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前 阅读至44%

七十年前

书名:丰碑 作者:吴半仙 本章字数:2170字 更新时间:2021-11-18 23:16

在老人断断续续的回忆中,一个悲壮惨烈,又催人泪下的故事,慢慢展现在众人面前。

1939年的冬季,那时候抗联各军已经在进行缩编,在朝阳岭这个地方,驻扎了几十名抗联战士,随时等待着上级的命令。

在这些抗联战士中,大部分都是伤员,还有几名重伤员住在村里养伤,其中就有这支连队的政委黄连胜。

黄连胜本是山东莱州人,早年闯关东来到东北,九一八事变后,他辗转加入了抗联部队,由于作战勇敢,足智多谋,又识文断字,成为了连队政委。

一次战斗中,他受了很重的伤,半条腿都被打烂了,还有一颗子弹穿透胸腔,差点就打穿了肺部,休养了大半年才慢慢好转。

而在这段时间里,那支抗联队伍集中力量,几次出击,打掉了日伪军好几个据点,甚至还端掉了一个警察局。

就在黄连胜的伤基本痊愈,快要重返部队的时候,日本人突然展开了搜山行动,在一个夜里将朝阳岭团团包围。

村里早有准备,负责在村口放哨的唐继红,立即在老槐树上挂出了两盏大红灯笼,提醒山上的抗联战士赶紧转移。

灯笼刚刚挂出去,日本人就杀到了。

全村上下百余口,被日本人用枪赶着,聚集在老槐树旁边的空地上。

日本人知道,驻扎在山上的大部分都是伤员,但就是这些伤员,居然几次下山,还让己方吃了不小的亏,岂能不恼羞成怒?

说来也是巧合,村里有个跑山的老客,经常跟山下一个叫谢长坤的皮货商做生意,但他不知道的是,那皮货商暗地里也给日本人传递情报。

一次,两人喝酒,老客醉意朦胧之中,无意中说出了村里有抗联战士,而且大部分都是伤员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还有一份花名册,就藏在村里一个抗联“大官”的身上。

这一下可惹了大祸,那皮货商有个侄子就在日本人那里当伪军,他立刻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侄子,向日本人告了密。

日本人立即行动,在一个妓院里把那个老客抓了起来,逼着他带路进山。

所以,这一次日本人集结了一个中队的力量,差不多两三百人,还有几百伪军,打算将这些伤员一举歼灭。

村头空地上,日本人让那老客指认,此时老客酒醒,知道自己惹了大祸,他本就是这个村里的人,自然知道谁家有抗联战士,但看着一双双愤怒的目光,吓得胆战心惊,根本不敢指认。

最后,他犹犹豫豫地把目光停留在了唐仁礼的身上。

这唐仁礼是村里的教书先生,黄连胜就是住在他家。

日本人立即会意,不由分说,上前就把唐仁礼抓了出来,逼着他交出抗联的“大官”,还有花名册。

村里当时差不多还有五六个伤员,都想站出来保护黄连胜,因为那花名册上面记录了连队里所有人的名字,其中有不少都是附近村屯的,一旦被日本人搜去,那些战士的家人可就都要遭殃了。

见此情景,黄连胜毫不迟疑,第一个站了出来,坦然承认,自己就是抗联战士,但不是什么大官,也没有什么花名册。

他说,抗联部队都已经在前几天转移了,因为自己伤重,所以留在最后。

至于什么抗联“大官”,也根本不在这里。

日本人却是压根不信,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先是找出了唐仁礼的家人,用枪顶着头,让唐仁礼说出其他抗联战士。

唐仁礼宁死不屈,又说自己才是抗联的,黄连胜只是自己的把兄弟,和抗联无关。

但黄连胜身上的枪伤无法掩饰,危急之下,那几名抗联战士逐一站出,宁可自己被抓走,也要保护老百姓。

狡猾又凶残的日本人却并不满足,他们逼着抗联战士交出花名册,而且他们认定唐仁礼和抗联“大官”有所关联,于是接连枪杀了唐仁礼的老婆和女儿,想要逼着他屈服。

唐仁礼悲愤万分,却说什么也不松口,日本人当着他的面,又杀死了他的大儿子,还有他的老娘。

黄连胜和几个抗联战士眼珠子都红了,但花名册事关重大,说什么也是不能交出去的。

就这样,唐仁礼也最终惨死在日本人的刀下,被砍了脑袋。

黄连胜等抗联战士当场反抗,却全部被杀害,只有黄连胜被带走,据说严刑拷打数日,他宁死不屈,壮烈牺牲。

唐家上下六口,死了五个,只有小儿子唐继红因为挂灯笼没来得及跑,一直藏在树上,亲眼目睹了这一惨烈场景,他死死咬着牙,抠住树干,憋着气,不让自己出声。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牙齿咬断了好几颗,嘴里满是鲜血,手也抠破了,整个手掌鲜血淋漓,却也因此幸免于难。

日本人走后,看着一家亲人的尸体,年仅八岁的唐继红当场崩溃大哭,因为这一口气憋住了,受刺激太重,他从此以后就变得精神恍惚,疯疯癫癫。

后来解放后,唐继红一直到了快五十岁时,才和一个哑巴逃荒女人结婚,生了个精神也不怎么正常的孩子。

几年后那女人就死了,从此唐继红就和自己的傻儿子相依为命,两人的脑子都有问题,那傻儿子倒还好,生活能自理,还会做一些简单的饭菜,能照顾唐继红。

唐继红自己则是时而糊涂时而清醒,还经常觉得现在还是解放前,对于村里人的好意,他一律拒绝,死守着当年自己全家用性命保下来的花名册。

这些年来,因为唐继红的原因,花名册就一直保存在他这里,即便是解放后,也没人找他要这本花名册。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老唐家用命守护的东西。

听到这里,刘晓兵和陈四平两人的眼眶都湿润了。

张大军长叹口气,擦了擦眼睛,说:“老唐啊,你说你今年都78了,这段记忆在你脑子里刻了整整七十年,你忘了一切,也没忘了这段啊。”

唐继红涕泪齐下,颤颤巍巍地拿起那本花名册,用干枯的手慢慢一层层打开包裹,然后递给了刘晓兵。

“抗联的兄弟,这花名册,我终于可以交给你们了。我们老唐家没有出卖任何一个战士,爹啊,娘啊……你们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啊!”

唐继红双手向天,大声悲呼。

刘晓兵拭去了眼角泪水,满面肃然地打开了这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花名册。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丰碑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