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舞可真是个麻烦! 阅读至97%

李舞可真是个麻烦!

书名:赢少小妻凶凶哒 作者:白生米 本章字数:3337字 更新时间:2021-07-02 10:39

医科大的宿舍里,李耳正躺在床上发呆。

这两天因为徐家的事儿,她很烦躁。

徐昆出事儿,按说跟她没有关系,可是她现在很担心徐文峰,那种从内心深处的担心,揪着她的心,让她很难受。

她一直都想跟徐文峰打个电话或者是发一条消息,可是有不知道该怎么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徐家现在站在风口浪尖上,她猜想,徐文峰的心情肯定不好。

徐文峰的心情不好,她的心情就好不起来。

李衣衣和赢寂说了,徐文峰不是一个好人。

她没办法确定徐文峰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可她能确定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他了,而且无法自拔!

“叮……”手机新消息提示音。

李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突然收到了徐文峰的消息,李耳的心跳瞬间就快了。

她‘噌’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睁得很大。

“李耳,你没事儿吧?”

她的反应太奇怪,惊动了下铺的室友,下铺的室友好奇地问她。

李耳摇摇头,“我没事儿!”

她稳稳心神,还是回了一条,【没有,你怎么还没睡?】

徐文峰秒回,【睡不着,想找个人来聊天。】

李耳盯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徐文峰又发过来一条,【有空吗?想出去喝酒。】

李耳的心跳又快起来,她不认为自己和徐文峰已经熟悉到要大半夜出去喝酒的份儿,除非他也对她有感情,要不然为什么会在寂寞难受的时候想到她。

不过……

李耳还是很理智地拒绝了,【太晚了,宿舍已经锁门了。】

徐文峰:【好吧,我做人是不是很失败?竟然连找个喝酒的人都没有。】

李耳:【徐家的事情我知道,节哀。】

徐文峰:【我现在管理徐家,全是烂摊子,的确烦心,不过我爷爷的死,我不同情他,这些年我和我弟弟在徐家……】

徐文峰说了很多很多,从他妈妈的死到他和徐阳经历的种种,一度让李耳以为,她是他最亲密的人了。

两人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天亮,徐文峰对李耳说:

【等这件事儿过去,我想约你去一个地方,我还有话想对你说。】

李耳回,【你现在就可以说,我听着。】

徐文峰:【有些话只能当面说,睡吧,晚安。】

李耳盯着手机又是一阵沉默,最终还是回了一个字,【安。】

她没睡觉,徐文峰也没睡觉。

不过两人想的问题是不一样的,徐文峰没想到他会约不出来李耳。

他认真想了想,李耳对于他来说是一颗重要的棋子,他要想办法把她约出来。

徐文峰又想到了李舞,李舞……

“呵!”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对付李舞这种女人,他志在必得。

第二天,徐昆出殡。

闹了好大一场风波,受害人家属以及社会上一些激进主义者压根就不让徐昆安生,有人甚至打碎了骨灰盒,就连徐文峰都受了伤,场面一度失控。

徐文峰当场召开了记者发布会,不顾流血的伤口当着众人的面鞠躬道歉,还对家属进行了巨额赔偿,并且当场兑现。

他的态度很好,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透露着诚意。

大家突然就不攻击他了,感觉徐昆犯下的错不应该让徐文峰来承担,毕竟徐昆是徐昆,徐文峰是徐文峰。

人一旦有了这种意识,就会劝自己熄火,于是对于徐家的仇恨,也就这么过去了。

徐昆的骨灰是徐家人从地上捧起来的,掺杂着泥土,匆匆忙忙下葬。

徐文峰跪在徐昆墓碑前久久都没有起来,外人都以为他是因为临危受命接管了徐家这个烂摊子而难受,却没人注意到他唇角挂着的冷笑。

他早就期待着这一天了!

让徐昆这辈子不得安宁,受万人唾骂,是他早就想好的!

下午两点钟,徐文峰从墓地回到家中,他先冲了个澡,又吃了些东西,然后让那个经纪人联系李舞。

很快李舞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徐文峰就等着李舞的电话,他划开接听键。

“喂。”

李舞激动地说:“徐先生,我是李舞。”

徐文峰说:“我知道,有事儿?”

李舞说:“刚才你给我介绍的那个经纪人跟我联系了,说是可以继续签约,说徐家出的这个事情不影响咱们未来的发展。”

徐文峰说:“对,这事儿也算是已经过去了,我会妥善处理,不影响后期发展,如果你还有意向,可以正常签合同。”

李舞很高兴的样子,“好,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明天我会去签合同,到时候你会在吗?”

徐文峰问,“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李舞笑着说:“我跟你比跟经纪人熟悉,我其实想跟您直接签合同,反正您也是公司老板,这个不算为难您吧?”

