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是谁 阅读至80%

我到底是谁

书名:丰碑 作者:吴半仙 本章字数:2280字 更新时间:2021-11-24 13:18

从小镇到县医院,大概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一路上两辆车都开得很快,陈四平更是急得不行。

刘晓兵在车后座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这完全有点超出陈四平的认知,按理来说,只是吸蛇毒的话,应该不至于这么严重。

大概在上午十点半左右,终于到达了县医院。

因为事先就已经电话联系好了院方,所以门口早有人推着担架车在等待,一见车到了,立刻上前把王德庆和刘晓兵一起推了进去,开始急救。

陈四平等人也焦急地等候在外面,眼巴巴地望着。

一个随车来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拉着陈四平的手说:“小同志,刚才太匆忙,还没问你们的名字?是哪里人?”

“我叫陈四平,进去那个叫刘晓兵,乌伊岭老河口的。”

陈四平无心跟他多说,眼睛不住瞥着不远处那扇紧闭的门。

“哦哦,我是吉阳镇党委的,老人家因为是军属,抗联后代,又孤寡一人,所以一直是我们负责照顾。这次出了事,多亏你们了,尤其是刚才那个吸蛇毒救人的小伙子,我们一定会给他申请见义勇为的。”

听到这里,陈四平才多看了他两眼,苦笑着说:“我兄弟要是出了事,你别说给个见义勇为,你就是评烈士也没用了。”

那人笑道:“应该不至于,咱们来医院算是很及时了,而且刚才我问了,医院刚好储备了这种蛇毒的血清。”

“不是说过期了吗?”

“没有没有,保质期还有一个月呢,确保有效。”

“哦……那我就放心了。”

陈四平一颗心这才稍稍落下,旁边一个人过来说:“这是咱们镇上民政所的郝科长。”

陈四平又看了他一眼,心说难怪他这么上心,原来是民政所的,刘晓兵是民政局的实习生,他是民政所的科长,两人还属于同单位的咧。

幸运的是,刘晓兵很快醒了过来,医生进行一些处置后,他就基本上没什么大碍,只是还有点后遗症,头晕胸闷,浑身无力。

医生说,他中毒的原因很简单,虽然没有口腔溃疡,但吸蛇毒的时候一时心切,过于用力,导致……牙龈出血,所以也中了蛇毒。

但还好,先前王德庆的伤处已经切口放血,所以残留毒素并不强,刘晓兵也只是因为心急,蛇毒侵袭入脑,但打了血清之后就已经没什么事了。

陈四平听得一阵阵心惊,他知道医生这番话虽然轻描淡写,但实际上给人吸蛇毒是很危险的,搞不好就容易丢了小命。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刘晓兵基本上已经完全没事了,王德庆也醒了过来,恢复了意识。

众人都是彻底松了口气,于是又张罗着给两人买吃的,还有去买营养品的,几个人分头行动,都出去了。

陈四平原地没动,陪着刘晓兵。

病房里。

这是一间医院特意腾出来的高级单间,里面只有两张病床,刘晓兵和王德庆一人一边。

老爷子此时已经知道了自己被蛇咬之后的事情,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对救他的这些人表达谢意,反倒是撅起了嘴,翘着胡子,除了对刘晓兵多看了几眼之外,并没有半点表示。

甚至还转过了身子,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刘晓兵几次想开口,都没找到机会。

他倒是没什么,陈四平按捺不住了。

“我说老王头,我小哥好歹也是豁出命去救了你,就算不说声谢谢,打个招呼总行吧?就为了给你采草药,我们差点让蛇给咬了!”

陈四平这语气半点也没客气,他平常在村里就是这个脾气,平时嘻嘻哈哈的很欢脱,但如果要是翻脸,那就绝不客气。

俗话说,他就是个酸脸子。

他这一嗓子喊出来,老头果然转过身来,阴沉着脸看着他们,闷声闷气地说了一句:“要不是你们救我,我现在就享福去了,还用得着以后天天上山,拼这条老命没意没思的活着么?”

咦,这话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啊。

陈四平却是一点也没含糊,开口就怼了回去。

“你要是不想活了,麻烦你在身上或者手里放个纸条,让大家都别救你,现在把你救了,你又这么说,有你这么没良心的吗?好歹一把年纪了,你不想活别人还不想活啊?”

“我又没让你们救我!”

“你以为我们愿意救你?!”

“你们救了我,以后我的吃喝拉撒谁管?”

“你的意思,我们还得给你养老送终呗?”

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就开始抬杠,刘晓兵拦也拦不住,只能无语苦笑。

最后陈四平说了一句话:“你要不是军属,抗联后代,我们还真懒得管你,你要是就这么死了,你都对不起你爹,你说你活这么大岁数,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姓啥,我都替你憋屈!”

这话一说出来,那老头忽然不言语了,瞅了瞅陈四平,又看看刘晓兵,半晌才说:“你说这话啥意思,我不是姓王么?”

陈四平翻了个白眼:“谁不知道你爹当年脑子让炮弹震伤了,就记得自己姓王,但那是他的化名,本名他早就忘了,现在你要是死了,你都找不到祖坟,活了一辈子不知道自己姓啥,你都白活。”

对于一个这么不靠谱的老爷子,陈四平这话有点过分,但也是实情。

刘晓兵脸沉了下来:“四平,怎么说话呢,是那么回事你也不能直接说啊,好歹这老爷子也快赶上你爷爷的岁数了。”

陈四平撇撇嘴,不再吭声了。

刘晓兵有点歉意地说:“老爷子,你别往心里去,我这兄弟说话心直口快,再加上刚才差点出事,难免火大,说得对不对,都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两个当时也是为了救人,没想那么多,也没指望被人感谢,你不用当回事……”

谁知老头对刘晓兵说:“没事,你让他说,我这辈子就得意跟我抬杠的,小子,我问问你,你说我这辈子不知道自己姓啥,白活,这我承认。可我都这个岁数了,我都没整明白我到底姓啥,你说我活得还有啥意思?”

陈四平一摊手:“所以啊,我们两个就是来做这个事的,听说你老人家一辈子没弄清自己的身份,这不特意去找你,结果凑巧碰上这档子事了。”

说着,他指了指刘晓兵:“喏,他就是民政局档案室的,专门负责调查抗联后代寻亲这些事,你有什么想说的,直接问他就行。”

老头愣愣地看着陈四平,又看看刘晓兵,忽然翻身坐了起来。

“我这辈子没儿没女,连媳妇都没娶上,但这些我都不放在心上。我一直有个心愿,就想弄明白我到底是谁!你们要是能帮我,我跪下给你们磕头都行!”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丰碑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