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贞想起一桩旧事 阅读至6%

周贞想起一桩旧事

书名:权臣非要娇养我 作者:蜜糖罐子 本章字数:2867字 更新时间:2020-04-20 16:17

她上辈子的悲剧,也是从周子良将她卖给程家开始,在程家,不论日子过得再苦,程少胤去京城之前,至少都对她好过,可周子良没有,从她出生起,就只有拳打脚踢。

周子良上下打量周贞,前两天见她还像是个死人,这两天一过,面色竟然好起来了,真他娘的晦气!早知道多卖几个钱了!

他摸了摸下巴,吐了口唾沫在一边,“小蹄子,你在程家过的好好的,管我周家什么事?!哪儿来回哪去!别在这碍眼!”

周贞挡在她娘前面,“我娘没有对不起你的,为你周家生了儿子,在家洗衣做饭做牛做马,你如今却要卖了她,她究竟是做错了什么?!”

女子难道就该被卖被打被辜负么!?

周贞说着这些,像是上辈子积攒的情绪一下子爆发,眉眼染着霜色。

“你娘既然嫁给了我,那就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对她我就怎么对她,说难听点,她,叶三英,任由老子糟蹋!这年头,男人在外面欠下点债,卖了自己女人还债多的是,你一个外嫁女跑回来跟老子在这扯什么犊子,从哪来滚哪里去!”

周子良那张又黑又丑的脸露出狠意,弯腰就去扯叶三英。

“娘!”周贞拉住了她娘,眼睁睁地看着她娘从地上起来时,地上残留的血上一片血迹,再看她娘裤子上也都是血,她心里咯噔一下,一下抓住了她娘的手腕,替她把脉。

周子良眼瞧着叶三英起来时下面都是血也给愣住了,半天没作声。

在屋里睡大觉的周元风骂骂咧咧跑出来,看到他姐周贞竟然回来了,还扶着他娘,他娘裤子上还都是血,一下子就骂,“你个赔钱货怎么回来了?!回来可倒好,把我娘都弄出血了,我娘都这样了,这治病钱,你必须出了!”

周贞顾不上别的,她给她娘一把脉,竟是发现她怀孕了!

因为上辈子自己生不出孩子,她看医书也一直钻研这方面,别的她可能还不熟练,可这个,她不会把错。

“我娘怀孕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快保不住了,我娘情况堪忧,一个不慎就是一尸两命。”

这会儿周贞已经冷静下来了,可她的手还在发抖,她的身体是发软的,是紧张和后怕,要是她晚来一步,甚至她娘都可能因此丢了命。

女子怀胎生子,本就是鬼门关走一遭的,若是中途孩子没了,不好好养好身子,落下病根来,往后这身子就会越来越虚,是不是上辈子她娘就是因为这个才早死的?

周贞的情绪起伏太大了,脑子都在发胀。

“贞儿?你说的是真的么?娘又怀上孩子了?”肚子一阵阵绞痛的叶三英愣了好一会儿,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竟是肚里有娃娃了,当时眼圈就红了,声音哆嗦着问。

她紧紧抓住周贞的手臂,想着这事,声音都拔高了,重复一遍,“贞儿,你说的是真的吗?”

周贞望着她娘的眼睛,那眼睛里有惶恐,有绝望,一片漆黑,就是没有希望。

她忽然就看懂了她娘的眼神,她娘不想活了,也不想要这肚里的孩子,她跪坐在地上,紧紧抱住了她娘,声音轻轻的,鼻头酸楚,却是哄着她,在她耳边轻声呢喃,“娘,我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叶三英鼻尖发酸,大声哭了出来,双手也死死抱住了周贞,像是抱住了她唯一的希望,“贞儿,他不该来啊,不该,不该投到娘的肚子里啊!他这是来遭罪的啊!”

周贞听着她娘绝望的话,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酸楚,说道,“娘,你听我说,你要好好的,你肚里的弟弟或者妹妹也要好好的,以后等我挣钱了,我养娘,我养弟弟妹妹。”

叶三英哭得更大声了,只觉得她的贞儿都是在哄着她的,她的贞儿这样好,却被卖去了程家,前两天还差点没了命,她这个做娘的还去不成程家看她。

贞儿都这么命苦了,拿什么养她?拿什么养她肚里的孩子?

