

“你姜爷爷的隐疾藏得比较深,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

赢寂点点头没接话,但是心里疑惑。

他家衣宝的医术肯定比李柳儿强,连李柳儿都能看出来姜致远有病,他的衣宝却看不出来?

不可能!

可现在慕新元坚持说姜致远有病,他只能想着可能是李衣衣看错了。

两人走出电梯去了检查室,半个小时后,检查结果出来了,和河城的医生说的一样,性功能完全丧失!

赢寂的心凉的透透的!

赢申给他打电话叫他回家,他刚进家门就被赢申叫去了书房。

赢申把一沓照片放到书桌上,很不高兴地说:

“看看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你刚回来就背着你去偷男人去了!”

赢寂闻言眉头一蹙,拿起照片看。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顿时黑了。

照片是李衣衣和黄义的合影,照片上李衣衣披着黄义的外套,两人刚从旅店出来。

他黑着脸看了下一张,是黄义给李衣衣打开车门,李衣衣迈着一只脚上车的照片。

“看到了吧?我就说这个李衣衣品行有问题,你还不相信,我已经让人查过了,昨天晚上他们住在一间房子里!”赢申说。

赢寂反驳,“她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住在一间房里不代表就会发生什么,这中间肯定有误会!”

赢申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从众多照片里面扒拉出来一张拍在赢寂面前,

“你看看这是什么?!”

赢寂拿起照片看,那本来就乌黑的脸色现在变得更黑了。

照片只拍了李衣衣上半身,她脖颈处的那一抹红色很抢眼,一看就是欢愉后留下的,曾经他也在她脖颈处留下过……

“啪!”赢寂把照片拍在了赢申书桌上,转身就往外走。

赢申喊他,“你干嘛去?”

赢寂不说话,气冲冲地离开了书房。

元前在门口站着,他刚才就收到了李衣衣和黄义一起住旅店的消息。

他正不知道要怎么跟自家爷说这件事情,现在看自家爷的表情,他就知道赢寂是已经知道了。

他赶紧跟着赢寂往外走,他是不相信李衣衣会给他家爷戴绿帽子的,可是那吻痕……

他说:“少爷,您先别生气,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赢寂黑着一张脸没说话。

元前又说:“七小姐那么喜欢你,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您的事儿,她很可能是被迫的。”

赢寂的脸色更黑了,全身寒气乍起。

元前吓得不敢说话了,他不知道赢寂在想什么,直到坐进车内才问,“少爷,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赢寂冷冰冰地说:“去机场,回河城!”

元前赶紧启动车子,心想着李衣衣这次是完蛋了,他家爷这么生气,怕是会……

与此同时。

黄义陪着李衣衣在山农家里待了一天,把李衣衣送回了李家大药房,他道别离开。

心爱的姑娘终于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可那个人却不是自己,黄义很沮丧,他要回去喝酒。

李衣衣一个人走进李家大药房。

李怀林一看到李衣衣就赶紧说:

“衣衣,你还好吧?昨天晚上你没回来,吓死爸爸了。”

李衣衣说:“我没事儿爸。”

李怀林问,“你姐姐说是你让他们先回来的,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李衣衣闻言一个冷眼看向李柳儿,“骗子!明明就是她故意把我丢在山上的!”

欺骗赢寂说是她救了他,现在又欺骗李怀林,她真是撒谎成性!

李柳儿还以为李衣衣已经病死在山上了呢,看她活生生地回来了,正不高兴呢。

突然看到了李衣衣脖子里的草莓印和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她立马倒打一耙。

“你少在这儿诬陷人!分明就是你想跟男人在外面厮混,所以才让我们先回来的,现在又说是我故意把你丢在山上的,可真搞笑!”

李怀林蹙眉,“柳儿,你胡说什么呢!”

李柳儿说:“我才没有胡说,你们看看她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再看看她脖子里是什么!”

李怀林以及药房的其他人纷纷看向李衣衣。

药房里的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但都在悄悄往这边看,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李柳儿扯着嗓子说:

“李衣衣,你之前还说喜欢的是白先生,今天就跟其他男人厮混在了一起,你可真厉害,咱们这李家的脸被你丢尽了不说,看你怎么给白先生交代!”

李怀林是过来人了,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他蹙着眉头问:

“衣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李衣衣说:“什么怎么回事儿?”

李怀林说:“你不是和白先生在一起了吗?现在怎么又……”

李衣衣说:“我昨天晚上就是跟黄义住在了一间房子里,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做啊!”

李柳儿闻言一愣,黄义?

昨天晚上李衣衣是跟黄义睡了?

想想黄义那清秀的五官以及风度翩翩的气质,她就嫉妒得牙痒痒!

她李衣衣怎么这么好的命,出个轨还能找到一个这么帅气的男人!

不过她又一想,黄义毕竟不如赢寂,只要李衣衣睡的男人不是赢寂就好。

现在李衣衣已经给赢寂带了绿帽子,看赢寂回头怎么收拾她!

李柳儿心里想着,高兴了,她添油加醋地说: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住在一起不发生点儿什么谁信啊?漫漫长夜,难道就是在谈人生,谈理想?!”

李衣衣瞪着她说:“你管我们干什么,反正我跟黄义是清白的,我们什么也没做!”

李柳儿立马问,

“什么也没做,那你说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李衣衣说:“昨天下大雨我的衣服淋湿了,买不到新衣服,只能穿黄义的!但是这些都是新衣服,黄义压根就没穿过!”

李柳儿又问,“那你们为什么不开两间房,却非要住到一间房子里?”

李衣衣不高兴地说:“因为店里就剩下一间房了!”

李柳儿又问,

“那你自己说说,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