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战斗 阅读至84%

最后的战斗

书名:丰碑 作者:吴半仙 本章字数:2299字 更新时间:2021-11-25 00:33

“您可千万别……”

陈四平闻言吓得直接跳到一旁,生怕这老爷子一冲动,真的给他跪下。

人家毕竟岁数在那摆着,斗嘴归斗嘴,真跪下是要折寿的哇。

老头身子还有点虚弱,这一动弹幅度有点大,差点没闪到地上。

刘晓兵也赶紧起来,扶住老人,笑着说:“只要您老人家好好的配合,我们一定把这件事调查明白,让您老人家弄清楚,您到底是谁。”

“好,我配合,我一定配合……但是,这件事都几十年了,连我爹都没弄明白他是谁,你们确定能搞清楚?”

老头微微喘息着。

刚才的动作幅度有点大,牵扯伤口,应该是有点疼了。

但他浑然不觉,只是皱了下眉头就挺过去了,然后满脸期待地看着刘晓兵。

刘晓兵点点头:“其实现在我们手里就有一个失联的抗联战士信息,七十多年过去了,也不知是牺牲了还是活着,这一次我们出来,就是为了寻找他的。”

“你们说的这个人,叫啥名,是哪的人?”

老头很急切地问。

“他叫牛朝亮,是我们乌伊岭胜利村的,七十多年前他参军打仗,之后就再也没回去过……”

刘晓兵叹了口气,把老牛家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老头听得很认真,尤其当他听到牛朝贵今年已经87岁,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却还是念念不忘当年参加抗联的哥哥,眼眶不由有点湿润。

他抹了抹眼睛,说:“当年我爹也差不多,总是敲着脑袋跟我念叨,说自己没用,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老家在哪也想不起来,以后去了那边,连祖宗都找不见。”

刘晓兵了解他的心情,于是安慰道:“老人家,您也别难过,好好想想,先前有没有什么相关的线索,哪怕只有一点点,咱们也可以试试,看看您父亲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牛朝亮。”

老头也叹口气,摇头说:“八成不是,我那个爹说话是带点山东口音的,应该……不会是乌伊岭的。”

陈四平说:“那也不一定,咱们这边很多人都是闯关东来的,听我爷爷说,我们老家就是山东莱州的。”

刘晓兵想了想说:“这倒是个问题,好像先前也忘了问一问,老牛家是不是山东过来的。”

陈四平说:“这个好办,不用管口音的问题,我说……老爷子,你有没有你爹的照片,拿出来看看,不就知道是不是了?”

“对!照片倒是有一张,我这就回去拿。”

老头起身就要走,但还是被陈四平给按住了。

“你可拉倒吧,你现在身体还没恢复,从这出去再毒发身亡,我们可解释不清,回头再把我俩抓起来……”

陈四平这嘴里就没有好词,不过还真把老头劝住了,但他坐在病床上也是浑身不自在,满脑子都惦记着这件事。

刘晓兵也劝道:“您老别急,这几十年都等了,不差这一会。”

老人神情有些激动,对两人说:“不是我急,你们是不知道,当时我爹走的时候,都没闭眼啊。我们这些年也打听了不少人,但没有半点线索,因为当年他负伤的时候,整个队伍差不多都打没了,就剩了他们几个人,但大家也都是只知道他的化名,不知道他本来叫什么。”

陈四平忽然想起什么,问道:“按理说,部队上不应该有花名册吗?我们俩之前就见到一个,那上面姓名籍贯什么的,写得都很清楚。”

老人叹息道:“唉,花名册早都丢了,再说那上面的名字也未必就是真的,我爹叫王保国,你说这名,一听就是后来改的啊。”

刘晓兵笑了:“这么巧,我太爷爷就叫刘保国,你别说,还真是后改的,但我太爷爷原来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陈四平也接了一句:“没错,我太爷爷叫陈抗战,我也不知道他真名叫啥。”

老人一拍大腿:“对啊,所以我一直就琢磨着,我这姓估摸着可能是真的,但我爹活着的时候说过,他说他好像不姓王,就是死活也想不起来了。”

陈四平问:“那他当年参军的时候,知道他信息的人就一个也找不到了吗?”

老人翻了个白眼:“要是能找到还至于这么费劲吗,我刚才不是说了,他们队伍都打没了,差不多全都牺牲了啊。”

刘晓兵想了想,又问:“那他当年负伤的那一仗,有没有给您讲过?如果知道具体地点或者经过,说不定也能查找到一些信息和线索。”

“这个倒是有,你们别看他不记得姓啥叫啥了,但是那一仗的经过,他记的可瓷实,没事就给我讲一遍,也是希望能刺激刺激自己的大脑,说不定能想起什么,但是很可惜,他脑子里除了最后那次战斗,别的都忘啦……”

老人目视前方,盯着窗户外,思绪仿佛也回到了过去,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见老人愣愣地出神,刘晓兵低声吩咐:“四平,你去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老牛家是不是闯关东过来的,问问他家是不是山东人。”

陈四平闻言拿出手机就要出去打电话,刘晓兵又一把拉住了他。

“对了,再提一提王保国这个名字,看他们知不知道。”

陈四平点点头,撒腿就跑出去了。

病房里渐渐安静下来。

刘晓兵来到桌子前,倒了一杯热水,然后送到了老人手里。

“大爷,喝口水,慢慢说,不急。”

老人接过那杯水,并没有喝,仍然是保持着一种回忆的状态。

半晌,才缓缓开口。

“那是1941年的事了,当时日伪军围剿得厉害,他们大部队已经突围,留下十几个人打掩护。”

“为了牵制敌人,他们辗转了好几个村屯山头,一路把敌人往远处引。”

“后来到了3月2号那天,他们在一个山坳里头被堵住了,偏赶上那天下了一场大雪,很厚,脚陷进去半天才能拔出来。”

“他们边打边撤,好不容易出了密林,前面不远处就是山口,只要能跑出去,后面的人就不好追了。”

“可他们没想到,敌人带了一门迫击炮,眼看快追不上了,直接一发炮弹就打过来了。”

“因为那是开阔地,目标很明显,当时那炮弹就在他身边炸了。”

“他跟我说,当时炮弹过来的时候,一个战友把他扑倒了,随后炮弹一炸,他脑袋嗡嗡乱响,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什么东西也看不见了,也不知道自己负没负伤,眼前一黑就倒下了。”

病房的门轻轻被推开,陈四平也打完电话回来了,安静地坐在旁边,听着老人讲述过去的故事。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身的血,那个把他扑倒的战友,身子都炸烂了,救了他一命啊……”

老人说到这里,已是忍不住声音哽咽,老泪纵横。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丰碑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