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她来说,这都是个沉痛的教训! 阅读至97%

对于她来说,这都是个沉痛的教训!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4126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1:03

赢寂问,“什么情况?”

元前说:“徐昆管家的妻子徐汇,给我们的人留了信息,两个字:尸体!”

赢寂闻言蹙紧了眉头,沉默了片刻他问,“那个管家的尸体现在在哪儿?”

元前说:“停尸间。”

赢寂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联系何尝,我们现在过去!”

元前赶紧点头,“是!”

主仆二人急匆匆地就要出门。

李衣衣正在客厅看医书,她察觉到赢寂的脉象越来越不正常,最近她一直在研究这个。

看到赢寂和元前,她好奇地问,“你们要干嘛去?”

赢寂说:“我出去一趟办事儿,你在家里等我,中午我陪你一起吃午饭。”

李衣衣已经站起来了,“你去干什么?”

赢寂实话实说,“我怀疑杀人的是徐文峰,现在有了线索,我要去找一趟何尝。”

李衣衣的眸子瞬间瞪大到极致,“不是徐昆杀的吗?怎么又变成了徐文峰?”

赢寂说:“等我们先找到证据再说。”

李衣衣放下书医术,“我陪你一起去。”

赢寂点点头。

路上,李衣衣掏出手机给李耳发了一条消息,【二姐,徐文峰很可能就是杀人凶手,你告诉五姐,千万别靠近他!】

……

与此同时,李耳已经急匆匆地赶到了徐家门前。

听见手机响起,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她的表情顿时变了!

徐文峰是杀人凶手?!

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他?

他那么绅士儒雅,怎么可能会杀人?!

而且如果他是杀人凶手,那李舞跟他在一起岂不是很危险?!

“李耳小姐,里面请。”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男音,吓了李耳一大跳,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管家很礼貌地说:“不好意思,吓到您了吗?”

李耳赶紧回过神,“没……没有。”

她说完赶紧蹲下捡起手机,然后急匆匆地问管家,“我妹妹呢?”

管家说:“我刚才有事儿出去了一趟,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先带你去找大少爷吧,大少爷说过,您来了直接去书房找他。”

李耳皱皱眉头,却没有进这扇门。

她警惕地说:“我是找我妹妹的,不是来找徐先生的,麻烦你帮我确认一下,我妹妹走了没有?”

管家犹豫了片刻说:“李小姐,这些话恐怕只能你自己去问少爷了,少爷要见你。”

李耳的眉头不自觉地拧起,徐文峰要见她,他为什么非要见她?

犹豫了几秒钟,她说:“您先等一下。”

李耳拿着手机给李舞打电话,可是连着打了好几个都打不通。

李耳更加焦躁了,她迈着步子去找徐文峰,潜意识里她认为李舞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管家带着李耳去了书房,徐文峰正在打电话,看到李耳他笑笑,把手机从耳边移开,看着李耳说:

“你先等我一会儿好吗?我马上就过去找你。”

李耳的嘴唇动了动,本来想问问李舞现在在哪儿,可是看他正在打电话,只能妥协地点点头。

管家对李耳说:“李小姐,我先带你去喝茶吧?”

李耳以为徐文峰是在忙自己工作,也不好在这儿待着,点点头又出去了。

书房的房门再次关上,徐文峰拿着手机说:

“在那边照顾好自己,我抽空去看你。”

电话里徐阳说了句什么,他说:“我知道了,相信我,家里的一切我都能处理好,你不用担心我。”

徐阳说:“哥,你帮我照顾李耳。”

徐文峰笑笑,“放心,我知道她是你喜欢的姑娘,我不会伤害她。”

又聊了几句,徐文峰挂了电话。

他收起手机起身,又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出去找李耳。

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错。

李耳正在客厅里坐着,佣人给她煮了最好的茶,可是她一口也没喝。

看到徐文峰下楼,李耳站起来问,“徐先生你好,我想问问我妹妹现在在哪儿?”

