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质疑他的修养? 阅读至5%

她质疑他的修养?

书名:婚内有诡:薄先生,你失宠了 作者:清栀蔓蔓 本章字数:2205字 更新时间:2018-12-11 08:25

酒过三巡,林涵脸上染上了一层醉意,他心里猫抓了一样难受的时候,陆翊的手机响了起来。

男人停顿了片刻,伸手摸出了手机,是他的助理。

他知道他过来参加庆功宴,要是不是真有什么事情,不会打电话过来,陆翊停顿了一下,接了起来。

秦烟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头有些发晕,靠在椅子上,两个耳朵轰鸣一片,眼前的人都有了重影,过来给她敬酒的人,都被陆翊挡了回去。

她脑仁生疼,动了一下身体,一杯酒险些撞到了秦烟的脸上。

秦烟抬起头,就对上了陈瑶曳那张妩媚的脸,“秦总监,我敬你一杯吧!”

她拧了拧眉,陈瑶曳是公关部的人,她本想让陆翊把他手底下的人撵回去,一回头,就看见了接着电话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陆翊。

那张原本温润的脸上,一片铁青。

他很快掐了电话,对着薄云深的方向,问:“薄云深,你故意的?”

薄云深抬了抬眼睛,问:“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明白!”

陆翊:“卑鄙!”

他低咒了一声,拎起外套站了起来,看见陈瑶曳和秦烟的姿势之后,心底的火气猛地蔓延了起来,冲着陈瑶曳瞪直了眼睛:“薄氏出了点问题,既然你这么闲,就去叫上王静,跟我去陪沈局吃个饭!”

陈摇曳挤眉弄眼:“可是庆功宴是薄总⋯⋯叫我来的。”

“你是公关部的还是总裁办的?!”陆翊猛然拔高了声音,“这么听薄云深的话,明天就调去给薄云深当秘书!”

陈摇曳:“⋯⋯”

薄云深那么挑剔的人,才不会看得上她这样的秘书!

陆翊说完就准备离开。

秦烟眨了眨水润清澈的眸子,跟着陆翊站了起来,说:“跟沈局?陆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陆翊摇了摇头,说:“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可能要先走了,秦烟,我的意思是,我走之后,你最好也跟着出来!”

这件事摆明就是薄云深在搞鬼,想要故意支开他!

他顿了顿,扫了一眼薄云深,忍着脾气说:“你一个女人,喝了酒不太安全,待会儿趁着没人注意,借着去洗手间的时间回去!”

秦烟点了点头,看见把王静叫过来的陈瑶曳,片刻之后,低声说:“行了,你先走吧,自己路上小心一点!”

陆翊一走,秦烟就没有再坐下来,她的位置和林涵不远,为了防止人再黏上来,秦烟转了身,朝薄云深方向走了过去。

秦烟想过了,她有些担心薄云深再没事找事儿,她准备离开之前,跟薄云深打声招呼。

偌大的包厢里,薄云深的身边,除了坐着一个滴酒未沾的唐甜之外,就没有了其他人。

秦烟站在他的另一侧,遮住了他头顶的灯光,映衬的薄云深的脸阴沉薄凉。

“薄总,我有些不胜酒力,你知道的,我还有个三岁的女儿要照顾,要是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回去了!”

秦烟的声音小,她快要撑不住了,脸上早早的染上了一层绯红,看上去比平时更加娇艳了几分!

薄云深抬了抬眼睛,目光深邃的觑了她一眼,音色低靡:“如果你今晚提前走了,那看野种的事情,免谈!”

秦烟一顿,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薄云深,她咬了咬唇,问:“我留下,你就愿意见茵茵?”

薄云深手指支了支,捏着酒杯,微微晃了两下,他眯了眯眼睛,视线再落在秦烟的身上,似乎有千金的重量。

他一直看不明白秦烟,她做事一向目的性极强,让他见秦茵茵,是一件根本不会有结果的事情!

但是秦烟很执着,她心里到底还打算耍什么手段?

薄云深压了压眼皮,思绪被掩藏干净,周身的气质,变得更加的萧瑟冷寂,与热热闹闹的人群,格格不入!

“怎么,想探我的话?你就那么想让我去见那个野种?”

秦烟喝了酒,胆子比以往大了几许,听见薄云深的话,她理智崩弦,冷声说:“薄云深,我的女儿有名字!她叫秦茵茵,不叫野种!”

她目光阴冷对着薄云深的脸,身上的气息灰败无力,口吻却越来越锋利,说:“我建议你少把这两个字挂在嘴上,修养这种东西,不用久了,就丢了!你是薄氏的总裁,薄家唯一的少爷,丢的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脸!”

薄云深冷嗤一声,目光森寒的瞥了一眼秦烟,他眼神里的情绪太过锋锐恐怖,硬生生让秦烟清醒了几分。

他没有接秦烟的话,心里的不虞却层出不穷,秦烟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质疑他的修养?她以前不是喜欢他喜欢得要死么?现在就这种态度?

男人停顿了好久,拿出一个新酒杯,给秦烟倒上了一杯酒,唇角的笑容,恰到好处的生冷:“秦总监,洛神湾的事情,你处理的非常好,还没来得及,跟你喝一杯!”

他捏着酒杯,硬塞进秦烟的手里,而后跟秦烟碰了一下,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烟。

秦烟端着酒杯,略带提醒的开口:“薄云深,你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是名副其实的薄太太,如果我喝多了,在宴会上出了丑,到时候,丢得是你薄云深的脸!”

薄云深轻蔑一笑,她站着,他坐着,气势上依旧是她输了一筹。

这一笑,似乎是在笑她的不自量力。

他没有丝毫的退让,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秦烟的心,还是像被针扎了一样,那种细痛,渗透到了她的骨髓里。

疼得她脸色苍白。

她以为三年前,于她而言就是永远看不见底的深渊,但她错了,深渊之外,还有深渊。

薄云深是一场无法醒来的旧梦,深远得让她难以醒来,又痛彻心扉!

她举了举杯,将被灯光染上其他颜色的酒液喝进了肚子里,切割着她略微有些脆弱的胃。

秦烟眼皮沉重,酒喝多了,她有些困倦,但是三年里,她一直安全感缺失得厉害,只能强撑着精神与人寒暄。

她一直在等这场宴会的尽头,但是除她之外的每个人都兴致高昂,时间越来越晚,但是他们竟然还没有要结束的趋势。

秦烟不耐烦的看了一眼手腕间精致的女表,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她怕是要让陆想想在星月湾住一晚上了。

这么想着,秦烟摸出来手机,想给陆想想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都没有写完,不知道从谁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人朝她走过来,开始给她敬酒。

她不受控制的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半敛着睫毛的薄云深,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当前正在评论:婚内有诡:薄先生,你失宠了 进入评论区
顺便给作品打个分?
5
500
提交

发表的评论审核通过后会在评论区显示哦~ 可在个人主页查看书评的审核情况~

目录
第一卷
帐号登录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  免费注册