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推得动。” 阅读至3%

“我能推得动。”

书名:权臣非要娇养我 作者:蜜糖罐子 本章字数:2217字 更新时间:2020-04-16 11:24

周贞脸上的神色很难看,满脸都写着抗拒,她最后又强调了一遍,“小叔,我不需要,我自己就可以。”

程少胤说道,“我是程家的男儿,搭茅草屋也是我的事情。”

周贞还能说什么?

这的确是程家的屋子,即便那是个茅草屋,她无话可说。

两人一前一后往山脚下去。

路过的人忍不住就往他们看,谁不知道周子良把自己闺女卖去程家三房了,做那前不久死了的程少慎的阴婚妻了,那程家三房如今算得上是一门三寡。

程老太,少胤他娘,加个周贞凑齐了三寡,如今就程少胤一个顶着程家三房的天。

“少胤,推着推车这是要去做什么啊?”

“陈大叔,我帮我嫂嫂去山上捡些木头去。”

程少胤客客气气地含着笑意回道,惹得同村的那位陈大叔多看了一眼周贞,对这周贞便也多了一份客气。

毕竟程少胤是青山村最会读书的,将来肯定能从青山村飞出去京城里做大官,他都敬着的人他们这些同村的总归也要客气一点。

虽然那周贞只是给程少胤他哥配阴婚的。

“你嫂嫂也是个苦命人啊。”

这话程少胤没接,只是笑了笑,然后余光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瘦瘦小小的周贞。

的确是个可怜的小姑娘,明明比自己大几个月,说比他小一岁都是有人信的,听说她在周家的日子很难过,他阿奶虽然有时苛刻了一些,也不算是难相处的人,他娘向来柔和,更是好相处。

所以,在程家的日子应当是比周家好一些。

周贞一路听着别人和程少胤打招呼,加快了步子,拉开了距离,不想和他走一起,好不容易到了山脚下。

现在是冬天,山上的颜色没有那么娇脆鲜艳,一小丛枯黄的树丛里又有许多绿树,周贞去捡那些砍柴人丢下的木头。

程少胤却是直接撸起袖子,去砍树了。

“……”周贞根本不想要程少胤的帮忙,“你没必要砍树。”

程少胤抬头看了过去,笑了起来,“粗一点,好修。”

周贞又直接说道,“你推不动的。”

程少胤对上她严肃的脸,还有一双皱起来的细眉,下意识地就说道,“我能推得动。”

周贞轻飘飘地看了一眼程少胤细细的胳膊,没有再多说什么,自顾自的捡木头,柴也一起捡了,更是离程少胤远了点。

他捡他的,她捡她的,各不相干。

周贞找到了一些蘑菇和药草,当时她就心情高兴了起来,她本就是想着趁着这次上山,看看山上有没有药草这些。

她要离开程家,那就必须要给自己先赎身,把那张卖身契给拿回来。

要赎身,那就必须要有银子,她爹是花了三两银子把自己卖给程老太的,程老太是肯定不会愿意让自己只花三两银子赎身的,肯定会狮子大开口,她必须得挣钱。

上辈子她跟着程少胤学了读书识字,又是因为上辈子不能生孩子,看了不知道多少医书,有一句话叫做久病成医,看着看着,她也学会了不少,药草也都识得,如果她能做个大夫,将来维持生计的活便有了。

再不济,她的女工好,做绣品换钱,也总能攒下钱来。

周贞想着这些,捡木头的时候就特别用心地找药草。

静谧的山间,安安静静的,程少胤一下一下砍树的声音显得极为响亮,打破了这沉闷的山间。

程少胤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周贞,见她一会儿笑一会儿拧眉,再看她的裙摆上围了许多蘑菇和药草,不由惊讶。

周贞此时可真是太高兴了,她竟然找到了两株白术,白术是好药,女子病尤其多用白术,保胎药方里也基本有这味药。

她小心翼翼地将两株白术的根部泥土给抖落,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衣袖里。

程少胤将那株树终于砍了下来,又是将那棵树砍成了三段,。

周贞看着他对着树发难的样子,转过视线没搭理,也没想过搭把手,清清冷冷做自己的事。

他自己要砍树,当然是自己搬上板车。

那边程少胤想了点法子,用了根木棍,把树给撬上了板车。

周贞捡的差不多了,自己身上背的箩筐里放了不少木头,很沉,但还能背得动,“小叔,差不多了,走吧回去了。”

程少胤也客客气气地点了头,抬头见她背后的箩筐,就说道,“嫂嫂放这木板车上吧。”

“不用了。”她径直往程家走,很是疏离。

程少胤顿了顿,她已经走远了,他皱了皱眉,没再说话,低头用了一点力气,将板车推到平地里,然后往家回。

一路上,两人还是保持了不远不近的距离,显得很是疏离。

大家都知道,办这个阴婚,也不是真的正常的婚,隔壁村也有过这样的事,进门后办了仪式就和平常一样了,不闹什么洞房什么的,有的人家办酒席,有的人家不办酒席。

所以此时见周贞刚嫁过去就忙活起来,也并未过多注目。

还没回到程家的青砖大瓦房,周贞就看到了灶房里飘出来的炊烟袅袅,她不由地按了按肚子,有些饿了。

根据上辈子的记忆,她被她爹卖到程家时,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

周贞忍不住回忆从前在周家时的日子,她娘懦弱,在家一直也是被她爹打的,两天里也只省出半个窝窝头给她吃。

她还有个弟弟,周元风,与她爹一个样,上辈子好吃懒做,在村里整日混成了个地痞流氓,她爹生出把她卖出去的想法,有周元风的撺掇。

回忆起她爹周子良和她弟弟周元风,周贞便皱紧了眉头,心里只担忧还在家里的娘。

上辈子,她娘死的时候,正是她在程家过得水深火热的时候,程老太和程母磋磨她,她忙着干活,脚不沾地,娘死了好久后,她才知道这事。

这辈子,她一定要时刻注意着娘那边的动静,她不仅要把自己从程家赎身出去,她还要把她娘从周家摘出来,以后,她们母女两个过自己的日子,她一定能撑起来,养活她娘和自己的。

“少胤,怎么才回来?这木头多沉,你的手没伤到吧?你也不必这么辛劳,伤到了不能写字可怎么办?”

程母早就在院子里翘首以盼了,见程少胤回来,几步走了过去,皱着眉心疼地说道,一边将责怪的眼神看向了他一边不言一发的周贞身上。

“娘,我好得很。”

程母抿了抿唇,看向周贞的目光依旧不善,但因为程少胤在这,她很快收回视线,“走吧,先去灶房吃饭,你阿奶已经等着了。”

她没有叫周贞。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权臣非要娇养我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