徐文峰实话实说:“她走了。”

李耳闻言眸子立马睁大了好几分,“走了?”

徐文峰笑着说:“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想开了,自己就走了。”

李耳沉默了两秒钟,想到李衣衣的话,她说:“那我就不打搅你了。”

李耳转身就要走,手腕突然被徐文峰抓住了,“别走。”

李耳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她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徐文峰。

徐文峰深情地看着她,“留下来陪我一会儿,我不会伤害你,我就想跟你说说话。”

徐文峰其实有自己的目的,李耳是他最后的棋子,他想方设法地让李耳爱上自己,无疑就是想利用她。

其实现在也可以不强行把李耳留下,只是……直觉隐约告诉他,如果这次放李耳走了,怕是再想找机会捆住她就不那么容易了!

他能感觉到,大戏会在这两天上演!

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放她走。

李耳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徐文峰:“……”

理智告诉李耳不可以,可是感性又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她拒绝不了。

她还是不敢相信,徐文峰会杀人!

她沉默了足足好几秒钟才重新坐下,徐文峰很绅士地坐在了她对面,有佣人过来送了果盘和小吃,然后连忙就退了下去,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徐文峰看着李耳说:“吃点儿东西。”

李耳说:“谢谢,我不饿。”

徐文峰盯着李耳看了几秒钟,突然说:“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李耳问,“什么?”

徐文峰已经站起来了,“跟我来。”

徐文峰转身要上楼,李耳却站着没动。

徐文峰人已经到了楼梯口,扭头看着李耳问,“怎么了?”

李耳警惕地说,“我想回去看我妹妹。”

徐文峰说:“就半个小时,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

他的口气近乎乞求。

李耳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迈着步子走向他。

徐文峰的唇角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带着李耳去了三楼的播放室。

他礼貌地让李耳坐下,然后放片子,不是什么大片,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是徐文峰和徐阳小时候录制的。

温馨,幸福。

画面中走出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还有一个英俊的男人,一家四口在草坪上,大男孩在踢足球,小男孩刚学会走路,还走得不是很稳当,一走三晃,走着走着,扑通一下跌倒了……

“呵呵。”徐文峰笑出了声。

李耳扭头看向他,徐文峰对她说:“这是徐阳小时候。”

李耳不说话。

徐文峰说:“他小时候又傻又萌,那个是我妈,那个是我爸……”

徐文峰又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只不过他说着说着声音就有几分哽咽了。

李耳看着他,心软得一塌糊涂。

徐文峰说:“其实谁都不想当个坏人,只是有时候身不由己,为了生存,好人也会变成坏人。”

李耳的嘴唇动了动,沉默许久还是问,“那你认为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

“坏人。”徐文峰想都没想就回道。

李耳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

徐文峰看着李耳笑,“赢寂是不是告诉过你,我不是个好人?”

李耳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徐文峰又说:“你怎么看我?”

李耳突然很烦躁,“我不知道。”

徐文峰又问,“你怎么看徐阳?”

李耳想都没想就说:“好人。”

徐文峰好像还很欣慰的样子,“阳阳的确是个好人。”

李耳盯着徐文峰看了一会儿,再次说了一句,“我要走了。”

这次徐文峰没拦她。

只是当房门打开的时候,门口却站了两个保镖,“不好意思李小姐,请回去。”

李耳蹙眉,扭头看向徐文峰,“你什么意思?”

徐文峰单手撑在沙发上,一手摸着下巴,视线在屏幕上。

李耳的心跳很快,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她再次返回到徐文峰身边,站在他面前问:

“你什么意思?”

徐文峰口气淡淡,“在这儿住几天。”

李耳的呼吸瞬间就乱了,“我说了我要回家!”

徐文峰说:“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伤害你。”

李耳情绪激动,“你要绑架我?!”

徐文峰说:“这个要看你怎么想了,其实我只是想让你在我这儿住几天而已。”

话落又道,“你是阳阳喜欢的姑娘,我答应过他不会伤害你,所以你可以安心地在这儿住下。”

李耳情绪激动,“我为什么要住在你们家,你赶紧放我走,我要离开这儿!”