要是当初贞儿嫁的是程少胤就好了,可她是被卖去嫁死人的啊,想着,叶三英哭得更厉害。

“娘,别哭了,把眼泪擦干。”周贞拍了拍她的背,松开她,给她擦眼泪,她娘的情况紧急,不能这样哭下去,也不能就这样坐在地上,必须躺下,必须马上喝药。

否则不止是孩子保不住,身子也要落下病根。

周贞扶着她娘就要起来往里走。

“你娘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可能怀孕?”周子良脸色阴沉。

他还没继续说,周元风转了转眼珠子,拉住了他。

“爹,你就让她治,她大字不识一个,敢在这说可以救人,我娘要真有了孩子,她一顿瞎治,我娘出了事,咱就去程家要钱去,周贞现在可算是程家的人,而且,到时候大家可都亲眼看着是周贞害死了我娘,我们父子可是急坏了想救娘,才让她试一试的。”

周元风这话让周子良茅塞顿开,扫了一眼四周,笑了起来,仿佛已经眼瞧着自己兜里多了那么几两从程家赚来的银子。

“那行,你硬要说你娘怀孕了,你要救你娘,那我就让你治,我本来着急的啊,想去镇上请大夫,但谁让你这个女儿太有孝心,出嫁了还跑来娘家要救你娘。”

周子良换了一副面孔,笑眯眯的。

周元风帮着搭腔,“大家都来看看啊,我姐忽然说要治我娘,这可能是老天爷开了眼,让我姐梦里学会了医术,但不管怎么说,我姐说能治我娘,我和我爹那是绝对信的啊!”

周围几个胆子大的在瞧热闹的听了这话,还真是好奇了,都围在周家外边看着。

“周贞这孩子怎么说胡话呢,她这个闺女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她哪会治病救人。”

“不会是去了程家,在读书人身边待了两天就觉得自己可以做这种大事了吧?!”

“可怜子良家的,嫁过来就没过过好日子,现在怀了孩子,又得被她男人打,又得被自己女儿乱治。”

周围的议论声不高,可让人听得清楚。

叶三英拉紧了周贞的手臂,死死咬着唇,忍住了眼泪,“贞儿,你回程家去,你来这做什么?!娘不要紧,娘就是肚子有些疼,熬一熬就行,你走,你走。”

她看着周贞的眼里都是悲怆,那里死灰一片,没有任何光彩。

就好像她人还是活着的,可心已经死了,灵魂早就去了地底下。

周贞看着她娘,鼻子一酸,忍不住便想哭了,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她在做什么啊?她在给程家做牛做马,她在和程少胤纠缠不清,她娘具体什么时候没的,她都不知道。

她真不配做一个女儿,她该死,该她上辈子无儿无女生不出孩子。

“娘,你不会有事的,我能救你,别多想,我不走。”周贞轻轻说着,扶着她娘往屋里走。

叶三英紧紧抓着周贞的胳膊,一颗心都要吊起来,眼睛却是恐惧地看向周子良和周元风的,生怕他们连周贞一起打。

“娘,他们不敢打我的,我现在是程家的人,程少胤会读书,将来一定能考取功名,我身为程家人也能沾光,他们不敢打我的。”周贞在叶三英耳边轻轻说着,只叫这话她们母女听得到。

叶三英还是担心,抓着周贞的手不撒,她没流眼泪,可声音却在发颤,“你都走了,回来干什么?!这程家日子再苦,也能熬过去的,你回来干什么,娘不用你管,娘能好好的。”

周贞吸了吸鼻子,告诉自己,不能哭,她重生回来,就是要把这日子一点点过好,自己变得一点点强硬起来,再把深水泥沼里的她娘也拉出来,一定能带着娘过上好日子。

此刻她们已经进了屋子。

屋子里干干净净,她娘向来手脚麻利,她将她娘搬上了木板床,床上铺着又黑又硬的老被絮。

叶三英流着眼泪,看着周贞,便止不住的悲痛,拉着她说不出话。

周贞等她娘躺好了,便捏着她娘的几个穴位按了按,那几个穴位,是保胎止血的,若是有银针更好,可如今没有,只能将就一下。

“贞儿,你可别逞能,你娘要是死了,我可是要程家赔钱的。”周子良双手环胸,好像床上躺着的不是为他生儿育女的妻子,而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我现在就去找程少胤说说万一你娘落胎出事,让他赔钱的事!”

程少胤……落胎……

周贞忽然想起来一桩旧事,心忍不住揪紧了几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权臣非要娇养我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举报

提交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