徐文峰笑笑,“可以,那你明天直接来我家吧。”

李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还特别激动的样子。

第二天,李舞早早地就到了徐家,徐家的管家把李舞接到待客厅喝茶,

“李小姐先休息一会儿,我这就去叫大少爷。”

李舞很礼貌地点点头,“好。”

她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她觉得徐文峰这么热情地帮她,肯定是对她有意思。

她上下打量了徐家一番,虽然比不上赢家,但也绝对是大户人家,如果她能嫁给徐文峰,那也绝对是嫁进豪门了。

所以李舞心里想着,不自觉地就捋了捋头发,整理了下衣服。

管家去了书房,“大少爷,李舞来了。”

徐文峰闻言眯了下眸子,“带她去下面吧。”

管家会意地点点头,退了出去。

徐文峰又拿着手机给李耳打了一通电话,电话响了几声接通,“喂。”

徐文峰说:“你妹妹来我家了,还想进娱乐圈,这事儿你知道吗?”

李耳很吃惊,“小舞去你家了?!”

徐文峰‘嗯’了一声,“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我现在还没去见她。”

李耳说:“你让她回来!”

徐文峰说:“怕是她不会同意,你也知道她的性格,我可能说服不了她,要不我先稳住她,你抽空赶过来劝说她?”

李耳沉默了几秒钟,还是说:“好,我马上过去,麻烦你先帮我招待她一会儿。”

徐文峰:“嗯。”

挂了电话,徐文峰把手机放在书桌上,点了一根香烟安静地抽着。

手机响起,徐文峰瞥了一眼,划开接听键,“怎么了?”

“老板,事儿没办好,人被赢家的人给接走了。”

“废物!”徐文峰火大地骂了一句,又问,“他们现在在哪儿?”

“刚出机场,现在已经坐进了赢家的车里。”

徐文峰闻言直接挂断了电话,打给了赢寂。

赢寂正在处理工作上的事儿,瞥了眼手机屏幕,划开接听键接通。

徐文峰笑着说:“寂爷你好,我是徐文峰。”

赢寂面无表情,“我知道,说事儿!”

徐文峰说,“刚才听我的人说,你也派了人在机场接人?”

赢寂:“……”

他的确是派了人在机场接人,不是接别人,是接徐昆的管家的妻儿。

因为那个管家在监狱里突然自尽,赢寂觉得不太正常,不过他人已经死了,现在要是有什么线索,也只能在他的妻儿身上。

“我不想听你说废话!”

徐文峰笑笑,“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赢寂回,“我跟你没什么交易可谈。”

徐文峰:“有!现在李舞在我手上,你把他们给我,我把李舞交给你。”

赢寂蹙眉,他掀着眼皮子看了一眼元前,拿着笔写了几个字,“查李舞的下落!”

元前会意,赶紧点头。

赢寂直接问,“那几个学生,是你杀的?!”

徐文峰立马说:“寂爷,你这可是诬陷!”

赢寂冷呵一声。

徐文峰又说:“是谁杀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认为是谁杀的,我爷爷都已经认罪了。”

赢寂又问,“那你想找他们母子干什么?”

徐文峰反问,“你又找他们母子干什么?”

赢寂说:“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徐文峰说:“徐家的老管家死在了监狱里,怎么说他也在我们家干了几十年了,现在他死了,我不能不管他的妻儿,当然是想把他们接到徐家给他们补偿。”

赢寂还没说话,元前就推开房门走进来了,在纸上写了几个字:人在徐家!

赢寂当即蹙了眉头。

看赢寂沉默,徐文峰说:

“寂爷,按照你的能力,现在应该能查出来李舞在哪儿,所以这交易,你是做还是不做?你可要想好了,李舞可是李衣衣的亲姐,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想想李衣衣会不会痛不欲生?”

赢寂的脸色难看,“人你带走,然后把李舞放了!”

徐文峰立马说:“没问题!”

挂了电话,赢寂问元前,“李舞怎么会在徐文峰家里?”

元前也很郁闷,“我也不知道,我刚联系了咱们的人,说徐文峰并没有直接跟李舞接触,是李舞自己去的徐家。”

赢寂脸色乌黑,“找人去徐家把李舞接出来,让机场的人放人!”

元前蹙着眉头问,“少爷,要是把人放了,咱们还怎么查这案子?”

赢寂烦闷,“先把人救出来!”

元前也无话可说,在心里想着李舞可真是个麻烦!

耽误事儿!

他拿着电话往机场那边打了一通电话,刚挂断没多久就有人打进来,说是李舞已经被接出来了。

元前问赢寂,“少爷,人接出来了,要把她送到学校去吗?”

赢寂说:“送学校去,找人跟着,最近这段时间不让她出学校大门!”

元前点头,“是!那……管家的妻儿怎么办?在徐文峰手里会不会有危险?”

赢寂想了想说:“把他们的事儿捅出去,让警察去徐家要人,找记者去徐家闹!”

元前闻言愣了一下,半天了才说:“……好的。”

意外了,他家爷处理问题的方式,什么时候这么接地气儿了?!

元前刚出去没多久,突然又急匆匆地回来了:

“少爷,有情况!”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赢少小妻凶凶哒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