徐文峰扭头看向她,“我会让你平安无事地离开这儿,我能保证,不过不是现在。”

李耳紧蹙着眉头问,“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在拘禁我?!”

徐文峰用沉默代表默认。

李耳愤怒,“你拘禁我要干什么?”

徐文峰说:“等等你就知道答案了。”

李耳不知道哪儿来的委屈,眼眶突然就红了,

“昨天你就开始约我出来,今天又找了理由让我到你家里来,你就是想囚禁我?!”

徐文峰很淡然地点点头,“不只是昨天,我接触你这么久,每一次跟你见面都是早有预谋,为的就是这一天。也不对……其实我有更完美的计划,但是现在计划有变。”

李耳的眼眶更红了,“早有预谋?所以,让我喜欢上你,也是你早就计划好的?”

徐文峰点头,“是。”

李耳的鼻翼酸得一塌糊涂,“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想囚禁我,直接把我抓过来就行了!”

徐文峰说:“我强行抓你,阳阳知道了会恨我,而且不见得我能办到,让你爱上我,更好利用。”

李耳气得全身颤抖,抓起包包砸在了徐文峰身上,“你混蛋!”

徐文峰也不生气,“我说了不会伤害你就不会伤害你,我只是要利用你而已,你只需要在我家住一段时间。”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保镖的声音传来,“少爷,人带到了。”

徐文峰闻言起身,迈着步子走了出去,等到李耳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徐文峰都已经到了楼下。

徐昆的管家叫刘春,刘春的妻儿现在正在大厅里站着,孩子才七岁,紧紧依偎在母亲怀里,很害怕徐文峰的样子。

刘春的妻子也同样搂紧了儿子,惶恐不安地看着徐文峰。

徐文峰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步步走到他们面前的沙发上坐下,叠起大长腿点了根香烟,抽了一口才说:

“那个狗东西果然还留了后手!说吧,东西在哪儿?”

刘春的妻子颤巍巍地说:“什……什么东西?”

徐文峰笑笑,没着急回答,而是看着男孩儿说:“大人说话,小朋友就去找姐姐玩吧?看到二楼那个姐姐了吗,她很温柔,你去找她玩吧?”

李耳顶着红彤彤的眼睛看着徐文峰,模样有几分吓人。

小男孩儿不敢去。

刘春的妻子盯着李耳看了半晌,还是对儿子说:“乖,你先去找姐姐玩,妈妈跟徐先生说会儿话。”

男孩儿不想去,李耳本来也没这个心情,可她察觉到了危险,出于对孩子的保护,她还是主动下楼,带着男孩儿去了三楼的观影室。

徐文峰说:“把东西交出来,我放你了你们。”

女人说:“什么东西?”

徐文峰弹弹烟灰,“刘春留给你们的证据。”

女人摇头,“没有证据,他什么也没给我们留下,我这次回来就是给他收尸的。”

徐文峰说:“我本来以为他什么也没留下,可是看到你们,我突然相信他留了东西,要不然,你们为什么看到我这么害怕?”

女人赶紧摇头,“没……没害怕。”

徐文峰说:“他肯定是告诉了你我都做过什么,既然他都说了,那肯定也会留东西保你们性命,你把东西给我,我放你们走。”

女人疯狂地摇头,“真没有。”

徐文峰突然拔出木仓,对着天花板打了一木仓。

“啊——”尖叫声响起,女人直接吓瘫了。

三楼,男孩儿吓哭了,李耳也万分惊恐,她瞪大了眼睛跑出来,站在三楼扶手处看着楼下的两人,惶恐又庆幸。

庆幸女人没死!

她看着徐文峰,心被揪得生疼,果然,女人喜欢的到底是人是鬼,单单从表面是看不出来的!

她长了这么大,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她一直以为初恋都是美好的,现在看来,不是所有人的初恋都美好!

不管她还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对于她来说,这都是个沉痛的教训!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