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碰他的女人,找死! 阅读至6%

敢碰他的女人,找死!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2492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1:20

“咔嚓”一声,骨头断碎的声音。

紧接着男人鬼哭狼嚎的声音就划破了天际:

“啊!啊!啊——疼——疼——”

尖叫声还没落下,他就被人踢出去好远,身子撞到树干上,又沉沉地摔在地上,很明显摔得不轻,男人捂着肚子打起滚来,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另外一个男人警惕地看着赢寂,“谁?!”

他话音刚落赢寂人就已经到了他面前,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扭,男人的胳膊断了。

“啊——兄弟住手,有话好好说——”

赢寂不理会,黑着一张脸从背后按住他的头往树上撞,一下、两下、三下……

月光明亮,树上撞出了血印子,鲜血顺着树干往下流,男人的喉咙里发出吱吱声,不知道是求救还是求饶,可半分钟后就没了动静。

赢寂松了手,挨打的男人瘫软在地上,头上被撞出个洞,大半张脸上都是血。

李衣衣还没认出赢寂来,不过她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心不惊胆不颤的。

有鲜血溅到了她脸上,她闻到了血腥味儿,嫌弃地往一边挪了挪,依旧蹲着。

在大山里遇到野兽攻击杀野兽时比这还刺激,所以她不怕。

赢寂窝火地看着半死的男人,脸色乌黑。

自己看上的女人,自己还没舍得碰呢,轮到他们动歪心思了?

找死!

他回头看向李衣衣,眸子里的狠厉已经退去,只剩下关心。

“你没事儿吧?”

李衣衣还蹲着呢,听到赢寂的声音吓了一跳,介于之前两人之间发生的不快,她仰着小脸警惕地问:

“你来干啥?!”

赢寂被她这表情和口气搞得很不悦,冷声说:“当然是来救你!”

李衣衣不信,他只会欺负她,还会想着救她?!

她说:“你已经把你的鸟抢走了,别想着再找我麻烦!”

赢寂顿时黑脸,这个小东西,在她眼里,自己除了会找她麻烦就没点儿好处了?!

他说:“我真是来救你的。”

李衣衣回:“我才不信,你肯定是来找我麻烦的!”

赢寂:“……”他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轻易不当一次好人,当一次好人又被误会。

果然,好人难当!

他说:“……行,那我就是专程来欺负你的!”

李衣衣又问,“那你为啥还打他们?”

赢寂霸道地说:“我的女人,就算是欺负,也只能被我欺负,轮不到他们!”

李衣衣立马奶凶奶凶地冲他吼,“我才不是你的女人!”

赢寂被她这凶萌的模样逗笑,他懒得再跟她解释自己过来的原因,看她脸上有血,就从口袋里拿出帕子递给她,

“赶紧擦擦!”

李衣衣站起来,倒是很不客气地就接过了帕子,粗鲁地擦掉脸上的血迹。

看自己裙子上也有血,她的小脸拧巴了,揪着裙摆左看看右看看:

“这是烟姨新给我的裙子,搞脏了可怎么办?!”

赢寂这才打量起李衣衣来,体内的火儿腾的一下蹿起来了。

她明显洗漱过,白天身上穿着的运动装已经变成了淡粉色睡裙。

沐浴液的香味儿混合着少女的气息掺杂在空气中一股脑地向他袭来,又香又甜,撩得他心里发痒。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很大气地说:

“别担心,回头我送你几件新的。”

李衣衣抬头,“真的?”

“当然!”

李衣衣立马高兴了。

赢寂看着她这傻乎乎的模样,心情不错,小东西,很好哄!

他问,“这两个人你认识?”

李衣衣摇摇头,还是很稚嫩的表情,

“我看他在房顶转来转去,就想问问他在干啥,刚开口就被他带到这儿来了。”

“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问我家里是不是来了大人物?”

“然后呢?”

“然后又问我今天拍卖会上买下尤利的人是不是在我家。”

赢寂:“……”原来是奔着尤利来的。

这么说来,倒是他连累了小东西!

他又问,“你是怎么说的?”

“我实话实说啊,我又不知道。”

那尤利被拍卖时李衣衣压根都没注意,只顾站在角落里吃东西了。

赢寂说:“无知无罪,不知道最好。”

他很好奇李衣衣的身手,就又问:

“听说你在山里长大,谁教你的功夫?”

李衣衣想想奶奶之前的警告,立马警惕地说:“没人教我。”

赢寂明显不信,他刚要说什么元前就急匆匆地跑过来了。

“少爷,您没事儿吧?”

赢寂说:“没事儿,查查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

元前赶紧收回视线看向倒在地上的两个男人,震惊!

他家爷亲自动手了?!

他都不记得他家爷上次动手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而且还把人打得这么惨,这是得有多大的火气啊!

赢寂又看着李衣衣说:“走吧,我们先回家。”

“嗯。”李衣衣跟着赢寂乖乖地走了。

元前看着两人的背影,有片刻的懵逼,他家爷咋对李衣衣这么温柔啊?

还有,李衣衣手里还拿着他家爷的帕子,那可是他家爷的私人物品啊,他家爷竟然给外人用了,而且还是个女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为什么他觉得他家爷更加关心李衣衣,而不是李柳儿呢?!

元前心发慌,在他看来现在李柳儿要比李衣衣重要多了!

他家爷可千万别喜欢上李衣衣,一定要喜欢李柳儿啊!

这边,赢寂带着李衣衣往李家走。

路灯昏暗,两人并排而行,微弱的灯光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墨宝欢快地跟在两人身后,蹦蹦跳跳地追着两人的影子玩儿。

一阵凉风吹来,李衣衣缩了缩脖子。

“阿嚏——”她打了个喷嚏。

赢寂脱了自己的外套递过去,“穿上,别感冒了!”

“不……”(用)

李衣衣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赢寂就强行把外套披在了她身上,还警告了一句:

“不许脱下来!”

李衣衣:“……”

看着李衣衣又气又怂的小模样,赢寂的心情甚好。

李衣衣不喜欢他这霸道的样子,就不理他了,跑着去追墨宝玩。

赢寂点了根香烟,单手插兜往李家走,姿态有几分慵懒。

他眯着眸子看着前方嬉笑打闹的李衣衣和墨宝,唇角挂笑。

到李家大门口时赢寂对李衣衣说:“去我屋一趟,我有东西给你。”

李衣衣满眼警惕,就像是小白兔在看大灰狼,“我不去!”

她说完就要跑,赢寂揪住她把人扛在了肩上。

“啊——你放开我!喂!”

赢寂不搭理她,强行把人扛回了屋。

李衣衣双脚一沾地就赶紧跳出去好远,警惕地说:“我要回我自己屋!”

赢寂不理会,看她睡裙上有血迹,就随手拿了件黑色衬衫丢给她。

“你先去冲个澡换件衣服!”

李衣衣倔强,“我要回我自己屋洗!”

赢寂眯着眸子睨着她,痞里痞气地看着她威胁,

“想让我亲自动手给你洗是吗?!”

李衣衣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不敢再反抗,赶紧灰溜溜地拿着衣服跑进了浴室。

关门,反锁!

赢寂看着浴室的方向,心情甚好,伸手扯了扯领带,走进了客卧的浴室。

几分钟后他穿着睡袍出来,看李衣衣还没洗完,就叠着两条大长腿坐在沙发上抽烟,等她。

脑子里全是和李衣衣接吻时的画面。

深秋季节,他穿着单薄的睡袍坐在客厅里,竟然觉得全身燥热。

“咯吱”一声门响,李衣衣洗完澡出来了。

赢寂听见动静回头看,眸子顿时炙热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